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傅闻夺柳清清的小说[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最新章节阅读

编辑:风过无痕 2019-01-23 14:12:11

主角叫傅闻夺柳清清的小说[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最新章节阅读

《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 即可阅读全文

《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小说简介

《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的作者文笔构思还算可以,值得一读。。主角是傅闻夺柳清清的书名叫《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本小说的作者是林深现鹿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的酒鬼父亲是傅家老三,今年才四十多岁,仗着傅家有钱,常年沉迷喝酒赌博,女人一大堆,自然的,孩子也一大堆。如果不是出了柳清清这回事儿,傅老三应该都不记得她这个女儿。柳清清跪在地上根本不敢起来,傅老三生。主角是傅闻夺柳清清的小说是《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本小说的作者是林深现鹿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两年前一次偶遇,傅闻夺对柳清清一见钟情,将她视若珍宝。两年后得知真相,他毅然决然弃她而去,甚至百般羞辱,将她囚为脔宠!苏和说:“清清,我不管你和我姐夫是什么关系,你怀了我的孩子,我会对你负责。”傅闻夺笑:“怀孕?你也配有我的孩子?”而这一切,都在她被人强行摁在手术台流产的那一刻骤然崩塌!

精彩章节试读:

柳清清脑袋都不敢抬,飞快地解释:“妈妈带我来给苏小姐道歉,他们灌我酒。”

提到苏蔓,傅闻夺眼底的不善更加清晰,他抬起手不耐烦地扯下了领带,直接绑上了柳清清试图挣扎的手。

“傅闻夺,你昨天说过我们两清了。”柳清清仿佛猜到了什么,掐着浓重的鼻音和他讲道理,“之前的事是我骗你,但你昨天说过了,我们两清。”

小姑娘说话的时候心虚得厉害,脑袋都不敢抬,拖着软绵绵的哭腔,傅闻夺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浑身都火烧火燎了起来。

昨晚的记忆清晰的涌上脑海,他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他一贯是不喜被女人近身的,她除外。这个小骗子,顶着一张雨后青山的小脸儿脆生生地缠着他,缠得他一天见不到她都觉得空落落的。

兴许是被她这张脸迷惑了,他最后跑到了人家门口堵人,还没等他先说话,那小姑娘反而磕磕绊绊地表白了。

后来他还真的把这人当心尖宠了半年,以往他从没想过,有一天竟然会对比他小十岁的小姑娘动心,并且还真的硬生生憋了半年,只为了等她成年。

甚至,当昨天傅家联姻的未婚妻苏蔓从国外回来的时候,他谁都没打招呼,直接带着这小丫头就去了。

他能接受她家里穷、出身低,只要他喜欢就行,但他不能接受,当他带着人出现在苏家人面前的时候,被人指着喊:“傅少,这不是你三哥家里的那个私生子吗?你怎么跟自家侄女搞到一起去了?”

被欺骗半年的怒火加上此时柳清清极力试图撇开关系的言辞刺激了他,傅闻夺一只手撩起她的裙摆,发现她的内裤不知何时已经被人脱掉了,方才那几个人的话瞬间涌上脑海,傅闻夺胸腔里滔天的怒火开始翻涌。

柳清清还意识不到,她努力地想要离这人远一点,她知道她给傅闻夺蒙羞了,随之,她整个人都被横翻过来,后背贴着壮硕的胸膛,她本人却迎面对上了镜子。

镜子里映着她羞耻的姿势,以及身后目光阴骘的傅闻夺。

“被外面那几个人上和被我上,你可以自己选。”

柳清清在镜子面前,羞恼地垂下了脸。

一个半小时后,柳清清被西装裹着带出了洗手间,被丢进了一个房间里,跟她一起被丢下来的,还有傅闻夺冷到极点的一句话:“下一次再出现在我眼前,我就打断你的腿。”

半个小时后,柳清清被司机送出了会馆。

她身上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长裙及踝,将她身上所有暧昧的痕迹都遮盖掉,她整个人缩在车窗边,目光被不远处的一场车祸吸引。

“小姐害怕吗?”司机问她,“小姐放心,我是傅先生的专属司机,不会出车祸的。”

说着,车子已经开了出去。

但柳清清的视线一直在往后看,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出车祸的一共是两男一女,男的好像就是当时灌她酒,然后在洗手间里自扇耳光的那个,女的就是打她的小太妹。

是意外么?

“小姐,到了。”司机一个刹车,下车替柳清清拉开车门。

柳清清丢下了一声“谢谢”,忍着酸疼快步冲回了家,但她刚拉开家门,就看到了最不像看到的人。

她的父亲,而且是酒醉的父亲。

“清清,快过来!”柳母的头发早就被打乱了,嘴角都是红的,但将她身边四岁的小男孩护的严严实实的,小男孩不敢哭,在见到柳清清的时候瞬间喊了出来,“爸爸,她来了,你不要再打我了。”

柳清清僵着骨头,避开了地上摔碎的瓷片,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但迎面就迎来了一耳光,她的酒鬼父亲在她的痛呼中,恶狠狠地问:“就是你,勾引了傅闻夺,还被苏家大小姐撞见了?”

