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楚轻李天啸[锦衣仵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2-12 18:47:57

主角叫楚轻李天啸[锦衣仵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锦衣仵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锦衣仵作 即可阅读全文

《锦衣仵作》小说简介

《锦衣仵作》书的内容情节都非常好,善良,孝顺,勇敢,坚强,立志,做人处事鲜明,一部非常好看的书,。甜宠新书《锦衣仵作》是怪味腰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楚轻李天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楚轻似乎有所察觉般,转过身朝外看了眼,却只来得及捕捉到一抹影子,很快不甚在意地收回目光,看向管家。管家也慢慢站起身,很快变了个脸:“看来这次的确是冤枉了你,还望莫要见怪。”“好说。”楚轻抿着唇,目光锐。主角叫楚轻李天啸的书名叫《锦衣仵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怪味腰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师父惨死,仇家一夜之间消失不见,成为悬案,穿越成一个仵作的法医楚轻,一路破案,一路烂桃花不断。那个谁,别以为你是皇帝就了不起,后宫为妃?不去!女提刑?这个倒可以考虑看看!他是最年轻的帝王,个性冷漠,生

精彩章节试读:

刘崔氏一看他这是认罪了,有衙役在,顿时鸡血又打了起来,再次嚎啕着扑了过来……

楚轻对身后的喧闹充耳不闻,重新净了手,背起仵作箱,这才最后看了老徐头一眼,转身走了。

她已经没有必要知道原因了,她是仵作不是判官,她要做的,只是把尸体的真相说出来,至于怎么判,那就是县令的责任了。

等楚轻离开之后,四周的人朝着衙役围聚过去,刘崔氏的嚎啕声又响了起来,只是这次却转换了对象……

站在原地的青袍男子却并未离开,只是眼底精光一晃,轻笑了声:“看来这次没找错人,这徒弟验尸如此出神入化让人叹为观止,那师傅又将会何等厉害?”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见见这个传闻中清水镇第一仵作了。

楚轻到了衙门前,就开始击鼓喊冤。

只是状纸递上去之后,却杳无音讯,她继续击鼓,被衙役拦住了:“楚小哥,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吗?老爷说不见你,那就是不见,你这么闹也是没用的,跛子张已经葬了,你就当他是……不就成了吗?大家都退一步息事宁人什么事都没了!”

楚轻抿着唇不说话,却是固执地继续击鼓,只是她一直敲得手都破了皮依然没把成县令等出来,反倒是围观了不少的人。

而一旁跟过来的青袍男子眼底一沉,衙役那句“跛子张已经葬了”让他眉头深锁。跛子张死了?这可怎么办?爷还急着寻仵作来帮他验尸,若是找不到,岂不是耽搁了爷的要事?如今又去哪里再找到一个手法高超且又身世清白的仵作?

男子思虑间,突然余光一瞥,刚好看到了楚轻的背影,眉心一松,松了一口气:他这倒是忘了,这不是还有一位么?

没有跛子张,可还有尽得跛子张真传的徒弟。

楚轻虽然猜到成县令不会见她,可真的证实了,依然失望至极。

师傅为衙门当了这么多年的仵作,鞠躬尽瘁,他是什么人难道县令大人会不知道?可就是为了不得罪刘家的人,他竟然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师傅蒙冤受屈,可恶可恨!

楚轻被拦了下来,衙役应该是得了成县令的吩咐,堵在了鼓前,推拒着楚轻挡在了衙门口。

“快走吧!否则惹怒了老爷,你是要挨板子的。”

楚轻硬着头没说话,双手攥得死死的,她仰着头望着头顶上的县衙两个鎏金大字,嘴角嘲讽地扬了扬。不远处,崔大头压着人匆匆走了过来,老远就看到了楚轻,“楚小哥,你怎来这里了?”

