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在远方,记忆似深海]免费试读 主角叫苏静俞葛梦轩顾亦晴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绿野 2019-01-13 22:41:14

[在远方,记忆似深海]免费试读 主角叫苏静俞葛梦轩顾亦晴的小说免费试读

《在远方,记忆似深海》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在远方,记忆似深海 即可阅读全文

《在远方,记忆似深海》小说简介

《在远方,记忆似深海》作者大哥,这年找本好看的小说不容易特别还是新体系的,好看的就更不容易了,所以咱们商量商量能不能快点更,否则我就给你寄万人血球求更了。经典小说《在远方,记忆似深海》由阿喵喵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类小说,主角苏静俞葛梦轩顾亦晴,内容主要讲述: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这家婚纱店的经理,刚刚员工打电话告诉他说葛氏的总裁来了,这位经理听后迅速地赶过来,真怕店里的人没伺候到位,惹了这个大人物。在本市谁不知道,但凡惹到葛梦轩的人,只要他轻轻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主角是苏静俞葛梦轩顾亦晴的小说叫《在远方,记忆似深海》,本小说的作者是阿喵喵写的一本总裁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霸道专横;她,倔强又令人心疼。缠绵过后,她揉着小蛮腰,问:“四哥哥,你可以不结婚吗?”“不可以,因为……我要娶你。”

精彩章节试读:

下午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纷纷扰扰落在苏静俞的视线中。出租车里播放着薛之谦的刚刚好,凄凉的音乐,听的心里空空的。

车里靠着路边停了下来,苏静俞才发觉原来已经到了。舅舅跟着父亲这几年别墅一套接着一套换,暴发户的典型代表。

一下车寒冷的风迎面而来,苏静俞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四处寻觅前来接自己的人。

冬梅树下,陈知熠穿着一件咖啡色的大衣,手指间夹着烟已经抽了大半。

他朝着苏静俞的方向走了过来,脸上有些不耐烦的对她说:“你怎么这么慢,我等了你多长时间,为什么电话也不接?”

这语气听的苏静俞当场怒了,蹙眉反驳道:“我求着你等我了吗!不想接,你走就是了!”

陈知熠神情一愣,低下头仔细的打量着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哭的通红的。

“看什么啊你!”苏静俞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麻利的戴上了墨镜。

“脾气还不小。”陈知熠冷哼了一声,蔑视的笑道:“本来就是俩相情愿的事情,你哭什么意思?”

“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话不投机,苏静俞白了一眼自顾自的往里走。

陈知熠急的拽住她的手腕,下手没个轻重,疼的苏静俞“嘶”了一声。

一辆低调的路虎车开到了俩个人的身边,苏静俞一眼认出了,葛梦轩下了车,徐徐走近,拉过苏静俞的另外一只手,不容置疑的对这陈知熠说道:“松手。”

“你算老几让我松手!”陈知熠英俊的脸不满的望向葛梦轩,他稍稍用力将苏静俞又拉近的身边,宣布着自己的主权。

葛梦轩也毫不退让,挣得苏静俞半个手臂都在疼,喃喃自语:“你们松开我啊。”

“他是谁?”葛梦轩瞧了一眼陈知熠,目光停留苏静俞脸上,质问着她。

“不需要告诉你,你管好自己的顾小姐就好了。”苏静俞憋着一口气,面向着陈知熠甩开了葛梦轩的手,她抬起头看着陈知熠,对他说:“带我走。”

葛梦轩心口一滞,刚走进陈知熠已经将她护到自己的身后,仰着脖子笑道:“不属于你的该放手,前辈给你的建议。”

陈知熠随意的拉起苏静俞朝着里面走去,她的手冰冷的让人心疼,他要开口的说话,苏静俞低着头轻声的说:“不要说话,往前走。”

身后那道灼热的眼神一直看着她的消失在拐角处,隐忍暴怒吩咐道:“找人保护着,还有给我查一查这个人是谁,她在哪里认识的。”

天空的雪终于停了下来,寒风吹过冷到人的骨子里。陈家二十四小时恒温,苏静俞还是觉得冷,她的大衣上落满了积雪,坐在沙发里低着头想着心事。

“那是你男朋友?”陈知熠脱下了大衣,里衬是一件素色的羊绒衫,松松款款的穿在身上,看的很舒服。

苏静俞正才抬起头,眼泪瞬间流了下来。陈知熠赶紧拿东西给她擦,摇头无语道:“脾气那么大说哭就哭了,情爱这种东西最不能认真,小姑娘你看开一眼心里就会好受多了。”

