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许暖韩知宸[幸好爱情已过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清风竹间行 2019-02-12 17:48:03

主角叫许暖韩知宸[幸好爱情已过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幸好爱情已过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幸好爱情已过期 即可阅读全文

《幸好爱情已过期》小说简介

《幸好爱情已过期》这本书还是很合我口味的,不像现在大多数网文一样内容空洞、贫乏,千篇一律,还是很有自己的思想、格局的,猫腻的水平还是值得肯定。独家小说《幸好爱情已过期》是阿惢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许暖韩知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9章金主只有韩知宸一个许暖再醒过来已经是晚上,隐约听到耳边有说话声:“……韩总不用担心,许小姐只是有些低血糖,是太久没有吃东西的缘故……”“知道了。”韩知宸声音低沉,明显带着几声不耐烦。许暖迷糊中渐。主人公叫许暖韩知宸的小说是《幸好爱情已过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惢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了弟弟的医药费,许暖咬牙出卖自己的身体。 却没想到买主竟然是害自己家破人亡的前夫! 她冷笑:“韩知宸,结婚三年你不碰我,现在用一百万买我初夜,是我贱还是你贱?”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让我做什么都行

许暖拼命的给韩知宸打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她去他公司找人,助理直接在门口拦住她:“抱歉许小姐,韩总不在公司。”

这再明显不过的意图让许暖更加确定肾源的事情和韩知宸有关,于是她不死心的来到韩知宸的私人住处。

在门外等了整整一晚上之后,终于看到他的车子缓缓驶过来。

许暖咬牙直接冲上去挡在车前,韩知宸吓了一跳,立马踩下刹车。

还没停稳许暖便已经冲到驾驶座外,一把拉开车门:“是你把许昊的肾源截走了!还给我!还给我!”

韩知宸躲着她的撕扯单手将车子熄了火,转头怒目瞪她:“你疯了?车子还没停稳你就冲过来,想死也离我远点!”

刚刚若是他反应快了一秒,恐怕的她现在早就倒在血泊当中了。

许暖面无血色,一晚上的等待已经磨光了她所有的耐性。

她死死盯着韩知宸:“我就算是要死,也要拖着你一起去死!”

韩知宸闻言冷笑:“怎么着,你今天是来找我同归于尽的?可以啊,我一人带走你们许家姐弟两条命,我还赚了一条!”

“果然是你!你害死了我爸还不够,现在连许昊也不肯放过么?”

许暖听到这话彻底没了理智,抓住他的衣领声嘶力竭的质问,瞳孔布满通红,像是充血一般。

“你现在害怕了,愤怒了?恨不得想杀了我对吧?”

韩知宸反手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按在车上,眼底泛寒:“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用那些下作的照片威胁安苒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

他手上的力道加重,慢慢贴近她的眼前,一字一顿:“我也恨不得杀了你!”

“那你就杀了我啊!为什么对许昊动手!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给许昊换肾付出了多少,你知不知道他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许暖再也忍不住朝韩知宸嘶吼着,眼眶中的泪水汹涌而出,噙满她此刻的绝望。

韩知宸看着的身下这张满脸泪痕的脸,心底蓦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泛起心疼。

他迅速松开许暖转过身,沉声开口:“没错,许昊的肾源是我截下的!只要你答应交出所有和安苒有关的照片,并且永远不再提起这件事,我或许还会赏你弟弟一条命。”

许暖缓缓从车子上站起来,抬手抹掉泪痕,目光径直看着他:“韩知宸你听好,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解释这件事,安苒被**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手中更没有什么下作的照片!”

韩知宸抿唇,想起安苒在自己面前崩溃大哭的样子,自然不会相信许暖的话,冷笑:“我凭什么相信你?”

许暖一阵绝望,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韩知宸也不会相信。

忽然眼前一黑,整个人踉跄着跌跪在地上。

韩知宸听到动静转过身,见她跌倒心底隐隐有些担忧,但面上却依旧冰冷:“这又是新的苦肉计?”

