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沐谨严,滚远点]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穆时茜苏冉冉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3-16 07:40:08

[沐谨严,滚远点]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穆时茜苏冉冉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沐谨严,滚远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沐谨严,滚远点 即可阅读全文

《沐谨严,滚远点》小说简介

人人都艳羡童话般的恋爱故事,最后公主和王子幸福地在一起,美满地过了一生,可是现实里还是虐心故事比较多。。精品小说《沐谨严,滚远点》由慕霜之露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穆时茜苏冉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么我去准备了”最里面的房间是一间厨房,药草和食材早在里面备好了。工作了整整1天的墨颜刚回来就闻见一股从未闻过的药草香,还混杂着食物的香气,令人食欲大开。沐少正在接受治疗,外面的工作几乎全部扔到了他。穆时茜苏冉冉是小说《沐谨严,滚远点》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霜之露,小说主要的讲的是:身为女汉子的杀手重生在一个柔弱的情妇身上怎么办?女人要靠自己!票子还给你!房子还给你!人情?我已经救你一次了好不好!金主大人,你天天往情妇家里跑真的好吗?沐谨严,滚远点

精彩章节试读:

“好了,娇娇,我们去魅惑吧,那又新进了些货呢”一个长相温婉的人说:“谁不知道沐少最疼爱的还是你了”

陈娇娇拿着手里薛助理刚刚给的金卡害羞地点点头。

薛助理很忧伤,自家BOSS从未睡过任何人(除了苏冉冉),却不知从那就捣鼓出了一堆情妇,还让他做出沐总是一个花心大萝卜的假象,已经成为“中宫之主”的薛助理表示心好累。

苏冉冉盯着日历表,想着是不是该回家看看自己传说中的家人了。

苏冉冉坐在出租车里,看着外面越来越萧瑟的光景,自从苏有在欠债后,家里就卖了京都的房子,搬到了郊区,郊区说得还算好听了,就是高速公路旁边的小小的一排毛坯房的其中一间房。

苏冉冉下了车,毛坯房住的都是社会底层人士,女人的**胸罩搭在路中央,湿湿哒哒的落了一地的水,满地的烟头,空气里混杂着烟味、男人的汗臭味、女人劣质的香水味,十分难闻。

男人们穿着裤衩站在门前乱晃,女人们领着哭闹的孩子洗着衣物。纵然苏冉冉穿着宽松的短袖、黑色的九分裤,运动鞋,还是怀疑自己穿得不够严实,男人们色侵的眼光让她很不舒服。

苏冉冉接着往里面走,一连拐了还几个弯,在水井边找到了隐藏在一堆衣服的中年女人,眼前的女人穿着一件花背心,黑色的短裤,一双灰色老年拖鞋,因洗衣服的动作又猛又急,泡沫混着水一起溅到了身上,顺着腿肚子留下来。

“杨婆子,这些也洗了,回头一起算!”一个烫着大红色头发的女孩散漫着抱着一堆衣服随意扔在女人的头上,转身走了。

女人慢慢将衣服拿下,又似抬手擦了擦眼角,又立刻弯下腰飞快洗起衣服来。

“妈!”苏冉冉极力压下心中的酸涩,女人愣了愣这才回过头来,带着满眼的酸涩和惊喜:“冉冉,你怎么又过来了?”

女人飞快站起来,把手随意往衣服上摸了摸,这才伸出手来打量着苏冉冉:“还好,没瘦,也没遭罪,真好”

苏冉冉泛红了眼,这不应该是她有的情绪。

“妈,你怎么找了这个工作呀?爸呢?”

“妈没本事,也只能找这个工作了,冉冉,在外面是不是很辛苦?妈也攒了点钱,准备找个日子给你送过去呢?你爸也在外找了份工作,也能赚点钱,家里的事既不用你操心了,啊?”

苏冉冉看着女人的脸庞,内里透着突如其来的沧桑,杨红皮肤又白又嫩,苏冉冉也很好地继承了这点,可如今脸的光泽度、透白度降了好几个层次,这才3个月的时间呀。

“冉冉,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就做你喜欢吃的炸红薯丸子好不好?”看着面前人关爱的眼神,苏冉冉一时竟手足无措起来。

“姐姐,抱抱”苏冉冉愣愣地看着只到自己小腿肚的女孩,女孩大眼睛,长睫毛,小脸肉嘟嘟的,虽然晒黑了,可也十分惹人爱。

“冉冉,要不妈先带盈盈洗个手?”杨红看自己的女儿愣了这么长时间,以为她嫌脏。不知不觉大女儿已经出落得这么漂亮,穿着这么普通的衣服都穿出了一种天仙的感觉,让她这个做妈***都觉得让女儿在这个又小又脏的房间待着是种亵渎。

