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混世小农民]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678刘妍容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林间有新绿 2019-02-12 23:40:40

[混世小农民]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678刘妍容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混世小农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混世小农民 即可阅读全文

《混世小农民》小说简介

《混世小农民》《混世小农民》我非常喜欢这本书,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既好看又励志。主角叫王凯的小说叫《混世小农民》,是作者菜大鸟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8章:竞价“四十万。”王凯摇头。“五十万。”还是摇头。黄尚眯起了眼睛,脸色越来越冷。蔡老板心里一咯噔,连忙将王凯扯到了一边小声说:“我的小祖宗吖!你知道你面前啥人吗?五十万已经很不错了。”王凯刚想。主角是678刘妍容的小说是《混世小农民》,它的作者是锄禾日当午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有千奇百怪病,我有扁鹊万能针,只需一针包治百病!这是一段不悔爱恋,伴随着的是利益冲突?还是具有阴谋的毁灭性打击?一切,就从我爸给我娶了个漂亮的后妈开始……这是农民的逆袭,乡村的爱情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寒风瑟对悍匪

麻袋子无比风,骚,骚的现在刘海有种想掐死韩磊的冲动。

“别打我哥!有本事嘣了我!别瘠薄动父老乡亲的钱,这钱给你们,你们也不会花!会花吗?告诉我,会花吗?操,**的!”韩磊激动了,小语言咔咔往上顶,让三个悍匪都惊呆了。

站在韩磊右侧的悍匪一拳打在了韩磊面门上,韩磊扑哧吐出两颗掉了的门牙,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悍匪看着韩磊,嘴一歪问道:“嘣你,你不出血啊?”

韩磊愣着三角眼,丝毫不惧的说:“肯定出血,肯定得叫,但我要求你一声,我他妈就不是个爷们!”

韩磊的回答让所有悍匪楞了几秒,其中一个悍匪看向韩磊缓缓说:“你是个爷们!”

将保险拉开,勾着扳机的手指慢慢蠕动着:“但该嘣还得嘣你,不然我们哥几个得死的很惨!”

另外一个悍匪也恶狠狠的说:“闭着眼睛,很快的!”

韩磊没有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反而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俩个悍匪,鼻子里呼呼喘着粗气。

“等等!”刘海突然叫道。

“唰”目光全部转移在了刘海身上。

“我同意!留一个袋子,你们走!”刘海手指甲深深的镶嵌在了肉里,牙龈都快咬出血了。

高个悍匪点点头,对着其他俩个悍匪打个手势。

“哥!不能给啊!让他嘣,我看他还能蹦跶几天!早晚下来陪我!”韩磊红着眼睛继续说:“那是村民们的血汗钱啊!就这些地,卖了一辈子就没了,几代农民,除了种地还会什么?你让他们怎么活啊!张乐他妈良心发现晚了,哥你现在还来得及啊!不能同意啊!”

韩磊被悍匪一手劈晕了过去,刘海将头低的死死的,不敢看韩磊一眼。

是的,在兄弟与钱和几千个村民之间选择,刘海自私了,选择了韩磊。

此刻刘海的手心处银芒涌动,刘海忽然感觉全身有股热乎乎的气,让刘海忍不住嘶吼一声:“啊!”

高个悍匪一愣,随即毫不犹豫的想将微冲从刘海头上挪走,但有股莫名的吸力拉扯着他,让高个悍匪欲罢不能。

刘海双眼发红,耳朵嗡嗡作响,头一歪晕了过去,手心里银芒大振,不过一闪即逝。

“大哥!这小子是妖怪吧?”一旁的悍匪惊恐的说。

高个悍匪骂了句:“妖**,路灯晃的!快!把这俩小子都干掉!然后赶紧拿着所有麻袋,咱们走人!”

“大哥,刚才你不说拿走一袋钱吗,还不杀他们?”一个悍匪不明白的问。

“咱们是当铺吗?”高个悍匪没答反问了一句。

两个悍匪同时摇了摇头,高个悍匪没好气的准备勾动扳机,解决掉刘海的性命:“那他妈讲个屁信用,信用能当饭吃吗,我好像不够用了,你给我来二斤?”

