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倚门望君待君归]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赵安宁贺海晏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3-15 23:26:44

[倚门望君待君归]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赵安宁贺海晏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倚门望君待君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倚门望君待君归 即可阅读全文

《倚门望君待君归》小说简介

《倚门望君待君归》故事情节不说,人物描写太儿戏了。作者还是年轻了点。不懂成年人的世界。。新书推荐,《待君归》是瑶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予曼珠,内容主要讲述:一月后。曼珠坐在池塘边,看着远处的荷花发呆。末了叹口气,“啊,已经有一月不曾见到阿予哥哥了。”话落,传来一声轻笑,曼珠转头看向来人,微微撇嘴,“母亲笑甚?莫不是又在取笑阿珠?”曼夫人闻言又笑,走到曼珠。主角叫赵安宁贺海晏的小说是《倚门望君待君归》,是作者句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赵安宁一辈子委屈自己,好不容易在婚事上放纵了一把,没有想到,反而逼得自己进退维谷。“赵安宁,我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的!”“赵安宁,你被侮辱是活该!”“赵安宁,你怎么没被山匪糟蹋了!”贺海晏的话仿佛针一样

精彩章节试读:

“哐当”一声,瓷瓶倒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赵安宁看着突然砸下来的瓶子,脚下下意识地跳了一下。

她抬起头,正想分辩,贺海晏已经怒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我只是让你住得更舒心而已......”

她话没有说完就被贺海晏打断了,“你问过我了吗?”赵安宁沉默不语,他心中更是怒极,“你连问也不问一句,凭什么来动我家的东西?!”

我家......这两个字好像箭矢一样,毫不留情地戳进赵安宁的身上。她脸上再也没有了一丝笑容,低头不语。

贺海晏看着她冷哼了一声,快步朝着书房走去,他猛地推开门,果不其然,这里面的布局也全都变完了。

贺海晏看着完全陌生的房间,转过头瞪着跟上来的赵安宁,“谁给你权力这样做的?”

赵安宁委屈地抬头看向他,“我只是想......何况......”

她只是想给贺海晏一个更舒适的环境,何况她是这府中的女主人......只是现在看来好像没有人承认罢了。

贺海晏快步走进房中,大概扫了一眼,发现放在桌上的东西都被换了。赵安宁连忙讨好般地解释道,“我给你换了上好的徽墨,是皇兄送给我压妆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贺海晏冷笑着打断了,“我一个小小的御史大夫,如何用得起徽墨。公主殿下费心了。”他目光停在已经被换上了一个插着一支芍药花的青瓷方尊上,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这里挂着的那副肖像画呢?”贺海晏指着空出来的墙壁,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问道。

“那里吗?那里我看那幅画太旧了,也不是什么名家名作,所以就——”

“稀里哗啦”一声巨响,贺海晏猛地扫下桌上的笔墨纸砚,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指着赵安宁的鼻子骂道,“你不经我允许就随便来动我东西,皇家礼仪就是这么教导你的吗?”

“我......”赵安宁下意识地想分辩,然而贺海晏根本不给她机会,“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知不知道那幅画是他心爱之人送他的?!

贺海晏在屋子里像只无头苍蝇一样,连着转了好几圈儿,“在哪里?你丢到哪里去了?!”

“东西奴婢烧了!”跟在赵安宁身后进来的红烛看不下去,张口说道,“奴婢看那东西不太符合驸马爷现在的身份,干脆拖出去烧了!”

“你说什么?!”贺海晏猛地抬起头来,走到红烛面前想,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目眦欲裂,看上去要吃人一样,饶是红烛大胆,也不由得有些气弱。不过她还是装出一副强硬模样,仰头说道,“奴婢,奴婢把那幅画烧了!”

“来人,”贺海晏吩咐道,“把这丫头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小厮听他吩咐,立刻要上来带走红烛,赵安宁愣了一下,连忙伸出手护在她面前,“住手!”

《待君归》 待君归第四章 免费试读

一月后。

曼珠坐在池塘边,看着远处的荷花发呆。末了叹口气,“啊,已经有一月不曾见到阿予哥哥了。”话落,传来一声轻笑,曼珠转头看向来人,微微撇嘴,“母亲笑甚?莫不是又在取笑阿珠?”

