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江澜灯楚驿北的小说[诱爱入局]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2-12 23:19:14

主角叫江澜灯楚驿北的小说[诱爱入局]全本免费阅读

《诱爱入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诱爱入局 即可阅读全文

《诱爱入局》小说简介

一环扣一环,内容精彩,非常好看。精品小说《诱爱入局》是楚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澜灯楚驿北,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澜灯瞪大了眼睛,似乎想把眼前的男人戳出一个洞来。耳根一瞬间滚烫起来,而他的舌根依旧在自己的嘴里勾引着。她感觉自己仿佛有那么一瞬间彻底沉醉在这个男人的吻里,久久不能自拔。一阵阵战栗由大脑传至全身,江澜。主角叫江澜灯楚驿北的小说是《诱爱入局》,它的作者是楚辞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传闻,大名鼎鼎的楚大少,被一个女人给耍了!听说,那个女人进过监狱,毁过容!还有人说,那个女人不仅骗了楚大少的财,睡了他的身,渣了他的心,还带走了人家的球!第99次求婚时,楚大少义正言辞:你睡了我,就要

精彩章节试读:

乔胥当然没有阻拦,她对于这个结果是乐见其成的。

她侧头去看楚驿北,见他的眼神胶在江澜灯身上,恨不得立刻就把江澜灯赶走。

没有乔胥想要的结果,接下来的事情出乎她的意料。

男人端坐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脸庞俊美而邪肆,大手拉开旁边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烟和打火机,点上。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是如何反击的。

很有意思,呵呵。

充满冷意的唇角叼着一支烟,袅袅轻烟淡淡的萦绕着他。

这一动作给男人那俊美的面容,增添了几分朦胧感。

见了这一幕的江澜灯忍住满腔的怒意,这男人,真是贼不要脸了!她们两个女人在战斗,当事人竟然在一旁看热闹?what?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好,既然你想看戏,那本姑娘就一次性的让你看个够!

乔胥分明看见了她眼底的那一抹笑意,眉头微蹙,江澜灯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不等她开口再度赶人,江澜灯便踩着昂贵的地毯上,一步步的走向那眸色深邃的男人。

楚驿北一手夹着烟,另一只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姿态随意又优雅,修长的手指掸了掸烟灰,黑眸危险的眯起。

穿着浴袍的她,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的山丘,不盈一握的纤腰,纤细而凝白的藕臂,就这样站立在他面前,自成一道令人瞩目的风景。

“江小姐,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门口在那里!”乔胥指着门,指尖用力的绷直,声音也因为愤怒而带了微颤,可脸上依旧还是微笑,只是这笑阴测测的。

“我想楚家没有半夜把一个穿着浴袍的女人赶出门的习惯吧?”

话是说给乔胥听的,但江澜灯是面对着楚驿北的。

忽然,一个倾身,她拿走了沙发上的那套换洗衣服,这是楚驿北安排的仆人拿过来的,她洗完澡本来就打算穿的。

雪白的肌肤让沙发上的男人喉结一滚,身体里一团火在撕毁着他的理智。

这还不算,这女人竟然当着乔胥和自己的面,背对着换衣服!

浴袍褪下,金色的内衣裤穿在她的身上,更加把她的身材衬托得前凸后翘,丝毫不亚于电视上的内衣模特。

男人眼底暗芒微闪,抽烟的动作更加用力,心里邪火不断窜起来,他恨不得立刻压在江澜灯身上,眼眸一转,乔胥压根没有要走的念头,他便只能忍耐。

乔胥心头那股火终于肆意了起来,指着江澜灯骂到,“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跑到驿北的家里来勾引他,你是何居心?你以为你这个二手货驿北真的会看得起吗?”

她的言辞激烈,一再指责她不守妇道,还指出了她是李壮情人的事实。

江澜灯心里冷笑,面容上微笑更深,“乔小姐说什么我听不懂。”

也不是只有乔胥一个人会装无辜,她也会!

她这时已经穿好了衣服,蓝白相间的一字肩的条纹衬衫把她的锁骨衬得更加应该,墨色的长发柔顺的挂落在肩膀两侧,还有一绺头发俏皮的黏在了唇上,格外性感魅惑。

乔胥已经等不及了,走到她面前咬牙切齿道,“收拾好了吗?可以走了吗?”

又从包里抽出几张毛爷爷,随意扔在她怀里,“这是给你的车费,省得你没钱回去!”

毛爷爷还是崭新的,江澜灯镇定自若的把钱收进口袋,嘴里边说着,“不急……我还没有和楚总打招呼呢,总要跟主人家打个招呼再走不是吗?”

