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一纸安生许天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安笒霍庭深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夜的海 2019-01-23 15:27:22

[一纸安生许天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安笒霍庭深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一纸安生许天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一纸安生许天荒 即可阅读全文

《一纸安生许天荒》小说简介

一股清流,浓处如酒,淡处似茶。别样的感觉,虽然慢了一些,到更符合实际,毕竟有些纠结、探索的过程才是爱情本该有的样子。文笔细腻,人物刻画很生动,鲜明,加油。。独家小说《一纸安生许天荒》是水初心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小说,主角安笒霍庭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因为跑的太热,安笒随意拨了一下肩膀上的头发,露出还没消退的斑斑吻痕。叶少唐最擅长招蜂引蝶,哪里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眼睛倏地的瞪圆:“安笒,你、你和男人睡了?”安笒嘴角抽了抽,这问的也太简单粗暴了。她何止。甜宠新书《一纸安生许天荒》是水初心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笒霍庭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意外,她和神秘男滚了床单,领了结婚证却不知道丈夫高矮美丑。安笒拿着红本本抗议:“我要见老公。”入夜时分,他揽她入怀,抵死缠绵。夜半来天明去,男人故意不见她?安笒留下离婚协议书,愤然逃走,“本小姐不

精彩章节试读:

安笒脑子“嗡嗡”的响,他伸出手指敲了敲太阳穴,准备打开车门进去眯一会儿,对面的叶少唐和霍庭深脸色难看的出来,空气猛的绷紧。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叶少唐气急败坏道,“长辈的事情,你少插手。”

霍庭深冷冷一笑,“换女人比衣服都快的叶少,要跟我谈婚姻?”

他在和叶少唐说话,视线却越过他落在安笒的身上,眼神带着警告,尤其咬住了“婚姻”两个字。

“我女人多证明我有魅力!”叶少唐冷哼一声,眯了眯自己的桃花眼,“你比得起吗?”

这倒是事实,虽然两人都是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但霍庭深太过高冷,不及叶少唐接地气,也不如叶少唐容易扑倒。

安笒一脸无语的按了按眉心,这也值得骄傲?

依她看,那些女人都是脑子进水,一个随时不忘开屏的花孔雀有什么好?

倒是霍庭深,低调内敛有实力还不……丫丫个呸,她在想什么!

安笒嘴角抽了抽,严重怀疑自己不是变成已婚妇女,思想都变的黄暴了。

霍庭深一直在看安笒,见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扯嘴角,五官生动鲜明,嘴角不觉上扬。

他横了一眼叶少唐:“没兴趣理会你的事情,但姑姑的事,我会管到底。”

“大伯父的事,我也不会放手!”叶少唐眯了眯眼睛,彻底和霍庭深杠上了,两人四目相对,空气里迅速弥漫开硝烟的味道,隐隐有随时爆炸的危险。

安笒见状,赶紧扯住叶少唐:“我们约了客户,再晚就来不及了。”

她刚说完,就感觉到一股寒气迎面扑来,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跟着打颤。

霍庭深冷冷看过去,她的手指正搭在叶少唐胳膊上,像是挽住一般。

安笒觉得周围周围的空气的温度迅速降低了十几度,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

“不用怕他!”叶少唐一把将安笒扯到身后,挑衅的盯着霍庭深,“你姑姑一定还是我大伯母!”

霍庭深看了一眼安笒,冷笑离开。

黑色的保时捷911迅速消失在视线,叶少唐还保持着雄赳赳气昂昂的傲娇姿态,安笒无语的扯了他一把:“再不走,真的要错过见客户了。”

他们和客户约的上午十点在盛华集团,现在过去刚好来得及。

到了酒店,叶少唐坚持请安笒在大厅的雅座喝一杯咖啡。

“这里甜点不错,要不要来一块?”叶少唐风姿翩翩的靠在沙发上,“我带来的姑娘都说好吃。”

安笒嘴角抽了抽,冲着叶少唐翻了个白眼:“敬谢不敏。”

“Iloveyou,啵!”

“你能不能换个手机铃声?”安笒没好气道,和叶少唐在这里喝咖啡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不能。”他妖娆一笑,滑开手机接了电话,“宝贝想吃西餐了?可我在工作……宝贝真乖,下次带你去。”

挂了电话,叶少唐一脸自得:“看到了吗?这就是魅力!”

霍庭深,能比的过他吗?

“这次是莉莉还是莎莎?或者茜茜?”安笒讥讽道,“总不会又……”

“哗!”

