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混世小农民]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678刘妍容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林间有新绿 2019-02-12 23:40:40

[混世小农民]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678刘妍容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混世小农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混世小农民 即可阅读全文

《混世小农民》小说简介

《混世小农民》《混世小农民》我非常喜欢这本书,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既好看又励志。主角叫王凯的小说叫《混世小农民》,是作者菜大鸟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8章:竞价“四十万。”王凯摇头。“五十万。”还是摇头。黄尚眯起了眼睛,脸色越来越冷。蔡老板心里一咯噔,连忙将王凯扯到了一边小声说:“我的小祖宗吖!你知道你面前啥人吗?五十万已经很不错了。”王凯刚想。主角是678刘妍容的小说是《混世小农民》,它的作者是锄禾日当午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有千奇百怪病,我有扁鹊万能针,只需一针包治百病!这是一段不悔爱恋,伴随着的是利益冲突?还是具有阴谋的毁灭性打击?一切,就从我爸给我娶了个漂亮的后妈开始……这是农民的逆袭,乡村的爱情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寒风瑟对悍匪

麻袋子无比风,骚,骚的现在刘海有种想掐死韩磊的冲动。

“别打我哥!有本事嘣了我!别瘠薄动父老乡亲的钱,这钱给你们,你们也不会花!会花吗?告诉我,会花吗?操,**的!”韩磊激动了,小语言咔咔往上顶,让三个悍匪都惊呆了。

站在韩磊右侧的悍匪一拳打在了韩磊面门上,韩磊扑哧吐出两颗掉了的门牙,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悍匪看着韩磊,嘴一歪问道:“嘣你,你不出血啊?”

韩磊愣着三角眼,丝毫不惧的说:“肯定出血,肯定得叫,但我要求你一声,我他妈就不是个爷们!”

韩磊的回答让所有悍匪楞了几秒,其中一个悍匪看向韩磊缓缓说:“你是个爷们!”

将保险拉开,勾着扳机的手指慢慢蠕动着:“但该嘣还得嘣你,不然我们哥几个得死的很惨!”

另外一个悍匪也恶狠狠的说:“闭着眼睛,很快的!”

韩磊没有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反而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俩个悍匪,鼻子里呼呼喘着粗气。

“等等!”刘海突然叫道。

“唰”目光全部转移在了刘海身上。

“我同意!留一个袋子,你们走!”刘海手指甲深深的镶嵌在了肉里,牙龈都快咬出血了。

高个悍匪点点头,对着其他俩个悍匪打个手势。

“哥!不能给啊!让他嘣,我看他还能蹦跶几天!早晚下来陪我!”韩磊红着眼睛继续说:“那是村民们的血汗钱啊!就这些地,卖了一辈子就没了,几代农民,除了种地还会什么?你让他们怎么活啊!张乐他妈良心发现晚了,哥你现在还来得及啊!不能同意啊!”

韩磊被悍匪一手劈晕了过去,刘海将头低的死死的,不敢看韩磊一眼。

是的,在兄弟与钱和几千个村民之间选择,刘海自私了,选择了韩磊。

此刻刘海的手心处银芒涌动,刘海忽然感觉全身有股热乎乎的气,让刘海忍不住嘶吼一声:“啊!”

高个悍匪一愣,随即毫不犹豫的想将微冲从刘海头上挪走,但有股莫名的吸力拉扯着他,让高个悍匪欲罢不能。

刘海双眼发红,耳朵嗡嗡作响,头一歪晕了过去,手心里银芒大振,不过一闪即逝。

“大哥!这小子是妖怪吧?”一旁的悍匪惊恐的说。

高个悍匪骂了句:“妖**,路灯晃的!快!把这俩小子都干掉!然后赶紧拿着所有麻袋,咱们走人!”

“大哥,刚才你不说拿走一袋钱吗,还不杀他们?”一个悍匪不明白的问。

“咱们是当铺吗?”高个悍匪没答反问了一句。

两个悍匪同时摇了摇头,高个悍匪没好气的准备勾动扳机,解决掉刘海的性命:“那他妈讲个屁信用,信用能当饭吃吗,我好像不够用了,你给我来二斤?”

