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白微微慕亦渊的小说[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免费试读

编辑:橙歌 2019-05-20 16:33:51

主角叫白微微慕亦渊的小说[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免费试读

《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 即可阅读全文

《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小说简介

《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这本书写的真不错,虽然是虚幻小说,但屋次清楚,真不错,我觉得,写这些真不容易。《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是棉花兔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微微慕亦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车辆行驶在马路上,白微微很想找机会再提一次去晓娆家,奈何不论她说什么,慕亦渊都不回应。夕阳落幕正是下班高峰期,直至夜色渐浓,他们才到了目的地。白微微看着窗外那透着灯火的洋房别墅暗暗咋舌,这种只会出现在。主角是白微微慕亦渊的小说是《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它的作者是棉花兔创作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来只是一次普通的相亲,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撩到了一个大总裁。大总裁还是她的青梅竹马?白微微表示:“我怎么不记得曾经认识过你?”闪婚的背后有一个大阴谋,慕亦渊说:“我谋划了很久,只想执你之手共白头。”

精彩章节试读:

慕亦渊弯下腰,脚上的力度更甚,“你把我太太的胳膊握红了,我把你的腿踩青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如果再有下次……”

他冷洌凌厉的眼睛看着杨旭,生生的把他吓的往后躲了躲,才接着说:“若再有下次,我就揍你十次奉还,若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就剁你两只手!”

“你知道我是谁吗?”杨旭还做着最后的挣扎。

“知道你是谁?”慕亦渊嗤笑一声:“你也配?”

说完站起身,拥着白微微离开。

失去威胁的杨旭眼里闪着怨怼的光:“白微微才和我分手了一星期就和你结婚了,可见她也并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劝你一句看清身边人,别识人不清让人当枪使了!”

慕亦渊刚刚还温柔的脸瞬间寒霜密布:“你这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似是怕他再动手,杨旭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自己的头,向纹就是这个时候过来的,她巧笑的站到了杨旭身边:“慕大哥,好巧。”

白微微下意识的挽上了慕亦渊的手臂。

慕亦渊心里顿觉好笑,这小丫头还知道圈地盘呢!

看着慕亦渊面无表情的脸,再看看旁边淡然的女人,向纹故意问:“慕大哥,这位是?”

慕亦渊把白微微的手从自己臂弯里拉了出来牵到手里:“这位是我太太,白微微。”

对于这个身份,她笑的有点心虚。

向纹在和杨旭变爱之前就把这人查了个底朝天,此时只是点了点头:“我刚刚听你们似乎有点误会,小旭他说话有点直,慕大哥你不要怪他,不过他也是为了你好,怕你被骗嘛!”

白微微磨了磨后槽牙,把要为自己出头的慕亦渊扯了回来:“杨大哥好像也是才分手了一个星期吧,现在不也是谈恋爱了吗?本以为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现在才觉得,小姐你怕不是被他骗了吧?”

看着向纹僵硬的脸她接着说:“我这人说话有点直,别怪我,毕竞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拿你自己的话去堵你自己的嘴,真特么爽!

慕亦渊偷偷捏了捏她的手,然后对向纹说:“我太太性格直爽,见笑了。”

嘴里说着见笑,脸上却一副得意到不行的表情。

“我们先走了,失陪。”

向纹看着前面十指紧扣的一双手,开口喊道:“慕大哥,阿姨想你了。”

白微微明显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的愤怒,不似刚刚单纯的生气,还带了一些失落和难过。

可他牵着她的步伐依旧稳健。

白微微隔着拿勺子的手偷瞄慕亦渊。她想问:刚刚那个是谁啊?好像和你很熟的样子?她说的阿姨又是哪位?你到底为什么生气,又为什么难过?

慕亦渊放下勺子,抽了张纸优雅的擦了擦嘴,说:“想问什么就问吧,别一副欲言又止可怜巴巴的模样,就跟我欺负了你似的。”

刚刚还一肚子疑惑的白微微突然就没有了想要知道的欲望,她也随着放下勺子,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认真:”你现在,还生气吗?"

以为要回答很多问题的慕亦渊:……

他先是一愣,然后笑容逐渐从嘴角蔓延至眼里:“你很担心我会不会生气吗?”

白微微眨眨眼,为什么很正常的一件事从他嘴里说出来就这么旖旎?!

