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夏深季如洲[旧人入梦星坠繁花]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追赶山边的风 2019-01-23 13:47:19

主角叫夏深季如洲[旧人入梦星坠繁花]最新章节完结版

《旧人入梦星坠繁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旧人入梦星坠繁花 即可阅读全文

《旧人入梦星坠繁花》小说简介

《旧人入梦星坠繁花》搞笑而不老套。故事表达的很清晰。很好看。。主角是夏深季如洲的小说是《旧人入梦星坠繁花》,它的作者是繁雨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季如洲离开阁楼后心乱的不行。每次说是去折磨她,其实何尝又不是折磨自己。他恨那个女人,恨她当年拆散他和桑晚强行嫁给他,恨她心狠手辣害得桑晚至今卧病在床,更恨她蛇蝎心肠居然害死桑晚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不知道。甜宠新书《旧人入梦星坠繁花》由繁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深季如洲,内容主要讲述:强势如夏深,也曾在少女时代有过一个梦,嫁给那个叫季如洲的男人,做个宜室宜家的好女子。然而他却亲手打碎她所有幻想,小三登堂入室、孩子惨遭撕票,精神崩溃后被锁阁楼畜牲一样活了三年……历经沉浮,她借了另一个

精彩章节试读:

“嘭……”病房门被一脚踹开,季如洲满头大汗的冲进来,“夏深!你给我住手!”

听见季如洲的声音夏深浑身一僵,紧接着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一手扯着桑晚的头发一手用刀抵着她的脖子,慢慢转身看向季如洲。

“夏深,马上放开晚晚,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季如洲咬牙切齿道,他竟然又被这个女人给骗了!

“不放过?”夏深眯了眯眼睛,手上力度加大,“怎么个不放过法啊?季如洲,我早就一无所有了,你觉得我还怕你吗?”

“你!”季如洲紧紧捏着拳头,“夏深我就不应该可怜你!”

“呵,可怜我?”夏深顿时笑的花枝乱颤,很快又敛了神色满眼狠厉,“季如洲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放过晚晚,有什么冲我来。”

“放心,很快!”夏深眼底是全然陌生的阴冷,“你,你们,一个两个,所有伤害过我和南南的人我统统都不会放过!”

“想要她活命是吗?”夏深轻蔑的笑了笑。

“说,你有什么条件。”季如洲顿时明白她的意图,如果她真的想要杀桑晚早就动手,肯定不会等到现在。

“让我走。”夏深冷冷的看着他,“让我离开,并向所有人宣布夏深已经死了。”

“你想干什么?”季如洲警惕的看着她。

夏深嘲讽的笑了笑,手上的刀又近了几分,“答不答……”

“好!我答应你。”季如洲飞快道,“别伤害晚晚。”

“呵,”夏深轻蔑一笑放下刀,“季如洲你如果食言,我诅咒你余下半生都会在懊悔中度过,日日生不如死。”

“好,绝不食言。”季如洲静静看着她,“只要你放过桑晚,马上让你走。”

“嘭……”夏深一把将桑晚推过去。

“晚晚!”

“如洲!”桑晚扑进季如洲怀里大哭。

夏深收了刀往外走。

“如洲,不能让她离开,我的病!还有我们孩子的命!”桑晚推攘着季如洲,“绝对不能让她就这样走啊!”

“晚晚……”季如洲有些犹豫。

“你如果不去我立刻死在你跟前!”桑晚作势爬上窗台。

她绝对不可以让夏深就这样离开!这一次她要彻底斩草除根!要让夏深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和为她摇摇欲坠的爱情赎罪!

因为脚上的伤,夏深一路都走的很慢,不过她也根本不赶时间。

季如洲不会放过她的,桑晚更不会!

