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误上前夫床]免费试读 主角叫姜悦溪穆霖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清风挽心 2019-02-12 18:40:50

[误上前夫床]免费试读 主角叫姜悦溪穆霖的小说免费试读

《误上前夫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误上前夫床 即可阅读全文

《误上前夫床》小说简介

《误上前夫床》很新颖,不一样的修炼,看惯了那些升级的,而且作者文笔好,可能开出新异的修炼不习惯,有些不通,但是敢突破自我是很不错的,加油,顶。独家小说《误上前夫床》是落雪听梅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悦溪穆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7章对不起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慢慢回到了姜悦溪的饱受折磨的身体里,铺天盖地的疼痛让姜悦溪忍不住发出一阵痛苦的**,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被不断地撕碎,又不断地拼凑在一起。姜悦溪费了好大的力气睁开眼睛,。主角是姜悦溪穆霖的书名叫《误上前夫床》,本小说的作者是落雪听梅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算计,她不小心睡了他,从此她的人生陷入悲哀。“姜悦溪,这就是嫁给我的代价,懂?”他凉薄的声音,让她对他仅存的一丝念想消之殆尽。姜悦溪抿紧嘴唇,一字一句道:“你给我滚!”男人淡然一笑声音却仿佛从地狱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你怎么来了

穆霖的唇角几乎抿成了一条线,一度将油门踩到底。

姜悦溪怀揣着一颗吊在嗓子眼儿的心,硬是咬着牙关没发出一点声音。

最后车子在一家酒店前停了下来。

穆霖根本不给她任何思考拒绝的时间,带着一身寒气下了车,又绕过车头拽开副驾驶那边的门,面目阴冷地看着她。

“下车!”

短促坚决的两个字从他的唇齿间飞了出来,不容置喙。

姜悦溪透过挡风玻璃看着灯光璀璨的酒店大堂,隐隐不安,第一次明确拒绝:“我不去,我想回家。”

“回家?伺候乐丛丛吗?”

穆霖冷眯了一下眼眸,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欺身上前:“姜悦溪,你以为我会让你好过吗?”

暗夜中,修长挺拔的身影将头顶的灯光悉数遮去,那张冷峻深邃的面容融入大半阴影中去。

即便看不清他的脸色,那些咄咄逼人的威胁足以让姜悦溪脑补出他此时的脸色。

紧攥着她胳膊的掌心明明干燥温热,她却感到一丝浸入骨髓的寒。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场往剑拔弩张的路上狂奔的时候,酒店的服务生走了过来。

“穆先生,您也是来参加陈先生的婚宴吗?”

恭敬客气的语气中带着刻意讨好的笑意。

“什么?”姜悦溪咯噔了一声,满目震惊惶惑地看向了穆霖,还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是。”穆霖朝对方勾了一下唇角,抬手便搂住姜悦溪的肩膀,直接将她提下车,转过头警告般地睇了她一眼。

“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你可要好好享受。”

他刻意将最后几个字咬得意味悠长,一副恨不得现在将她咬烂嚼碎吞进肚里的模样。

姜悦溪心口憋了一股气,头脑发昏,四肢发麻,就连走路都像踩在棉花上似的。

明明心里苦涩得要死,却还是努力提起精神,亦步亦趋地跟在穆霖旁边,面目清冷地回了一句:“希望你别后悔。”

穆霖眉心轻蹙了一下,也只是蹙了一下。

酒店服务生没有问他们要请柬,直接带他们进了五楼宴会厅。

毕竟,像穆霖这种游走于上流社会的商界奇才,能来就已经算是给他们面子了。

就凭着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就能得到不少优待。

现在,也毫不意外地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那些人的目光从穆霖身上落到姜悦溪身上的时候,显然变了味道。

有嘲讽、有嫉妒、还有等着看好戏的戏谑模样。

穆霖攥着她的手,姿态冷然地踩着红毯一路走到敬酒的新人身边,周遭的气氛变得很是微妙,就连人群中的躁动都渐渐平息下来。

“姐,你们怎么来了?”姜悦轩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了过来,目光戒备地盯着神情淡漠清冷的姜悦溪,说出的话有些小心翼翼的。

姜悦溪看都不看她,直接将目光落在西装革履的陈曦身上,略显苍白的唇角勾了一下:“当然是来给你们送祝福来了。虽然咱们不是一个妈生出来的,可好歹爸是同一个吧,结婚这么大的事都瞒着我,是怕我来搅场子吗?”