俩个悍匪默默无语,其中一个将微冲对准昏迷的韩磊头上,手指搭在了扳机上,准备缓缓勾动。

“嘀铃铃!”

就在他们快要枪杀刘海与韩磊时,一阵急促的**响起,高个悍匪掏出手机接通了。

“喂,什么?不杀了?不是抢完钱人也干掉吗?哦,是是!我知道了!”挂完电话,高个悍匪背起一袋钱,对着俩个准备开枪打死韩磊的悍匪骂道:“别开枪,你要开枪咱三全得死!”

“大哥,不是,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善变了呢,开枪是你,不开枪也是你!这就好比裤子都脱了,你给我放个喜羊羊与灰太狼,说好的小泽玛利亚呢?苍老师呢?就这?”

“滚犊子!赶紧走!”

“这俩个小子呢?”

“扔这吧!”

说完三个悍匪背着其中一麻袋,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半夜两点,万人空巷。

“呃!~”刘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忽然发现这风有点瘠薄冷,这全身有点瘠薄疼。

看着不远处依睡着的韩磊,刘海第一时间担心的站了起来,不过当看见一个黄色的麻袋安好的躺在韩磊身边时,刘海才略微松了一口气,暗叹还好这些劫匪讲信用。

对于昨天莫名其妙的晕倒,刘海一点印象都没有,更别说手心的银色光芒了。

来到韩磊身边,看着正在呼呼大睡,扯着呼噜的韩磊,刘海无奈的吼道:“起床了!”

这环境也能睡着,还睡的如此香,看来这孩子确实累着了。

抬起手想揉揉发肿了的脸,当手触摸到脸颊的一瞬间,刘海石化了。

光滑无一丝痛觉的脸颊,让刘海凌乱了。低下头仔细回忆着,高个悍匪抡着枪托砸他的画面回放起来,刘海感觉不可能是做梦。

既然不是做梦,那脸上怎么没有伤?

而且一袋麻袋的的确确被抢走了,刘海百思不得其解。

缓缓睁开眼睛的韩磊,打了个哈欠看着傻1313楞在原地的刘海,忽然弹了起来,脸色愤怒一拳砸了过去。

“砰”

刘海一时不查,加上正在思考问题,所以根本没有来得及躲闪。

这一拳正中胸口,砸的刘海“蹬蹬”退后几步,胸口发闷起来。

“对不起……”看着依旧处于愤怒状态的韩磊,刘海咬着嘴唇低声说。

韩磊双目血红,喘着粗气沉声说:“现在说瘠薄这些还有什么用?!嗯?!你告诉我,还有什么用!”

刘海也红着眼睛说:“不给他们你就得死!钱他妈还能赚,**要死了,我能拿钱买回来吗?能吗?”

韩磊愣愣的站在原地,刘海几步冲过去一拳打在了他的脸颊上,韩磊的头向后一仰,刘海接着一个膝盖顶了过去。

“砰”

膝盖准确无误的顶在了韩磊的腹部,让空腹的韩磊“呕”了一声,刘海紧接着一拳一拳的往他胸口上砸。

韩磊被打的连连退后,竟然没有还一次手。

折腾了半天,刘海累的气喘吁吁站在原地,韩磊一**坐在了麻袋上,抬头望着他。

二人就这样对视着,似乎视线中有股莫名的火花,都沉默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低着头刘海点了根烟抽了起来,大口大口的烟雾从他鼻子与口里吐出。

韩磊坐在地上砸吧砸吧嘴,几次要开口却都没好意识。

“你要抽就瘠薄说,别在那卡巴卡巴跟饿死鬼似的,瞪着你那色眯眯的眼睛,放出比赖赖的光!”刘海白了他一眼,手指夹着烟又猛吸两口。

韩磊倔强的没说话,把头扭到了一边儿去,显然是为刚才前者揍他的举动生气中。

“哎呀我去,社会我磊哥,真让小人刮目相看啊,行,继续保持这种高雅有节操的状态,我喜欢!”刘海嘴上各种损韩磊。

这次,韩磊真怒了。

直接对着刘海一个熊扑,二人很快就打到了一起。

不时,天空传来阵阵喧闹声。

“啊!你别攻我下路行不?”