俩个悍匪默默无语,其中一个将微冲对准昏迷的韩磊头上,手指搭在了扳机上,准备缓缓勾动。

“嘀铃铃!”

就在他们快要枪杀刘海与韩磊时,一阵急促的**响起,高个悍匪掏出手机接通了。

“喂,什么?不杀了?不是抢完钱人也干掉吗?哦,是是!我知道了!”挂完电话,高个悍匪背起一袋钱,对着俩个准备开枪打死韩磊的悍匪骂道:“别开枪,你要开枪咱三全得死!”

“大哥,不是,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善变了呢,开枪是你,不开枪也是你!这就好比裤子都脱了,你给我放个喜羊羊与灰太狼,说好的小泽玛利亚呢?苍老师呢?就这?”

“滚犊子!赶紧走!”

“这俩个小子呢?”

“扔这吧!”

说完三个悍匪背着其中一麻袋,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半夜两点,万人空巷。

“呃!~”刘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忽然发现这风有点瘠薄冷,这全身有点瘠薄疼。

看着不远处依睡着的韩磊,刘海第一时间担心的站了起来,不过当看见一个黄色的麻袋安好的躺在韩磊身边时,刘海才略微松了一口气,暗叹还好这些劫匪讲信用。

对于昨天莫名其妙的晕倒,刘海一点印象都没有,更别说手心的银色光芒了。

来到韩磊身边,看着正在呼呼大睡,扯着呼噜的韩磊,刘海无奈的吼道:“起床了!”

这环境也能睡着,还睡的如此香,看来这孩子确实累着了。

抬起手想揉揉发肿了的脸,当手触摸到脸颊的一瞬间,刘海石化了。

光滑无一丝痛觉的脸颊,让刘海凌乱了。低下头仔细回忆着,高个悍匪抡着枪托砸他的画面回放起来,刘海感觉不可能是做梦。

既然不是做梦,那脸上怎么没有伤?

而且一袋麻袋的的确确被抢走了,刘海百思不得其解。

缓缓睁开眼睛的韩磊,打了个哈欠看着傻1313楞在原地的刘海,忽然弹了起来,脸色愤怒一拳砸了过去。

“砰”

刘海一时不查,加上正在思考问题,所以根本没有来得及躲闪。

这一拳正中胸口,砸的刘海“蹬蹬”退后几步,胸口发闷起来。

“对不起……”看着依旧处于愤怒状态的韩磊,刘海咬着嘴唇低声说。

韩磊双目血红,喘着粗气沉声说:“现在说瘠薄这些还有什么用?!嗯?!你告诉我,还有什么用!”

刘海也红着眼睛说:“不给他们你就得死!钱他妈还能赚,**要死了,我能拿钱买回来吗?能吗?”

韩磊愣愣的站在原地,刘海几步冲过去一拳打在了他的脸颊上,韩磊的头向后一仰,刘海接着一个膝盖顶了过去。

“砰”

膝盖准确无误的顶在了韩磊的腹部,让空腹的韩磊“呕”了一声,刘海紧接着一拳一拳的往他胸口上砸。

韩磊被打的连连退后,竟然没有还一次手。

折腾了半天,刘海累的气喘吁吁站在原地,韩磊一**坐在了麻袋上,抬头望着他。

二人就这样对视着,似乎视线中有股莫名的火花,都沉默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低着头刘海点了根烟抽了起来,大口大口的烟雾从他鼻子与口里吐出。

韩磊坐在地上砸吧砸吧嘴,几次要开口却都没好意识。

“你要抽就瘠薄说,别在那卡巴卡巴跟饿死鬼似的,瞪着你那色眯眯的眼睛,放出比赖赖的光!”刘海白了他一眼,手指夹着烟又猛吸两口。

韩磊倔强的没说话,把头扭到了一边儿去,显然是为刚才前者揍他的举动生气中。

“哎呀我去,社会我磊哥,真让小人刮目相看啊,行,继续保持这种高雅有节操的状态,我喜欢!”刘海嘴上各种损韩磊。

这次,韩磊真怒了。

直接对着刘海一个熊扑,二人很快就打到了一起。

不时,天空传来阵阵喧闹声。

“啊!你别攻我下路行不?”

“朝!菊花!”

“猴子偷桃!”

