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蛊世录]免费试读 主角叫齐孤鸿叶君霖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林间有新绿 2019-03-15 23:06:12

[蛊世录]免费试读 主角叫齐孤鸿叶君霖的小说免费试读

《蛊世录》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蛊世录 即可阅读全文

《蛊世录》小说简介

《蛊世录》真心写的不错,人物事态的发展既贴切又符合逻辑,一点也不不牵强附会,顺畅自然,语言灵活生动,诙谐幽默。看了记不清的小说,唯此作者写的最好!。《蛊世录》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柴特儿,主人公叫齐孤鸿叶君霖,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细小的红色甲虫虽然不过指甲大小,但数量庞大如此,也足以令人胆寒,齐孤鸿顿觉浑身汗毛竖立,不住打了个寒噤,齐孤鸿将视线转向那少女,不知那些虫子是从何处而来,又是如何被少女给……引上甲板!齐孤鸿能感觉到那。火爆新书《蛊世录》是柴特儿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齐孤鸿叶君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巫蛊笔记》民国版。齐名央之父齐孤鸿以蛊术征战沙场、血战军阀、驱逐日寇、独步天下的热血征战史。蛊医齐孤、响马唐忌夜、皇室金寒池、军阀章杳、黑巫叶君霖,五大家族的相爱相杀。一代人的江湖、两代人的恩怨、三代人的羁绊、巫蛊家族的前世今生,尽在一本民国《蛊世录》。巫蛊家族,等你来污。

精彩章节试读:

细小的红色甲虫虽然不过指甲大小,但数量庞大如此,也足以令人胆寒,齐孤鸿顿觉浑身汗毛竖立,不住打了个寒噤,齐孤鸿将视线转向那少女,不知那些虫子是从何处而来,又是如何被少女给……引上甲板!

齐孤鸿能感觉到那些甲虫乃是受到少女的操控,而蛊术,便是蛊师操控虫子的秘术,由此可见少女应该就是蛊师!

光是想到这一点,齐孤鸿心中的激动之情便溢于言表,自己苦苦追寻研究多年的东西,没想到此时此刻竟然亲眼得见!

而在那齐孤鸿叫不上来名字的蛊虫冲上甲板后,立刻齐刷刷地向着人群冲去,瞬间便涌入了众人脚下,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望着旅者被蛊虫团团围住,齐孤鸿心头一紧,对着那少女大吼一声道:“你要干嘛!”

话音未落,男人轻轻拽住了齐孤鸿的袖口,他刚一低头,竟然在虚弱的男人脸上看到了一抹诡异的笑意,男人虽然没有开口,眼睛却好像在说话,似乎在让齐孤鸿等着看好戏。

约莫有那么三两秒,纷乱的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人!

准确来说是被厚厚的一层蛊虫包裹的人!

齐孤鸿瞪大了眼睛,发现那些蛊虫虽然涌入人群,但是只是在旅者脚下的甲板上游窜,然而不知为何,那人似乎是个特定目标,是少女操控蛊虫要找的人,那些红色蛊虫纷纷爬到那人身上,齐孤鸿甚至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长相,连身材和性别都尚未辨认,那人就已经变成了个虫人!

旅者们避恐不及地逃窜,与那人拉开距离,一大片甲板上顷刻间就只有那个虫人,蛊虫在那人身上不停游走爬行,令齐孤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此刻此景,齐孤鸿不用再问什么,也知道那人必然是少女的目标,应该就是给这男子下蛊的人。

只是,齐孤鸿不知道少女要如何对付那人,即便是给男子下蛊,也不至于要他的命,至少在齐孤鸿的印象中,蛊术虽然本就是巫毒之术,可齐家的蛊师却都是宅心仁厚之人……

就在齐孤鸿心中思索时,却见那虫人扭动身体,竟然向甲板边缘的围栏蹒跚而去,紧跟着,那人好像明知围栏外是深不见底的汪洋大海,仍旧毅然决然地身子一耸,翻身滚了下去!

少女始终半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盯着虫人,见到虫人跳海后,这才一个箭步冲到围栏旁边。

齐孤鸿所处的甲板虽然较高一些,却仍是看不到海面,不过既是跳海,若非水性极佳,十有八九保不住命。

可就在齐孤鸿这样想的时候,一股直径足有两米的水柱,竟然兀地腾起,冲出海面!

齐孤鸿小时候曾听过游龙戏水的故事,说游龙吐出的水柱可通天,眼前出现此景,简直怀疑是游龙吐水再现眼前!

但是稍稍定了定神之后,齐孤鸿突然发现那些并非水柱,而是一种墨蓝色的……虫?蛇?齐孤鸿分辨不清,那“水柱”乃是由无数蛇虫缠绕在一起而成,大概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因缠绕在一起并不停游动,也无法确认长度,但光是看到那壮观景象,便令人愕然。

而在虫柱冲上水面后,竟然比甲板还高一些,好像要向少女示威般,故意在甲板旁扭动身体,与此同时,一个人已经被虫柱托起来,就稳稳地站在虫柱顶端!