她抿了抿唇,故意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爱气不气!”

“刚刚那个女人叫向纹,她嘴里的阿姨是我妈,现在是她后妈。”

白微微瞪圆眼睛。

这种关系听起来就很复杂,她不觉得自己有立场参合进他的家事里,便不再多问,低头乖巧的吃着自己碗里的粥。

出了餐厅,已是晚霞满地,把视线所见之物都镀了一层金黄,白微微抬头去看身边之人,余晖照耀下的他看着很是柔和,除去和这个男人之间的乌龙,她希望他是快乐的,幸福的。

毕竟是一个给过自己温暖的男人。

白微微往前走了几步站定,扬头看着他:“下午的事非常感谢,如果没有你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虽然我自己也不愿吃亏,但毕竟男女力量悬殊,真的谢谢你了。”

慕亦渊稍稍弯了弯腰,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你要怎么谢?"

白微微脱口道:“下次请你吃饭?"

同一时间:“以身相许怎么样?”

白微微:……

慕亦渊你个得寸进尺的流氓!

他动了动喉结,讨价还价道:”比起请客,慕太太不觉得亲自下厨更有诚意吗?”

白微微咳了咳:“慕先生,我等下还有……”

她这副闪躲的样子莫名就让他有了想要逗弄的冲动,他往前迈了一步,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起来,如琴声般优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叫我亦渊哥哥!”

白微微摸了摸发烫的耳朵后退一步,控诉的看着他,“慕先生你不要每次都用这招好不好!”

“老公或者亦渊哥哥选一个!”

她不屑的撇了撇嘴,转而想到什么,眉眼里尽是揶揄,“亦渊哥哥?一元哥哥?要不叫一块钱哥哥?哈哈哈……”

慕亦渊的呼吸陡然粗重了许多,他再顾不得什么,伸手把眼前的明媚少女扯进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脑海里循环飘荡着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亦渊哥哥是什么?是一块钱哥哥……”

“一块钱哥哥,你昨天没来找我……”

“一块钱哥哥,我手被划破了……”

“一块钱哥哥,我今天偷偷藏了一块糖,给你……”

他越来越不满足于这样简单的碰触,伸手把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一些,而后探出舌尖扫过她的唇缝,想要品尝更多的甜美,却被回过神来的白微微咬到了唇角。

慕亦渊退开些,眼里是她看不懂的深情,“对不起,我……”

白微微吸了吸鼻子,以多年写言情文的脑洞略带委屈的问道:“慕先生你是不是把我当成谁的替身了?”

慕亦渊一口老血梗在嗓子眼里,然后深吸一口气把人抱到车上。

他觉得他有点想要揍人?

替身?

我找了你这么久你把我忘了就算了,竟然还敢说我把你当成别人?

《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 第五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免费试读

车辆行驶在马路上,白微微很想找机会再提一次去晓娆家,奈何不论她说什么,慕亦渊都不回应。

夕阳落幕正是下班高峰期,直至夜色渐浓,他们才到了目的地。

白微微看着窗外那透着灯火的洋房别墅暗暗咋舌,这种只会出现在她小说里的东西突然摆到了她的面前,视觉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慕亦渊把车倒回车库熄火,然后扭头牵起她的手,“今天这事儿归根结底都怪我,现在既然离开家了,于情于理我都得对你负责。”

感觉到她的抗拒,慕亦渊换了个说法,“在没有把这些事都完全处理好的时候,就留在我身边好吗?”

他把声音放的更柔了些,“我在餐厅里说的话一定算数,不干涉你的一切,还能帮你挡掉所有你不喜欢的人和事,而且会好好照顾你。”

看到她面上还有迟疑,他再接再厉道,“下午的事是我不对,我保证不会在你没准备的时候吓到你了。”

慕亦渊想的是,先把人留在身边,这日久天长的,还怕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吗?既然明白了,那就算有准备了啊!

白微微却想到了别的地方,她把手抽出来交叠放回腿上才开口,“中午的时候,你给了我爸多少钱?”

慕亦渊先是一愣,而后淡淡道,“要娶人家的姑娘,给老丈人礼钱是应该的,还是……”他的语气带了些许的笑意,“慕太太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接管我的工资卡了吗?”

白微微有些着急,“你别想着故意转话题,他们就不该拿你的钱,你和我说个数,我慢慢还你!”