脸上猛然一凉,她受惊的跳着站起来,手里的咖啡杯“砰”的摔到地上,清脆刺耳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少人。

“你脑子有病吧!”安笒抹了一把脸上的果汁,气的脸色铁青,粘稠的液体顺着她的头发、脸颊滴下来,白色的衬衣上滚了一簇一簇的果粒。

“臭不要脸的狐狸精!”穿着绯色雪纺短裙的女孩,手里端着空空的高脚杯,点着安笒怒骂道,“一定是你勾引叶少,不让他陪我吃西餐!”

安笒死死盯着对面的男人,咬牙切齿:“叶少唐!”

自从成为叶少唐的助理,她不止一次的被他招惹的女人找茬,可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接到安笒杀气腾腾的眼神,叶少唐一脸无辜的耸耸肩,优雅的品了一口咖啡,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他态度鲜明,要安笒自己解决。

“狐狸精,就是你勾引叶少!”女孩子摔了手里的杯子,朝着安笒扑了过来,长长的指甲正对安笒的脸。

这边的动静早就吸引了不少人,不少人对着的安笒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议论,“狐狸精”、“第三者”之类的词络绎不绝的钻进她的耳朵。

安笒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眼看危险逼近,气恼的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腕恶狠狠道:“冤有头债有主,哪个贱人对不起你,你就该把果汁泼倒谁脸上,不,你应该泼硫酸!”

叶少唐嘴角抽了抽,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不过他依旧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期待安笒像之前一样,赶紧的打发掉这个腻歪的女人。

“砰!”安笒随手抓了一个东西照着叶少唐砸了过去。

“别生气嘛。”叶少唐脑袋一闪避开,动作敏捷的接住抽纸盒,风度翩翩的走到安笒面前,拿着纸巾优在安笒的脑门上沾了沾,温柔道,“幸好宝贝素颜,不然花了妆多丑。”

女孩“哇”的一声哭出来,指着叶少唐控诉:“你、你明明说只叫我一个人宝贝的!你、你说你爱我……”

“真是个傻姑娘。”叶少唐一脸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怎么什么话都信?”

安笒狠狠揉了揉手里的纸巾,像是在揉搓叶少唐那张无比欠揍的脸。

“和他交往的每一个姑娘,他都爱,而且都是最爱。”她毫不客气的揭了叶少唐的底,“他就是个渣男。”

“我不相信!”那女孩气的跺脚,捂着脸哭着跑开了。

“宝贝,以后不可以这样诋毁我哦!”叶少唐笑眯眯道,“会影响我男神的形象。”

“滚。”安笒将揉成团的纸巾狠狠丢到桌上,气的脑子一抽一抽的疼。

她真是上辈子作孽,才给叶少唐做了助理。

“今天你居功至伟,回去歇着吧。”叶少唐十分大度的挥挥手,放了她一天假。

安笒一言不发的拎起包,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快步离开,心中诅咒叶少唐这辈子一定要栽在女人手里。

最好,他顽固的爱上一个顽固不爱他的女人!

《一纸安生许天荒》 第3章 奇怪的男人 免费试读

因为跑的太热,安笒随意拨了一下肩膀上的头发,露出还没消退的斑斑吻痕。

叶少唐最擅长招蜂引蝶,哪里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眼睛倏地的瞪圆:“安笒,你、你和男人睡了?”

安笒嘴角抽了抽,这问的也太简单粗暴了。

她何止是睡了,结婚证都扯了!

“天呐,竟然是真的!”叶少唐拉了椅子坐在安笒对面,一脸关切,“那个男人是谁?怎么勾搭上的?”

安笒黑着脸不说话,她也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我们可是哥们,我有义务帮你把关。”叶少唐拍了拍胸脯,凑了一张桃花脸过去,“快说!快说!”

安笒一手抚额,声如蚊蚋:“不知道。”

“切,床单都滚了,还说不知道?”叶少唐坚决不相信。

安笒噌的涨红了脸:“我真的不知道。”

“难道是一夜、情?”叶少唐被吓了一跳,他瞪圆了眼睛盯着安笒,“没想到你这么放得开!可以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安笒心烦意乱,烦躁的坐回到椅子上,心一横,沮丧道,“我醒过来的时候,一个人在酒店房间。”

想想真是悲催,床单也滚了,结婚证也扯了,她竟完全不了解那个男人。

“你在开玩笑?”叶少唐被吓了一跳,但见安笒表情认真,立刻严肃起来,“你被人算计了?”

安笒想了想点头:“是。”

可不是焦红艳和安媛在背后算计了她?想到她差一点被李胜那个猥琐男占便宜,她觉得一阵阵恶心。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

“Iloveyou,啵!”

独具特色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叶少唐。

他看了一眼来电,眉心他跳了跳,硬着头皮接通:“又怎么了?”

