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盛清月许墨[情深似月]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南风草木香 2019-02-12 19:47:31

主角叫盛清月许墨[情深似月]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情深似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情深似月 即可阅读全文

《情深似月》小说简介

《情深似月》这书成绩刷得太明显了吧!也有人看?。完结小说《情深似月》由万贵妃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盛清月许墨,书中主要讲述了:盛清月没有降低自己的声音,刚从厨房走出来的许墨听得一清二楚。“雪晴,过来帮我忙!”许墨喊了一声,盛雪晴急忙起身去帮忙,见他的脸色一如常态才在心底吁了口气。待他们从厨房出来,盛清月依旧沉寂在盛雪晴那句问。新书推荐,《情深似月》是万贵妃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盛清月许墨,内容主要讲述:盛清月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一双大手在自己脸上来回摩挲,那触感却分明不是自己老公的手……

精彩章节试读:

“你要干什么!我老公呢?”

盛清月紧紧抱着被子,缩在床角警惕地看着许墨。

许墨沉默了一会,才低声开口:“他去哪儿没跟你说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在我房间!”

许墨顿了顿,声音依旧低沉:“停电了,我记得你怕黑,过来看看。”

盛清月一愣,她抬手按了下床头的开关,果真没有亮灯。

“有我老公在,我什么都不怕!你出去!”

盛清月急得攥紧被子,生怕许墨再往前走一步。

心中却暗暗着急,许梓安怎么还没回房间,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清月……我……”许墨往床边迈进一步,似乎想说什么。

“不要过来!你不许碰我!”盛清月尖叫着将床头的枕头扔到许墨身上。

一切似乎真相大白,刚才非礼自己的男人就是许墨,之前无数次在睡梦中抚摸过自己身子的男人也是许墨!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窥探朋友的妻子!

“你不要紧张,我只是想帮你把床头的蓄电台灯打开……”

许墨急忙解释,却也不敢再往前继续走。

手中的枕头被他五指拧得不成原形,默默承受着男人所有隐忍的情绪。

“月月!”许梓安冲了进来,紧紧地将盛清月搂在怀中。

“老公,我不想看到他,你让他走,你让他走!”盛清月嗷嗷大哭,情绪濒临崩溃。

许墨趁着这个间隙,弯腰伸手将床头的台灯拧开。

昏黄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卧室,也照见了盛清月满脸的泪痕。

“对不起,我没有恶意。”许墨有些无措地摆手。

“你没恶意,你刚才趁我睡着,对我干了什么?!”盛清月不顾一切地大吼。

许梓安依旧紧紧搂着盛清月,抬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痕:“月月,别怕,我在。”

“你看到我时,我才刚进房间,离你床还有一米多远,我没对你做什么。”许墨叹了口气,焦急地解释。

盛清月愣住,现在细细回忆,她感觉男人的手探进了身下便猛地睁开了眼,当时许墨站在床尾,离自己的确比较远。

那……那一切真的只是梦?

可自己为什么一直做这种难以启齿的梦!

“月月,我和许墨像亲兄弟一般,我相信他。”许梓安轻声说着,眼神坚定。

“可是……”盛清月撅了撅嘴,梦中的触感太过真实,这要怎么解释!

“既然梓安回来了,我就出去查看一下线路。”

许墨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枕头放到床尾,转身走出卧室。

“老公,我真的感觉有男人非礼了我……”盛清月委屈解释。

许梓安有些心疼地看着盛清月,埋头噙住她的嘴唇,不似往日的轻柔,带着一种攻占的掠夺。

盛清月被他吻得透不过气,却也明白老公是想将自己心理上的阴影全数驱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梓安才放开了她。

“现在,是不是只记得我的味道?”许梓安坏坏一笑,已经俯身将盛清月压到了身下。

“讨厌,你刚才让我等了那么久,我要罚你。”盛清月抬手抵在他胸前,不让他靠近。

“刚才停电,我跑去物业准备缴电费,出去一看才发现是整体停了。”

许梓安柔声解释着,腰身已经有规律地起伏着。

盛清月感受着心爱之人的侵占,羞得闭上了眼。

只有真真切切地看到身上的男人是自己爱着的许梓安,她才觉得安心又畅快。

虽然每次都意犹未尽,总感觉不够满足,但盛清月心疼许梓安,不想让他太过劳累。

可能,是自己胃口变大了呢。

盛清月偷偷想着,紧紧依偎在许梓安怀中,感受着他的气息。

她抬手想去关掉床头的台灯,手摸索着开关,却失手将台灯打翻。

正欲扶起,她瞳孔骤然缩小,目瞪口呆地看着台灯柱上闪烁着红光的微型·摄像头。

如果那小兔玩偶是她虚惊一场,那这次,绝不可能有错。

她和许梓安的卧房,真的有摄像头!