“妈,没事”苏冉冉小心地抱起眼前的小孩子,动作很是笨拙,怀里的孩子软软糯糯的,竟让她一时不想撒手。

”姐,你来了”一声稚嫩的男声响起,苏冉冉朝门口看去,眼前的小男孩五官同样不差,就是又点瘦。

“你这孩子,就不能好好叫人呀?”杨红觉得自家儿子态度有些冷淡。

“妈,没事”苏冉冉看得出来男孩的眼神满是关心。

“好,你们姐俩感情好,我这个做母亲的反倒说错了”略埋怨的声音却让苏冉冉的心里满是暖意。

“妈~”没想到撒娇的声音竟从自己嘴里传出来,苏冉冉有些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冉冉,没事吧?”

苏冉冉愣了会儿,笑着说:“没事,妈”既然已经成为了苏冉冉,她就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女儿、姐姐、学生。

“妈,你不是说给我做好吃的吗?我的肚子都饿的咕咕叫啦!”见杨母还有些疑虑,苏冉冉再度软化声音撒起娇来,想通了这一层,苏冉冉也不再顾忌啦。

“好,妈马上给你做,让你爸回来的时候买点红薯”杨红见女儿恢复了之前的常态,心里的石头边落下来了。他们家之前也算富裕,她很怕给女儿的心理落差太大,让女儿有什么负面思想。

“姐,我有几道题不会做,你看看”苏冉冉听到自己的弟弟叫她,她抱着妹妹做到了四方凳上,杀手时,她也是要学习这些的,就算大学的知识也没有任何难度。

女孩认真地给旁边的男孩子讲题,怀里的小女孩也乖乖地坐着,眼皮一耷一耷地玩着属于自己的小游戏,而母亲在一旁笑呵呵地和着面。

苏有在刚进屋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一身的劳累和牢骚随之消散。前几日,是他糊涂了,自己捅了这么大的娄子,还要刚刚成年的女儿给自己收拾,说出去他都为自己丢人。

苏冉冉刚讲完题,一抬头便看到了自己名义上的父亲,脸上由于平日的奔波和今日的劳累显得比平常人要老很多,仔细看的话,也能隐隐看到白头发,此时穿着背心裤衩,背上背着半袋红薯,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回来了,赶紧去洗把脸”杨红接过丈夫背上的红薯,心疼地说。

“爸”苏冉冉和弟弟一起叫了声。男人点了点头,就去水井边了。

苏冉冉把怀里终于闭眼睡着的小孩放到床上,刚出床门,就听杨母小声地指责苏父:“你怎么买这种红薯,多贵呀?”

“她爱吃,你多做些,让她带回去点”

苏冉冉静静地靠在房门上了好一会,这才出去笑着说:“妈,我来帮你吧”

《沐谨严,滚远点》 第十三章 治疗(四) 免费试读

“那么我去准备了”最里面的房间是一间厨房,药草和食材早在里面备好了。

工作了整整1天的墨颜刚回来就闻见一股从未闻过的药草香,还混杂着食物的香气,令人食欲大开。沐少正在接受治疗,外面的工作几乎全部扔到了他俩兄弟身上,大哥墨沉以防万一又亲自去视察工作,他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借口逃回来了。

墨颜循着香味飘去,竟见苏冉冉领着几个佣人往沐少的房间走去,香味正是从身后佣人端的盘子里传出的。离的近了,香味简直让墨颜恨不得把盘子里的东西抢过来吃掉。

“苏冉冉!这是什么?可以给我尝尝吗?”墨颜迎面拦住苏冉冉,一时之间,一时之间竟没注意自己的称呼。

“你是?”苏冉冉向来对没必要的人向来不会记得很清楚,更何况是没名没姓的。

“我?你不认识了?我是墨颜!”被指责没名没姓的墨颜像是知道了苏冉冉心中所想似的,乖乖地把自己大名上报。

见苏冉冉眼中疑惑更甚,墨颜又气又急道:“你忘了?是我和大哥墨沉亲自去接你的,还是我亲自把你带到了卧房又帮你重新布置房间的。”

苏冉冉脑中一现道:“原来是你呀,抱歉,这次我记住你了!”