姜悦溪面带笑容地说出了这些话,眼底却是一片凉意。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他们的小心思戳破,换来的时候姜悦轩心虚的奉承和客套。

穆站在一旁,冷眼看着预想的剧情在轮番上演,薄唇冷勾,顺手便从服务生端着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酒。

还没来得及说话,姜悦轩像是忽然找到了台阶,忙将一杯酒塞进了姜悦轩的手里:“姐,这杯算是我敬你的,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们的照顾。”

陈曦面色难看地皱起了眉心,欲言又止。

“不用谢,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说后半句话的时候,她有意无意地向站在一旁不吭声的陈曦扫了过去,面带讥讽地扯了一下嘴角。

杯子快要触碰到唇角的时候,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把她手里的那杯酒拿了过去。

“她怀孕了不能喝酒,这杯酒,我来替她。”

穆霖神情淡漠,眼角眉梢带着几分凉薄的光芒。

“她怀孕了?”陈曦倒是一脸紧张地看向了姜悦溪,“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副几张关切的表情落进穆霖眼底的时候,冷峻的脸上泛起丝丝不悦,又渐渐稳了下去。

姜悦溪轻垂眼帘,没有应答的意思。穆霖倒是顺手搂住她的腰,一把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眉眼深邃沉稳地看着陈曦那张变幻莫测的脸:“结婚前就应该有了,今天刚检查出来。”

“结婚前?”陈曦的脸色瞬间变得灰白,目光闪烁不明地盯着姜悦溪,“真的吗?结婚前你们就……”

“哎呀,这是好事,咱们应该祝福姐姐和姐夫。”

姜悦轩紧紧勾着陈曦的胳膊,小鸟依人般地靠着他的肩膀,面带笑容地将某些字眼咬得重了一些。

陈曦这才恍然回过神来,神情很不自然地将视线收了回去,面色阴沉地点了点头。

姜悦轩见穆霖没有要走的意思,就帮他们安排了座位。

落座的时候,姜悦溪努力压着怒气,咬着牙关在他耳边低声问:“你这是想干什么?”

穆霖转过身来,很是贴心地帮她拉开椅子,低下头向她凑近了一些,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好过。”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沾染了点点笑意,眼底的神色却是分外凉薄。

动作看起来极尽温柔,却让姜悦溪的神经拽紧,

尖锐的目光盯得姜悦溪莫名心慌。

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抬起指尖,将她滑落到脸颊的碎发收拢耳后,甚至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席间,姜悦溪有些心不在焉。为了松口气,索性借口去卫生间。

越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周遭越安静,杂乱的心绪也有了片刻的安宁。

她深吸了一口气,在走廊尽头的窗边停了下来,身心俱疲地看着外面的夜色,心里空落落的。

“悦溪。”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姜悦溪轻提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

《误上前夫床》 第17章对不起 免费试读

第17章对不起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慢慢回到了姜悦溪的饱受折磨的身体里,铺天盖地的疼痛让姜悦溪忍不住发出一阵痛苦的**,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被不断地撕碎,又不断地拼凑在一起。

姜悦溪费了好大的力气睁开眼睛,发现穆霖已经不在了,房间里弥漫着令她作呕的味道,她艰难地挪动身体,想把暴露在空气里,满布青青紫紫骇人痕迹的**身体遮住。

双腿间的粘腻让姜悦溪觉得更加痛苦,心中对于穆霖的一点点她绝不愿意承认的期待,也最终在刚刚那场狂风暴雨般的折磨后破灭消失,现在她的心里只剩下愈发浓厚的恨意。

“不管做什么,我一定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渣滓!败类!”姜悦溪狠狠地闭上眼,一边恢复体力,一边思索让穆霖签下离婚协议书的办法。

几十分钟后,姜悦溪终于有了一点力气,她撑着床慢慢坐起来,露出来的白皙双臂上全是伤痕,甚至有一个牙印还在渗出血丝。

凌乱的大床上散落着她的衣服,有些已经因大力的撕扯不能够穿了。**传来的阵阵疼痛让姜悦溪有点眩晕,但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了,她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把这些穆霖留下来的恶心痕迹,完完全全地清洗干净。