最后打累了,二人背对着背躺在了地上,一起抽着烟。

韩磊眼神有点犹豫的盯着天空,吐口烟雾慢慢说:“哥,回去怎么交代?”

沉浸了一会,刘海挠挠鼻子,无所谓的笑道:“不他妈生气了?”

“操,生气他们能把钱送回来咋地?”韩磊瞪着眼睛说。

刘海自顾的一笑没有说话,韩磊低着头,难得有点小羞涩的说:“再说……**也是为了我!”

“滚犊子昂,别说的这么暧昧,回去你妍姐生气,挠你!”刘海非常不正经开玩笑道,性格内向的他,也只能在他一个人面前如此自如外放。

韩磊抻抻胳膊,捣了刘海一拳,骂道:“能有点层次不?看你的言谈举止吧,整个一农村逼!”

“滚!你市里逼,你全家都是市里逼!”

“别瘠薄闹了,想想咋办吧!钱不到位,凑不全,咱俩别想回家了!”

最后二人一通商量,决定拿着剩余的750万投点资,可是种地跟投资可差太多了。

无论是刘海,还是韩磊,他们对这方面都两眼一抹黑,纯门外汉,纯纯的。

窑洼湖村。

春梅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去刘妍容家看看。因为昨天刘海一夜未归,要知道十几年来,这可是一次都没有的事儿。

可就是去了一次刘妍容家,刘海竟然一夜未归,这让一直习惯身边有个呼噜震天响的春梅很不爽,一夜都没有睡踏实。

第二天一早,春梅草草吃了点早饭,对着镜子里看,春梅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的美。

说实话,春梅很淳朴,平时根本除了雪花膏,其它化妆品根本没碰过。

镜子里那个皮肤天然白,眼睛大大,樱桃小口的女人,看似与妙龄女人一样,让人难以想象她已经三十岁了。

于是悉心打扮一下就去了刘妍容的家,春梅与刘妍容二人年纪一样大,只不过一个有配偶,而一个配偶死去多年。

这其中还是有差别的,春梅来到门口,伸着头看看屋里有人吗,**的脖子瞬间漏在了外面。

不知道为何,春梅有时竟然有点嫉妒刘妍容。平日里,刘海与刘妍容虽然表面无差,但是过来人的春梅当然看的清楚。

知道刘海与刘妍容有些爱情火焰,张乐这一走,他们的火焰当真藏不住了。

“真不害臊!”春梅嘟囔一句,便抬腿往里走。

刘妍容坐在炕头上都快急死了,只因为她本想昨日二人可能因为事儿耽搁了客车,这才住了一夜。

但是今早起来,刘海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这让刘妍容怎能不担心,无论怎么打就是个关机。

“在家呢?”春梅推开门走了进去。

刘妍容放下电话,看着春梅微笑道:“姐来啦?”

春梅点点头,自顾的坐在了炕头上,脸上的怒火一点没有隐藏的瞟向刘妍容:“我们家刘海呢?”

刘妍容:“我哪儿知道啊,电话一直打不通。”

要说刚才春梅是带着气来的,但现在一听刘海联系不上了,什么气都立刻转化为担心了。

“哎呀,这可怎么办,电话怎么就打不通呢,是不是没电关机了?”春梅尽可能往一切好的一面想,因为坏的现实她怕难以接受。

刘妍容摇头说“不知道呀,就是提示已关机,也不知道是没电关机,还是怎么关机,姐,你说刘海他会不会……”说到后刘妍容竟然声音哽咽,如甘露般泪珠挂满了悠长弯弯的睫毛上。

春梅一看她这么害怕担心,一时间也把对她敌意抛开了,毕竟她也是关心刘海,为了刘海好。

搂着刘妍容的肩膀,春梅坐在了她身边儿安慰道“妹妹,别乱想,这世道越来越安全了,哪里有那么多危险呢,或许他们两个贪玩,在外面玩几天就回来了……”

安慰到最后,春梅的底气随之慢慢减少,因为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所说地话。

身带如此巨款,心思缜密的刘海不可能去游玩,去做其它事儿。

以春梅对刘海的了解,取完钱他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回来。就算真遇到什么事情,刘海也绝对会打回来电话告知一下,绝不可能这样一声不吭的关机。