楚轻转过头,望了他身后担架上抬着的尸体道:“我不是充当了一把仵作,刚好进去递验尸单。”

崔大头想想也是,“那感情好,省得再验一遍了,楚小哥你尽得跛子张真传,那肯定是没问题了。老徐头已经交代啦,人的确是他杀的。”

“崔哥,这……不能放进去啊……”守着鼓的衙役刚想插手,被兴冲冲的崔大头挥手打断了:“你们都待在这干嘛呢?都进去进去,今个儿破了一个案子,老爷肯定高兴。”说罢,就兴匆匆地拉着楚轻进去了,青袍男子也抬步跟了过去,被衙役拦住时,以嫌疑人的身份也不动声色的蒙混进去了。

而另一边,后衙的成县令一听师爷禀告有杀人抛尸的案子,这才戴着官帽一身官服地朝大堂走去,只是刚到了大堂口,突然就感觉到一道白光闪过,随即,成县令脖颈上就挂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刀。

在楚轻身后把这一幕尽收眼底的青袍男子瞳仁里的光变了变,却又不动声色地敛下神色,思虑一番,若是这楚小哥因为挟持县官被收押,这可耽搁了爷的大事,看来,不能不管了,于是开口道:“若某记得不错,小哥是个仵作,为何贸然刀逼成县令?”

楚轻看他一眼,并未回答,只当是没看到,反而是把手里的刀又往下按了按,成县令吓得浑身虚软,颤声道:“楚、楚家小哥,你可千万别激动啊,这位公子说得对,我们先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我们没什么话好说的,县令大人既然不肯见草民,那草民只好亲自来见大人了。”楚轻声音沁着冰,目光凌厉:“不知草民先前呈上来的状纸,大人可是看了?”

“状、状纸?”成县令一怔,直觉看向朱师爷。

朱师爷一抖,立刻把原封未动的状纸递了过去,成县令不敢动,连忙道:“本官这就看这就看,楚小哥你要不要先把刀……”

“既然大人你先前不愿看,那草民就当场帮你读出来好了。”楚轻眼神幽凉。

“不、不用了……”成县令不安地看向四周,发现不远处围聚了不少的人,连忙挥手让把衙门口的人都赶走,今日暂不升堂。

楚轻淡漠的目光扫过朱师爷手里的状纸,扫视了一圈,发现竟然找不到肯得罪成县令读出这状纸的人,最后目光一落,想到那青袍男子虎口上的薄茧,自己刚刚帮了他,他一习武之人,应该会帮她吧。楚轻于是朝青袍男子看去:“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青袍男子睨了楚轻一眼,缓缓道:“鄙姓余。”

“余公子,劳烦把状纸读出来。”楚轻目光定定,点漆如墨的眸仁如同浸了水的黑葡萄,又黑又亮,能倒映出人影来。

余栉风也就是青袍男子,不过他在外面的假名并不是这个,而是余百万,一个富甲一方的皇商。他听了楚轻的话,出乎意料地点了头,朝朱师爷走去,握住了他的手腕,后者顿时动弹不得,很轻易地把状纸夺了过来,打开来看,只一眼,眼底先是闪过讶异,随即瞳仁漆黑深邃,幽幽而动,拿起状纸里夹着的验尸单:“读这个?”

楚轻轻嗯了声:“读。”

余栉风敛眸遮住了眼底的寒意,沉了沉心思,开口念道:“死者楚庭张,人称跛子张,男,年龄四十六岁,死亡时间为五日前丑时前后,额部有一处直径为一寸三分撞击伤,导致颅骨凹陷,伤口周围呈打伤色。左脸颊,左前臂外侧,双腿外侧有擦痕,皆为打伤色。尸体颈部、腰腹、四肢处,共有瘀伤二十七处,大小肿块六处,刀伤十四处,双手指尖多处溃烂,疑为刑具所致、脚底皆有针刺伤,不计其数。死亡原因:虐杀。”

余栉风念到最后两个字,围着的衙役也忍不住愣住,眼观眼鼻观鼻沉默了下来。

一边读脸色却愈发阴沉,凌厉的视线扫向成县令:“虐杀?”

