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徐末言,容柯,林世朝的小说[婚劫]最新章节

编辑:樱桃青衣 2019-02-12 22:34:12

主角叫徐末言,容柯,林世朝的小说[婚劫]最新章节

《婚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婚劫 即可阅读全文

《婚劫》小说简介

你一定这样用力地爱过一个人,你对他言听计从,你对他千依百顺,你的卑微在尘埃里开出了花,又枯萎。。主角叫徐末言,容柯,林世朝的小说是《婚劫》,本小说的作者是猫小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这次没有一点就炸,反而冷静下来了,既然他们一家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跟我好好过日子,我得替自己打算打算了。林世朝还在跟我婆婆演双簧,我看着他虚伪的那张脸,真心觉得好笑。“妈,你就别为难末言了,你也知道。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婚劫》的小说,是作者猫小菜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婆婆心怀不轨,把我送上小叔子的床。一觉醒来,迎接我的却是陌生男人……

精彩章节试读:

卧室里不堪入耳的水声一波一波冲击着我的神经,我紧紧抓着胸口,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冲进去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但我,不敢。

懦弱早就在我的骨子里根深蒂固,从谈恋爱到现在,整整八年时光,我从十八岁到二十六岁,几乎把所有的感情,所有的青春年华都寄托在了他身上。

我的爱情,我的岁月……现在跟林世朝撕破脸,无异于我亲手毁掉了我人生所有的美好和幸福。

我没有这个勇气,更舍不得。

我沿着墙壁一步一步往外挪,怯懦的就像是害怕惊扰了房间里的人。

我不能跟他撕破脸,我没有勇气面对我妈和我姐,面对我一家人的嘲讽和鄙视。

我眼前仿佛已经出现我妈骂我没出息,样样不如徐茉莉的画面了。还有我姐,讽刺我连个男人都留不住,一无是处,活该被欺负。

我不要落得这样一个下场,我不能……

我抱着头冲出了家门,身后像是有恶鬼在追,我已经样样不如徐茉莉了,我不能再在婚姻的幸福与否上彻底输掉。

我一路狂奔,撞了人也不知道,脑子里好像很多人骂我,骂我懦弱,骂我无能,骂我神经病,可我真的舍弃不了。

明明都已经逃出大远了,我仿佛还能听见林世朝和那女人的声音——

“世朝哥,我不行了……受不了了……”

“给你,都给你!”

不知道阴沉沉的天空什么时候下起了雨,我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在地上,地面的积水映出我狼狈的样子,我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多可笑,我一个合法的妻子,居然害怕老公和小三发现?

我为什么要这么窝囊?

凌晨十二点,街道上早就冷冷清清了,我的鞋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头发也乱糟糟的,时不时有出租车经过我身边,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古怪。

我抱着胳膊朝前走,宛若幽魂。

“徐末言?”

阴森森的马路上,突然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吓一跳,擦擦眼泪,回头就见不远处的车上下来一个男人,好像高高大大的,指尖的香烟忽明忽暗。

逆着光,我看不清楚那人的脸,只是无形中给我一股压力。

我心里一紧,不会遇见坏人了吧?

我拔腿就跑,可下一秒就被人抓住了胳膊,我还来不及惊呼,嘴里就被喂进了药片,我下意识吞了一口,居然咽下去了。

“你谁啊,给我吃的什么?”我用力推开他,浑身哆嗦。

大半夜十二点,居然被莫名其妙的人喂了药。

“安静点,吵。”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厌烦,我看见他把烟蒂扔到地上,重重踩了下去,双手揣兜的朝我走进了几步,“避孕药,安全。”

“什……唔!”我忍不住拔高音量,可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男人充斥着烟味的手捂住了,我对上他阴鸷的目光,一颗心怦怦乱跳。

我呜呜呀呀的问他想做什么,他居然听懂了似的,“和我做一次,两千五。”

我被捂着嘴说不出话来,只能瞪大眼睛极速摇头。

男人脸上染着薄笑,可我却觉得更阴森了,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趁着醉酒把我睡了,电话也不打来慰问一下,真把我当免费京子提供机了?”

醉酒,京子。

我浑浑噩噩的脑子轰的一下清明了,昨晚的男人是他?!

我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浑身上下的毛孔都透着震惊。我眨眨眼,从心虚开始,然后是委屈,不服气,最后又庆幸,无辜。

我呜呜呀呀想说话,可他完全不理,捂着我的嘴继续说,“我这人不霸道,虽然你犯了错,但我可以给你个改正的机会。我昨晚虽然喝醉了,可也帮你解了燃眉之急,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重新跟我睡一遍,然后跟我道谢;要么我现在跟你回家,把你始乱终弃的录像拿给你老公好好看看。让你家人都知道,你背着贤妻良母的美誉,私底下有多浪铛。”

呲!