那刚才她和许梓安开着灯的鱼水之欢,不是全被拍了进去?

《情深似月》 第六章 车祸后遗症 免费试读

盛清月没有降低自己的声音,刚从厨房走出来的许墨听得一清二楚。

“雪晴,过来帮我忙!”

许墨喊了一声,盛雪晴急忙起身去帮忙,见他的脸色一如常态才在心底吁了口气。

待他们从厨房出来,盛清月依旧沉寂在盛雪晴那句问话中,久久不能回神。

“许墨,我得了什么病吗?”盛清月觉得脑袋有些胀。

盛雪晴眸子闪了闪,捏着手中的筷子默不作声。

许墨不动声色地给盛清月盛了碗汤,淡然说道:“听梓安说,那次车祸好像有后遗症。”

盛清月若有所思,那次车祸的确有后遗症,除了嗜睡,脑袋还会时不时胀痛。

难道刚才盛雪晴说的发病就是这个?

“姐姐现在还常头疼吗?”盛雪晴关切问道,她的问话彻底打消盛清月最后的疑虑。

盛清月轻轻点了点头:“有时候事情想得多,便容易头疼。”

天渐渐暗了起来,盛雪晴还没要走的意思。

盛清月并不介意,多个人陪着,总比自己和许墨孤男寡女相处要好。

夜色再浓了些,盛清月看了看时钟,焦急地等着许梓安回来。

一天未见,她太思念老公了。

“老公,你回来了!”听到开门声,盛清月欢呼雀跃。

许梓安将盛清月搂到怀中,满眼柔情:“月月想我了吗?”

“好想好想呢。”盛清月娇滴滴说着,忽然意识到身边还有两个大活人,急忙稳住甜蜜情绪。

“这是许墨的女朋友,也是我的堂妹盛雪晴,你认识的。”虽然他们彼此都认识,但盛清月依旧大大方方介绍。

许梓安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他对着盛雪晴微微点头表示打招呼。

“我送她回家。”许墨垂着眸子,拉着有些发抖的盛雪晴大步走了出去。

眼见就要撞到许梓安,盛清月急忙伸手一拉,有些不满地看着远去的两人。

“真没礼貌,都不跟你打招呼。”盛清月小声嘀咕着。

“反正我又不喜欢她,不用打招呼。”许梓安揉了揉盛清月的脑袋,抬手将手中的公文包放下。

盛清月听得心里喜滋滋的,她帮许梓安褪去外套,柔声问道:“老公,要我帮你搓背吗?”

许梓安挑了挑眉,直接搂着盛清月在她唇上重重一啄:“乖,床上等我。”

盛清月羞红了脸,听话地回到房间,静静地等许梓安洗好回房。

等待间隙,她觉得脑袋又变得昏昏沉沉,只想睡去。

盛清月躺了下来,准备小眯一会儿。

等下老公回房间,应该会叫醒自己吧。

迷糊间,盛清月感觉到一双大手在自己脸上摩挲,她皱了皱眉,却辨不出这手的主人是谁。

是老公吗?

盛清月费力想睁开眼,却发现眼皮沉重,根本没有力气睁开。

温热的气息落在盛清月的嘴唇上,她张了张嘴,却方便了那微凉的舌头探入其中。

每一个角落都被对方温柔舔舐,盛清月的呼吸变得微微迟缓,只能靠对方一次又一次渡气给自己。

是谁?

那熟悉又陌生的触感,让盛清月慌神。

男人的大手探进了睡裙中,指腹的薄茧让盛清月打了个激灵。

“不!”

盛清月逼迫自己睁开眼,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她分明看到站在床边的男人……是许墨!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