三年前在仓库看见南南尸体的时候她一时没受住精神崩溃了,就这样恍恍惚惚过了三年,她原以为自己会一辈子疯下去。

可是老天爷居然让她好了。

呵,也是讽刺,夏氏早已被季氏吞并,爸爸妈妈也在两年前就过世了,现在她早已一无所有了,清醒的活着还不如去死。

只是在死前她一定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季如洲,她要让他一辈子不得安生!一辈子也忘不了她!

季如洲循着地上的血一路走到了楼顶,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受控制的升起,。

不,不可能的!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傻?

季如洲飞奔着上楼,楼顶静悄悄的,似乎从来没有人来过,一地的血迹就止于护栏处,季如洲整个人僵在原地。

“是在找我吗?”身后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

《旧人入梦星坠繁花》 第二章 输血 免费试读

季如洲离开阁楼后心乱的不行。

每次说是去折磨她,其实何尝又不是折磨自己。

他恨那个女人,恨她当年拆散他和桑晚强行嫁给他,恨她心狠手辣害得桑晚至今卧病在床,更恨她蛇蝎心肠居然害死桑晚肚子里的孩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南南去世时她眼底的那一抹绝望,时至今日他每晚做梦都会梦见。

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的!明明是那个女人欠他的!

“季总!季总!”林秘书急匆匆的跑过来。

“怎么了?”季如洲扶了扶额头强行逼退脑子里有关夏深的一切。

“今天晚上您不在医院,桑小姐不小心从病床上跌下来划破了伤口,现在还血流不止。”

“晚晚!”季如洲眉头一拧,立刻要往外冲。

“季总!”林秘书拉住他,有些尴尬的指了指阁楼,“不带上夫人吗?她跟桑小姐的血型……”

季如洲愣了一下,对啊,楼上那个疯女人是桑晚的移动血库啊,他差点都忘了。

“带上。”

……

“呜呜呜……呜呜呜……”

两张病床,一张躺着桑晚,一张躺着不断挣扎的夏深,血液顺着滴管不断从夏深身上流向桑晚体内。

季如洲坐在桑晚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晚晚别怕,没事的,没事的啊。”

“如洲,我不要她的血,脏!”桑晚别过头去,眼中闪动着泪水,“我永远也忘不了当年她是怎么害死我们的孩子的。”

“晚晚,”季如洲心疼的抱住她,“不要再想过去的事情,等你好了,我们还会有很多孩子的。”

“可是如洲,我忘不了我们那个没出生的孩子,我能感觉到他在我身体里跳动,都怪她!都怪她!”

桑晚挣扎着,血液不断回流。

另一张床上的夏深手脚被铁链拷在床上,不住的挣扎着,呜呜呜的喊着,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她的孩子也给我们的孩子陪葬了啊,晚晚,都过去了。”季如洲宽慰道。

“不行!”桑晚激动的喊起来,“她的孩子怎么比得上我们的孩子?那个病秧子,他本来就该死!”

“呜呜呜……”话一出口没人注意到另一头夏深的挣扎忽的大了许多。

“是是是,晚晚,你不要激动,我们现在先乖乖输液好不好,你的身体最重要。”季如洲紧紧抱着桑晚,自从他们的孩子没了,桑晚的身体也废了以后,她的脾气是越来越差了,他真担心哪一天晚晚也会疯。

“如洲!”桑晚忽的眼睛发亮,紧紧抱住季如洲的胳膊,“我的血现在全是坏血,每次都要靠这个贱女人给我输血,你说如果我和她的血全部交换了,我是不是就会好了?就有可能完全康复了?”

季如洲的心猛地一戳,下意识的看向一旁不住挣扎的夏深。

“晚晚,现在的科技哪里有这么发达,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会治好你的。”

“不是的!”桑晚一把握住季如洲的手,“我在国外有一个医生朋友,他们的研究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程度了,可以通过移植的手段交换人体全部的造血干细胞……”

“可是晚晚,这样做了夏深不是会死吗?”季如洲打断她的话。

桑晚停住,慢慢松开季如洲的手,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死了就死了啊,季如洲,你是在关心她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