成县令被青袍男子那一瞬间的目光吓得一脑门的汗,竟是莫名畏惧他周身的气势:“这、这本官也不知道是、是怎么回事……”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他反射性地转开了视线,眼神四处漂移。

楚轻手里的刀又往下压了压:“既然不知道,大人你何以不敢直视那张验尸单?何以羞愧躲避?!”

她的连声逼问让成县令哑口无言:“……”

楚轻继续道:“身为一县之长,衙内公职人员死的不明不白,你一不前去查看,二不收敛尸身,是为不仁;十几年来,楚庭张在本县县衙内当仵作一职,鞠躬精粹,两袖清风,尽心尽力,你身为十几年的交情好友,却对他被栽赃偷盗不为所动不生怀疑,是为不义;你拿朝廷俸禄,就该为百姓做事,管辖之地百姓有冤而得不到伸,是为对朝廷不忠。如此不仁不义不忠之辈,何以不能得而诛之?”

“说得好。”余栉风眼底闪过欣赏的光。难得见到心思如此通透之人,不仁不义不忠之辈,何以不能得而诛之?若是此等蠹虫全部都宰杀干净,爷也不必如此辛苦。

成县令被说的老脸通红:“本官……本官……”他扫了一圈,看到四周神色也复杂的衙役,忍不住挥挥手:“都先下去下去!去去,把这位公子也请出去!”被这样围观,他这父母官以后还怎么当?

青袍男子在衙役围上来之前,沉思片许,朝楚轻多看了眼,上前两步,从腰间拿出一块黑玉,周身镶嵌了金边,正中央一个金色的余字极为醒目,沉着面容瞧着成县令:“你确定要赶余某走?”他声音沉沉而动,带着一股子威慑的气势,让刚看清楚黑玉令的丞相令瞪大了眼。

“你、你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余……余……”成县令被青袍男子幽幽扫了一眼,立刻哑了声,觉得自己今日这乌纱帽怕是真的不保了?谁能想到,他这小小的清水县,怎么连这么大的人物都来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余家,唯一持有黑玉令的那岂不就是富甲一方的余百万余大老爷?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成县令连忙摆手:“都走都走!”

衙役与师爷等人对视一眼,喊了声“威武退堂”走了。

成县令这才松了口气,看四周只有他们几个,才差点腿一软跪倒在地,勉强撑住了,额头上冷汗簌簌直落:“不、不知余公子驾临,下官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公子千万不要见怪!”

《锦衣仵作》 第016章 石楼禾虫 免费试读

楚轻似乎有所察觉般,转过身朝外看了眼,却只来得及捕捉到一抹影子,很快不甚在意地收回目光,看向管家。

管家也慢慢站起身,很快变了个脸:“看来这次的确是冤枉了你,还望莫要见怪。”

“好说。”楚轻抿着唇,目光锐利,看得管家很快收起了目光。

“既然这件案子改日再审,那就此别过。”管家说罢,转身就走,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架势。

“是吗?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楚轻眯着眼,既然他们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弄死她,她偏偏就要再次堂堂正正地出现在刘家!

秦捕头默默走到了楚轻身后:“你无罪了,我送你出衙门。”

“这次的事,麻烦秦捕头了,楚某没齿难忘。”楚轻说这句话是真心的,若非秦捕头这次肯帮忙,即使她知道办法,怕是没时间出牢房实践证明,那也是百口莫辩,无法洗刷冤屈。

“我帮你,是因为我信跛子张,信他教出来的徒弟也不会是大奸大恶之人。”秦捕头带着楚轻往外走,到了衙门前,道:“可有地方去?”