越是这样想,春梅就越是害怕,但当着刘妍容面前,她又不能表漏出来,这让她很难受。

“姐姐,都怪我,你说我这么急让他去乡里干嘛?怪我,怪我,就怪我,如果刘海真怎么样,我指定也不活了!”刘妍容双目通红,精致的脸蛋因哭过而透发着粉红色。

此刻,可以清楚看出刘妍容的性格,绝对是那种**辣的东北妹子代表。

敢爱,敢恨,不逃避过错。

春梅也为之动容,不过毕竟心理上较之刘妍容更成熟一些,所以春梅连忙安慰道“傻妹妹,别这么责怪自己,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就这死啊死的,多不吉利?快吐几口唾沫。”

现在是刘妍容最脆弱的时候,春梅又如此体贴开导她,这让刘妍容产生了一种依赖感。

所以,春梅说什么,刘妍容完全都照做,听话的张开樱口,柔舌一伸吐了一小口唾沫。

春梅见了点点头,笑道“这就对了,冷静点,他们两个大男人呢,还能被鬼吃了不成?别怕跟胡想了。”

“那现在怎么办?”刘妍容瞪大了眼睛,盯着春梅问。

同样看了她几眼,春梅无奈说“我也不知道。”看着刘妍容失望样子,春梅接着说“耐心等消息吧,我相信,只要他没事,他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闻言刘妍容认同的点点头,随之二女都在内心无比挂念,表面却都默契的沉默起来。

同一时间,窑洼湖村东一口水井处。

长脸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的极低,让人迎面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长脸手里拎着的便是在詹德那里得来地皮箱,里面装着的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伊波拉”病毒原菌。

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边后,长脸将皮箱子平放在井口边儿的水泥台子上。

“咯嘣。”

长脸轻松愉快的打开了皮箱子,第一时间就被里面用麻绳绑着的一瓶绿色液体吸引了。

“草,弄的还挺专业。”长脸嘟囔一句便将麻绳解开,戴上了白色胶皮手套,随之将透明“伊波拉”取出攥在手里,同时长脸额头上冒起了细微的汗珠。

不是长脸胆小,而是他不清楚手里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或者说到底是何方毒药。

因为即使他再s,b,从黑衣人与詹德紧张的神色中,长脸也会多少了解到这个东西的危害有多重。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今长脸即将要听从黑衣人的命令,将这个不知道是啥玩应的“伊波拉”原菌投入井中。

如果这个东西是超级毒药,全村人喝完井水后死的一个不剩,长脸能想象到被警方抓到后,他会是个什么下场。

但反之,他又想起了那丰厚报酬,与难以抗拒的地位。为了这些,长脸决定拼了。

人在极限时都会有所突变,不是变成,人杰,就是变成,**。其实他们之间差距不远,往往只是一个念头,就会决定你是前者,亦是后者。

“如果不是替他卖命,詹德怎么会如此怕自己?人生在世不为了想要的东西而拼搏,那活着还不如死了!”长脸最后做出了选择,他选择了成为**。

双腿微微弯曲,长脸的膝盖顶住了皮箱,以防止其从井口水泥台上滑下。稳定了皮箱子后,长脸深呼了一口气,左手扶在了黑箱子上,握着瓶子的手不由地紧了紧。

“权贵才是我想要,去他妈什么仁义善存!”此刻,长脸的瞳孔中没有了任何多余色彩,剩下的只有贪婪,癫狂。

因为他看见了被刘海杀死的平头,与那些结伴而行往返与废品收货站的同伴们,以及网吧内收银员女孩那鄙夷地双眼。

这些冷漠,长脸受够了。

他发誓,从此刻起,他要告别贫穷,要坚决彻底的永远告别这些字眼。

“啪”瓶盖子被长脸的手指盖推掉了,很轻易的就推掉了,没有任何阻挡。

四周远处百米,几个老人围坐在石凳上,手里端着几杆大旱烟,津津乐道的拼搏在棋盘之上。

不远处,几个扎着马尾,穿着开裆裤的孩子们,开心的互相嬉闹在泥巴砖块之间。

窑洼湖村这一刻是平静的,也是幸福的。

长脸知道,当他将手中这个瓶子内的液体,倒入了井水里后,或许一切平静都将不复存在。

“哗!”

