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徐安然官景逸的小说[野火]最新章节

编辑:雨后有彩虹 2019-04-23 15:33:56

主角叫徐安然官景逸的小说[野火]最新章节

《野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野火 即可阅读全文

《野火》小说简介

《野火》文笔严谨 人物刻画细腻 文章引人无限遐想 凡人过后再续经典。小说主人公是徐安然官景逸的小说叫做《野火》,它的作者是懒喵不懒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徐安然砰的一声关上主卧的门,身体顺着门板慢慢的滑落下去,她摸着自己灼热的唇,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刚刚,那算是初吻吗?心里微微的泛起了波澜,不过转眼之间,徐安然就对自己的脸颊狠狠的拍了一下,暗暗警告道:“。独家小说《野火》由懒喵不懒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徐安然官景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叔,你敢不敢爱我?”“徐安然,你真的想做我的女人?”“想,我不后悔!”她柔软小手很坚定抓着他的大手放在令他失控的地带上。“该死的不后悔,就算你要逃我也不放过你了!”因为她那一句不后悔,让他的欲望像

精彩章节试读:

下了车,徐安然跟在官景逸的身后老老实实的进了门,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对官景逸打声招呼说自己先上楼了。

没想到官景逸脚下的脚尖一旋,转眼之间就从背对着徐安然的姿态变成了正对着徐安然。

看着她那张浓妆艳抹的样子,官景逸的墨色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一点的情绪,双手插着裤带,他对徐安然说:“你回去好好收拾一下,洗个澡换件衣服,一会儿来书房。安安,我们谈谈。”

徐安然点头奥了一声,虽然对官景逸所谓的‘谈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没有多问,换了鞋子就乖乖的上楼了。

浴室里,氤氲的水汽掩在镜子上,在镜子上附上了一层薄雾。徐安然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她看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只能大致看到自己的身子的轮廓。思绪却已经飞向了十年前。

是啊,已经十年了,她暗恋官景逸已经十年了呢。

她始终记得,那场大雨里,躲在石桥下的她,看着他穿着一袭风衣,举着一把黑伞,对自己伸出手,说要带自己回家的模样。

她始终记得,那天,趴在官景逸的背上的自己,幸福的模样。

从此以后,她对官景逸叫‘逸哥哥’。她喜欢做梦,梦里,她也总不由自主的想着嫁给他,穿上洁白的婚纱,奉行着教堂里最神圣的誓言,和他一生终老,白首相携。可是,在现实中,徐安然很清楚,她渴望的那份感情,官景逸给不了她,因为他心中早已对另一女子许诺。

她的存在,她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官景逸名义上的妻子,本来就已经是个错误了。

所以,徐安然一直克制对官景逸的感情,对他的礼貌而疏离,也只有克制,才能被救赎。

咚,咚咚。这是徐安然的敲门的频率,她向来最讲礼貌,尤其是在官景逸的面前。

“进来吧。”

官景逸还是穿着刚才的那件白色衬衫,衬衫的袖子被挽起来,刚刚到小臂的位置,露出一小节小麦色的健壮的手臂,他的两只手臂插着裤带,此时此刻正背对着房门的位置,看着窗外。那背影,多少有些孤独,萧瑟。

徐安然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她进门,只走了小小的几步,就停下了步子,站定。

官景逸转过身来,看到卸了妆的徐安然,眉毛轻轻一挑。

徐安然换上了长袖的棉质睡裙,只不过裙子却不是很长,刚刚到膝盖的位置。虽然现在是深秋时节,不过主宅的供暖向来是很好的,哪怕是赤着脚走上一遭,都不用担心冰脚。

乌黑光亮的头发又长又直,她不喜欢刘海,也不喜欢染发和烫发,所以这么多年来,她的发型几乎是一成不变的,不是中分就是偏分,偏偏是这样,才多了一股子的干净劲儿。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十分清秀,虽然算不得非常出彩,却是很耐看的那种。尤其是那双乌黑的大眼睛,格外的灵动,很轻易的表达感情,像是有生命一般。

官景逸勾唇,似笑非笑,指了指椅子,说:“坐啊。”

从书房的布局就很容易看出官景逸的性格来,实木书架,散发着浓浓的古老而厚重的气息,就像官景逸这个人,坚定,稳重,肃穆。那书架上的书目徐安然曾随便翻过几次,大多都是些晦涩难懂的词句,还有一些拉丁文之类的古书。

“安安。”官景逸坐在桌子的里面,面对着徐安然,靠在后背的椅子上,眼皮微微的向下敛着,语气也是淡淡的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

他虽对徐安然算不上了解,结婚一年以来,对她也算不得照顾,但到底是在战场和商场摸爬滚打十几年的人了,官景逸的眼光又毒又辣这又是在圈子里传开的,所以他想,徐安然去酒吧跳舞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没有啊,逸哥哥。你该不是会是认为我去酒吧跳舞是因为缺钱不得已去的吧。哎哟,怎么可能。我怎么说也是管家的少奶奶,住在这么大的一座豪宅里,又管吃又管住,我还有自己的固定工资随意挥霍,嘻嘻。”说到这儿,徐安然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眼睛成了月芽的形状,细碎的光芒晶晶亮的,像是挂在天上的星子,唇边的梨涡绽开的很美丽。