“没有。”楚轻摇摇头,师傅的冤还未洗刷,她不会离开龙门镇的。只是如今身份已经被拆穿了,怕是这龙门镇不是一个安全之处,她垂着眼思虑片许,目光落在秦捕头身上:“不知秦捕头可否收留楚某几日?”她没银钱大概也住不了客栈,只能露宿破庙之地,岂不是给了刘家再次杀人的机会?

既然知道了刘家有害她之心,那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跟着武功极好的人了。

而面前就有一位。

“我收留你?”秦捕头刚毅的脸上闪过一抹犹疑。

“我很能干的,比如帮秦捕头多提点提点某些地方。”楚轻道。

“……”秦捕头自然知道楚轻说的意思,这件事情虽然证明了楚轻无罪,可案子还没破,就还要继续查下去。可他请来的两位仵作,包括钱仵作在内,都查不出阿宝的死因,找不到死因,就毫无头绪。而面前这位小哥,是跛子张的嫡传弟子,也是唯一一位。跛子张死了,大概,也只有眼前这小哥有办法查出来了。

“秦捕头考虑的如何?这件案子一直拖下去,只会有弊无益。”楚轻开口道,刚好她也想知道阿宝到底是如何死的,从而查出点蛛丝马迹,再次探进刘家,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

秦捕头沉默了许久,才缓声道:“我回去与大人商议商议。”这件事他自己还不能做决定,让外人来勘验尸体,需要得到大人的手书。

楚轻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怕是已经成了七八分,毕竟徐大人怕是也想早日破案,试探问道:“那住处?”

秦捕头颌首:“我就住在县衙,你晚上若真的没地方去,就先来衙门,找到王六,他会带你去我的住处。”

楚轻道:“多谢秦捕头了,楚某还有件事要办,就先行一步。若是晚上回来晚了,劳烦秦捕头替楚某留门了。”

楚轻与秦捕头话别之后,就去了衙门后关押犯人的地方,她等了傍晚才等到了牢头出来,她迎上去唤道:“这位老爹等等。”

“嗯?”牢头打量了她一眼,随即认出来:“是你啊,找小老儿作甚?”

“我想把那件玉坠子赎回来,不知道可不可以?”楚轻道,那件玉坠子是师傅唯一留给她的东西了,若不是昨夜在牢房情况特殊,她绝不会把坠子给送出去。

“赎回来?你有银钱吗?”牢头摆摆手,“你就算是有,怕是也没办法了,那坠子不值什么钱,小老儿拿去当了,这是收据。你要是想赎回去,就去问吉祥当铺吧。”说罢,老头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一张死契的当单,塞给了楚轻就一摇一晃走了。

楚轻望着当单怔了下,慌忙打开,发现真的是死当,脸色白了白,没想到牢头竟然动作会这么快。

楚轻不得不去了一趟吉祥当铺,只是等她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吉祥当铺的掌柜把玉坠子摆到售卖的格子里,看到楚轻一直盯着那玉坠子看,眼睛亮了亮,推销道:“公子,你可是看上了这个玉坠子?若是看上了可以瞧一瞧,这个坠子不贵的,只需要二两银子即可。”

“二两银子?”楚轻咬咬唇,“我明日把银子送过来,可以给我把这个坠子留着吗?”

“这个……”掌柜的愣了下,想了想,颌首道:“那我就做主给公子留下了,只是公子只有一日的时辰,若是明日这个时候公子不来,那我就把这个玉坠子重新摆出来卖了。”

楚轻颌首,感激道:“多谢,我明日定会准时到的。”

楚轻一出了吉祥当铺,仰起头望了望天色,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却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一日之内赚二两银子。她思虑片许,攥了攥拳头,看来只能用另外一个手艺了。

半个时辰后,楚轻洗净了脸和脖子,重新恢复了俊少年郎的模样,站在了龙门镇最大的酒楼——迎福楼外。

身姿纤细挺拔,离得远了,看起来跟棵小嫩葱似的,让出入迎福楼的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只是她没先进去,而是走到迎福楼外最近的一个小摊上,随手捡了一个瓷器,从瓷器入手开始逐个击破小贩的心理防线,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楚轻把迎福楼掌柜的祖宗八代都打探的一清二楚。

楚轻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淡定些,这才敛了眼,气质儒雅地抬步踏进了迎福楼,她迎上小二,什么话也没说,直接问道:“聂老板可在?”