透明的液体顺着玻璃瓶口,慢慢的滑落进井中。握着瓶子的手抖了抖,长脸撇开嘴舔了舔嘴唇,喘了一口粗气,接下来一口气将“伊波拉”原菌全部倒入井中。

透明液体顺着井口滑落下去,由于长脸紧张导致稍微抖动,致使一些细微液体飞溅在石头壁垒上。

长脸并没有担心飞溅出去的液体,因为他知道,单凭借已经倒进去的这些,就已经足够完成黑衣人的任务了。

一把将已经倒空的瓶子也扔进了井里,长脸脱下了白色胶皮手套随手塞入口袋内,拎起了膝盖顶端的黑皮箱子,长脸重压了压帽檐,抬头见了四下无人,这才朝着村口疾步而去。

长脸离去,与他到来一样,没有一丝响动。

从始至终,也没能够引起任何村民的注意。而那口井也一样,端在那里不吭不响,仿佛一切都如昨日一般。

但那些早已与井水混杂成一团的“伊波拉”原菌,却实实在在证明了这里的确有已经改变了地东西。

东王乡一家豪华ktv内,李良邀请了一个朋友在这里玩乐。

今天李良没有穿警服,一身休闲牛仔服,倒显得年轻了几岁。

茶几上摆满了果盘与冷饮,但却无一人去动。当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醉翁之意不在酒。

“老李,衮的事儿我都知道了。”

说话人,是坐李良对立面主位上的一个五十岁左右男人,一头黑发梳在脑后,在水晶灯照射下闪着低微光芒。

并不是他得到成仙了,而是不知道抹了多少发蜡,这才能造就了如此耀眼的光芒。

一般有层次的人,不管白道黑路,看其发型就能了解其身份,十个里保九个准。

男人身边各自坐了两个画着淡妆的伴唱女郎,即使在这样纸迷金醉的场所内,绝对也是称得上玉女外貌层次了,是那些浓妆艳抹给钱就让磕类地伴唱无法比拟地。

一个人物,到了这个层次,已经不需要任何实质上的图享受了。如男人这般人物,提升品质是首要的。

“三爷,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李良说着眼角一动,豆大泪珠再次滚了出来。

三爷身旁笔直站着一位粗眉年轻人,见了李良此刻模样,嘴角上扬一副鄙夷神色不用言表。

李良正投入疯狂的感情倾泻中,自然没有看到粗眉年轻人的表情。不过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三爷,自然是都看在了眼里。

“马三儿,不得无礼!”三爷眼角微闭上,露出一丝缝隙盯着手中的红酒杯,挪到了面前浅尝一口,三爷喳喳嘴又说:“人当与酒一般,需要沉淀才能更有味道。”

当众人都以为他要道歉时,马三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说:“你哭的时候**像个娘本!”

听了马三话,李良瞬间止住了伤感,随手擦掉了泪珠,站在了马三对面与他怒目相视起来。

此刻屋内气氛凝固了,仿佛呼吸声都显得很重。

李良睁大了眼睛盯着面前眉毛很粗的这个年轻人,鼻子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马三!”三爷头都没抬的沉声叫道。

马三与李良同时像坐在沙发上的三爷看去,其它伴唱女郎知趣的纷纷开门离去,房间内这一刻变得更加安静,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砰”

房门被猛烈的一下推开了,呼啦闯进来一群手持砍刀地壮汉。

李良瞬间习惯性像腰间摸去,但下一秒才想起来今天出门时没带家伙,而是将佩枪扔在了家里。

而三爷依然淡定的坐在那里,仿佛冲进来的那些凶狠壮汉都不复存在。

“都给我砍了!”带头一个尖嘴的壮汉挥舞砍刀嘶吼道。

随之二十多个壮汉手持砍刀便朝眼前的三人冲来,准备开始一场无差别的攻击。

“刺啦”李良胳膊瞬间中了一刀,袖口被一刀劈开,鲜血一下喷了出来。

咬了咬牙,李良迅速一脚踹出,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壮汉腹部,这一脚李良用了全力,壮汉被踹的向后倒去,砸倒了两个同伴。

“砰”

一个壮汉举着砍刀刚上前冲,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腹部被一股大力击中,然后整个人就腾飞了起来。

马三将脚斜着朝前方连续点踹而出,瞬间四个壮汉再次被踹腾飞了出去。

“砰!”