曼夫人闻言又笑,走到曼珠身旁坐下,“阿珠近来倒是乖巧的很,我已一月不见你出门了。”

曼珠闻言又叹了口气,“阿予哥哥很忙啊……没有他,我哪都不想去。”

曼夫人道,“真是女大不中留。”看了看曼珠,又道,“阿珠多久没跟母亲一同出过门了,听闻近日城里很是热闹,今日同我出去走走?”曼珠闻言点点头。

母女俩都没乘坐马车,沿着街道慢慢走着,曼珠想了想,还是道,“母亲,你可知这里可有姓云的?”

曼夫人闻言一愣,“姓云?你说的可是宰相府?听闻宰相府有个女儿,知书达礼……虽说我们家不曾有人入仕,但阿珠你连这都不知?”想了想,又道,“你整天眼里都只有你的阿予哥哥,别人都入不了你的眼……”话未完,却见曼珠如失了魂般呆立原地,吓了一跳,赶忙道,“阿珠?阿珠?”

曼珠猛然回神,转头对曼夫人道,“母亲,我突然有点急事,怕不能继续陪你了……让丫鬟陪你继续逛逛。”话落转身走了。

曼夫人一脸茫然,“阿珠……唉,这孩子。”

曼珠远远的跟在慕予身后,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喃喃道,“要相信阿予哥哥啊,他虽然跟云雅一道,说不定是有事呢……”只见远处,慕予与云雅皆身着白衣,二人相谈甚欢,慕予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不知说了什么,云雅突然娇声笑了。二人之间仿若有层屏障,旁人都融入不了。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有马车失控了。无数人尖叫起来,推推搡搡,曼珠被人猛地一推,跌倒在地,正欲爬起,脚上传来一阵刺痛。曼珠看着朝着自己冲来的马车,出声喊到,“阿予哥哥……”慕予猛地转头,看到跌坐在地的曼珠,又看到离曼珠不远的马车,脸色一白,正欲冲过来,云雅忽地痛呼一声,“阿予……”原是崴了脚了,早些日子的脚伤未愈,方才不知被谁推了一把,旧伤复发了。慕予扶了她一把,就这一扶,错失了救人的时机。

曼珠看着这一幕,心底的恐慌终是无限放大,她看着远处慕予一脸紧张的扶住云雅,听到那声含了无限依赖的“阿予”,忍了很久的眼泪忽地掉了下来。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马车,似乎听到了慕予的惊呼,“阿珠……”曼珠咬牙就地一滚,险险避开那马车,周围人看着那远去的马车,怨气颇大。周围满是咒骂的,庆辛的的声音,曼珠仿佛什么都听不到。

她忍着疼痛爬起来,眼睛仍然死死盯着慕予的方向,他们之间隔着人流,却仿佛隔着银河。她看到慕予小心的将云雅扶到街边人少的地方坐着,她看到慕予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查看云雅的伤势,她看到……曼珠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她心心念念、喜欢了将近十几年的人,在危险来临时救的不是她,他甚至都不过来问一问,曼珠缓缓转身,一步一步走的甚是艰难。一步一步,仿佛都是踩在她心上一般。她走到无人的地方,终于缓缓蹲下,抱住自己的膝盖,失声痛哭。

天空开始阴沉,早上还是晴空万里,如今却大雨滂沱,无数人匆匆忙忙赶回家,曼珠缓缓站起身,仿若察觉不到疼一般,跌跌撞撞的走回家。她眼前满是慕予与云雅在一起的画面,来来回回在眼前浮现。曼珠浑身被雨淋湿,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就如自虐一般,来来回回想着慕予与云雅。

“阿珠?阿珠!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哎呀,浑身都湿透了,怎么回事呀?我看你急急忙忙的跑了,以为你见到小予了?怎么了?没见到人吗?”曼夫人着急地问道,又从丫鬟手里结果厚厚的外套披在曼珠身上。

听到曼夫人的声音,曼珠才回过神来,方才忽略的疼痛忽地涌了上来,脚疼,胳膊疼,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曼珠猛地抱住曼夫人,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哽咽道,“母亲……”

曼夫人只觉得身上一沉,看了看,竟是曼珠晕了过去,顿时吓了一跳,忙道,“找大夫,快去找大夫……”

曼珠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已是半夜,她正在发烧,整个人都不甚清醒,只是喃喃道,“阿予哥哥……不见……再也不想……看见……阿予哥哥了。”说着眼角滑过一滴泪水。

曼夫人守在床前,闻言一愣,轻声哄道,“好,不见,我们不见……阿珠乖,来,把这药喝了,喝了就不难受了。”

曼老爷叹口气,“真是个傻孩子啊……”又微微疑惑道,“今天发生什么了?”

