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宸王宠妃枕上书]免费试读 主角叫白倩羽独孤冷宸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柠檬乖乖 2019-02-12 22:41:14

[宸王宠妃枕上书]免费试读 主角叫白倩羽独孤冷宸的小说免费试读

《宸王宠妃枕上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宸王宠妃枕上书 即可阅读全文

《宸王宠妃枕上书》小说简介

《宸王宠妃枕上书》写的不错,文笔又非常幽默,我很喜欢。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宸王宠妃枕上书》的小说,是作者竹墨不染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王爷,那妾累了,可否找个软轿!”独孤冷宸瞥了一眼期期艾艾的白倩羽,不禁勾唇一笑,那笑却是冷的:“还不说实话?你究竟是谁?真的白倩羽不会如此破绽百出,连生死相许的箫珏都不认,说!”“王爷,倩羽只是在大。小说主人公是白倩羽独孤冷宸的小说是《宸王宠妃枕上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竹墨不染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倩羽媚笑:“王爷,你练的是金剑还是银剑?”宸王:“银剑!”白倩羽别有深意的笑:“那王爷,你是上路剑还是下路剑?”宸王:“下剑!”白倩羽一脸敬佩脸:“哦!王爷原是银剑下剑之人啊!”宸王黑面:“我现在教

精彩章节试读:

白倩羽四下扫了一眼众人,见无人注意,便拿起酒樽倒了一杯,做贼果然心虚,她竟没发现拿的是独孤冷宸的酒。

小酌一口,却被那灼热的烧喉感呛得面色红润,她不禁吐了吐小舌,精致的小脸几乎皱在一起。

一道温润情深的目光灼灼的落在她的脸上,她还没来得及探究是谁,便被独孤冷宸那宽厚挺拔的身影遮住:“好喝么?看来本王要严加看管你了!惦记你的人还真不少?”

清冷无波的话在她心湖激起了一片涟漪,她望向那漆黑的、漆黑的深潭般的眼眸,许是喝得有些醉了,眼前竟然坐着的人竟然是她的驸马拓昀,她摇了摇头,咬了咬唇——拓昀。

她扶了扶额角,晃了晃神,没想到这本尊实在是不堪饮酒,这小酌都能喝醉。

许是察觉了她的反常,独孤冷宸倾身向前,碰了碰她的脸颊,难得温润有礼的低声询问:“怎么?喝醉了?”

“喂!你为什么长得这么祸国殃民啊?害得我还不惨?”白倩羽眼中的水雾越聚越多,她揪着‘拓昀’的衣领,白皙如笋的手拍了拍他的脸:“你若是喜欢她,干嘛招惹我?你说啊!我这么喜欢你.....”

“你喝醉了!”独孤冷宸压了压剑眉,一把扯下她伏在他面颊上的手,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划过。

“我没有醉....”

她望着他却始终对不准焦急,捶打着独孤冷宸的胸膛。

独孤冷宸只觉得额角突突直跳,却在望着白倩羽面上晶莹的泪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歉意的对着崇武帝开了口:“王上,倩羽有些不胜酒力,先行告退了!”

“好!照顾好宸王妃,呵呵...别四处拈花惹草,辜负了这么好的女人!”

崇武帝话音刚落,众人皆是忍俊不禁,一向冷若寒霜的独孤冷宸面色沉得似墨,他抱着白倩羽走出大殿,怀中的人儿轻柔的呢~喃着,他下意识的靠近,却再也听不清她含含糊糊唤着谁?

月光洒下一片银白,偌大的宸王府内一片静怡。

独孤冷宸抱着白倩羽利落的跳下马车,当蔷薇下意识的上前想要搀扶白倩羽的时候,他凌厉的目光直直将她逼退。

穿过月牙门,不知不觉便将她抱到了行书斋,这是他的别院,他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将她抱了来,他拧眉望着那占据了他半个床榻的女人,不禁有了一丝愣登。

他第一次生出一抹不自控的情愫,还是对政敌的女儿,这种感觉令他有些郁结。

烛火下的白倩羽,那晶莹剔透的面容下,长长密密的睫毛覆在那双灵动狡黠的眼眸上,沉睡之中的她,像是跌落凡尘的仙女,眉宇之间透着与凡尘不符的灵气,像是空中的羽毛,让人想要触碰,却又不忍心打扰她的安静。

——

清晨,白倩羽往锦被之中缩了缩,她很畏寒,本能的朝着热源靠了过去,手碰触到那温热的身体时,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当放大的独孤冷宸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混沌的脑海一下子清晰了。

“啊~~~”她抱着被子往床内滚,一脸警惕的望着独孤冷宸:“你...你你,怎么在我床上!”

