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婚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黎浩林苏晓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4-24 18:26:22

[婚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黎浩林苏晓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婚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婚城 即可阅读全文

《婚城》小说简介

从整体来讲还是可以的,《婚城》有新颖的角度故事,有自己一定的幽默性,故事比较接地气。但也存在不足,故事的逻辑性不够严谨,笔风略现浮夸,不够成熟。希望作者可以越写越好。。主角是黎浩林苏晓的小说是《婚城》,它的作者是小面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个叫兰兰的女孩,是浩林老家一个镇子上的。三年前考上了中医学院,现在在市中医院实习。她就是婆婆说的那个,帮着约了引产手术的那个人。我和她的接触并不多,基本上不太熟悉。只是这一次我是打心眼里感谢她。因为。主角是黎浩林苏晓的小说叫《婚城》,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面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婚姻是围城,让你衣食无忧,却看不到生的希望。束缚了我的自由,禁锢了我的灵魂。我爱他,并不代表会无底限的迁就,我爱这个家,却不会不顾一切的去忍受。我也有尊严,我也有自己该追求的东西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呀算了,鸡蛋我还是让刘家媳妇拿去放她家吧。”

“怎么啦姥姥,冰箱坏了吗?”

“不是的,你大舅母啊把侄儿和侄儿媳妇也接过来了,说是到这边打工外面租房子贵,暂时在家里先挤两个月。我是怕这鸡蛋到时候留不住。”

“这样啊。”

心里掩饰不住的失落,我出嫁以后,大舅一家就搬去姥姥家了,现在大舅母的侄儿来了,姥姥那里,看来我是回去不成了。

在这座城市,除了姥姥家,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投奔呢?

或者租房吧。

我的目光瞥到高天阳留下的名片,就他了。

我厚着脸皮拨通了高天阳的电话:“我想租房,你能帮我吗?”

我心里有些忐忑,找房看房,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事情,而我出院的时间,已经没有几天了。

“行,告诉我要求。”

他答应得这样爽快,让我有些吃惊,我赶忙将要求都一一列给他,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下午的时候,婆婆来了,手上拎着个保温桶,脸上挂着喜滋滋的笑。

“算你命好,被我找到这方子,来来来,妈给你倒出来,你赶紧趁热喝了。”

她今天的语气,特别的亲昵。

这样的亲昵,还只在她刚来S市的那一天见过。也就是我产检的前一天。

那天她做了好大一桌菜,说要好好给我和宝宝补一补身体。

到第二天发现我肚子里是女孩之后,这样的笑容和亲昵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我一头雾水,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

婆婆已经乐滋滋将黑乎乎的液体倒进了碗里。

“来,赶紧趁热喝。”

一股刺鼻的味道,让我肠胃翻涌,我忍不住就朝着床边干呕起来。

“不行妈,这什么东西,味道实在太刺鼻了。”

婆婆见我呕得厉害,也有些犯难。

“唉哟,这可不行。来,我帮你把鼻子捏着,你赶紧喝了。这可是我花好多钱才求来的,生儿子的方子。”

我呕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捂着鼻子问她:“您说什么呢,什么生儿子的方子?”

婆婆神秘兮兮的说:“这个喝了是可以改变孩子性别的,那些检查出来是女孩的,喝了生出来都是男孩。”

她这是在开玩笑吗?这世界哪有什么可以改变胎儿性别的药?

“妈,您这是哪里找来的呀?”

婆婆白了我一眼:“你别管我哪里找来的,总之我是亲眼确认过了,人家喝了这个药都是生了大胖儿子的!”

我正色道:“妈,药不能乱喝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改变性别的药!”

婆婆有些生气了:“什么乱喝,我可是让兰兰找医生帮看过了,这里面没有对孕妇身体不好的药。”

我吃惊,兰兰是学医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所谓的生儿子配方,根本就是骗人的?

我打定了主意不喝,“妈,对不起,这药,我真不能喝。”

我悄悄的摁了呼叫铃,现在能帮我的只有护士。

婆婆根本不听我的,硬是端过来喂我:“既然不会对你身体不好,喝了又能怎样,人家都说了,不灵验双倍退款!你就是为了浩林,你也得试试啊!”