“你什么也不懂,说的当然轻松了。”苏静俞一下一下的抽噎着。

陈知熠也不想去说个输赢,桌子上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

“喂。”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陈知熠狐疑的看了一眼苏静俞,抓了抓后脑勺,问道:“我搞错了,你先把人送到酒店吧,不要怠慢了。”

他电话刚挂,苏瑾瑜冷笑了俩声,额前的头发落了雪全都湿了,顺溜的搭在眉间,显得她的脸越发的苍白。

“你要接的不是我。”

“你知道还跟我走,小姐你的心可真大。”陈知熠绕到了她的身边,看她头发湿了又找来毛巾给她擦头。

苏静俞心里苦笑,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那么不愿意见到四哥。

“我该走了,谢谢你刚才。”剩下的话苏静俞没有明说,她歪过头起身要走。陈知熠也不拦着,在身后问道:“你该告诉我的名字。”

“苏静俞,你呢?”她打开房门,门外冰天雪地她整个人如同雪中走出的精灵,明明弱不禁风嘴角却轻轻的笑起。

陈知熠嘴角勾起微笑,手里还拿着毛巾,和她说:“陈知熠,静俞你是一个有趣的人。”

不料苏静俞只是眉心一皱,转身就走,嘴里念念有词:“登徒子,有趣你妹啊!”

苏静俞怕在舅舅家里看见葛梦轩,打了电话重新约了时间。小区外根本打不到出租车,苏瑾瑜庆幸今天出门的时候穿的是平底的短靴。

苏静俞沿着俩米高的围墙往外走,那辆熟悉的路虎车停在了小区唯一的出口处。后窗摇了下来,葛梦轩目光深邃的看向她。

“上车。”

苏静俞看着四哥生气的脸,杵在那里就是不动。葛梦轩开了车门脚底生风,走到了她的身边,刚要发火又看见她头发都是湿的,眼睛都哭肿了,心里一软。

“苏静俞,上车。”他擦了擦静俞脸上的泪痕,语气变得温柔起来,哄着她:“真是让我惯坏了,别哭了,这可一点都不像你。”

苏静俞抬起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对他说:“我难道就是没心没肺的,一天到晚乐呵呵的。四哥,你太高看我的了。”

“舅妈那里我已经去过了,饿了吧,我带你吃饭。”葛梦轩伸手想要牵起她的手,苏静俞却躲开了,冷冷的说道:“四哥,忘了我只是你的妹妹,这里不是美国。”

“你现在越来越会拿话堵我了,你觉得我害怕这些?”他索性直接拦腰抱起苏静俞,一步一步的朝着车走去。

苏静俞想要下来,却被抱得紧紧的。她皱着小脸,望着葛梦轩刀削般的侧脸,在阳光下却显得那般柔和。

她想起在美国,四哥经常这样抱着自己,像个公主般的幸福着。

“四哥,我不喜欢顾小姐,你能不结婚吗?”

《在远方,记忆似深海》 第13章 顾家 免费试读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这家婚纱店的经理,刚刚员工打电话告诉他说葛氏的总裁来了,这位经理听后迅速地赶过来,真怕店里的人没伺候到位,惹了这个大人物。

在本市谁不知道,但凡惹到葛梦轩的人,只要他轻轻动动手指头就能让这个人消失。

看着冲他跑过来的中年男人,葛梦轩挑了挑眉,似有不满道,“你是谁?”

“葛总,我……我是这家店的经理,不知道您突然到来,得罪之处请多多包涵。”

经理不停地抹着额头上的汗,点头哈腰的道歉。

“管好你手下的人,下次再让我听到有人嚼舌根,我就让这家店消失。”

葛梦轩冷峻的眸光扫了一下在场的人,眸底划过一抹暴戾。

“对不起葛总,我替她们像你道歉,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计较。”

经理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了,只是听见葛总轩这么说了,还是先道歉,毕竟要是得罪了葛梦轩,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对不起,葛总……”

众店员心里对葛梦轩感到畏惧不已,纷纷朝他道歉。

葛梦轩连个眼神都没有给这些人,直接迈步往门外走去。

顾亦晴看葛梦轩丢下她,赶紧追上去,临走时还丢了这句话,“哼,你们给我等着,我要你们好看。”

就在大家认为,这个个恐怖的男人终于带着那位刁蛮大小姐走了的时候,纷纷想喘口气的时候,却不想经理的声音狠狠地砸过来。

“你们今天都没带眼睛出门啊?竟然敢得罪葛梦轩?知道他是谁吗?妈的,想死也别连累我!”

