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免费阅读 主角叫宋语乔楚胤天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清晨的小鹿 2019-02-12 22:27:00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免费阅读 主角叫宋语乔楚胤天的小说免费阅读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 即可阅读全文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小说简介

这本书太棒了!鼓励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主角是宋语乔楚胤天的书名叫《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火凤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阵刺痛,让她全身一阵惊挛。她抬起了头,咬住了他的肩,只狠不得咬下一块肉来。他只是微微顿了顿,片刻便是激情喷发的汲取。一次次地,撕裂后的麻木,还有伤心,让她彻底绝望。她不该来的,她不该为了这点钱,付出。小说主人公是宋语乔楚胤天的小说是《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是作者火凤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一次迈进豪门,只是为钱,她成了豪门女佣,豪门极品男夺走了她的初夜,索要是二十万,自尊贱踏在脚下,只为了救母!母亲却死于手术,以为再无纠葛的人,却再一次陷入仇恨中!官二代的邂逅,本以为是一场美丽的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你没喝醉吧?”宋语乔本能地后退,见他脸一点也不红,话说像他们这种人,喝酒当茶的吧!楚胤天觉得脑袋越来越晕,已经分不清方向了。宋语乔深提了口气,上前扶起了他,“小心点,要不要去医院啊?看你……”

楚胤天将重力都压在了她的肩上,像是踩在了棉堆上一样。脑袋也越来越糊涂,将她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宋语乔的脸儿涨得通红,与男人的初抱啊!这家伙占她的便宜,宋语乔推着他,严正立场道:“走开,我告诉你,我不是你想的女孩,走开……”

他的人一软,手一晃,从台阶上摔了下去。宋雨乔惊呼着抓住了他的手,尖叫着一起扑倒,还好有个肉垫子。可是她怎么吻到了一股浓烈的气味呢?她的嘴在哪里啊?宋语乔睁开了眼睛,瞪大了眸子。苍天啊,她的初吻……他的嘴唇好柔,好烫,烫得她像被粘连……

他紧蹙着眉头,突得抱紧了他,用力地吻着她的唇。像是一个伺机而动的小偷,趁机撬开了她的齿门,缠住了她的舌。

双手已不经意间紧紧地缠住了她的腰,翻了个身将弱小的她压在了身下。他像一团火一样,全身发烫。宋语乔虽没有这个经历,可是他紧压过来的,男人的身体特征已经突显出来了。宋语乔被这忽如其来的迅速动作,惊呆了。

她的脑袋轰得一声,随即用力地尖叫。她不要,她答应过妈妈,不会重蹈覆辙妈妈的路,婚前决不要轻易相信男人,免得历史重演。宋语乔推着他:“放开我,混蛋,不要,你想干什么?”

可是无论她怎么叫嚷,他像一头狮子一样,像是中了毒一样,像是沙漠里饥渴的人看到了绿洲。他的臂膀肌肉发达,对付两条纤细的胳膊,不用摧毁之力。宋语乔拍打着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她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没用,他家的房子当然是隔音最好的。宋语乔的眼泪淌了下来,瞬间他已经将她的衣服都扯去了。他的身体像碳火一样,烤着她。他的吻落在了她的蓓蕾,宋语乔像只待宰的羔羊,一声鸣悲:“妈……”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 第5章 :贱女人,贱女人1 免费试读

一阵刺痛,让她全身一阵惊挛。她抬起了头,咬住了他的肩,只狠不得咬下一块肉来。他只是微微顿了顿,片刻便是激情喷发的汲取。一次次地,撕裂后的麻木,还有伤心,让她彻底绝望。

她不该来的,她不该为了这点钱,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她真傻,徐佳美将她说成绝缘体,她也以为是。她没想到,真的碰到了兽性大发的事。别人肯定会说,是她勾引了他。这年头见钱眼开的人多,人的思想也扭曲了。

终于他停了下来,全身颤抖着。一面是冰冷的地面,一面上火一样的胸膛。宋语乔在水深火热之中,完成了她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他终于放开了她的手,宋语乔咬牙切齿,挥向了他的脸。一阵噼噼叭叭的响亮声音,让楚胤天恼火。楚胤天目光一凛,怒吼:“干什么?你……”