我愤怒的咬了他的手指头,趁着他疼痛松开的时候,恶狠狠指着他的鼻子骂,“你龌龊!明明就是你强迫我的!”

“难道比你睡自己的小叔子还要龌龊?”

这男人居然我查个彻底,我一下子气势就没了,不由心虚起来,“你到底想做什么?既然你都查清楚了,应该知道我也是受害者,我都免费让你运动了,你又不吃亏,还计较什么?”

男人不怒反笑:“昨晚是你在上,做的也是你,你非但没有打电话道歉,还想耍赖。徐末言,这笔账我们有的算了。”

我简直震惊了,看着男人杀伐果断的脸,突然觉得特别欠扁。

“先生,你到底看上我哪里了?这么说吧,我老公都出轨了,说明我这个人一点魅力都没有了,你何必缠着我不放?”

“容柯,我的名字。”男人不紧不慢的把我上下打量一番,一脸嫌弃的说,“的确没什么魅力,但我这人有个怪癖,不喜欢做赔本买卖。昨晚是你非法使用了我,今晚换我物尽其用你,这样才公平。”

“你!”我气的想打他,可手腕一疼,就被他抓住了胳膊,在我杀人的目光里,居然还能淡定的火上浇油,“女人长得丑不要紧,要是连性格也不讨人喜欢,那不是活该被甩?”

“姓容的!”我气得浑身都在抖,牙齿打颤,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容柯松开我,我不由自主后退两步,黑暗里,我看清楚了他那张孤傲不屑的脸,仿佛每个毛孔都透着清冷。

“快点做决定,我耐心有限。”

“我跟你走!”

我不甘心,可我不得不听他的,他完全捏住了我的软肋,知道我最害怕被林世朝知道这件事情。明知道是火坑,可我不得不往下跳。

同一个酒店,同一个房间,站在客房门口,我心里居然生出一股变态的错觉。林世朝跟他妈一起把我送上别的男人的床,自己却跟其他女人鱼水之欢,我为什么还要为了他守身如玉?

他们不是很希望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生个孩子喜当爹吗?好啊,我现在就成全他们,怀个外人的孩子,让他们全家皆大欢喜!

我心里有种报复的快*感,不自觉握紧了拳头,坚定的迈进了房间,目光决绝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一张瘦削有型的脸,五官算不上完美,可组合在一起却别有一股子霸气,让人在他面前不自觉矮三分。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见我一颗心失控的跳动着,可我自己听得清清楚楚,就像是要蹦出胸口似的。

“去把自己处理干净。”

看着他悠闲的坐在沙发上,而我就像是他看中了,注定跑不了的猎物。有那么一瞬间,我又后悔了,转身想跑。

“我说过的,我这人没什么耐性,不喜欢同样的话重复第二遍。”

风轻云淡的威胁,在他的注视下,我咬牙进了浴室。

我要报复,我要报复林世朝,报复他们把我当个傻子耍的团团转!

我心底复仇的火焰越来越旺,我一件件褪去自己的衣服,盯着玻璃上自己窈窕的身材,内心深处那股耻辱轰然喷发——

“来吧!”

《婚劫》 第10章 遇到变态了 免费试读

我这次没有一点就炸,反而冷静下来了,既然他们一家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跟我好好过日子,我得替自己打算打算了。

林世朝还在跟我婆婆演双簧,我看着他虚伪的那张脸,真心觉得好笑。

“妈,你就别为难末言了,你也知道她在家里的处境挺难得,妈妈不疼爸爸不爱,跟姐姐张口还得低三下四,咱们不能让她为难,不行就算了,这升不升职的我都无所谓,就算是做一辈子副主任医师也是我的命。”

我婆婆不干啊,放狠话给我,“谁要阻止我儿子的前途,我跟她拼命!”

说着,她拖着自己横肉乱晃的肥硕身子冲进了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恐吓我,“徐末言,马上给你姐打电话,她要是不出钱,我今天就、就死在你面前!”

“末言,你快给你姐打电话,别真让妈出事啊。”林世朝紧张的扯扯我的袖子,说话的都哆嗦了,“妈,你冷静点,千万别做傻事。我们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

演的真想那么回事。

此时此刻,我倒是特别想见识见识那么一个惜命的老女人怎么自杀的。

我站着不动,也不劝她,我婆婆横了我一眼,往地上一坐,拿着菜刀就架在脖子上,不怕事大的哭天抢地,“我们老林家怎么这么倒霉啊,找了个扫把星儿媳妇,把我儿子克的不能生育了……给我儿子戴绿帽子,还阻止我儿子升职,孩儿他爸啊,我不活了,你把我带走吧……”

“徐末言!你打电话啊,你真想看着我妈去死啊?”林世朝冲着我怒吼,我盯着他狰狞扭曲的脸,呵呵一笑,“打电话说什么?说我姐不出钱,你妈就自杀?好啊,那就死吧,反正她死活跟我姐没有半点关系。”

“徐末言,你居然敢诅咒我死,我跟你拼了!”