“朝!菊花!”

“猴子偷桃!”

最后打累了,二人背对着背躺在了地上,一起抽着烟。

韩磊眼神有点犹豫的盯着天空,吐口烟雾慢慢说:“哥,回去怎么交代?”

沉浸了一会,刘海挠挠鼻子,无所谓的笑道:“不他妈生气了?”

“操,生气他们能把钱送回来咋地?”韩磊瞪着眼睛说。

刘海自顾的一笑没有说话,韩磊低着头,难得有点小羞涩的说:“再说……**也是为了我!”

“滚犊子昂,别说的这么暧昧,回去你妍姐生气,挠你!”刘海非常不正经开玩笑道,性格内向的他,也只能在他一个人面前如此自如外放。

韩磊抻抻胳膊,捣了刘海一拳,骂道:“能有点层次不?看你的言谈举止吧,整个一农村逼!”

“滚!你市里逼,你全家都是市里逼!”

“别瘠薄闹了,想想咋办吧!钱不到位,凑不全,咱俩别想回家了!”

最后二人一通商量,决定拿着剩余的750万投点资,可是种地跟投资可差太多了。

无论是刘海,还是韩磊,他们对这方面都两眼一抹黑,纯门外汉,纯纯的。

窑洼湖村。

春梅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去刘妍容家看看。因为昨天刘海一夜未归,要知道十几年来,这可是一次都没有的事儿。

可就是去了一次刘妍容家,刘海竟然一夜未归,这让一直习惯身边有个呼噜震天响的春梅很不爽,一夜都没有睡踏实。

第二天一早,春梅草草吃了点早饭,对着镜子里看,春梅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的美。

说实话,春梅很淳朴,平时根本除了雪花膏,其它化妆品根本没碰过。

镜子里那个皮肤天然白,眼睛大大,樱桃小口的女人,看似与妙龄女人一样,让人难以想象她已经三十岁了。

于是悉心打扮一下就去了刘妍容的家,春梅与刘妍容二人年纪一样大,只不过一个有配偶,而一个配偶死去多年。

这其中还是有差别的,春梅来到门口,伸着头看看屋里有人吗,**的脖子瞬间漏在了外面。

不知道为何,春梅有时竟然有点嫉妒刘妍容。平日里,刘海与刘妍容虽然表面无差,但是过来人的春梅当然看的清楚。

知道刘海与刘妍容有些爱情火焰,张乐这一走,他们的火焰当真藏不住了。

“真不害臊!”春梅嘟囔一句,便抬腿往里走。

刘妍容坐在炕头上都快急死了,只因为她本想昨日二人可能因为事儿耽搁了客车,这才住了一夜。

但是今早起来,刘海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这让刘妍容怎能不担心,无论怎么打就是个关机。

“在家呢?”春梅推开门走了进去。

刘妍容放下电话,看着春梅微笑道:“姐来啦?”

春梅点点头,自顾的坐在了炕头上,脸上的怒火一点没有隐藏的瞟向刘妍容:“我们家刘海呢?”

刘妍容:“我哪儿知道啊,电话一直打不通。”

要说刚才春梅是带着气来的,但现在一听刘海联系不上了,什么气都立刻转化为担心了。

“哎呀,这可怎么办,电话怎么就打不通呢,是不是没电关机了?”春梅尽可能往一切好的一面想,因为坏的现实她怕难以接受。

刘妍容摇头说“不知道呀,就是提示已关机,也不知道是没电关机,还是怎么关机,姐,你说刘海他会不会……”说到后刘妍容竟然声音哽咽,如甘露般泪珠挂满了悠长弯弯的睫毛上。

春梅一看她这么害怕担心,一时间也把对她敌意抛开了,毕竟她也是关心刘海,为了刘海好。

搂着刘妍容的肩膀,春梅坐在了她身边儿安慰道“妹妹,别乱想,这世道越来越安全了,哪里有那么多危险呢,或许他们两个贪玩,在外面玩几天就回来了……”

安慰到最后,春梅的底气随之慢慢减少,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