楚胤天一时傻眼了,虽然此时,他的脑袋还糊里糊涂的,她的脸依然有些晕边。可是他知道,出事了。宋语乔掩面痛哭:“滚开……”楚胤天翻过了身,晃了晃脑袋,揉着太阳穴。只觉得全身精疲力竭,好累。宋语乔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哭着回房去了。

楚胤天捂着胸膛,紧蹙眉头。半晌才爬了起来,冲进了厨房,将头摁了水笼头下。捂了捂脸上的水,敲着脑袋,恼懊万分。他在干什么?看着自己光溜溜的下身,急忙出房去找裤子。地板色腥红的血迹,还有房里的哭泣声,让他彻底的醒了。天,他居然……她是个处女,立刻感觉,这件事麻烦大了。如果她告他强间,那就完了……

楚胤天急忙穿上了裤子,轻扣着门,摁着欲裂的脑袋,歉疚地道:“小姐,你开开门,我们谈谈吧!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一时生气,喝了老爸的补酒了,对不起……小姐……”

“你妈才是小姐呢?我不是小姐,你等着坐牢吧!有钱了不起啊……”宋语乔颤抖着,她不能洗澡,她要报警……

“我们谈谈吧,你知道我是公众人物,一旦你报警,毁的是你自己……”楚胤天撑着门,头顶着门,缓缓地跌坐在了地上。他真不是故意地,如果她报了警,他名誉扫地,虽说事出有因,坐不了多久的牢,可是污点,还有接踵而来的麻烦,还有家族的事,也将影响他的一辈子……

宋语乔哭得哽咽,她也不想报警,如果报了警,她就完了。可是怎么办?受伤的是她,就这样放过这个臭男人吗?做女人怎么这样倒霉啊?宋语乔支起了身体,冲进了浴房。身上的吻痕越来越深了,宋语乔打开了水笼头,任由水冲击而下。她要离开这里,一刻也不想呆了。这里不是天堂,这里是她的地狱。

酒劲渐散,越来越冷。楚胤天到了厅里,拿过了西装,调高了温度。坐在沙发上,痛楚地仰着头,全身瘫软。她不会是未成年吧?

他甚至连她的脸都没有看清,天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酒开封了,拔了盖就喝了,想都没想。居然是老爸的药酒……事情已经这样,当然要想办法解决。这个小丫头真蛮,拍得他的脸真疼。

宋语乔提着行礼包,眼眸红肿,却倔强地撅着嘴出了门。楚胤天听到了开门声,急忙上前,“你……对不起,我们谈谈,你有什么要求,我会尽量补偿你的……”

宋语乔低着头,脸上却写着恨之入骨的表情,紧闭着眼睛。她不要看到这张恶心的脸,她会晕倒的。抬起了手,冷冷地说:“闭嘴,你以为你们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吗?你要再说一句,我就报警。滚开,我只是被疯狗咬了,我不认识你……”

说话间,眼泪又滚落了下来,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将手中的房卡往他的脸上一扔,仰起了头,侧身而过。她不是卖身的,虽然她很穷。

可是她决不会用这样的钱,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更卑微。她虽然没有勇气去报警,让自己见之于公众,让妈妈伤心。这种事倒霉的是女孩子,更何况他们相差悬殊。他有钱有势,就是告了,也坐不了几年牢。

更何况,是在他家,要是被倒打一耙,她死都不能瞑目了。如果她收了钱,这些人会心安理得。不,她不会让他心安理得。如果他还是个人,如果他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她要他永远记得,他曾经的罪行……

门嘭的一声关上了,楚胤天盯着门,一脸黯然,垂下了眼睑。深深地吁了口气,可是莫名的,心里更难受了。一个不知深浅的毛丫头,自命清高。既然她这样选择,随便她好了。连她叫什么名字,他都不知道!除了能给她点钱,他也的确没有别的能给的了。道歉他也说了,她不要是她的事!全身酸软,楚胤天打了个哈欠,走到楼梯边,看到地上的血迹时,还是皱了皱眉,上楼去了。

忽又转身,她会不会再回来?真的就这样算了吗?是真的不要钱,还是别有用意?如果她真的不要钱,他倒要刮目相看了!说不准明天,家长就带着人上门来了,楚胤天揉了揉太阳穴,快速地进了房门。实在是太累了,他没有时间多想。

宋语乔出了门,才透过气来。拍着胸脯,自我安慰。刚刚是一场梦,一场梦,没什么大不了!让这些人拿着钱进坟墓吧!双腿像圆规一样,下体还有些疼。还好,她成年了,不是幼童。

路上亮着街灯,静悄无声。可是她去哪儿呢?放假了,学校宿舍楼已经断水断电。租房子太贵了,找租房子的同学挤挤吧!