“准确的说应该是本王的床上!”独孤冷宸一脸不悦的捻了捻眉心,语态还带着些许慵懒:“昨日,本王已吩咐,你从今日起就搬到行书殿与本王同住!”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昨日不是说换个住处离得近一些吗?”白倩羽大惊失色,她可不想跟他同住。

“莫非是喝醉酒喝得傻了?本王的话从来就是说一不二,难不成你求本王让你回冷烛居?”

孤独冷宸扬了扬眉目,一脸欠抽似的微笑让白倩羽实在消受不起,他头枕着手:“陛下不是让本王好好照顾你吗?想要什么愿望,大可开口!”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你求求看.....”

白倩羽凝望着孤独冷宸那无比认真的俊颜,有那么一刻,她真的信了他的许诺,她讨好般的笑:“那放我自由吧!我必须要离开,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反正这个愿望王上下的旨,你得从命!”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从!”

独孤冷宸薄唇绽出一丝浅笑,慵懒又闲适的笑惹得白倩羽不禁咬着牙根挤出一丝甜糯的笑:“那也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句话啊!”

“你要我死吗?”独孤冷宸敛神凝望着她的眼,那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的望着她,惹得白倩羽心跳不禁漏了一拍,她握紧锦被的手,又紧了几分。

是她的错觉吗?为何他平静无波的面容下藏着落寞与孤寂,是她多想了吗?

“不,我只是想要自由,你的生死与我无关!”

“呵呵,昨夜的许诺,本王可以兑现,本王的毒好了,你就可以离开!”

孤独冷宸坐直了身体,随手摘下挂在屏风上的锦袍披在身上,他的语气很淡漠,他又恢复了平时的冷静自持,深不可测的模样。

毒?

白倩羽脑海之中出现了那日兆芸儿说的话:“你中了什么毒?只有我才能解吗?”

独孤冷宸正在系着锦带的手,不禁顿了顿,再次抬眼宛若璀璨的星海:“白家二小姐竟然不知道本王中毒的事情?呵呵,昨夜箫珏看你一晚上,你硬是一个眼神都没有回,不知是你太无情,还是你根本就不是白倩羽?”

完了?她被拆穿了吗?

她转念一想,反正左右这厮不会放她走,只能伺机逃跑了。

白倩羽心思一阵翻涌,借尸还魂这种事她若不是亲身经历,也不会相信,更别提旁人。

“呵呵,若我不是白倩羽那又如何引得箫珏在宫宴之上频频侧目,不过王爷若是不放心,大可一纸休书将我休了啊!”

“......是不是都无妨,今日回门,本王劝你还是动作快一些!”

独孤冷宸根本不理会白倩羽,任由刚刚进门的贴身侍女替他梳洗整理,徒留白倩羽一脸郁结的待在榻上,这个孤独冷宸还真是狡诈,任由她如何巧言细语,却依旧不能从他身上得到答案。

《宸王宠妃枕上书》 第九章 你愿意跟我走吗? 免费试读

“王爷,那妾累了,可否找个软轿!”

独孤冷宸瞥了一眼期期艾艾的白倩羽,不禁勾唇一笑,那笑却是冷的:“还不说实话?你究竟是谁?真的白倩羽不会如此破绽百出,连生死相许的箫珏都不认,说!”

“王爷,倩羽只是在大婚当日摔了头,很多事情记不清了,却没想到被王爷误会了身份,若是您真的不信大可将我休了!”白倩羽迎着他的目光,当清澈如溪的眸子撞上他古水般幽深的潭水时,没有半分躲闪。

“哦?呵呵,那明日本王就请神医卫卿权来府上为你医治,只是若你有半分隐瞒,下场很凄惨!”

“那王爷还要看花圃吗?”

“本王带你去!”

话一出口,白倩羽身子一轻,就被独孤冷宸抱在怀中,在她错愕的目光下,独孤冷宸旋即点地,上了屋檐,那俊俏的轻功实在令人艳羡。

白倩羽仰面看着他紧绷的俊容,眼中有了一丝不解,这男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是希望自己是白倩羽还是不是呢?

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释然,她还未看懂便被他隐得毫无踪影。

白府

一派古香古色的园林建筑,那白墙灰瓦下,各院落栽种的梧桐与香樟树都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独孤冷宸抱着她快速奔走在屋檐上方,唯有一处琉璃质地的绿色甚为醒目。

他早就来过白府?

这家伙明明就知道花圃的位置,刚刚是在故意试探她的,还真是下剑。

许是白倩羽那鄙夷的目光太过明显,独孤冷宸垂暮冷哼:“哼呵,别以为本王不知你想什么,信不信将你丢到花圃.....”