护士还没有来,我有些着急,伸手去推那药。

可是我手上也插着管子,又怕伤着孩子不敢用力太大,碗里的药只撒出来不到一半。

婆婆火了:“诶你个苏晓,你这是要造反是吧,你知不知道我这药多少钱一副,一千块!整整一千块啊!你以为你说不喝就能不喝?我告诉你啊,我们浩林可不能没有传香火的人,今天这药,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我说她要是不喝呢?”低沉的男音在房间里响起,高天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病房。

他今天一身再普通不过的黑色毛衣,脸上胡子貌似也好几天没剃了,看起来有些颓。不过此时的我,却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像是个天使。

他的声音,更是天籁之音,让我觉得前所未有的悦耳动听。

婆婆看见高天阳愣了足足有五秒钟。

高天阳已经走过来,直接从她手上将药碗拿走,连同桌上的保温桶一起,扔出了窗外。

隔着十四层楼,我仿佛都听见了,它们落在草地上的声音。

真是悦耳。

婆婆尖叫起来:“啊,你个杀千刀的,你还我孙子!”

她冲过去想要打高天阳,手举在半空却不敢真打下去。

护士进了病房。

高天阳指着婆婆:“这个女人以后不要叫她进病房了,她刚刚强行给产妇灌药。”

护士吓了一跳,眼光看向我求证。

我点点头。

“我只是给她喝生儿子的药,你们医院的医生也看过了,那个对孕妇是没有害处的。”

护士明显被她这话给吓坏了,赶紧联系了保卫科。

婆婆很快被请出了病房。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高天阳。高天阳斜靠着窗框看着窗外,忽然开口问我:“苏晓,你说,如果有人要你从这楼上跳下去,你会怎样?你会选择顺他们的意,还是负隅反抗?”

我有些怔愣,片刻我回答他:“我不会让人随便决定我的命运。”

高天阳笑了:“这倒是像你。”

只是,隐隐地,我感觉他的笑里似乎带着点别的东西,只是被他很好地隐藏了。刚刚的问题,他似乎并不是真的在问我。这就是他看起来那样颓的原因吗?

每个人都有不想为人知的事情,我又何必去触碰?

“小时候的事情,你不会现在还记在心上吧。”我随口转移着话题。

还是十一岁的那一次见面,那天他让两个小孩把我拖到水池边,脱下我的凉鞋,说要么我跟他们道歉,要么把我的凉鞋扔进水池。

我咬死不开口,最后竟然挣脱两个小孩,在他正要扔我凉鞋的时候,把他一把推进了水池。

“哈哈。”这一次他是真的爽朗笑出声:“想想那时候我还真是挺讨厌你的。”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青春年少时候,总是那样简单,就连讨厌,也讨厌得简单。

他看着我似乎带着沉思:“不过这么多年你的性子还是没有变。傻还是傻的可以,那股子倔强劲儿始终都还在。挺好。”

《婚城》 第三章 救救我孩子 免费试读

这个叫兰兰的女孩,是浩林老家一个镇子上的。三年前考上了中医学院,现在在市中医院实习。

她就是婆婆说的那个,帮着约了引产手术的那个人。

我和她的接触并不多,基本上不太熟悉。只是这一次我是打心眼里感谢她。因为正是她的出现,让婆婆乱了阵脚,然后我很顺利的被送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我从救护车上被抬下来的时候,我听见医生说,出血量还好,胎心正常。

我大大的松了口气。

不过我的身体,还是在不受控制的发抖。因为疼,也因为害怕。

医生一直在安抚我,让我稳定情绪。孕妇这时候的情绪,对孩子影响非常的大。

为母则强,我第一次体会到这样的感觉。我咬牙控制着自己,包括疼痛,包括恐惧。

医护人员正把我往里推,婆婆忽然一把拉住了我的病床,高声说:

“那个医生,这个孩子我们是不想要的,你就保大人吧,不用保小的!”

“家属这是在干什么?赶快松手!”

病床被拉来拉去,不停的晃动,我的肚子更加的难受。

现场混乱一片,婆婆最终被医护人员拉开,我被推着往里走。

这时候的我已经痛得有些迷糊,刚刚在救护车上的时候,我大腿抽筋,是医护人员一直给我压着,才慢慢缓解。但现在仍旧很疼,再加上肚子的疼。我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

可是,我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轻易决定了我孩子的生死。

我强忍着痛,咬着牙胡乱的去拉医生的手:“求,救孩子……”

婆婆还在不停的嚷嚷:“你们拉**什么?浩林,你跟他们说,这个孩子我们不要,直接做引产!你是丈夫,你说了算!”