《强占野猫:大叔狠狠爱》 第5章 兔女郎 免费试读

她的酒鬼父亲是傅家老三,今年才四十多岁,仗着傅家有钱,常年沉迷喝酒赌博,女人一大堆,自然的,孩子也一大堆。

如果不是出了柳清清这回事儿,傅老三应该都不记得她这个女儿。

柳清清跪在地上根本不敢起来,傅老三生性暴戾,此时正是火大,柳清清害怕傅老三再打柳母,一咬牙,膝行两步,颤抖着拔高了音量说:“爸爸,你要打打我吧,跟妈妈没有关系,我和傅闻夺交往半年妈妈都不知道。”

“交往半年?”傅老三眯了眯眼睛,“你跟他交往半年了?”

这件事所有人都不知道,因为柳清清往死里瞒着,怕所有人知道,傅闻夺以为她是生性不喜和人炫耀,实际上她是不敢。

“好,好……半年了,养条狗都有感情了。”傅老三在原地转悠了两圈,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笑容,抬手打了个电话,在他打电话的时候,柳母还拦了一下。

“老公,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

又是一个耳光,傅老三气急败坏:“什么亲生女儿?你跟我好的时候她都一岁多了,你说是我的就是我的啊?”

“妈的,就算是我亲生的又怎么了,我养了她这么久,她就不该回报我吗?她都跟人家交往半年了,再被睡一次能怎么样?豪门圈子里这种事儿还少吗?什么表姐弟都能搞到一起去,他们表叔侄怎么了?”

柳清清还没搞清楚事情发展到了那一步,她有些想要去扶一下柳母,但又不敢动,一直到屋外有几个兔女郎敲开了门。

柳母的表情很复杂,她知道自己是个毫无地位的小三,可是也不代表,她能够忍受几个兔女郎进来和自己的男人调/情,并且还将自己的女儿带走。

“妈妈!”柳清清被几个兔女郎抓着,有些害怕的喊着。

但最终,她还是被人带走了,她远远地看见柳母又挨了几个耳光,还看见弟弟躲在门后红着眼看她。

然后几个兔女郎把她带到了一辆车上,将她身上的衣服都扒光,又给她套上了一件极其暴露的兔女郎装,然后把她塞进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里。

被塞进盒子里的时候,柳清清觉得这两天就像是梦一样,她疲惫地在盒子里睡过去,又昏昏沉沉地醒过来,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昨天傅闻夺带她去吃西餐,却在西餐厅里见到了一位优雅的豪门闺秀,傅闻夺和对方介绍她,是:“这是我的女朋友。”

很平常的介绍,不知为何那豪门闺秀的脸突然扭曲了,盯着她冷冷地看,问她叫什么,她说她叫柳清清,然后旁边又蹿出来一个小个子的男人,指着她一脸惊讶地喊:“你是柳清清?傅老三的私生子?”

不,我不是!

梦里又变了一个样子,傅闻夺抱着一个女人在洗手间里,他看见傅闻夺那双手抱着对方,像是曾经抱着她一样。

柳清清看上一眼就觉得心痛万分,她不敢再看下去,她怕自己会嫉妒的发疯。

“闻夺,你是在为了那个私生子来质问我吗?”

有一个女人在说话,音色虽然柔柔的,但语句里的鄙夷几乎钻到了柳清清的心里:“我看那小姑娘就是看你有钱,故意骗你,设计攀附上你的,这件事儿整个傅家都知道了,所有人都在看你的好戏,我替你教训她一下而已——”

不是,不是!

“啊”的一声,柳清清从浅层睡眠中惊醒,一睁眼就是一片昏暗,空气都很浑浊,她伸出手才碰到盒壁,她这才想起来,她被装进一个礼品盒里了。

礼盒里这一点动静并没有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

外面还能听见女人的声音。

柳清清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礼盒,发现她回到了白天时候的别墅。

此时她正在昨晚和傅闻夺翻云覆雨的卧室里,卧室的门开着,门外能听见女人优雅的声音。

“闻夺,就算你真的喜欢她,但是你总不能娶她吧?她可是你侄女,血缘摆在这,你不可能给她身份,这样,我退一步,我们明面上继续商业联姻,但是你私下里怎么样我不管,可以吗?”

柳清清此时从礼盒里爬了出来,又小心地将礼盒盖上,有些茫然地站在卧室里,搞不太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在这儿?

“够了。”傅闻夺的声线从门外传进来,柳清清清晰地听到他说,“以后我和那个女人不会有任何关系,你以后也不要找她的麻烦,否则就不是一场车祸那么简单的了。”

再也...没有关系了吗?

柳清清说不出当时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浑身都跟着没力气,一下子颓败下去,恰在此时,她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吓了一跳,立刻重新跑回盒子里面,将盒子盖好,刚盖好外面就有人进来,她听见苏蔓问:“这盒子是什么?”

“傅老三送来的东西。”提到傅老三,傅闻夺并没有多少尊敬,“说是想拿这个东西换回来他的三个赌场。”

“哦?什么东西这么贵重?”

苏蔓说着,好似是很好奇一样踢了一下,然后柳清清就听见了盒子被打开的声音。

不要!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