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罪恶青春]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江卲寒安凝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花 2019-02-12 23:05:12

[罪恶青春]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江卲寒安凝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罪恶青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罪恶青春 即可阅读全文

《罪恶青春》小说简介

《罪恶青春》没有像其他小说有跟风,也没有像其他小说的情感空洞,相反情感丰富。特别是人物性格刻画得很生动,搞笑情节很多,强烈推荐!!!。主角叫江卲寒安凝的小说叫做《罪恶青春》,是作者久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江卲寒开完会,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从会议室出来,他的眉头暗暗拧紧,左手扬起贴在眉心处轻轻地揉动。陆宴在一旁见他神色渐缓,面容恢复清逸之色后,适时地跟他补充会议中记录的一些要点。江卲寒吩咐完让陆宴接。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罪恶青春》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久鱼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辍学那年,我开启了自己的热血人生。夜场女王、公主萝莉、清纯学妹、黑道御姐一一找上门……

精彩章节试读:

“那我告诉你,安凝。”此刻的江卲寒微眯着凤眼,语气轻缓的犹如在对情人说情话,可说出的话却让人心惊肉跳。“我也是认真的,只有我不要你,只有我能提出离婚,所以你最好不要让我第三次听到离婚这两个字,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安凝紧咬着下嘴唇,瞪着男人俊美的五官。

又是这样,结婚的时候他一句话,她就要嫁给他,现在连离婚也必须要他命令。如果不是因为纪明真,或许自己真的愿意维持这段婚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不一样在呢?安凝别过头细想了一下,因为她发现自己正在慢慢沦陷,沦陷在这个男人不经意的温柔里,沦陷在自己小小的期望中,期望这个男人或许会是她的良人。

可是这一切在她发现纪明真的存在时就已经打破了。

是啊,她大方得体优雅又有良好的家世,站在江卲寒身边就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而她自己呢,一开始的结合是因为家里的公司出现问题,需要江氏的帮助才把自己当成交易卖了出去,估计江卲寒一开始就看不起她吧,不自爱的女人。

江卲寒盯着眼前弧度优美的脖颈。安凝一定不知道自己的脖子有多好看,洁白如象牙,却不是细瘦柔弱,而是丰盈紧致,让人看了无端觉得高雅安逸。

柔软的胸脯抵着他,随着呼吸的节奏一起一伏,从领口处看下去让人血脉喷张,香甜的气息无声的诱惑着江卲寒。

江卲寒居然发现这样的安凝有一种令人着迷的妖艳,让他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狠狠的吃入腹中。

他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大手由下往上像衣内探去,流连在那柔软的两团中不愿意放手,胸腔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

安凝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吵着就被脱了衣服。再次强烈的挣扎起来。

江卲寒只当这个是情趣,手上松了力道,一只手已经向下探去。

“不要——别碰我!”

安凝尖叫一声,把江卲寒推开,冲向门口的时候还把花瓶打碎。

手刚碰到门把开了个缝,就被横出来的大手压住。江卲寒拦腰抱起,任她踢打,他常年健身锻炼,女人的拍打对他来说不痛不痒。

把安凝扔上床,随即覆盖上去。

“不爱我就不要碰我!”

江卲寒在这种时刻下,情欲战胜了理智,安凝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见。

安凝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浑身颤抖着,双腿夹紧不让他得逞,更甚至动作太激烈了,膝盖顶上了江卲寒的宝贝。

江卲寒倒吸一口气,疼的往旁边倒,半天起不来身。

安凝手脚并用的爬起来,用被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缩在一边。

**!

安凝在心里暗骂,都这种时候了还想着上床,男人果然是下半身的动物!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看着江卲寒疼的直不起身,半天没动静,安凝还是担忧的走了过去。

“你……你没事吧?江卲寒?啊——”

安凝一声惊呼,又被江卲寒压在了身下。

男人一脸扭曲的蛋疼样,青筋暴露,眼神恶狠狠的像是要杀了她。

“你好大的胆子!”如果真把他踢了个好歹,看他怎么收拾她!

该死的!疼死他了!

安凝眼神闪过一抹愧疚,但是她不后悔。

“你怎么能在这时候还想着……”在她提出离婚,在他心**回来的时候还想着跟她上床,她无法接受!