许暖听出他语气中的讥讽,用尽全身力气向前爬了半步,伸手抓住他的裤子,压低的声音透着几分哀求:‘只要、你给我肾源……让我做什么都行……’

话音还未落下,她人已经缓缓倒在地上,没了知觉。

《幸好爱情已过期》 第9章 金主只有韩知宸一个 免费试读

第9章金主只有韩知宸一个

许暖再醒过来已经是晚上,隐约听到耳边有说话声:“……韩总不用担心,许小姐只是有些低血糖,是太久没有吃东西的缘故……”

“知道了。”

韩知宸声音低沉,明显带着几声不耐烦。

许暖迷糊中渐渐恢复了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就听到头上传来一个不屑的声音:“别装了,起来吧。”

这突兀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倒让她瞬间清醒,猛地坐起来,才发现韩知宸正站在床边。

她脸色苍白,脑子里慢慢都是许昊的事情,沙哑着嗓子开口:“肾源……”

韩知宸面无表情:“既然你不想用安苒的照片来换肾源,那就用你自己来换吧。”

“你什么意思?”

许暖有些发懵,下意识的反问。

“做我的情妇,一个月。”

韩知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说不出的恶劣:“在这一个月内什么都要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不能反抗,时间一到,我自然会让人安排许昊的手术。”

许暖听着他的话,忽然轻笑一声:“情妇?韩总真是好兴致,对于一个被你无情抛弃的前妻还能有这么下流的想法,果然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想到自己曾经那么渴望成为他的女人,渴望他爱上自己,现在看来这一切都这么讽刺。

韩知宸闻言转身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目光清冷:“不是我喜欢偷,而是你根本就不配做我韩知宸的妻子,现在的这个身份,才更适合你!”

他说完,狠狠将她甩到一旁,转身走了出去。

之后的几天,韩知宸一直没有再出现过,别墅里的佣人按时给许暖送来食物和药,但却没人敢多和她说一句话。

许暖联系了郑玮,得知许昊的情况也很稳定,身体机能完全可能等到下次手术时间。

她这才安心了一点,期盼着这一个月早点过去,韩知宸也能如约让许昊去手术。

到了第四天的晚上,许暖正在二楼房间睡觉,却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吵闹声。

她起身下楼,才发现韩知宸喝醉了酒,而身边搀扶着他的,竟然是安苒。

“放开……放开我……”

韩知宸醉醺醺的进了客厅,随手将外套扔在一旁,安苒贴心的跟在旁边,抬手扶他:“知宸你小心点,就说不要喝那么多嘛,你看你——”

她话还没说完,抬眼却猛地看见楼梯口身影,顿时脸色一变:“许暖!你怎么在这里?”

安苒原本是想着借着今天韩知宸醉酒,将两人关系更近一步,他虽然对自己好,但两人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

她知道男人都介意那一层膜,但以前那些浪荡的生活她已经过惯了。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编造出被许暖设计**的事情,想一箭双雕将自己不是处女的事情推给许暖。

可没想到,韩知宸不碰自己,竟然是因为将这个**养在家里!

许暖冷眼看着安苒,缓缓走下楼:“在这里有什么稀奇的,韩知宸是个男人,是男人就自然需要女人啊。”

“你个不要脸的**——”

安苒愤怒扬起手中的包包便朝许暖挥过去,却被许暖反手推开。

她轻笑看向安苒:“安小姐还是请回吧,为报你那些照片的恩情,今晚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男人的!”

安苒脸色一变,心里跟着泛起心虚,但却仍然咬牙:“你不过是个为了钱就能出卖身体的**,你以为知宸真的在乎你么,他不过是想要羞辱你。”

许暖轻笑,抬手拢了下头发,正眼看着安苒:“我是出卖身体,但从头到尾金主也只有韩知宸一个;安小姐自诩冰清玉洁,但据我所知在A市稍微有点权势的男人都和你有过床上风流,堕胎手术更是做了几次——”

她语气一顿,低头看向沙发上已经睡熟的韩知宸:“你猜,如果韩知宸知道了这些,还会不会把你当成宝贝一样捧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