她笑容不变,可这话里是带着隐晦的讽刺。

她说这话本来没错,可乔胥是谁,她既不是楚驿北的女朋友,也不是未婚妻妻子,更加不是这别墅的女主人。

要赶人,还轮不到她!

乔胥气急了要抓她的手臂,手中一空,人已经走到沙发面前了。

暧昧的从男人手里捻起香烟,放在嘴里吸了两口,缓缓在他的脸上吐出来,灰色的烟雾隔了一些距离喷在他脸上,竟然升起了一阵莫名的火。

江澜灯这是在故意勾引他!

烟雾进入她的嘴里,被缓缓吞进去,江澜灯差点没有呛到,她只好强忍着咳嗽,不能破功了!

看见桌上放着一瓶酒和几个高脚杯,江澜灯自顾自倒了半杯,要递给男人。

“楚总,这杯酒就算是今天你帮了我,我对你的谢意了。”

高脚杯在离男人还有几厘米时,歪歪的倒下去,红色的液体不偏不倚的落在男人的不可描述部位。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楚总,我刚刚手滑了。”

江澜灯眼底的狡黠没有逃出他的眼睛,白嫩的手指捏着几张纸巾在他的裤子上擦拭着,不轻不重,让人浮想联翩。

楚驿北没有阻止,依旧带着冷笑看着她的动作。

“贱人。”

乔胥破口大骂,先前的那些风范早已消失不见了,眼睛里藏着一把刀,恨不得把人千刀万剐了。

她用力拽着江澜灯的手腕,想要往后一带,但刚抓到,江澜灯就已经用力的挣开了。

江澜灯满意的笑了笑,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该走了。

“乔小姐,你怎么生气了?作为女人,我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你,发火太多可是会长皱纹的哦。”

她要走,乔胥偏偏就不让她走了。

正当她扭头离开时,乔胥怒火冲天力气突然大了许多,用力将人拽了回来。

“江澜灯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勾引别人的男人,你还有理了是吗?”

闻言,江澜灯也有几分恼怒了,什么叫做她勾引了,她有亲眼见到吗?

她瞪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烟雾缭绕在他的脸周围,她看不见他的表情。

扭头欲走,一只手又抓了过来,江澜灯用力的甩开,可不到三秒钟她就听到“咚”的倒地一声。

乔胥的脑袋磕到了桌子角,地上流出了许多殷红的血,她看到自己手上的血迹,脑袋倒地,晕了过去。

江澜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怔愣了一瞬,立刻转身就走。

“去哪儿?乔胥受伤了,你没看见吗?”楚驿北同样没有想到,可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江澜灯竟然不想负责,他对她的语气也硬了几分。

江澜灯虽然有气,此时也没有跟他计较,头也不回走到放着电话的桌子前。

“打电话,你可以冲我发火,但现在最重要是要把人送医院不是吗?”

《诱爱入局》 第四章 被撞见 免费试读

江澜灯瞪大了眼睛,似乎想把眼前的男人戳出一个洞来。

耳根一瞬间滚烫起来,而他的舌根依旧在自己的嘴里勾引着。

她感觉自己仿佛有那么一瞬间彻底沉醉在这个男人的吻里,久久不能自拔。

一阵阵战栗由大脑传至全身,江澜灯几乎就要软下来了,就连拒绝也忘了。

“嘶……”

“楚驿北你是属狗的吧?”

楚驿北用力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她疼得哇哇叫,差点没跳起来呼他一巴掌。

刚才那些纷乱的思绪也被这一咬给打断了,江澜灯用力瞪着他。

“再吻下去,恐怕你就要把持不住了。”他抬起她的下巴暧昧的说道,眼里还有明晃晃的笑意。

闻言,江澜灯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背脊弯弯的,扭头不去看他。

“就你?我还没有随便到可以委身给你的地步。”她翻了一个白眼。

话罢,她解开了安全带,偷偷拉车门,还是岿然不动。

还没等她说半句话,车子再次开启,这一次,速度堪比赛车。

车窗原本就是打开了一半,由于车速过快,风不断的灌进来,把她的头发吹乱了,衣服也吹得飞起。

“停车!”江澜灯瑟瑟发抖抓着一边的安全带,用力尖叫。

可楚驿北却没再理她。

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她都处于一种惊恐的状态,这男人是疯了吧?大晚上的,竟然想找死?找死也别拖上她啊!

不远处一座别墅亮着灯,林肯开进了别墅,把钥匙扔给保安,拽着江澜灯上了楼。

保安接过钥匙,眼神在两人之间游走了一秒,一道寒光射了过来,他腿软着几乎要跪下,摸了摸他的小心脏。

妈妈咪呀,楚总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他旁边的那女人是谁,他从来没有见过楚总带除了乔胥以外的女人回来。

暗处,一个保安在看见这一幕后默默的打了一个电话。

“你今晚就在这睡!”楚驿北说完,走出了房间,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她呆呆的站在房间里,半晌儿才回过神来,靠,她竟然被楚驿北强制带回家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拒绝不了!