这人刚刚一直被少女操控的虫蛊所包裹,此时尽散,齐孤鸿才看清了她的长相,虽然穿着一身男装,但湿漉漉的长发搭在肩头,乱发之下,是一张二十几岁的女人的脸,女人面容妩媚,眼神冰冷,居高临下地对着少女冷笑一声道:“休伶啊休伶,叶家养你那么多年,难不成你就只学会了个寻尸蛊?雕虫小技也敢造次!”

被唤作休伶的少女此时已经连连退后几步,虽然在这女人面前技拙一分,但身上的气势却丝毫未减,“既能如此嚣张,何不上来比划比划!”

女人操控的蛊虫自水下而来,显然是无法离水上岸,女人也不废话,将冰冷的目光瞥向齐孤鸿所在的方向,她眯着眼睛望着齐孤鸿怀里的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

齐孤鸿本来捏着药丸正递到男子嘴边,只是因休伶阻挠而尚未喂服,但怀中的男人却已经闭上眼睛,气息微弱得几乎感觉不到,那张脸自惨白转为铁青,看起来和死人没什么差别。

女人的目的达到,仰天大笑一声,随着她口中发出一阵奇怪的窸窣声后,脚下的虫柱已经如同鲤鱼打挺般一个翻身,托着女人向海港所在的方向迅速游走而去,眨眼间便只剩下一个黑点。

直到女人远去,齐孤鸿仍旧长大着嘴巴,此时甲板上已经恢复平静,齐孤鸿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真正发生过,倒是有人轻轻拽了齐孤鸿的袖口,他这才回过神来,顺着那只手的方向低头一看,便看到男子正眯着眼睛望着自己。

正全神贯注的齐孤鸿不免被吓了一跳,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道:“你没死啊?”

男子的眼睛是丹凤眼,闻言便犯了个白眼,他不耐烦地对着齐孤鸿努努嘴,指向自己的腰带,齐孤鸿这才注意到男子腰间佩着一只精致的香囊,他疑惑地拿起香囊,男子点头示意让齐孤鸿打开。

两指探入香囊,齐孤鸿摸出一枚药丸,喂男子服下后,不到片刻,男子突然脸色大变,翻身对着地上又是一阵狂吐,几只蛊虫在甲板上乱窜,休伶两步上前,摸出一个纸包,将里面的灰色粉末抖落在蛊虫身上,那些看起来狰狞无比的蛊虫立刻发出了刺耳的叫声,几阵挣扎之后便软趴趴地不动弹了。

齐孤鸿眯着眼睛望着休伶手中的粉末,不免感到好奇,不知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轻而易举杀灭那些凶悍蛊虫,不过休伶并无解释的意思,反倒是有些介意地迅速将纸包收回口袋。

那种警惕和防备令齐孤鸿尴尬不已,倒是耳边很快响起了男子的声音。

“那是滕根、败岁、荨麻草制成的蛊药,专门对付薷蝎蛊的。”

齐孤鸿循着声音转过头,一见男人便愣了下,只见刚刚还虚弱得好像随时会死的男子,在一阵狂吐之后,竟然迅速地恢复了生气,此时正歪着头望着齐孤鸿,很是邪魅地一笑。

“我是金寒池,你叫什么名字?”

《蛊世录》 第4章 我是金寒池 免费试读

细小的红色甲虫虽然不过指甲大小,但数量庞大如此,也足以令人胆寒,齐孤鸿顿觉浑身汗毛竖立,不住打了个寒噤,齐孤鸿将视线转向那少女,不知那些虫子是从何处而来,又是如何被少女给……引上甲板!

齐孤鸿能感觉到那些甲虫乃是受到少女的操控,而蛊术,便是蛊师操控虫子的秘术,由此可见少女应该就是蛊师!

光是想到这一点,齐孤鸿心中的激动之情便溢于言表,自己苦苦追寻研究多年的东西,没想到此时此刻竟然亲眼得见!

而在那齐孤鸿叫不上来名字的蛊虫冲上甲板后,立刻齐刷刷地向着人群冲去,瞬间便涌入了众人脚下,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望着旅者被蛊虫团团围住,齐孤鸿心头一紧,对着那少女大吼一声道:“你要干嘛!”

话音未落,男人轻轻拽住了齐孤鸿的袖口,他刚一低头,竟然在虚弱的男人脸上看到了一抹诡异的笑意,男人虽然没有开口,眼睛却好像在说话,似乎在让齐孤鸿等着看好戏。

约莫有那么三两秒,纷乱的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人!

准确来说是被厚厚的一层蛊虫包裹的人!

齐孤鸿瞪大了眼睛,发现那些蛊虫虽然涌入人群,但是只是在旅者脚下的甲板上游窜,然而不知为何,那人似乎是个特定目标,是少女操控蛊虫要找的人,那些红色蛊虫纷纷爬到那人身上,齐孤鸿甚至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长相,连身材和性别都尚未辨认,那人就已经变成了个虫人!