“啊?”小二懵了下,不知道楚轻是谁,竟然一开口就找老板。可楚轻微抬着下巴,面容隽秀,身姿挺拔,单手负在身后,那气势模样太过华贵,让小二一时间猜不透是不是掌柜的贵人,没敢开口问,连忙用肩膀上的布巾拂了拂一旁的凳子:“这位公子先坐,小的这就去替公子问问掌柜的。”

“不必了,我同你一起去。”楚轻漫不经心的一挥手,仿佛跟掌柜的也就是她口中的聂老板很熟,直接大步往后院去。

小二的哪见过这场面,直接懵逼的跟在后面,跟个小媳妇儿似的。

快走几步匆匆跟上前去,到了后院,看到掌柜的,连忙喊了声:“掌柜的,这位公子找您。”

聂老板正在检查刚进得货,听闻此话,抬起头,就看到了小二身边的楚轻,愣了下,站起身,抬步走了过去。

年约三十,很是富态,未语先笑,典型的笑面虎,摆摆手让小二下去,询问道:“这位公子你是?”

“来找聂老板做个生意。”楚轻嘴角弯了弯,不高不低,眼珠黑漆漆的,看起来很是真诚。

“哦?”聂老板上下打量了楚轻几眼,这才道:“不知这位公子要跟聂某做何生意?”

楚轻道:“不知聂老板可想让自己的迎福楼生意再翻一翻?”

聂老板眼睛一亮,可随即沉淀下来:“这自然是想的,公子可是有好主意?”

“有是有,只是不知道聂老板有没有这个胆量做。”楚轻卖了个关子。

“公子说说看,若是可行,聂某人自然是有诚心的。”聂老板笑笑,却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毕竟谁要是都能上门与他做生意,那他可真够忙的了。

“不知可否借用一下厨房?”楚轻抬抬眉。

“公子要做膳食?”聂老板皱皱眉,却很快恢复正常,圆滑道:“若公子是来应聘厨子的,我迎福楼并不缺。”

“不是。”楚轻瞳仁黑漆漆的,定定盯着聂老板:“还是说,聂老板连看看是何东西的勇气都没有?”她说罢抬高了下巴,轻哼一声,像是不屑般,转身就要走。

可偏偏她这么做,反而让聂老板感了兴趣,好奇她到底要做什么:“公子莫急,聂某人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公子若是想,厨房可以随便用。去,给公子腾出来一个灶台来,再派个人给公子打下手。”聂老板虽然年纪不大,可到底迎福楼是百年的基业了,熟知人不可貌相,他这迎福楼虽然说是龙门镇最大的酒楼,可到底这些年也就那么几样菜色,来的客人虽然稳定,却没有突破。

左右如今也不是膳点,他倒是想看看这公子开下了海口,到底要做出什么东西来让他这酒楼翻上一翻。

楚轻敛下眼底的亮色,再抬眼时,摆摆手:“不必了,我只需要一个灶台即可,只是我做的东西,怕是需要另外选购。”

“什么东西?”聂老板询问。

“禾虫。”楚轻唇动了动,吐出两个字。

她话一落,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聂老板歪过头去看搬货物的车夫:“他说的是什么东西?”

那车夫也有些傻眼,看着这长得隽秀的公子哥,没想到是个傻的,那东西能吃?看着就恶心,更不要说吃进嘴里了,想想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常年下地,却是知道那东西了,忍了忍心底的不适,开口回答道:“回禀大老爷,这位公子口中的禾虫……就是生长在禾苗上的虫子,长得……很不怎么好看。”别说是不好看了,简直就是让人毛骨悚然。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