慕亦渊下车伸了个懒腰,“啊!今天一天好累啊,赶紧回去喽!”

她在他后面追着问,“到底多少?”

远远看着,就像是一对感情极好的佳人在打情骂俏一般,而站在门口的安玉河,此刻就是这么认为的。

慕亦渊虽然小跑在前面,但他的目光却没离开过白微微,生怕一个看不住,这宝贝儿再出个什么事。

快到门口的时候,慕亦渊反身伸手,把扑向他的人接进怀里,“小心点。”

白微微不知道是跑了一截累的还是投怀送抱羞的,在柔晕灯光下的她的脸闪着好看的粉红色,慕亦渊动了动喉结,如果不是怕吓到她,真恨不得抱起来啃。

“大庭广众,成何体统!”

白微微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慕亦渊下意识的把人接到自己身后,“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微微这才看清,眼前的女人三十多岁的模样,正满脸怒意的看着他们,她直觉这个女人对自己很不友好,默默的往慕亦渊身后藏了藏。

听到慕亦渊的话,安玉河一副受伤的模样,“阿渊你说的是这什么话?“

慕亦渊感觉到了白微微的恐惧,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背对着她的脸上却一副厌恶的表情,“有事就说,没事就走,我不吃你这一套。”

安玉河伸手想要去抓他却被他侧身躲过,“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没话说就离开吧,你知道的,我这里不欢迎你。”

安玉河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我刚刚听纹纹说你结婚了,我不相信,就想着过来问问你怎么回事,难道你真的娶了这个女人了吗?”说着还不忘伸出手指指着白微微。

慕亦渊把她伸出来的手指按了下去,“这位是我太太,请你尊重她一些。”

“可我是你妈妈啊!”

白微微惊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差不多就行了,这里也没外人,向夫人你演给谁看!”

“阿渊你还是怪我吧?我知道……”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春宵一刻值千金?"慕亦渊嗤笑一声,“别在这里打扰我的好兴致了行吗?”

看着女人失落的背影,白微微也跟着有点揪心,慕亦渊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走吧,回家,她不值得。”

白微微点头,乖巧的跟在男人身后,她猝然发觉,对于这个才认识了一天的男人,她的心底竟然是信任的。

进了屋子,慕亦渊挨着给她介绍家里人,“周姨负责卫生,赵姐顾着厨房,陈叔是管家。”

白微微礼貌的跟着叫人,心里却在疯狂的吐槽,太奢侈了,对于一个从小不仅需要做自己的事,还要给爸妈帮忙,而且要带弟弟的她来讲,这样子的家会让她自卑的。

慕亦渊拥着白微微,一脸幸福的和众人介绍,“这位是我的太太,白微微。”

周姨,赵姐,陈叔。

他们的表情生动了诠释了什么叫一脸懵逼。

还是陈叔最先反应过来,他笑着向前一步,“太太好,阿渊说的太晚了,咱们没什么准备,要不你就说说你想吃什么,让小赵给你做,算是大伙儿的欢迎仪式。”

赵姐跟着点点头,周姨一脸慈爱的看着她,“只要你说的出,小赵就能做的出。”

这样的热情让白微微有些难以消化,她求助的看向慕亦渊,他把人往怀里一带,“赵姐,周姨,赵叔,你们吓到微微了。”

白微微突然有了话题,她紧跟着点头,“对对对,你们叫我微微就好了。”

太太什么的,听起来好别扭。

陈叔笑着摇了摇头,“太太表达的是我们的尊敬,这个您不用太在意。”

白微微嘟嘴,“可是你们叫他都是阿渊啊?”

慕亦渊笑的张扬,“就按她说的做吧,毕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嘶....

白微微捏起他背后的小肉转了半个圈。

她终究是在晚上尝到了赵姐的手艺,虽然她觉得这个味道不会输于任何一家星级饭店,但赵姐却说因为是晚上就少做了点,让微微别太嫌弃,又说微微清秀漂亮心地善良。

一顿饭的时间,几人关系不知不觉就亲近了许多,慕亦渊夹着菜在一旁偷笑,感觉有了赵姐的手艺,追心之路更多一份保障。

所有的好心情在看到红色成套的床上用品时消失无踪,白微微咽了咽口水,艰难的看着慕亦渊。

慕亦渊摊手,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