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余知愉凉人醉]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纪彦靖慕倾月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追赶山边的风 2019-05-19 20:40:38

[余知愉凉人醉]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纪彦靖慕倾月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余知愉凉人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知愉凉人醉 即可阅读全文

《余知愉凉人醉》小说简介

怎么说呢,比较喜欢《余知愉凉人醉》里面的小红,很傲娇,很忠心,撒娇,有可以卖萌哈哈又傲娇,哈哈又好笑,挺喜欢这个人物形象的。。精品小说《余知愉凉人醉》是顾暖暖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纪彦靖慕倾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慕倾月的名声就像是臭水沟的蛆虫,传闻中,整个a市,她裙下之臣没有一车,也有一打。他的心头好,他的挚爱,他费尽心机护着的白月光,亦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半年前,慕倾月登上了去欧洲旅行的游轮,在船开出港口第。主人公叫纪彦靖慕倾月的书名叫《余知愉凉人醉》,是作者顾暖暖所编写的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愿意与他共进退,如愿成为纪彦靖的妻子,却被纪彦靖狠心的抛弃,看着他和别人在软塌上,慕倾月心如刀绞,为何到头来深情换得一场凉呢。

精彩章节试读:

救护车来的很快,何雅被一大群的医护人员护送到了医院。

纪彦靖自然是全程陪着她,用最温柔的话语宽慰着她,当成至宝般守护着她,至于慕倾月,他从有到尾只当是一个陌生人。

不过,心爱的女人受到了如此大的伤害,纪彦靖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

在救护车离开前,他派人将慕倾月软禁在了别墅里。

除了食物和水,不允许任何人看望她,男人狠绝的拿走了她的手机,掐断了房子里的网络。

她足足被关了半个月。

一个人在孤独的环境里,除了墙壁就是天花板,绝望,无助,迷茫接踵而来。很快的,她便憔悴消瘦了下来……

而,老天爷总会在你最凄惨的时候,再添一点火候。

她病了,发高烧,蜷缩在被窝里,忽冷忽热,惊厥,梦语之后,她甚至连起床倒杯水的劲儿都没了。

烧了一天一夜,慕倾月终于扛不住了,在阿姨送饭的时候,跪求着,借对方手机求救。

沈凉笙来的很快,也不知他如何绕过门口守着的人,顺利的进入房子里的。还没等慕倾月感动一下,男人煞风景的开口:“啧啧啧,你该不会深陷传销窝点吧,被人软禁了?”

“别废话了,赶紧带我走。”这是她唯一逃离的机会了。

沈凉笙没有继续挖苦,将女人柔软的身子骨从被窝里抱了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挪出脚步,卧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巨大的声响让昏沉中的女人清醒了过来。

空气顿时冷寂了几秒。

猛然回头,纪彦靖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冰冷的视线如锋利的刀口,一寸寸的剜着慕倾月。她心跳蓦然加速,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本事还真是不小,关在这儿还能有野男人跑来救你。怎么,要是我不出现,你准备着和野男人双宿双飞?”阴鸷冷漠的话语从男人薄凉的口中吐出,带着上位者眄视的姿态,纪彦靖挥了挥手,门口站在的下属,立刻朝着沈凉笙而去。

战火一触即发,慕倾月看着被围攻的沈凉笙,踉跄着护到了他身前:“纪彦靖,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别学疯狗乱咬人,放他走。”

看着她护着别的男人,纪彦靖的眸色更是沉了下来:“把碍眼的人处理掉!”

沈凉笙被打了出去,慕倾月挣扎着朝着门口走去,男人先一步的挡在了她的面前,一把掐住她的手腕。

“纪彦靖,你这个疯子……疯子!”

纪彦靖眉眼间的戾气更重了些,将身旁的女人甩到了床上,坚硬如铁的身子随之覆了上去:“慕倾月,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伤了小雅,还想着和野男人私奔,今天我要让你尝尝惹怒我的滋味。”修长的手指捏住了慕倾月的下巴:“慕倾月,你痛了吧,你捅小雅那一刀,她要比你痛苦一万倍。”

慕倾月的确是痛了,甚至是痛不欲生,那种刀口上撒盐的撕裂痛,让她恨不得就这样死了算了。事后,男人慵懒的靠在床头,看着被窝里瑟瑟发抖的女人,眸光沉了沉,心底有些后悔,是不是教训过了头。

可想到何雅那病态,痛苦的模样,纪彦靖的心狠了些。

《余知愉凉人醉》 第1章 她的丈夫 免费试读

慕倾月的名声就像是臭水沟的蛆虫,传闻中,整个a市,她裙下之臣没有一车,也有一打。他的心头好,他的挚爱,他费尽心机护着的白月光,亦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

半年前,慕倾月登上了去欧洲旅行的游轮,在船开出港口第三天的时候,她意外的在甲板上碰到了同行的何雅。因为琐碎的事情,她们起了争执,诡异的是,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何雅跌进了海里。

外海,洋流风浪巨袭,等救生员将何雅捞上船的时候,她因为缺氧休克过去了。

而一切的祸端,正是从何雅清醒,指认慕倾月是害她真凶那一刻开始。

“纪太太,不要试图惹怒我,玩死你的手段,我有千百种,咱们来日方长!”纪彦靖倒也不急着出去,眸光凉凉的瞥了慕倾月一眼。

慕倾月心中愤闷,却又无力改变这一切。在纪彦靖认定她是加害何雅的凶手,是游轮意外的主使者时,这一切似乎便成了定局。

而当初她对纪彦靖的爱慕,成了那件事无可抹去的动机。

“纪彦靖,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这个问题,我貌似已经说过无数遍了,何雅受到过的伤害,你等同深受一次,这件事就一笔勾销。”

纪彦靖轻描淡写的开口,那冰冷的话语,让慕倾月背脊发寒。

要她去跳海,且无人救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种,慕倾月自问是做不到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