“这是你作为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在我还没有和你离婚,没有玩腻你之前,你必须随时满足我的需求!”

该死的女人!还敢拒绝他!

玩腻两个字,深深的**到安凝。一种羞辱的感觉升起,豆大的泪珠不可控制的溢出,心里疼的喘不过气。

原来她在江卲寒的心里只是一个玩物,原来如此……

安凝心死的不再挣扎,眼神莫名空洞,像一尊被丢弃的娃娃,瞬间失去了光彩。

江卲寒知道自己话重了,也没心思再继续下去,烦躁的抓抓头发,留下安凝一个人在房里哭泣,径自到楼下的酒柜找出一瓶最烈的酒喝起来。

他平时不怎么喝酒,即使是需要应酬的时候,他想喝就喝,不想喝酒就不喝,也没人敢对他劝酒,而现在既然为了一个女人喝起闷酒。

当初纪明真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过。

安凝,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堂堂一个江氏集团的总裁还收拾不了你了!

江卲寒又灌了一杯酒,重重放下酒杯,忍住想上去收拾她的冲动。

调转了个方向,凤眼微眯看着左侧的落地窗外有一大片的蔷薇花,什么颜色都有,开的娇艳欲滴,随着夏风轻轻舞动着。

那是安凝种下的,她最喜欢的的就是蔷薇花,偶尔会拿个画架对着大片的蔷薇花画画。

美人美景,美不胜收。想到这里,江卲寒郁闷的心情奇异的抚平了一些。

我该拿你怎么办……安凝。

第二天早上,安凝被闹钟吵醒,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发了一下呆让自己回过神,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房间,枕头被子都被扔到了地下,花瓶碎了一地,身旁也没有江卲寒的气息。

去上班了吗?

安凝浅眠,如果江卲寒起床了,她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昨晚他没有回来?也是,这里又不是他的家,昨晚被她拒绝了,伤了他大男人的心,怎么会还回来呢。安凝自嘲的扯扯嘴角。

起身梳洗,却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眼睛红肿还带着硕大的黑眼圈,嘴唇干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哭的脱水了。还好底子好,年轻,收拾干净了化个淡妆,也没人注意到。

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安凝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最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了张妈。

“少爷昨晚在客房睡,一大早就出门了,说是要去河沿市出差,让我告诉太太一声。”张妈知道小两口又闹的不愉快了,所以最后那句话是她加上去的。

《罪恶青春》 第2章 包厢里的小姐 免费试读

江卲寒开完会,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

从会议室出来,他的眉头暗暗拧紧,左手扬起贴在眉心处轻轻地揉动。

陆宴在一旁见他神色渐缓,面容恢复清逸之色后,适时地跟他补充会议中记录的一些要点。

江卲寒吩咐完让陆宴接手的一些事务,这时陆宴跟他提起休息室里纪明真已经等候在那里一个小时,江卲寒垂眸表示知悉,却站在原地没有立即前往办公室。

陆宴没有离开,他的声音略带迟疑:“江总,今天早上纪小姐并没有直接乘坐专属的电梯上来,而是先去了六楼的电脑间.......随后才上来您的办公室。太太她,似乎注意到了纪小姐。”

江卲寒眼中闪着意味不明的光。他的眸子幽幽地看向前面的办公室,他示意陆宴跟在他身后,快步走了过去。

陆宴跟着江卲寒一同进去的时候,他看到纪明真并没有坐在休息室里,而是背靠在外间的转椅上,涂着薄荷绿的指尖握着一支黑色钢笔,手指翻动间神情慵懒。她白皙的手腕处带了一块精致的墨色腕表,将她的手腕衬得更加纤细。

纪明真听到把手拧动的声音,脸上嫣然的笑意在看到江卲寒身后的陆宴时微微顿住,又若无其事地把笔放回实木办公桌上,笑意盈盈地起身走向江卲寒。

“我总算把你等来了,江大总裁。”

“嗯。”江卲寒眸光微动,轻声应道。

如果安凝在这里的话,她会惊讶地发现此时的纪明真面上并不像之前在电脑间那般优雅而从容,娇俏的语气中带了一丝小心翼翼。

纪明真自然地向江卲寒走近一步,她的视线落在男人修长的手臂上。

袖子被挽起来,一直卷到了手肘处,一眼望过去是肌肉线条紧致的小臂。

纪明真垂下眼帘,敛去眸中失望的神色。

她看得分明,江卲寒手腕上并没有带她送的那块墨色的腕表。

“你怎么过来了?”