江澜灯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开始打量起这个房间的构造还有装潢来。

暗黑色系的房间,沙发,窗帘,桌子椅子,衣柜,全都是黑色的。

她暗暗咋舌,吞了吞口水,实在不敢恭维这样的喜好,房间的整个布置都把这个地方神秘化了。

“名副其实的腹黑男。”江澜灯嘀咕。

等她看完整个房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楚驿北还是没有出现,她正要出去,一个女佣就进来了,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件纯白色的浴袍。

而最上面,还有金色的内衣裤……

“江小姐,楚总让你先洗澡,他在书房批阅文件,让您洗完澡之后到书房去找他。”

这话说得无比暧昧,女佣脸上也满是笑容,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咳咳咳,江澜灯脸刷的就红了,不适应这样被人看着,只好拿起浴袍道谢,让她有事去忙。

女佣走后,她拎起内衣裤打了一个哆嗦,最后还是放进了浴室,放满了水,把整个身体都陷进去。

浴室已经被她上了锁,她也不用担心。

一个小时过去。

她穿着浴袍站在书房门口,踟蹰了几秒,终于敲了敲门,江澜灯觉得很有必要给楚驿北普及一下男女共处一室是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

“进来。”

她推门进去,只见楚驿北低下头在文件夹上刷刷刷的写下了几个大字,看他确实在忙,她满腹的话也只能吞进肚子里了。

江澜灯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等啊等,等得睡着了。

男人终于把所有文件全都批阅完备,抬头看了看女人,她的身子陷在沙发上,头发柔软的披散,浴袍松垮垮的,半个雪白的肩膀袒露出来,实在是勾人心魄。

楚驿北站在她面前,唇有些干燥,喉咙也有一股火在叫嚣着,他用力的扯了扯领带,扔在地上。

也正是这个动作把女人唤醒,她半眯着眼看到的就是他解开领带的一幕,江澜灯猛的坐起身来,警惕的看着他。

“哗啦”

浴袍一角被她坐着,她起身的时候也把浴袍给扯开了,这下子,大半肌肤更加引人注目。

楚驿北俯下身子双手撑在沙发上,“我可以理解你是在勾引我吗?”

“闭嘴。”江澜灯刷的红了脸,可还是伸直了脖子用力喊道。

“脸红什么?”楚驿北盯着她脸上的绯红,眼底是带着笑的探究之色。

她口是心非撇开头,“我哪有脸红?”

他冷笑,唇角荡起完美的弧度,手轻捏着她光滑的下颚,“你江澜灯也会有害羞的时候?”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她就踹了他一脚的。

江澜灯被迫扬起脸来,一只大手不安分的探向她的浴袍裙底,带着薄茧,摩挲着她雪白的大腿。

江澜灯火了,猛的站起来火了,一脚抬起来,踢向他,“你是不是没见过女人?我是李老板的情人,你想睡我是不是还得过问他?”

“你信不信,他要是知道,立刻把你奉上。”楚驿北冷笑。

他捏着她光滑的脚踝,冷笑着将她逼到沙发的角落,在她耳边落下一句,“你越反抗,我越想要你。”

他扒开她的浴袍,下一秒,门外响起脚步声。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门口的人推门进来,看见这一幕,震惊的捂着嘴巴大叫。

“你,驿北……”她指着江澜灯的那一瞬,眼里竟然出现一抹浓重的杀意,又转瞬即逝。

乔胥站在门口,满脸挂着眼泪,又用力的忍住了,故而眼眶里流出几行泪水。

江澜灯一把推开男人,看见乔胥在哭有些讪讪。

她和楚驿北虽然不是真的,但这一幕无疑是把乔胥伤害了。

但她也有些火,若不是这个男人,她怎么会被人误会?江澜灯用力瞪着楚驿北。

楚驿北不以为然,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两条腿交叠在一起,大手闲适的放在腿上。

他可不认为乔胥突然出现在这里只是偶然!

只是,他看了看江澜灯的反应,也没急着说话。

乔胥走进来几步,用手擦了擦眼泪,那姿态,我见犹怜……

“江小姐,我记得李老板对你可是青睐有加,若是他知道你做出了这种事情……”姿态虽可怜,可话确实讽刺万加。

闻言,江澜灯心里那几分愧疚也消失不见了,只觉得心头一股怒火。

“我可没兴趣跟你抢男人,既然你不愿意我出现在这里,那我就走了。”

江澜灯笑容满面,皮笑肉不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