有那么一刻,她真的信了他的话,快手攀附上他的脖颈,一副抵死不放手的架势,这身体本尊又是个病秧子,纵然她前世习武练功也架不住本尊底子太差,她才死而复生,大仇未报要死也要跟拓昀、南平一道.....

耳边劲风吹过,他终于飞落房檐,白倩羽鸵鸟般的紧闭着双眸,惹得他一阵轻笑:

“哈哈,你这么抱着本王,箫珏见了会不会伤心?”

“滚蛋,独孤冷宸,你别以为本小姐是瘦弱就随意欺凌!”白倩羽找准时机一把踢开了他环着她腰身的手臂,轻盈的逃开了几步,神色戒备的看着他。

长长的裙摆随风飘浮着,宛若九天玄女,独孤冷宸有那么一刻的呆愣,他明知道她身份不明,只是他凝望的目光始终灼热且沉溺。

“白倩羽,再不要展露你的身手,否则,本王也救不了你,懂吗?”

他疾步走来,扣住她的腰身,仿佛她是即将振翅高飞的雨蝶般紧紧的将她锁在怀中:“若是你不想死,记住本王的话!”

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白倩羽面颊一热:“哦!”

哇~

这就是白府的花圃,这纵然是在炎热的蜀国都未见如此品种的曼陀罗花,她推开琉璃门,走进了花圃。

淡粉色的曼陀罗花映入眼帘,白倩羽赞叹着眼前花团锦簇的景致,她面朝花束闻了闻花香,那乌黑如流云般的发丝倾泻于肩,一席宫裙,鲜花一映更是粲然生光。

“怎么?连着花圃都忘了?”独孤冷宸轻轻踱步,他好心提醒着:“这可是白晋替他的夫人修葺的花圃,整个北周国仅有的四季如春,当年落成之时也算是北周的一段佳话!”

“红颜未老恩先断,这种事自古有之,女人的韶华岁月不过短短几年,男人既要拓疆守土,还要柔美的女人的敬仰顺从,怎么会为一人守心?”

白倩羽捧着那朵淡粉色的曼陀罗花,眼中的泪滚来滚去终是没有落下,当她还是周锦瑜的时候,她为蜀国驰骋沙场与拓昀并肩而立,当蜀国疆土稳固时,他却为了稳固地位选择南宁,而杀了她。

冬日旭阳透过琉璃直直照进花圃,白倩羽那消瘦的背影略显落寞,那纤细如笋的指尖划过曼陀罗花瓣,她突然侧目望着不远处的独孤冷宸:“花圃看过了,离开吧?”

“恩!若是恨,为何不惩罚个狠的......”

独孤冷宸没头没脑的一句,惹得白倩羽侧目:“看来今日宸王殿下来陪我回门是看热闹来的!”

出了花圃,白倩羽跟在独孤冷宸的身后游逛在这白府的回廊,突然一阵清扬的笛声飘过,那悠远绵长的笛声有着淡淡的忧伤,白倩羽四下搜寻,却在不远处的凉亭,定住了目光.

这世间还有如此出尘不染的男子,他一身黑袍,红色烈焰纹穿行在衣摆之上,一支墨玉簪将黑发束在脑后,微风吹过,掀起了他的发尾,飘逸俊朗的身姿宛若上古天神.

箫珏手持翠玉短笛站在亭中,倒是应了人在景色中,景映人如画.

似乎察觉了不远处的目光,他侧目回望,那笛声葛然而止.

“羽儿,你终于出现了!”

“箫珏,见了本王不行礼吗?”

白倩羽心被人生生捏了一下,他就是箫珏,望着他清若明溪的眼眸她依旧淡淡的:“是表哥,没想到今日我回门能见到你,听说你这几日便要启程去幽州了?”

尴尬,气氛出奇的尴尬。

白倩羽目光流转于箫珏与独孤冷宸之间,她只道这世间有人练过烈焰寒冰掌的,却不知有人练过烈焰寒冰眼,孤独冷宸那幽深冰冷的眼眸之中,蓄着一团火,让她实在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陛下命我即日启程,去幽州驻防,今日料想表妹回门,道个别就走!”

箫珏温润一笑,那美轮美奂的俊脸忽明忽灭,他根本不理会独孤冷宸的挑衅,随手将短笛没入宽袖之中,信步朝着白倩羽走来。

“那...表哥就此别过!”白倩羽干干笑了一声,她刚觉得与这独孤冷宸关系不这么剑拔弩张,却又被这突如其来的箫珏打破了。

她频频施礼,转身离开,当她与箫珏擦身而过时,手竟然被他反握住,那绝美的侧脸凝望着她:“羽儿,只要你说一句,即便是拼了性命,我也带你离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