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阮舒雅安远阳[萌妻难驯,安少请接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淡淡芬芳 2019-03-15 23:48:01

主角叫阮舒雅安远阳[萌妻难驯,安少请接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萌妻难驯,安少请接招》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萌妻难驯,安少请接招 即可阅读全文

《萌妻难驯,安少请接招》小说简介

不错,虽然有些细节没有写的很完善 但是大致看着还是很爽的 坑挖的也不错就是有点郁闷 没有大致介绍主角的实力 虽然像升级但全部都是直接踩敌人 支持作者 让爽文更爽吧!。小说主人公是阮舒雅安远阳的书名叫《萌妻难驯,安少请接招》,它的作者是简安安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林芝芝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上前将支票撕碎:“我不要你的钱,你明明知道,从小大我喜欢的只是你这个人!”安远阳冷眼看着眼前即将崩溃的女人:“你该知道,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并不想跟你结婚!”林芝芝上前抱着。精品小说《萌妻难驯,安少请接招》由简安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阮舒雅安远阳,内容主要讲述:阮舒雅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她的未婚夫安远阳醉倒在酒店需要人去接,她毫不犹豫就去了……两人一夜春宵后,她竟意外怀孕。

精彩章节试读:

“你说什么?”宛如大惊失色。她知道阮舒雅的性子,认定一个人劈腿这种事情是绝对最不出来的。

门外的安烈皱着眉,不动声色。

阮舒雅拖着疲惫的身子,语气无力道:“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次意外,那个时候我以为是他,自从那天以后,我跟他从来没有过。”

宛如脸色微变,她上前拉住她的手:“你确定不是他吗?难保不是那个男人喜新厌旧,想要解除你们的婚约才找的托词。”

阮舒雅不是没有怀疑过,可是安远阳狠毒的眼神太过真实,他一向对她很好,似乎也就是那天以后,他的态度才会改变,甚至于她也怀疑过,安远阳不想要孩子的初衷。

直到今天……

宛如见她不说话,便知道这件事情八九不离十了。

“你打算怎么办?”

阮舒雅正要开口,就看见门口的身影。她面色一白,不知道安烈听见了多少。

安烈面不改色的走了进来:“我还有事。”

阮舒雅胡乱点点头,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宛如正对着他发花痴,回过头八卦的问道:“他是谁啊?不会就是那天的那个男人把?”阮舒雅心口闷闷的:“不是,他是安远阳的二叔。”

宛如拉着她的手,关切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你跟安远阳的婚事呢?”阮舒雅深吸一口气,压下鼻尖的酸涩,“我不知道,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解除婚约吧。”

阮舒雅料到这一天,却没想到让她下定决心的这一天会来的这样快。

在医院休息几天后,她才敢出院,偷偷去宛如家住了几天,再没有听到任何流言蜚语后,才下定决心跟安远扬摊牌。

她打定主意便来到安远扬的别墅。

她站在门口,手心里紧紧攥着钥匙,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有勇气打开门。

客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人气,她沿着昏黄的走廊灯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卧室里传来暧昧又刺耳的声音。

狠狠的刺进阮舒雅的心里。

阮舒雅愣在原地,心里的闷痛瞬间从心底蔓延四肢。她透过门缝看着床上交织的男女,深吸几口气才逼回眼里的泪,猛地踢开门。

床上的纠缠火热的两人被吓了一跳,安远扬和瞬间拉起被子盖住两人,一回头就看见身后满脸泪痕的阮舒雅。

他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你怎么回来了?”阮舒雅抬起头,眼神受伤的看着他:“我要是不回来,你打算隐瞒我多久,我亲爱的未—婚—夫。”

床上的女人缠着安远阳不满道:“她就是姓阮的啊。阿阳,你就是被她给绿了啊,我看也不怎么样吗。”

阮舒雅呼吸抑制,她转过头恶狠狠道:“你说什么!”

《萌妻难驯,安少请接招》 第16章 可清纯可妖媚啊 免费试读

林芝芝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上前将支票撕碎:“我不要你的钱,你明明知道,从小大我喜欢的只是你这个人!”

安远阳冷眼看着眼前即将崩溃的女人:“你该知道,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并不想跟你结婚!”

林芝芝上前抱着他的胳膊哽咽道:“我知道,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吗!你想要阮氏的财务报告,人事档案,想要完全掌控阮舒雅,这些我都给你弄到手了,我为你都做到这一步了,你不能不要我。”

安远阳到底有些于心不忍,他伸出手安抚着她:“我知道。你乖一点,安氏最近有个项目竞标正是紧要关头,你不要让我分心。”

林芝芝委屈的吸了吸鼻子,“那你什么时候跟阮舒雅解除婚约。”安远阳有些不耐烦:“快了。”

林芝芝还想追问,见他脸色不好,知道今天不能再得寸进尺,她只能咬咬牙忍了这口气。

阮舒雅恢复心情以后径直去找了宛如,宛如看着她背后青一块紫一块的伤,气不打一处来,点着她的额头到:“你就不知道还手吗!”

阮舒雅疼得嘶嘶的直抽冷气,“你轻点,我倒是想……一整天没吃饭哪有力气,放心吧,早晚会有机会的。”

宛如看着她认真道侧脸不在说什么。

“你上次说哪个神秘客户最近要去”伊莎“?”

“是啊,就这月底,怎么?”宛如掰过她的头看着她:“你真的要去?”

阮舒雅推开被她蹂躏的脸,“不然呢,总要救活阮氏。”

两人商量着一系列的计划,月底如期到来。

夜幕降临,宛如静静坐在桌前喝着咖啡,终于衣帽间的门打开。她一转头,呆愣在原地。

阮舒雅有些局促的看着她:“怎……怎么了……是不是有点太正式?”

宛如看着眼前的女人,一身香槟色长裙,细细的带子衬得她奶白色的肩膀更加纤弱,大红色口红,淡淡的眼妆,乌黑色的头发随意的披下来,衬得阮舒雅整个人魅惑又不真实。

“我的天哪,简直白白便宜了安远阳那小子。你这是可清纯可妖媚啊!”

阮舒雅苦涩的笑了笑,而后拍开她即将摸到自己胸上的手:“时间差不多了。”宛如擦了擦口水,两人挽着胳膊来到地下车库。

阮舒雅看着车库里各式各样的豪车,吞了吞口水,“这……会不会太高调了?”宛如无所谓道:“不然呢,那个地方你以为一般的车子可以进去的啊。”

两人挑了一辆全球**款的法拉利,拉风的驱车出门。

门童果然是个眼力见的,殷勤的将两人引了进去。

宛如和阮舒雅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免心里都有些打鼓。灯红酒绿,人声鼎沸,周围的人或多或少都眼色不明的在宛如和阮舒雅身上打转,很明显不是她们要找的地方。

阮舒雅给宛如试了个颜色,宛如拿出一沓子钱递给酒保,指着身后守在两个保镖守着电梯到:“我们不是来这种低级场所的,给我们找个像样的地方。”

酒保的摸了摸手上的钱,眉开眼笑道:“好,您这边请。”

宛如和阮舒雅互换了个眼色,跟着他走进电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