花园吹来的夜风将房里的浓重麝香味吹散了一些,也让姜悦溪**在空气里的柔嫩皮肤感到一阵凉意,但再冷,也没有现在她的心冷。

她试探着伸出一只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然后尽可能慢地下了床,但着残破的身体好像不允许她这样做,晃了晃,姜悦溪摔在了地毯上。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非常的无助,但她只是紧紧地咬着嘴唇,独自努力着,试图再次站起来,因为她知道,在这个可怕的囚笼似的别墅里,除了她自己,没人会帮她。看到她狼狈的样子,他们不会同情,不会愧疚,反而只会更加大声地嘲笑她,折磨她。

就在姜悦溪努力站起来的时候,客房的门突然打开了,姜悦溪一惊,来不及拽过床单盖住自己,现在惨烈的样子,她绝对不希望任何人看到,尤其是罪魁祸首穆霖。

然而,事实总是和人们期待的相反,推门而入的就是一脸不耐烦的穆霖。

没等姜悦溪开口,穆霖就把一套衣服摔在她面前,“快点穿好!把这里收拾干净,如果你敢让丛丛知道,”穆霖拍了拍姜悦溪的脸,“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离开,没有给姜悦溪任何说话的机会。姜悦溪看着关上的门,捏紧了手,心里又恨又怒,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可恶的人呢,她低下头,看到穆霖扔在自己面前的衣服,虽然一点也不想碰那个男人拿过来的东西,但当前的情况又让她毫无选择。

姜悦溪拿起那条长袖高领白色的连衣裙,慢慢地套在身上,然后整理了一下头发将它们拢在一起,被大力拉扯后的头皮仍然隐隐作痛。

姜悦溪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扶着床柱强忍着痛苦站了起来,然后拉过掉在地上,勉强还算干净的被子,掩住了床上不堪入目的痕迹,然后动作缓慢地向客房门去。

在经过门旁的穿衣镜的时候,她不经意的望了一眼,却被镜子里那个憔悴万分的女人惊呆了,那毫无血色的脸,不再光洁柔亮的皮肤,以及含满怨恨的眼睛,都让姜悦溪觉得可怕,“我怎么了?”她喃喃地问自己,“我怎么了?”本以为已经流干的眼泪再一次从眼角滑落下来,滴在厚厚的地毯上,悄无声息。

姜悦溪觉得现在的自己真是糟糕透了,但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那个男人——穆霖!想到这里,她飞快地擦掉眼泪,转过头,不再看镜子里的那个人,用力拉开门,努力按照平常的样子走了出去。

所幸,在回自己房间的路上并没有遇见什么人,所有的灯都是关着的,月光透过大落地窗洒进来,整个别墅都异常安静,只有隐隐约约的风穿过树叶间隙的沙沙声,看起来似乎是穆霖带着乐丛丛出去了。

这样也好,姜悦溪垂下眼,暗暗的想,反正自己现在谁也不想看见。

走进自己的房间,姜悦溪在椅子上休息了几分钟,就拿着干净的衣服去了楼下的浴室。

看着水缓缓注满浴缸,姜悦溪退下身上的白裙,身体的不适让她的动作异常困难,她跨进浴缸,皱着眉,忍着腰部的酸痛慢慢地躺下去。

“唔......”完全泡在热水里后,姜悦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等身体适应了以后,她开始一点点清理那个禽兽留下的罪恶痕迹,她用力地搓着自己的肌肤,似乎这样就能把这令她痛苦的一切都洗去。

娇嫩的肌肤很快在这样大力的摩擦下变得通红,但姜悦溪仍然没有停下,她近乎神经质地清洗着自己的身体,直到脆弱的皮肤渗出一丝丝血色。

在换了几次浴缸的水后,姜悦溪终于停下来了,她拿过搭在一旁的柔软毛巾,搽干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然后裹上衣服,赤脚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进入房间后,姜悦溪只开了一盏小灯,然后拿出手机,漫无目的地按着。

突然,之前母亲身体还健康时和自己的合照映入眼帘,那张照片上,自己笑得非常灿烂,亲昵地挽着母亲的手,母亲也慈爱地看自己。

姜悦溪颤抖地伸出手,似乎想要碰一碰照片里的母亲,但在即将碰到的时候,却又收回了手。

“妈妈......”姜悦溪微微湿了眼眶,然后把手机抱在胸口,“妈妈对不起......”她闭上眼睛,把脸埋在枕头里,瘦弱的,似乎不能再承担任何沉重事情的肩膀剧烈地抽动着,身下柔软的床垫和四周私密的空间,让受到一连串打击的姜悦溪终于暂时放下了心防,痛快地哭了出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