店里的店员们纷纷站好,只能听着经理的训斥。

也是,这些有钱人哪里是她们能得罪的。

唉!只是说错了一句话,就恨不得把她们推去刑场斩头,豪门真是事非多……

“梦轩,你这是生气了吗?那些人真是太可恶了,竟然胡乱说话!”

顾亦晴紧跟在身后上了车,看着一言不发的葛梦轩,语气轻轻柔柔的还带着一丝的打抱不平。

一想到,刚才葛梦轩教训那个经理是为了她,顾亦晴就眉稍带笑,一脸得意。

葛梦轩并没有理会顾亦晴,只是专注地开着车子。

顾亦晴看了看并没有理她的葛梦轩,脸色也暗了一下,没再自讨自趣地去说了,她知道,女人还是聪明一些比较好,该闭嘴的时候还是要闭嘴。

特别是像葛梦轩这种天之骄子,做他的女人首要条件就是要识趣。

这一点,从小就有着良好修养的顾亦晴,自然谙知这一点,毕竟像她这种出生在豪门的千金小姐,长大后也是自然嫁给豪门中的男人,这样的修养是必须要有的。

很快,车子很快开到了顾家,稳稳地停在门口。

“少姐,葛少爷……”

刚刚听见外面引擎声的管家,在看见葛梦轩和顾亦晴同时走进来的时候,恭敬的打了一声招呼。

“爸,妈,梦轩来了。”

顾亦晴笑嘻嘻地走进客厅,对着着坐在沙发上的一对中年男人说道。

顾母抬头,看见葛梦轩气宇昂扬的走了进来,赶紧招呼道,“梦轩来了,今晚就在这儿吃饭,我让佣人加几个你爱吃的菜。”

“谢谢伯母。”

葛梦轩温润地对着顾母笑了笑,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都说丈母娘看见女婿是越看越喜欢,这话说的是一点没错,自从顾母第一次看见葛梦轩时,就对这个年轻人赞赏有加。

虽说商场上的世界顾母不懂,可是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女人,面对葛梦轩这种英俊帅气的年轻人,自然是喜欢得不得了。

再加上葛梦轩在商场上的手腕,顾母也是有所耳闻,自然也很钦佩他的能力。

这样一个能力出众的年轻人能做她的女婿,顾母自然是欣喜的不得了。

“梦轩,来陪我下盘棋。”顾父看向站在一旁的葛梦轩,招呼他过来坐下。

“好的。”

葛梦轩走过去,坐在顾父对面,陪他下棋。

顾亦晴偎依着坐在葛梦轩身边,乖巧的看着他下棋。

很快,两盘棋下完了,顾父看着坐在对面的葛梦轩,由心地赞赏道,“梦轩啊,你经营公司的铁腕手段,却没想到在下棋这块,会让我这个老人家。”

顾父叱咤商场这么多年,自然是看得懂刚刚那两盘棋,是葛梦轩故意让着他。

只是让顾父没有想到的是,人称‘撒旦总裁’的葛梦轩,竟然刚刚在棋面上没有步步事逼近,反而主动让了他半颗棋,可见他的心思缜密。

这样只是为了告诉对手,他葛梦轩是在让着对手,并不是真的输了,而这一切的主导权都在他的手里。

真是一个聪明的人!

“伯父过奖了。”

葛梦轩礼貌性地笑了笑,并未过多的解释此事。

接着,顾父又把葛梦轩叫到了书房,和他谈了一会商场上的事情,最后又把话题绕到葛氏这次投标失败的事情上。

”梦轩啊,需要我帮忙就说一声,怎么说,你也快是我的女婿了,都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

“事情已经解决了,谢谢伯父的一番好意。”葛梦轩客气中带着一些疏离。

顾父看见葛梦轩这样的态度,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两个人又继续聊着商场上的一些事情。

到了吃饭的时间时,顾母让人佣人去书房叫了这两个人。

顾亦晴看着和顾父一起下来的葛梦轩,心里很是得意,她能看得出来父亲对葛梦轩的印象是极好的。

“梦轩,吃饭了。”顾亦晴上前拉着葛梦轩的手,往餐桌前走过去。

顾父佯装不悦道,“看看,这有了男朋友忘了爹。”

“哪有……”

被自己的父亲这么一说,顾亦晴娇羞的脸突然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看向葛梦轩。

葛梦轩只是淡淡的朝着顾亦晴笑了一下。

“四哥原来在这呢!”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葛梦轩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身子猛地一僵。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