曼夫人摇摇头,“恐怕与阿予有些关系,出去打听打听吧。”曼老爷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曼珠又开始做梦了,她梦到慕予娶了云雅,接着画面一转,云雅看着她一笑,脸上是志在必得的笑意,又带着些许怜悯。曼珠猛地惊醒。她恍恍惚惚的躺了片刻,忽地想起梦中云雅的笑。她清楚,那不是梦,那是真的,当时慕予为云雅检查伤处时,云雅抬头看向曼珠,露出了那样的笑容。曼珠呆呆地看着窗台边的魏紫,泪流满面。

曼夫人近门就被曼珠的样子吓到了。她放下药碗,温柔地为曼珠擦了擦眼泪,“哭什么?别哭了。来,先喝药。”

曼珠看着她,眼眶发红,“母亲……”

曼夫人道,“先喝药,阿珠,先喝药。知道你怕苦,特意为你准备了蜜饯。”曼珠点点头,乖乖喝了药。

曼夫人放下药碗,“阿珠……昨日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真是要让我担心死吗?你知不知道当我为你擦药时,看着你身上的淤青……还有你的脚……”曼夫人说不下去了,眼眶发红,“阿珠……”

曼珠赶忙抱了抱曼夫人,“母亲,别难过,别哭。”

曼夫人哽咽道,“那种情况下,小予他竟然……你若是出了事,我定饶不过他。”

曼珠闻言神色黯淡,“母亲……阿予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不怪他不救我,那个时候他离我远,云姑娘又受了伤,是我我也救离我近的。可是母亲,我难过的是,那个时候阿予哥哥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我……我看着他那么温柔的为云姑娘查看伤处,对我却不闻不问。我就突然好难过。”

曼夫人叹口气,“阿珠,我和你父亲时常在想,是不是我们错了。要不是当初我们为你们早早订了娃娃亲,将你们绑在一起,会不会又是一种样子,阿珠……事到如今,我看不出小予是有多喜欢你,可是……在昨日那种情况下,我突然不放心把你交给他。阿珠,你要明白,他若真爱你入骨,昨日那种情况便不会发生。阿珠,放手吧。”

曼珠突然扑入曼夫人怀中,嚎啕大哭,“母亲,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们要相信阿予哥哥,对不对。他是喜欢我的,他是喜欢我的。”

曼夫人闻言叹口气,正在此时,曼老爷突然冲了进来,似是忍无可忍,道,“阿珠……你可知这一个月慕予在干什么?你以为他很忙?忙到连看你的时间都没有?并不是,他天天跟宰相之女云雅在一起,谈天说地,相谈甚欢。你昨日差点死在马蹄下,浑身淤青,脚也肿得像馒头,而那云雅不过是旧伤复发,听说都不甚严重……可你的阿予哥哥在哪里?他对你不闻不问,却在云雅那里嘘寒问暖!阿珠,你……”曼老爷猛地住了口。

只见曼珠面色苍白,她看向曼夫人,像是求证一般,“母亲,父亲骗我的是不是?阿予哥哥他……”

曼夫人虽觉残忍,但还是道,“阿珠,我知道这对你很残忍,但是……你父亲他说的都是真的。再过几天你就要及笄,这门婚事,我们……作废好不好?”

曼珠闻言身体晃了晃,泪流满面,摇头道,“不可以……不可以的,母亲。”

曼夫人叹口气,“那……若是小予也同意了呢?”

曼珠猛地看向曼夫人,“他……同意了?”

曼夫人不忍看她,只是道,“阿珠,一切都会好的。”

曼珠闻言呆呆看着曼夫人,“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答应。”

曼夫人与曼老爷对视一眼,还是道,“阿珠……小予想要入仕,我们给不了他任何助力……”

曼珠垂眸,“所以……他……因为他的前途,要毁了这门亲事,他……要娶宰相之女云雅吗?”话落慢慢躺了下去,摆摆手,“我想静静。”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要担心我,我没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