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傅彦珩苏令妤的小说[唯梦闲人不梦君]最新章节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1-23 15:34:24

主角叫傅彦珩苏令妤的小说[唯梦闲人不梦君]最新章节

《唯梦闲人不梦君》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唯梦闲人不梦君 即可阅读全文

《唯梦闲人不梦君》小说简介

《唯梦闲人不梦君》更新多一点,我们投推荐票就会积极点。主角叫傅彦珩苏令妤的小说叫做《唯梦闲人不梦君》,是作者奶盐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将沾满血迹的尖刀扔在地上,苏令妤虚弱地说,“现在,你该满意了吧。”方思苑捂嘴,掩饰掉唇边流出的讽笑:她终于能将昔日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踩在脚底,狠狠的鄙弃,何其痛快!“满意?你不会以为这样本宫就会满意了。主人公叫傅彦珩苏令妤的小说叫做《唯梦闲人不梦君》,它的作者是奶盐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捧着心讨好他,而他,亲手送给她装着父亲人头的锦盒!

精彩章节试读:

“娘娘!二皇子要不行了!”穗儿急忙忙冲进门。

此时的苏令妤,若不是胸膛还有些起伏,都看不出到底是死是活。

听到动静,苏令妤缓缓睁开眼,艰难地开口道:“你刚刚说煜儿怎么了?”

穗儿被她的模样吓得喉咙一哽,她哭得连说话都断断续续,“二皇子,他……烧昏过去了。”

苏令妤瞳仁猛然一缩,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你说什么?”

穗儿搀扶着她急忙忙赶去了冷宫偏殿。

床榻上的孩子浑身烧得通红,额头冒着豆大的泪水,整张小脸皱在了一块,看起来痛苦极了。

苏令妤心头猛地一震,脱离穗儿的双臂,踉踉跄跄的走向床榻。

苏令妤凄声大叫,“煜儿!”

可是并没有回应,床榻上的孩子早已烧得不省人事。

“你不会死的,母后会救你的,母后一定能救你的。”

苏令妤嘴中呢喃不止,歪歪倒倒朝门外走去。

穗儿看着她这般疯魔的样子,甚是揪心,“娘娘要去哪?”

“我要去找纯妃!”

只有方思苑能救她的煜儿了,不管会受到怎样的折磨,她都要救她的孩子。

“听说姐姐要来找我?”

门口忽然踏入一道娇俏身影,一双美目扫过冷宫内,落在苏令妤身上时,染上了几许嘲弄。

苏令妤眼中蒙上一层薄雾,腿脚一弯,视死如归般往下跪去。

“姐姐这是干什么?”方思苑一双秋波盈盈的眸子流露出讽刺的光芒。

“救救我的孩子。”苏令妤深知方思苑的蛇蝎心肠,自己这般求她,少不了要付出代价。

“救他也不是不行。”方思苑莞尔一笑。

一把泛着冷光的尖刀,扔到了苏令妤身前。

“听说姐姐出生时胸前便有凤凰花胎记,因此便成了内定的太子妃,姐姐知道吗?越美好的东西就越遭人恨。”

苏令妤眼中漫过一丝冰凉的冷意,呆滞地解开了衣带,露出了锁骨下栩栩如生的凤凰花。

父亲曾说,这胎记是祥兆,她生来就该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却不曾想,这胎记才是扼杀她的刽子手,将苏家推入地狱的真凶。

拿起刀柄的手颤抖得厉害,却义无反顾的朝胸口划去。

多少痛苦她都尝过了,不差这割皮之痛。

一刀落下,鲜血渗出,和那嫣红的花瓣混为一体,看不出有何变化,可疼痛却是实实在在的。

一刀接着一刀,血从伤口不断喷涌而出,撕裂的疼痛从胸口扩延,冷汗从惨白的脸颊滑过,苏令妤却强忍着一声不吭。

胸前早已血肉模糊,那凤凰花终是面目全非。

《唯梦闲人不梦君》 第8章 陪葬 免费试读

将沾满血迹的尖刀扔在地上,苏令妤虚弱地说,“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方思苑捂嘴,掩饰掉唇边流出的讽笑:她终于能将昔日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踩在脚底,狠狠的鄙弃,何其痛快!

“满意?你不会以为这样本宫就会满意了吗?不够,永远不够,本宫这一生都不会放过你。”方思苑清丽的脸上晃过一丝狰狞。

苏令妤猛地抬头,凶狠地看着她,脸上的恨意在烛光下暴露无遗。

“你答应了我,要救我的煜儿。”

“救他?”方思苑嗤得一笑,双眼淬上恶毒,“他死了才更好!”

“那我就要你陪葬!”苏令妤在众人晃眼之际,捡起地上尖刀,飞跃而起,朝着方思苑猛扑过去。

刀尖近在咫尺,方思苑双眼蓦然睁大,频频往后退去,苏令妤紧随而来,那可怖的模样,势要将她剥皮拆骨。

千钧一发之际,身前忽然闪过一道黑色人影,苏令妤被一掌打倒在地,当即吐出一口浓血,随之刀也被人夺去。

那道身影是傅彦珩的贴身影卫。

方思苑惊魂未定,捂着胸膛大口喘息,看到衣袖划了一大道口子,虽未伤及,却依旧怒不可遏,狠狠地搧了苏令妤一巴掌,“贱人竟敢伤我,我要了你的命!”

几个宫女齐齐上前,气势汹汹朝苏令妤而来。

穗儿吓得够呛,连连跪地叩头求饶。

方思苑秋水盈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等等。”

宫女收到命令而停住脚步。

方思苑莞尔一笑,纤纤玉手狠狠捏住苏令妤的下巴,眼含讽刺的笑意,“将她那个贱种给我扔出去!”

苏令妤闻言,惊得背后汗毛根根竖起:煜儿若是真被扔出冷宫,外面那种天气,决计活不了半个时辰。

“不要……”苏令妤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两个宫女相视一眼,快步向前抬起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孩子便朝外走去。

苏令妤忍着一身疼痛,冲到她们面前,夺过煜儿,死死护在怀中,“方思苑,在这偌大的后宫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什么都有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放过你?”方思苑一双美目浮现笑意,“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本宫抢过来。”

方思苑的话令苏令妤气得浑身冷颤,心口一阵阵发寒,宛如落入一个黑不见底的冰窖之中。

就在此时,一个太监急忙忙走到方思苑身后,俯下身,为难的开口道:“娘娘,皇上去了钟粹宫,寻不到您,正在发脾气呢。”

方思苑微眯双眼看向苏令妤,嘴角含着丝冰冷的笑意,“今天算你走运,可保不准下次你还能有这样的运气,我们走。”

苏令妤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闭上眼睛长吁一口气,那种惊惶无措的恐惧仿佛还残留在心尖。

哪怕没有方思苑的刁难,苏令妤也知道,她的煜儿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她只想保住她的煜儿,为什么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老天都不愿施舍给她?

苏令妤空洞而干涸的眼窝中流出两道清泪,将煜儿的搂得更紧了些。

捡起地上的小刀,刀尖直直的对准了自己的脖颈。

既然这样,那母后就来陪你!

穗儿慌慌忙忙从门外闯了进来,见到这一幕,惊叫一声,“娘娘!”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