我感觉宽大而温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的声音在对我说话,他叫了我的名字:“苏晓,你放心,孩子会保住的。”

怎么能放心呢?我用力的去抓那只手,想要得到更多的承诺,可这时候的我,意识已经开始涣散,渐渐地,声音离我越来越远,我陷入了昏迷。

我醒来的时候,四周十分的安静。

可能是之前疼得太过厉害,我现在脑袋还突突的跳。我缓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是在医院。

我想起了孩子,慌张的伸手想要去摸肚子,护士着急忙慌拦住了我。

“诶,你可别乱来。你这肚子现在可千万不能碰,更不能揉!否则的话,宫缩加大,会加大出血,孩子能不能再一次保住就难说了。”

她说什么,孩子保住了?

我的鼻子顿时就酸了,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时候的我,真有放声大哭的冲动。

护士叹了口气,又拿了纸巾替我擦眼泪,她的声音也比刚刚缓和了好多:“你啊,现在也不能哭,这样会影响到孩子的。”

护士似乎犹豫了一下,又对我说:“你现在的情况,我建议还是通知你娘家人过来看看吧。好歹有个人照顾。”

我吸着鼻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事实上我跟浩林一样,也是离异家庭的孩子。

我的父母离婚据说是因为性格不和。离婚后他们各自有了家庭,所以我从五岁开始就一直跟着姥姥生活。

我结婚父母的贺礼就是东门的那套旧房子,不过他们并没有出面,是通过姥姥给我的。姥姥说,那是他们离婚前买的,后来离婚就说留下来给我做嫁妆。

我时常在想,或者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个错误时间的错误产物,每当看见我,都会提醒他们曾经的错误。所以他们都尽量不跟我见面。

所以从小,我心中就只有姥姥一个亲人。

只是,她已经八十多岁,我怎么忍心让她看见我这样凄惨的样子?

我环视了病房一圈,这是个单独的病房,房间里除了我和护士并没有别人。

我问她:“护士小姐,你看见我丈夫了吗?”

护士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些古怪。

门口一个声音回答了我:“浩林哥他在五官科看鼻子,暂时可能过不来。”

我惊讶:“浩林他鼻子怎么了?”

问完我才看清,站在门口瘦瘦高高的清秀女孩,并不是护士,而是那个叫兰兰的女孩。

我没想到是她来看我。

是她的及时出现,让我得以保住了自己的孩子,我对她是真的心怀感激。

我赶紧请她进来:“兰兰快进来坐,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跟你说声谢谢。”

兰兰在我床边坐下,她把一个蓝色的保温壶放到床边的小桌上。

她的表情有些严肃:

“苏苏姐,我跟你说,你可不要激动。浩林哥鼻子被打骨折了。医生说,要手术。”

“被打骨折?”我惊呼。

护士过来拍拍我的手:“注意情绪。”然后她不满的看了兰兰一眼。

我点头,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兰兰没理会护士,继续说:“苏苏姐,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阿姨说了,要去告你哥。”

“我哥?”

“是啊,是他打的浩林哥。我想他应该是对浩林哥有误会吧,所以下会手才那么重。”

我听得一头雾水,我哪有什么哥?

别说亲哥了,就连表哥也是没有的。不论是我爸那边,还是我妈那边,我都是排行最大的。

我正想说,是她误会了,外面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谁允许你们擅作主张的?我儿子他才是孩子的父亲,他才有资格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你们谁有这个权利?出了这么多血,谁知道保下来的孩子健不健康?”

声音很尖利,我一下就听出来,是婆婆的声音。

原来浩林鼻子受伤,婆婆不放心就跟着他去看医生。回来发现,我这头孩子已经保下,住进了病房,这就闹开了。

“阿姨,医生是根据检查结果做的判断,您就放心吧。”

“放心,你说放心就放心啊?这要是以后生出来个傻子啊,残疾啊什么的,你们负责啊?你们现在就给我安排引产手术,不然的话,我们马上转院!”

“不行的阿姨,产妇现在的情况是不合适随便挪动的。”

兰兰拍了拍我的手安慰我:“苏苏姐,你别想那么多,好好安胎。阿姨那边,我会帮你多劝劝的。”

她放低了声音,看向我的目光带着些许探寻的意味:“不过你别怪我多嘴啊,阿姨的担忧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毕竟也有孕妇保胎,最后保出个脑瘫儿的。”

我的心猛的一紧,兰兰毕竟是学医的,她的话应该不是毫无依据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