“哎!等等!”墨颜见苏冉冉又要走,又把苏冉冉拦下。

“墨先生,我现在还有急事,我们边走边说吧!”苏冉冉不等墨颜回答,就率先迈步走了。

“苏小姐,这就是药膳吗?竟然比一般的饭菜闻起来更香!”墨颜一边追一边兴奋地比划。

“这是给沐先生准备的,而且药膳和药一样不能随便吃的”苏冉冉看出了眼前男人的小心思,一句话便断了男人的路。她也不是吓唬男人,里面的药草都是专门治疗沐先生的腿的,平常人吃了估计没病也得吃出病来。

经过一下午的治疗后,人会全身乏力,必须要休息半个小时,所以苏冉冉就直接把药膳端到沐先生屋里吃了。

“那沐小姐,就没有那种给我吃的吗?”某妖艳男撒娇道。

“你生病了?”沐先生对她还可以,也不会强制要求她的时间,为他的下属做做药膳治治病还是可以的。

“我?对呀,我有病,最近我忙的像个陀螺一样,头晕头痛,腰酸,哪里都不舒服,苏苏,你不会管不管的哈”墨颜完全放下了对苏冉冉的偏见,又撒娇又装可怜道。

苏冉冉也很是无语,这人先是苏冉冉,又是苏小姐,一句话的时间又变成苏苏了,这人脸皮该多厚呀。不过她还是松了口:“明天我可以做一些平常补身体的药膳”

“苏苏,你真好!”墨颜激动地就要给苏冉冉一个大大的拥抱,却忽然听到身后一声熟悉的咳嗽声,沐少!

沐谨严一开门就看到自己的属下一脸发了春的向穿着暴露、满脸红光的苏冉冉饿狼扑食地扑了过去,满面的不高兴。

墨颜讪讪地收回了手,他怎么就忘了苏冉冉可是沐少在意的人呢!于是很识时务地尿遁了!

沐谨严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见苏冉冉一副自然熟地指挥佣人把药膳放到桌子上,还很自觉地把椅子拉开,把筷子勺子递给他,内心的郁结一下子全消失了。

苏冉冉:照顾残疾人不是应该的吗?

看着全黑的房子,苏冉冉嘴角抽了抽,难道这人小时候受过创伤,于是脑子中顿时出现了前几日看的小说中描写的男主悲惨的童年生活,呵呵嗒!

吃过晚饭,苏冉冉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杯绿色的水:“你今天第一次接受药剂治疗,喝了这杯药剂就睡吧!”话说完,苏冉冉就抬腿走了出去。

沐谨严看着手中小小的杯子,指尖似乎还留有那人的触感和温度,一仰头,杯子已见了底。

正准备吃饭的墨颜于是很苦逼的接到了自家沐少的命令,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含泪奋战到了凌晨。

苏冉冉晚上得了闲又开始抱着小说奋战到了,了忘记吃饭的地步,于是抱着冷掉的饭菜照样吃得欢实,把碗筷给了准时上来收拾的佣人,苏冉冉准备准备就睡觉了。看着8000万的信息,苏冉冉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早上8点,苏冉冉带着端着药膳的佣人到饭厅去,路上遇到了早已等待了许久的墨颜,男人似乎没睡好,面容比较憔悴,一见她来,整个人欣喜地扑上来:“苏苏,我的呢?”

“不是说…中午做给你吃吗?”苏冉冉无奈地说。

看着男人满脸指责加控诉的委屈脸,苏冉冉皱了皱眉,歪着头猜测道:“我没说?”

墨颜坚定又快速地点了点头,他容易吗?凌晨2点才睡,早上不到7点有在这等!

“对不起!中午我一定做一顿丰盛的向你赔礼!”苏冉冉歉意地说。

“苏苏,那你可记住了!”墨颜一脸郑重地说,完了,又加了句:“我带我哥一起回来,你可要多做一些!”

“你们有什么过敏的药草吗?”苏冉冉看着墨颜一副我要狠狠宰你一顿的样子好笑的摇摇头。

“没有没有,皮糙肉厚,啥都能吃!”墨颜忽然换了衣服农村老头的腔调,配上他这副妖艳俊美的样貌很是好笑。

苏冉冉推开饭厅的门,沐谨严果然早已在那里坐好了,手中翻着报纸,什么不需要说,一个美男子的冷峻形象已跃然纸上。

“抱歉,久等了!”苏冉冉礼节性地打了声招呼。

沐谨严放下报纸开始享用美味提神的药膳,苏冉冉的药膳确实不错,起码味道是顶级的。

苏冉冉仍享用着中式早餐,奶黄包和水晶虾饺真是太好吃了!沐谨严看着吃得正欢的苏冉冉,嘴角翘了翘。这个女人乍一看很是冰冷冷淡,但是骨子里的性格却……

“沐先生,以后您的药浴时间定为每天下午4点”苏冉冉悄悄摸了摸吃得圆滚滚的小肚子,完全没注意到对面男人探寻戏谑的目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