“哗啦!”

屋内的茶几碎成了一堆玻璃粉末,4寸液晶显示屏瞬间被其中一个壮汉脑袋贯穿了。

当反应过来时,俩个壮汉同时拔刀对准马三脑袋,长长的开山刀便斩了过来。

如果马三反应慢一点,绝对是个抛头颅洒热血的结局。

可说是迟,那时快。

当两个壮汉以为马三即将被斩死关键时刻,李良不知从哪操起个衣架,疯狂朝两个壮汉扫去。

“啪!”

开山刀瞬间被衣架击落,俩个壮汉同时捂着手向后退去。

马三也终于反应过来,铁青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感激神色,随后跨步向前一跃,钢铁般拳头瞬间击向拿刀俩个壮汉。

“砰!”

“砰!”

两声如铁锤砸案板上闷响声适时响起,俩个拿刀壮汉瞬间捂着血肉模糊脸颊倒了地上。后续几个壮汉见状纷纷拿出砍刀冲了过来,马三下手丝毫没有一点留情,拳拳打了肉上,并且都是脸部,与咽喉等致命位置。

二十多个壮汉马三手下瞬间被击垮,大半直接倒地昏迷不醒,一少半躺地上痛苦呻起来。

就连李良也看膛目结舌,暗叹这马三拳头到底是有多硬,竟然能赤手空拳就将人伤到如此地步。

三爷始终悠闲神色淡定坐沙发上,眼前惨烈搏斗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将脚踏一个下巴被打掉壮汉胸口上,马三冷声问道:“什么情况?”

是,一场激烈战斗结束后,马三,也包括李良却都不知道为何打了起来。

因为这些人进来并没有过多场面话,直接动手就砍,这样马三与李良只好还手反击,至于问明白事情原由时间当真没有。

“咳咳呃!”下巴被打掉壮汉害怕看着马三,喉结滚动了几下却发现无法清晰发音说话了。

马三见了也才醒悟过来,一脚将他踢向一侧滚去,马三来到了躺他身边另一个肋骨断裂壮汉身前沉声问:“说!”

“说说什么?”尖嘴壮汉眉毛一条,十分不服反问一句。

马三毫无章法一脚踢下,位置正是已经受伤肋骨之处。尖嘴壮汉痛表情扭曲到了一块,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马三才注意到他那特殊尖嘴,想起了这群人进屋时,貌似他是第一个说话,其余人才动起手。

想到这里,马三身体微微弯曲,将与尖嘴壮汉之间距离拉近了些,威严说:“你是领头吧?说吧,为什么对我们动手,我们好像不认识!”

尖嘴壮汉已经见识到了马三厉害,也害怕他一生气将他搞死,于是短暂犹豫了下立即回答道:“你们不是破烂王人吗?”

马三扭头看了三爷一眼,发现了他仍然不紧不慢品味着红酒,对于这边儿事情连眼皮都懒得动弹一下。

看三爷没说话,马三又扭头看向身边李良,双眼直勾勾盯着他,看后李良一层鸡皮疙瘩微微隆起。

“我不知道什么破烂王!”李良面孔十分正经,语速非常正常说。

马三盯着李良脸,目光停顿了两秒钟,这才回过神来,紧接着一拳怦然朝尖嘴壮汉面门打去。

只听忽地一声闷响,尖嘴壮汉脑袋一歪闭上了眼皮,生死不知。

马三嘴角微动,一双三角眼楞了起来看向躺地上那些,嘴里不断哼唧,与根本连哼唧都无法哼唧人,沉声吼道“都给我滚犊子!这里只有你爷爷马三,没有什么破烂王,篮子王!”

马三这话说完,其中一个伤势轻

大眼睛壮汉噎喏说“什么?你们这里不是31号房间吗?”

“对!”房间是李良订,所以当壮汉问出这句话后,李良立即开口回答了。

“那就没错了,你们就是破烂王人么,打都打完了,你们咋还不承认?莫非以为我们是那种打完架,把人讹裤衩子都穿不上那种社会人么?”大眼睛壮汉一副精彩表情,一口气说完,还对马三眨眨眼睛。

马三双手扶肩,一脸笑意看向身旁李良。

感觉到了马三那异样目光,李良瞪着眼睛说“你们他妈是哪31?”