“小少爷,先生和夫人又在吵架,他们砸了好多东西。”

像是为了作证佣人的话,那端立刻传来“哐当”的碎裂声音,震的叶少唐赶紧撤开手机,以拯救自己的耳朵。

对此,安笒已经见怪不怪。

“我马上去。”叶少唐黑着脸挂断电话,看了一眼对面的安笒,“走吧。”

安笒惊愕的抬头:“我?”

他回家拉架,她去做什么?

“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十点半见客户。”叶少唐黑着脸嘟囔,“一把年纪连自己老婆都搞不定,真丢脸。”

安笒嘴角抽了抽,默默的收拾好文件跟了上去。

二十分钟之后,汽车“吱嘎”一声停在叶家别墅门口,叶少唐看了一眼安笒,硬邦邦道:“蠢的没救了。”

来时的路上,安笒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告诉了叶少唐,但自动忽略了自己已经是“已婚妇女”的事。

“我在外面等你。”安笒讪讪的笑了笑,一脸尴尬。

莫名其妙的被人睡了,而且被结婚了,她的确蠢的没救。

“你怎么能这么笨?!”叶少唐黑着脸教训安笒,伸出手在安笒的脑门上不客气的敲了几下,“蠢!蠢!”

安笒吃痛的捂住额头,嘟囔道:“你再不去,你大伯父和大伯母房子都要拆了!”

“还敢顶嘴!”叶少唐瞪了一眼安笒,不过听到别墅里传来的“乒乒乓乓”声,脸色一白,赶紧的推开车门赶了过去。

安笒揉揉额头长出一口气,她打开车门,出来透透气,心里实在憋的厉害。

“砰!”

她受惊的扭头看去,一个男人正从汽车上下来,挺拔的身影笼着一层寒意。

被淡漠的看一眼,安笒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凝结成冰,好像稍稍一动,就会“咔嚓”一声碎成渣渣。

她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啊,对了,是霍庭深。

霍庭深,霍氏家族掌舵人霍震霆的二儿子,十六岁出国,二十三岁创办HC集团,不过短短几年时间,HC跻身世界五百强,是商界神一般的人物。

在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上,有霍庭深的全幅照片,难怪她觉得他这么熟悉。

安笒礼貌的点点头,转过头,继续看对面墙壁上的蔷薇花。

霍庭深眯了眯眼睛,打量着几步之外的女人身上,她穿了一件米色职业套裙,靠着车窗,凹凸有致的身材比过最好的车模。

清晨的风吹过,她额前的头发,轻轻一缕,平添无数风情。

他眸子一紧,抬起修长的腿走过去,淡淡道:“安笒。”

在这里遇到她,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她和叶少唐关系如此亲密,更让他觉得意外。

被点到名字的人错愕的回头,对上霍庭深深邃的眸子,诧异道:“霍总认识我?”

商界巨子怎么会知道她?

霍庭深的视线落在安笒泛红的额头,想起刚刚在车里,她和叶少唐的亲密动作,眼神冷了冷。

“霍总?”安笒被盯的不自在,微微皱眉,“您有什么事吗?”

“和叶少唐保持距离。”他硬邦邦道,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安笒闻言一怔,眉眼弯弯的看着霍庭深:“这个,好像和霍总没有关系。”

这人真是奇怪,眼神怪奇怪,说话也奇怪。

霍庭深眸子一紧,冷冷的盯着安笒,周身泛起为危险的气息,她已经成为他的妻子,她和别的男人举止亲密,当然和他有关系。

“记住自己的身份,以及应该承担的后果。”霍庭深手掌撑在打开的车门上,挑起眉头看安笒,“你,结婚了吗?”

安笒心里“咯噔”一声,眼皮不受控制的跳了跳,因为受惊微张的唇瓣粉嫩圆润,像极了嫩滑嫩滑的果冻,让人生出想品尝一口的冲动。

霍庭深定定的看着她,继续道:“如果结婚了,就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说完,在安笒惊愕的注视中,他抬脚进了叶少唐刚进的别墅。

安笒还不知道,霍庭深的姑姑霍婉柔,正是叶少唐的大伯母。

霍婉柔因为抓到叶泽伟在外偷吃,她一气之下远走美国,最近刚回国。

她顽固的不肯原谅他,但叶泽伟顽固的不放弃、整日死缠烂打,两人一直纠缠不清,时常闹的鸡飞狗跳。

叶少唐和霍庭深泽常常被搬来灭火,时常碰到,不过因为各自立场不同,两人的关系相当不友好。

“难道我脸上写着结婚两个字?”安笒喃喃道,眼神复杂的看着霍庭深离开的方向,感觉怪怪的。

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她结婚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