虽是凌晨四点了,风依然是热的。坐在公车站上,宋语乔愤怒之余,捂着嘴,痛苦抽泣。打他一顿,只会浪费自己的力气,再说也打不过他,否则就不会被他欺侮了。忘记,一定要忘记……

宋语乔晃了晃脑袋,拭去了泪水,等着天亮,等着六点的早班车。火辣辣的太阳马上要升起来了,她要打起精神,去找工作,减轻妈妈的负担。

一辆轿车迎面而来,刺目的灯光,让宋语乔睁不开眼睛。宋语乔警觉地抬起了头,低哼了声:“有钱了不起啊!打这么亮的灯……”

车子呼啸而过,忽得听得一声急刹车的声音。宋语乔惊愕地探去,车子已嗖一声,退到了她的面前。宋语乔抱着包,惊立了起来,听说这年头,还有人被架进车强间的。心口怦怦直跳,她不会这样倒霉吧!转身便跑,身后传来了唤声:“宋语乔……”

宋语乔愣了愣,蓦然回头。车门开了,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穿得跟公子哥似的,双手插兜快步上前,笑嗔:“真的是你啊?这么早你去哪儿啊?你住这一带?不……认识我了吴俊……上学期的英语大奖赛就是我主持的。你真是忙人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怎么了?”

“是学长啊!我……路过这里,我先走了……”宋语乔讪然一笑,急忙闪人。她已经够倒霉的了,怎么还碰见熟人。

吴俊,华大校草,学生会会长,众多女生嘴里的白马。这是里深厦市的富人区,在这里碰上他也很正常。不过没想到,他还会记得她。她要打工,要读书,很忙的。哪有时间跟这些公子哥在球场、舞厅里碰面。

“宋语乔,等等……你怎么了?谁欺侮你了?”吴俊攥住了她的手,觉得很不正常。一大早地出现在这里,难道她也跟别的女孩子一样,被人包养了吗?她的眼睛都肿了,虽然有眼镜的遮掩,不过逃不出他的眼睛。

“没什么?我……打破了主人家的水晶相框,我被抄鱿鱼了。学长,放开,我要去找工作……”

宋语乔的眼睛里又蓄上了眼泪,她开始恨自己,哪来这么多泪水!还当着一个陌生的人流泪,真丢人。

“你在帮佣?一放假就来帮佣了?他们骂你了?一大早就将你赶出来了。过份,是哪家啊?”吴俊不敢置信,她居然会帮佣。

难怪从来没有在校园里碰到她,大一新生能在学校的英语比赛中获得第一名的不多。那天她穿着旗袍,盘着发,给了他很深的印像。他去找过她,不过听同学说,她下课就不见人影。他以为她有男朋友,所以也就作罢了。没想到这里碰上,吴俊的心里一阵暗喜!

“是,我走了!”宋语乔低着头,像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被人捉了现形一样。她跟这些公子哥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现在她恨死这些有钱人。

“去哪儿啊?天刚蒙蒙亮呢!你去哪里找工作啊?走,跟我走吧……”吴俊拉起了她,可怜的小丫头,让他见着了,他怎么能不帮呢!

“去哪儿啊?”宋语乔愕然地问道。“我带你去找啊,公车还要一个小时呢!这么热的天,你挤公车能找到工作吗?我认识的人多,你的英语这样好,我一定帮你找个好的!”真是的,他是堂堂市长的儿子,她难道不知道?安排个暑期工,不是一句话的事吗?真是失败啊!他还以为自己人见人爱,原来这个丫头并不将他放在眼里。

“学长……我……”宋语乔有些摸不着北,她跟他没有什么交往?她不会刚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吧!她这样的女孩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他为什么要帮她啊?就因为她的英语好吗?还是他真是热心人!

“别我了,碰上是缘份,上车吧!你放心,我不会卖了你的。不就找份工作吗?容易……我立刻打电话……你有什么要求?月薪要多少?”吴俊推着宋语乔上了车,然后快速回到了驾驶室,发动了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