“31还分楼上楼下袄?”大眼睛壮汉黑着脸,挺不乐意活动了下被打脱臼胳膊。

李良见他这幅德行,从警多年见多了各种杂鱼杂虾李良自然十分厌恶。

瞪大了眼睛促使着眼皮剧烈抖动了几下,李良指着他鼻子骂道“分你妈了个v逼楼上楼下,vip包房懂不懂?这层是vip31,**要去是普通一楼31,你告诉我对不对?”

大眼睛听了之后番然醒悟,盯着身旁鼻青脸肿同胞,大喊一声“操,出岔头了,绝对他妈出岔头了,我就说吗,就破烂王那队形,哪有这战斗力啊!”

肿脸壮汉频频点头,吼道“对啊!上次我带人跟破烂王部队碰过一次,哥一个人砍倒了三四个,可你妈,这次一进屋,还他妈没看明白咋回事呢,就被撂倒了。”

大眼睛点点头,接着说“嗯,我记着来时头说是一楼31,谁知到那傻v逼服务员咋他妈给咱们领三楼来了,打错了!”

大眼睛跟肿脸壮汉对话很就结束了,场壮汉们,只要是醒着都是一脸愤怒,个别有些哭笑不得表情。

“赶紧滚!麻溜地!”马三眯着眼睛,咬着牙骂道。

大眼睛对着肿脸点点头,二人纷纷站起来开始唤醒那些要死不死同伴们。

要说马三下手是真狠,不过这群人也非常抗揍。

抗操简直到了一种非人类地步,除了个别四五个被抬着出去以外,其余人都是起身拍拍灰推门走了。

至于大眼睛跟肿脸临走前,竟然还**呵呵冲马三与李良呲牙笑笑。

那模样哪像是刚打过架呀,简直就跟刚送完礼似。

一大帮呼啦一下全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至于是走了,还是下楼接着干,那就不知道了。不过分析着,以他们这群人**性格,下楼接着干可能性还是很高。

“三爷,这真不好意识。”李良挺不好意识来到了三爷身边,哈着腰,态度十分诚恳说。

三爷摇摇头示意不要紧,没等李良再说几句不好意识之类话呢,刚被马三关上房门再次被推开了。

李良一愣,气呼呼走到了刚进屋经理身前。

“李哥,真不好意识,让你们受惊了。”保安经理一身黑色西服,站身后强壮几名保安中,身材也要显得十分魁梧,一双不算很大眼睛中,隐晦着闪出干练光芒。

李良摆摆手,皱眉说“知道我今天请是什么客人不?你给我整这事儿?”

李良态度没有超出保安经理预想,可以说保安经理眼睛一转,立刻就知道李良这话是嫌他们来晚了。

保安没有及时来救场,这让李良心里有气,觉得三爷面前没面子了。

“李哥,你看今天单就都免了行吧?”保安经理肉笑皮不笑说了一句。

李良板着面孔上没有一丝笑容,沉声说“让你老板过来一趟,点。”

保安经理一听李良要叫老板,立刻吓上前抓住李良手,满脸恳求说“别呀!别叫老板呀李哥!”

李良摇头晃脑甩开了他手,站原地没有说话。

马三则站三爷身边一动不动,脑袋微微侧歪盯着一头,嘴角拉伸冷笑几下。

“算了吧小李。”

当李良刚要开口继续教训保安经理时,一直坐沙发上闭目养神三爷突然说道。

李良看了三爷一眼,然后径直走到了沙发前,拾起酒桌上满满一杯白酒,一仰脖全部灌入喉咙。

三爷与马三都平静看着李良,这时李良放下酒杯转身对着保安经理道:“今天事儿,看三爷面子上就算了!”