纪明真闻言,眼波流转,流露出一丝明光。她直直地看着江卲寒,柔声说:“就是想来看看你。你这么忙,我不来找你,你可不一定会记得过来见我。”

江卲寒闻言,凤眼微挑,神色看不出喜怒。他转过身,对着陆宴颔首示意:“陆特助,你先下去吧。”

纪明真顿时眼睛就溢满欢喜的神色。

陆宴离开后,她跟着江卲寒进了休息室,他背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纪明真也不打扰他,就在扶手旁细声说着之前在国外的一些见闻还有近来遇上有趣的事情。

她尽量挑着江卲寒可能会感兴趣的来讲,过了一会儿,男人浓密的剑眉微微舒展开来,似睡非睡。

纪明真唤了他数声,男人若无所觉。她慢慢倾身过去,眼睫颤动。绯红的唇瓣还没有落在他的薄唇上,江卲寒突然出声:“明真,我的妻子恐怕不会乐意你此刻的行为。”

纪明真脸色变得煞白,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瓣,目光紧紧地盯着江卲寒依旧闭着的眼帘,相比三年前,他的面容愈发成熟而俊美。

纪明真不敢再有所动作,但她不甘心。

为什么?!

江卲寒明明就不爱安凝,但是为什么江卲寒允许她的接近,私下依旧照顾她,却不让她亲近,甚至拒绝她的触碰?!

另一边,安凝的侧脸看上去十分专注,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面色平淡,但是微蹙的细眉却透露出内心深处的焦虑。

她在焦虑什么?她不是不在乎江卲寒吗?

安凝越想越心烦意乱,干脆是提前请了一小时的假下班回家。

回到家,她刚洗好头,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

一只手拿着白色的毛巾细细地擦着头发,另一只手点开屏幕,显示未读的短信将近20条。

打开来一看,前面的都是一些广告。一条短信写了一个“。”,一条写了一个“,”安凝好笑的摇摇头,许晴每次醉酒打给她后,隔天就会发一些让人不明所以的标点符号过来。

她接着往下看,一个陌生的号码。点开短信,看到里面的内容的一瞬间,嘴角抿成一道苍白的弧线。

“我心里有一个人。我知道他迫于某种原因娶了一个女人。我心里并没有很难过,因为我知道,他不爱她。如果三年前我没有离开,一切都会不一样。但是没关系,我回来了,我不会再抛下他。他很好,而无爱的婚姻不应该成为他的桎梏。不是吗?”

安凝掌心的白毛巾滑落,像花盛开,轻轻地坠落在地上。她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按在删除键上,点击删除后她双眼失神的看着手机好一会儿。

此刻阳台吹来的风有些凉,带着让人微瑟的冷意。她任由风吹着头发,无心去捡起毛巾。

过了一会,来电**响起,她接起来,低沉而淡漠的声音传来:“我今晚会过来。”

安凝嘴角扯出一股讽意。

办公室内,江卲寒神色不虞地盯着显示仍在通话中的手机。

通话的信号和扩音器都没有问题,甚至能听到对方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他不解,为什么她接了电话却默不作声,连声回应都不给他……

她这么不想和他说话?

几分钟后,他面容冷淡地按了挂断键,忽略心头夹着些许不明失落的郁气。

江卲寒把车停在别墅后院,看到整栋房子只有三楼左侧有微微的亮光,他有些烦躁地皱紧眉头。

那里是一个独立的小室,离卧室不远。有次他过来,到处不见安凝,最后找到这里,发现她在里面睡着了,连灯都没开。那个时候他兀自抱了她回房,没有仔细看地上斑斓的颜料和杂乱的画稿。现在想想,似乎安凝把那里当做一个画室了。

她在里面作画?

她在画些什么,画了谁?是无聊的消遣,还是带着某种心意?他对此一无所知。对安凝,他了解的太少了。

男人进来的时候,安凝的目光还停留在身前的画板上。她听到声音回头看,江卲寒背着光,他的身影有一大片没入暗光里,但是英俊的面庞却显露无遗。那双清冷的凤眼里并没有她,他的目光落在她身前的画板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