“真的?”官景逸挑眉,眼睛望向徐安然的眼睛,很显然他并不相信徐安然说的话。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这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我在车上不是跟你说了嘛,酒吧里帅哥多得很,去了那,喝喝酒,唱唱歌,跳跳舞,也算舒解一下心情。我这总埋头于工作,在医院里看到的无非就是死伤病残的,多压抑啊,总要给自己一个发泄口,让自己出去找找乐子啊。”

官景逸的手指很有节奏的敲着书桌,眼皮继而敛了下去。“那你也要……”

“我知道的,逸哥哥。我会保护好自己,不随便被人占了便宜去。这些我都懂的。况且我今年都二十二岁啦呀……”徐安然挺着胸,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好像是一个在和家长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偷吃糖果的模样。

听着徐安然的语气虽然是坚决的很,但究竟走没走心就不得而知了。徐安然的鼻子却是一酸,官景逸话里话外的关心还是显而易见的,可是他越是这样,徐安然就越是难过。

“是啊,确实是大姑娘了。”官景逸唇边勾出一抹笑,打量了徐安然的小脸一下,顿了顿继续说:“阿诚最近很闲,你若实在想去找找乐子的话,就带上他。”

官景逸的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了,若是再想去酒吧,就让于诚看着她,这样一来,跳舞的工作,徐安然是想都不要再想了。

《野火》 第11章 贴心 免费试读

徐安然砰的一声关上主卧的门,身体顺着门板慢慢的滑落下去,她摸着自己灼热的唇,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刚刚,那算是初吻吗?

心里微微的泛起了波澜,不过转眼之间,徐安然就对自己的脸颊狠狠的拍了一下,暗暗警告道:“徐安然,你不要再想那些没用的了,官景逸根本就不是你可以肖想的,他爱的让人是姐姐,姐姐爱的人是他。官景逸刚刚那么做,只是为了两全其美,既不让姐姐失望,也没有占自己便宜。”

正这么想着,自己的头顶上方响起门把手旋动的声音,门外的官景逸推了一下门没有推开,便敲了一下门,说道:“安安,你在屋里吗?”

徐安然原本上坐在地上,靠着门,所以官景逸刚刚虽然旋动了门把手,却并没有把门打开。

徐安然起身,开了门。官景逸手中端着一杯红糖水,看着徐安然的模样,说道“坐在地上?不怕肚子痛?”

官景逸说着这话,迈着长腿进了屋,转身关上了门,将手中的红糖水递给徐安然。

徐安然从来不知道官景逸这个人做事竟然会如此周到,细心。

接过红糖水,徐安然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官景逸两只手揣在裤袋里,踱步走到落地窗前,仰头看着窗外的夜景。

此时此刻,两个人是双双背对着的。

“安安,真的很抱歉,连累你陪我演戏。”官景逸突然这么说。他刚刚吻她虽然是隔着手指,但她毕竟是一个姑娘,以后还会有她自己的婚姻和爱人。

“逸哥哥,你不用这么说的,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只要你能和姐姐好好的……”

“既然你把自己交给我,我就有义务在这段婚姻里,保证你的清白。”官景逸说这句话的十分坚决。徐安然看到了官景逸在这一刻的,作为一个男人的担当和责任。

徐安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转移话题问道:“逸哥哥,那个你先去卫生间洗漱吧,我来铺床。”

官景逸回头看了徐安然一眼,说了一声:“好”。

徐安然先从床铺底下的暗格里掏出行军床,一开始刚结婚的时候,两个人为了怕爷爷起疑住在一间卧室里,那时候总是官景逸打地铺,把温暖舒适的床让给徐安然。徐安然也是心疼官景逸,便偷偷从网上买了这样一张行军床来,白天的时候折叠一下,放进床铺底下的暗格子里,没人发现。

现在,这张行军床就又派上用场了。浴室里是哗哗的水声,官景逸还是听到了从浴室外传进来的徐安然的哼歌的声音。

“不是不可说,是我不能说,相拥着承诺,别怪我懦弱……”

官景逸皱眉,他对这些流行歌曲向来是一点都不懂的,他稍微有印象的歌曲,都是十年前在部队里留下的记忆。

官景逸出来的时候,头发还是未干的,水珠顺着他的头发落在他的脖子上,顺着脖子一路向下,滑过他小麦色的胸膛,然后钻进浴袍中。

徐安然躺在行军床上,捂着棉被,只露出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官景逸,看得清楚。

官景逸看着行军床上那张粉色的被子里来回蠕动的家伙,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二话不说就将人连带着被子,拎起来往大床上抛过去了,随手那么一丢,徐安然在席梦思床上弹了几下,裹着被子坐了起来,没说话,只是一脸控诉。

官景逸看着她那张小脸,有些好笑,但还是冷下脸来说了一句:“看什么,还不快去洗漱!”“奥。”麻溜的下床,穿好拖鞋,拿好睡衣,进洗手间,一气呵成。

事实证明,美色当前,她真的是一点定力都没有。徐安然没出息的逃了。

看着洗漱台上放着的须后水和剃须刀,徐安然盯着看了半晌,最后还是忍不住,拿起须后水放在鼻子间闻了闻。

她是真的很喜欢官景逸,哪怕是心中对他一再克制。或许真如官景逸那句话说的,自己还太小,还没有学会控制自己的心。

徐安然晃了晃头,将脑子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摒除,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自己,现在的主要任务,是配合着官景逸演戏,让爷爷放心,仅此而已。

出来的时候,官景逸已经躺在那张小小的行军床上了。他比起一般人来个子本身就比较高,现在让他躺在这张普通男人躺着都略显狭小的床,委实是难为官景逸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