我婆婆见我铁了心不打电话,也不寻死觅活了,窜到我面前,揪着我的头发就打,“敢诅咒我,你这个天打雷劈的贱货!给我儿子带绿帽子你还有脸了?我告诉你,要是世朝当不上主任,我就把你的丑事昭告天下,看你以后怎么做人!”

我婆婆手上很有劲,好在林世朝拦住了,可是却管不住她的嘴,我婆婆继续骂骂咧咧的,“徐末言,我都不是吓唬你!你给我好好等着!”

听见她这样说,我冷笑,“你要怎么做随便你,别忘了,是你儿子出轨在先,既然不要脸,那就大家都别要了。”

我婆婆就跟被点燃的炸药似的,砰的一下就炸开了,挣扎着朝我脸上扇。我早就受够了,也顾不得什么尊老爱幼,彻底跟她厮打起来。

我已经记不清楚怎么被林世朝拉开的,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门口了,里面还传出我婆婆恶毒的诅咒。

我知道自己很狼狈,可却没有心情整理,拖着到处都疼得身子木然往前走。

这里再也不是我的家了……

没多久,林世朝就追过来了,拉住我的胳膊,低声说,“对不起老婆,让你受委屈了。房子的事情是我不好,我没有提前跟你说,现在跟你道歉,别让姐姐姐夫知道好吗?”

我转头去看他的脸,这种时候他都还在害怕我姐知道,担心自己的前途受影响,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够可悲的,我嫁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烂人?

我甩开他的手,嘲讽的笑笑,“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姐不帮你升职?”

林世朝的脸色一下子就铁青了,眼睛里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他这人就是这样,工作是我姐夫安排的,一路升职是我姐帮忙的,就连他现在开的车都是我结婚时候爸***陪嫁,可他却不准任何人提。

他的自尊心傲慢的只接受别人的恭维,不准别人说一句不好,哪怕是事实。

看他这样,我绝望的后退两步,“我们都冷静下吧,我真没想到,有病的人是你,最后被羞辱的人却是我,这样的婚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

我很想哭,可我忍住了。

我抬脚要走,林世朝毫无预兆的抱住我,“老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都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看见他跟杜晓娟做得那些破事,我早就心软了,可现在被他这么抱着,听着他虚伪的话,我却只觉得恶心。

“对不起,我一定会好好处理这些事情,老婆,我爱你,谁也不能把我们拆散。答应我,冷静够了就回来,好吗?”

我没说话,推开他就走,虽然我不知道去哪里,可是哪里都比待在这个让我彻底凉透心的地方要好。

等我走出小区的时候,回头看一眼冷冷站在那里的林世朝,这个男人原本是我要过一辈的,是我要牵手走到人生尽头的依恋,可如今……

眼泪不由自主就滑出了眼眶,我再也忍不住了,蜷缩着身子蹲在地上大哭。

来来往往许多人对着我指指点点,可我像是什么都感受不到,完全陷入了绝望的悲伤里。

我的爱情,我的婚姻,就这么毁灭了。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直到手机传来急促的铃音。

“末言,我家里出事了,没时间派件,你能不能顶我一天?”

打电话的是我兼职送快递的同事,送快递这事儿一般都是男人做,很少有女人能坚持下来,可我跟余小曼都属于挺能抗的主儿,所以整个快递站只有我们两个女人,脾气性格也都很合拍。

“你赶紧去吧,我帮你送,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

“谢谢你啊末言。”

挂了电话,我擦擦泪直奔快递公司,余小曼今天的快递不多,我照着上面的地址一个一个送过去,最后只剩下一家,位置是一个高档小区。

原本快递放在蜂巢就可以了,然而这个快递单子上面却备注必须本人亲启,我只能上楼送到本人手里。

门铃响了很久才有人过来开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就被一个赤裸着上身,下身也只裹了浴巾的男人拖了进去。

不会是遇上变态了吧?

我紧张的大喊大叫,下一秒就被人吻住了嘴,衣服也被撕裂了。我心慌极了,拳打脚踢,提起膝盖就朝男人胯下顶去。

“唔!”

我耳边传来男人的闷哼,同时他也松开了我。

我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就想着报警,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好像做什么都不顺。

我呸呸两口,伸手用力擦擦嘴巴。可还没有跑到门口,身后就传来古怪的声音,“徐末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