保安经理一看李良不再追究了,立刻满脸堆笑点头哈腰道:“呵呵,谢谢了,兄弟真记心里了,大家都不容易,谢谢了。”

说完李良点点头没说话,保安经理也走到了沙发边儿上,抬手拿起一杯没人喝白酒,仰脖下肚一气呵成。

《混世小农民》 第18章:竞价 免费试读

第18章:竞价

“四十万。”

王凯摇头。

“五十万。”

还是摇头。黄尚眯起了眼睛,脸色越来越冷。

蔡老板心里一咯噔,连忙将王凯扯到了一边小声说:“我的小祖宗吖!你知道你面前啥人吗?五十万已经很不错了。”

王凯刚想说什么时办公室的门又哐啷一下被不客气的推开了,紧跟着还有个男人大声叫骂。

“蔡胖子,你他娘的找死吧?有老山参也不通知老子!”

蔡老板一捂额头,脸色无奈,其他人也脸色古怪。黄尚撇嘴:“这个二世祖怎么来了?”

一个穿着花衬衫的青年提着个帆布包走进来,看到黄尚时眉头一挑,怪里怪气道:“哟,黄爷也在呢?你不会也是来买山参的吧?那可对不起了,这山参今天我是非要不可。”

当王凯见到这个花衬衫的青年时,差点给笑出声来了。要说这县城里还有谁不怕黄尚的,也就只有号称‘白宁天马’的马天启了。

正如黄尚所言马天启是个二世祖,还是个红二代。马家老头在省军区任职,虽说早就退休了回到老家县城里开酒店,但依旧有余威尚在。

马天启在县城里也是个横着走的角色,没少与黄尚起矛盾。在前世2000年马家老爷子去世了,人走茶凉啊!

马天启被黄尚打压得不行,可愣是让他撑了下来,重新拾起马家的关系混得风生水起。可以说白宁县以后的半个新城规划都是出自马天启之手。

算了下时间,这个时候刚好是马老爷子病重,在医院抢救的时候。

果然,了解到老山参是王凯的时候,马天启一脸恳求的说:“兄弟,我买山参等着救人。无论别人出多少钱我都多出十万!”

王凯想也不想就同意了,即使是长久在村里发展,这县城的关系也不能少。

马天启为人比仗义,底子也干净,潜力还巨大。当然最主要的是将山参卖给马天启还能恶心一下黄尚,让王凯过一过报仇瘾。

黄尚却不屑道:“马少爷,我可是出了五十万,你现在还拿得出六十万吗?”

马天启一滞,他还真拿不出来,因为他花钱如流水,老爷子平日里管钱管得很紧。早阵子买了辆六十多万的奥迪A6,这一下还真被这六十万给难住了。

他的帆布包里也就三十万,要是没有黄尚在旁,跟蔡老板打打招呼,一百万也能有。

可现在蔡老板还没开口就被黄尚冷冷的一扫,到底没敢出声。

马天启也不愿意因为这事让菜老板得罪黄尚,咬了咬牙掏出一串车钥匙递给王凯:“兄弟,这辆车我买了才十来天…”

他话没说完,王凯就摆摆手道:“你现在能拿出多少钱?”

“三十万!”

王凯轻描淡写道:“那就先给三十万吧!剩下的你啥时候方便啥时候给。”

全场都是一愣,除黄尚外其他人心里叫道:好气魄!

王凯也不磨蹭将山参包起来递过去,同时接过马天启手里的包,扫了一眼就背到了身后。

马天启定定的看着他:“兄弟,这次我家老头子要是没翘辫子,哥哥我就欠你一条命!”

倒吸冷气的声音一片,可以想象只要马家老头没死,王凯就坐上了马家大船,飞黄腾达不远矣。

马天启拍拍王凯的肩膀,临出门时还留下一句:“蔡胖子,好好招呼我兄弟,不然老子跟你没完。”

蔡老板听话的诶了声。

老山参卖掉了,等黄尚冷哼了声走人后,其他人也就都散了。黄尚心里虽然有怒气,可也不会自降身份撒到王凯这小人物身上。

不就卖个山参吗?搞得跟打仗一样。蔡老板心里苦笑,同样也很佩服的说:“兄弟,好胆识,好气魄。”

今天王凯的表现可是让他开了眼,不但没得罪人把火烧到自己身上,还傍上了马家这条大船。

王凯笑笑,坐到椅子上背后冷汗一片,心里叫道:有个屁胆识,老子就是心里堵了一口气,不吐不快罢了。

不过一想到黄尚最后那斗败公鸡般的脸色他就大叫畅快!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