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容锦初米酥[傲娇帝少,宠翻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梅幽香更远 2019-03-16 07:47:34

主角叫容锦初米酥[傲娇帝少,宠翻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傲娇帝少,宠翻天!》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傲娇帝少,宠翻天! 即可阅读全文

《傲娇帝少,宠翻天!》小说简介

《傲娇帝少,宠翻天!》小说整体节奏不快,男主性格低调,剧情诙谐幽默发展合理,真心不错,值得一看!!!。小说主人公是容锦初米酥的书名叫《傲娇帝少,宠翻天!》,是作者惬惬容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9章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一边走,米酥不忘打量着锦园的装修风格。注意到这里面的每一样家具都价值不菲,她暗暗咋舌。好歹她也是阮氏集团的二小姐,见识过不少豪宅,但是看这栋房间里的摆设以及面积,就知道住在这。《傲娇帝少,宠翻天!》是由作者惬惬容安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傲娇帝少,宠翻天!》精彩章节节选:容锦初有一个秘密,即便相隔千里,他都能听到米酥的声音。为此,他失眠整整二十年。也因此,他必须找到米酥。没遇到容锦初之前,米酥的生活是吃完睡,睡醒吃。遇到容锦初之后,米酥的生活变成吃完被睡,睡完继续被睡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谁都不准碰她

夏安安喝的比米酥要多,她双目空洞的目视前方,整个人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脑海里都是今天嚎了一整天的台词。

“弄死他!”

“冲啊!”

……

容锦初蹙眉,嫌弃的扫了眼撒酒疯的夏安安。

弄死他?

弄死……她?

下一刻,站起身的夏安安脖子挨了一下。

咚!

她再次趴在了桌上。

见夏安安没动作了,临风收回手。

没了呱噪的声音,容锦初面色好转,他一松手,米酥也跟着趴在桌上。

容锦初看了眼指尖,上面还残留着米酥肌肤的触感,他将手指放到唇边,与薄唇相碰,暧昧,经过他下意识的动作,油然而生。

而后,他收手起身:“把人带回去。”

“是。”

临风上前,正准备将米酥扛在肩头离开时,容锦初冰冷寒意的眼风扫了过来。

临风身体一僵。

他机械的扭头,不解的看向容锦初。

却得到一句占有欲十足的回答。

“她是我的。”

她是他第一个碰触的女人。

摸起来还舒服。

这种感觉,他不允许任何人来跟他分享。

容锦初眯了眯眼,脑海里回忆起他之前听到的那些话。

很显然,结合他所听到的,面前的小女人没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清纯乖巧,私生活尤其丰富。

可是,那又如何?

他接受的是西方教育,根本不在意什么处女情结这一套,再说他又没打算怎么样?

容锦初暂时不想这些,他目光冷冷的落在临风身上:“在我没有想出该怎么把人给弄死之前,谁都不准碰她!”

“……”

临风悻悻然走到一边。

他怎么觉得,容少的反应像是把自己当成了情敌?

容锦初走至米酥面前,优雅的蹲下身,一手环过米酥的膝盖窝,一手搂过她的腰身,将人抱在怀里,身体接触的时候,他神情微怔。

这女人抱起来更不错。

“唔……”米酥窝在容锦初的怀里,双手自然的环在他的肩膀,脑袋往他怀来蹭了蹭。

深夜的风,有些凉。

睡梦中的她,本能的向着温暖的源头靠近。

容锦初身体一僵。

在米酥脑袋往他怀里蹭的时候,她柔软的发丝,调皮的钻到了容锦初脖颈,撩的他有点吃不消。

他发现,这个女人不止是声音能够激起他的生理欲望,就连一根头发丝儿都能,就这么把她在短时间内弄死了,他有点舍不得。

嗯。

那就再等一段时间。

等他什么时候看不惯这女人了,就该下毒手为自己失眠整整二十年报仇了。

临风见容锦初抱着人往外走,看了眼被扔在原地的夏安安:“容少,她怎么处理?”

容锦初把米酥动作温柔的放进车里,他发誓,他绝对不是看着这女人动了怜香惜玉的心思,他就是喜欢她身上软嫩润滑的触感,舍不得太过用力,把她白皙胜雪的肌肤糟蹋到了。

“扔回她家。”

结果,夏安安真的是被扔到家里的。

而且,力道很重,毫不怜惜,就像被人当做卸货一般处理。

《傲娇帝少,宠翻天!》 第9章 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免费试读

第9章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一边走,米酥不忘打量着锦园的装修风格。

注意到这里面的每一样家具都价值不菲,她暗暗咋舌。

好歹她也是阮氏集团的二小姐,见识过不少豪宅,但是看这栋房间里的摆设以及面积,就知道住在这里面的人身份绝对不低。

难道她喝醉后,不小心把某个大人物给得罪了?

如果是,那就糟了。

她望着身侧的两个女佣,笑着问道:“你们好,方不方便告诉我,这栋房子里的主人是谁啊?还有你们所说的容少,是我认识的人吗?”

年龄较大的女佣,面无表情。

倒是另外一个比较年轻的女佣,她是亲眼看到容少把人当作宝贝似的抱进来的,阴阳怪气道:“米小姐,你是在炫耀容少对你有多特殊吗?”

这话的火药味儿很重啊。

米酥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女佣见状,想起米酥那一身廉价被扔掉的衣服,目光轻蔑:“这些年有多少女人想要爬上容少的床,到最后都是惨淡收场,我奉劝这位小姐还是不要太异想天开了,虽然容少跟你睡在了一起,可这不代表你以后就能够继续留在这里。”

睡在了一起……

米酥自动忽略掉女佣轻蔑讽刺的话语,捕捉到她一堆废话里面的重点。

竟然睡在了一起……

这时,管家走过来,正好将女佣的话全部听到。

他面色严肃,视线冰冷。

女佣面色泛白:“管家……”

米酥看到面前的中年男人,他穿着一身标准的燕尾服。

她笑着打招呼:“你好。”

管家对米酥和蔼一笑。

再看那位女佣时,眼里只剩下冰冷:“锦园,不允许你这样没规矩的人留下。”

女佣当下跪在米酥面前,哪里还有刚才的架势,求饶道:“小姐,我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就是一时糊涂,嘴巴犯贱,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在容少面前为我说两句好话。”

管家的话,显然是要把人赶走了。

米酥看着女佣,笑容甜美,配上无害的长相,给人一种善良到软弱的错觉。

似乎只要别人说说好话,不管对方对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她都能够原谅。

是一种人畜无害,纯天然,无污染,很容易欺负的形象。

就在女佣觉得她可以躲过一劫,不会被赶出去的时候,米酥扁了扁唇,计较道:“我是小人,不是大人,没有大量。”

“……”

女佣绝望了。

管家让人解决了多事的人,便亲自带着米酥去了大厅。

她压住心里的紧张,一遍一遍的在心里说服自己要冷静。

另外,米酥发现,屋子里都是佣人。

而门外,一直到能够看到外面铺着石子的小径,每隔不远处,均站立着身高一米八,塞着蓝牙耳机,站立笔直的保镖。

糟糕……

这里的阵仗可比阮家大多了!

这也说明,昨晚跟她睡在一起的男人,绝对是谁都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她站定在餐厅,视线,集中在一抹挺拔优雅的背影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