旅者们避恐不及地逃窜,与那人拉开距离,一大片甲板上顷刻间就只有那个虫人,蛊虫在那人身上不停游走爬行,令齐孤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此刻此景,齐孤鸿不用再问什么,也知道那人必然是少女的目标,应该就是给这男子下蛊的人。

只是,齐孤鸿不知道少女要如何对付那人,即便是给男子下蛊,也不至于要他的命,至少在齐孤鸿的印象中,蛊术虽然本就是巫毒之术,可齐家的蛊师却都是宅心仁厚之人……

就在齐孤鸿心中思索时,却见那虫人扭动身体,竟然向甲板边缘的围栏蹒跚而去,紧跟着,那人好像明知围栏外是深不见底的汪洋大海,仍旧毅然决然地身子一耸,翻身滚了下去!

少女始终半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盯着虫人,见到虫人跳海后,这才一个箭步冲到围栏旁边。

齐孤鸿所处的甲板虽然较高一些,却仍是看不到海面,不过既是跳海,若非水性极佳,十有八九保不住命。

可就在齐孤鸿这样想的时候,一股直径足有两米的水柱,竟然兀地腾起,冲出海面!

齐孤鸿小时候曾听过游龙戏水的故事,说游龙吐出的水柱可通天,眼前出现此景,简直怀疑是游龙吐水再现眼前!

但是稍稍定了定神之后,齐孤鸿突然发现那些并非水柱,而是一种墨蓝色的……虫?蛇?齐孤鸿分辨不清,那“水柱”乃是由无数蛇虫缠绕在一起而成,大概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因缠绕在一起并不停游动,也无法确认长度,但光是看到那壮观景象,便令人愕然。

而在虫柱冲上水面后,竟然比甲板还高一些,好像要向少女示威般,故意在甲板旁扭动身体,与此同时,一个人已经被虫柱托起来,就稳稳地站在虫柱顶端!

这人刚刚一直被少女操控的虫蛊所包裹,此时尽散,齐孤鸿才看清了她的长相,虽然穿着一身男装,但湿漉漉的长发搭在肩头,乱发之下,是一张二十几岁的女人的脸,女人面容妩媚,眼神冰冷,居高临下地对着少女冷笑一声道:“休伶啊休伶,叶家养你那么多年,难不成你就只学会了个寻尸蛊?雕虫小技也敢造次!”

被唤作休伶的少女此时已经连连退后几步,虽然在这女人面前技拙一分,但身上的气势却丝毫未减,“既能如此嚣张,何不上来比划比划!”

女人操控的蛊虫自水下而来,显然是无法离水上岸,女人也不废话,将冰冷的目光瞥向齐孤鸿所在的方向,她眯着眼睛望着齐孤鸿怀里的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

齐孤鸿本来捏着药丸正递到男子嘴边,只是因休伶阻挠而尚未喂服,但怀中的男人却已经闭上眼睛,气息微弱得几乎感觉不到,那张脸自惨白转为铁青,看起来和死人没什么差别。

女人的目的达到,仰天大笑一声,随着她口中发出一阵奇怪的窸窣声后,脚下的虫柱已经如同鲤鱼打挺般一个翻身,托着女人向海港所在的方向迅速游走而去,眨眼间便只剩下一个黑点。

直到女人远去,齐孤鸿仍旧长大着嘴巴,此时甲板上已经恢复平静,齐孤鸿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真正发生过,倒是有人轻轻拽了齐孤鸿的袖口,他这才回过神来,顺着那只手的方向低头一看,便看到男子正眯着眼睛望着自己。

正全神贯注的齐孤鸿不免被吓了一跳,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道:“你没死啊?”

男子的眼睛是丹凤眼,闻言便犯了个白眼,他不耐烦地对着齐孤鸿努努嘴,指向自己的腰带,齐孤鸿这才注意到男子腰间佩着一只精致的香囊,他疑惑地拿起香囊,男子点头示意让齐孤鸿打开。

两指探入香囊,齐孤鸿摸出一枚药丸,喂男子服下后,不到片刻,男子突然脸色大变,翻身对着地上又是一阵狂吐,几只蛊虫在甲板上乱窜,休伶两步上前,摸出一个纸包,将里面的灰色粉末抖落在蛊虫身上,那些看起来狰狞无比的蛊虫立刻发出了刺耳的叫声,几阵挣扎之后便软趴趴地不动弹了。

齐孤鸿眯着眼睛望着休伶手中的粉末,不免感到好奇,不知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轻而易举杀灭那些凶悍蛊虫,不过休伶并无解释的意思,反倒是有些介意地迅速将纸包收回口袋。

那种警惕和防备令齐孤鸿尴尬不已,倒是耳边很快响起了男子的声音。

“那是滕根、败岁、荨麻草制成的蛊药,专门对付薷蝎蛊的。”

齐孤鸿循着声音转过头,一见男人便愣了下,只见刚刚还虚弱得好像随时会死的男子,在一阵狂吐之后,竟然迅速地恢复了生气,此时正歪着头望着齐孤鸿,很是邪魅地一笑。

“我是金寒池,你叫什么名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