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南宫伊月张影川[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淡淡芬芳 2019-05-20 16:48:12

主角叫南宫伊月张影川[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 即可阅读全文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小说简介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故事情节不说,人物描写太儿戏了。作者还是年轻了点。不懂成年人的世界。。主角是南宫伊月张影川的书名叫《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本小说的作者是上邪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猛烈的火焰犹如滔天的火龙吞噬着一切!南宫家的二层楼房就这样陷入无边无际的火海中。火焰猛烈的燃烧,十一岁大的南宫伊月却毫不知情的酣甜纯美的熟睡在梦中。这个时候,南宫暨南迅速冲上楼,撞开了女儿房门,将昏睡。南宫伊月张影川是小说《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上邪公子,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夜宴”是座名震东南亚的夜总会,是宁海市富豪显贵们的销金窝,是著名的声色犬马之地。南宫伊月以为自己是灯红酒绿下苟活的蝼蚁,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这里她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金龟婿”程昊天。身份、地位、才华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伊月,你以为你一副滚刀肉的模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吗?是不是还想着让阿丽罩着你?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了。你知道吗?阿丽她已经得了脏病,医治无望,跳江自杀死了!”莫西叼了根烟,冷笑着望着南宫伊月。

“不可能,不可能,不会的,阿丽她不会死的……”南宫伊月的眼中透出绝望的慌乱,不停的摇着头。

“你骗人!你骗人!你说,你是骗人的对不对?!你是骗人的!”南宫伊月疯了一般的冲上前去揪起了莫西的衣领,莫西的大乳白此刻真是全部的露白了。

一起工作的酒侍们赶过来劝架,她们也都觉得莫西她实在是欺人太甚。

她此刻的嚣张全部不见了踪影,被南宫伊月疯狂的样子,彻底吓傻了。

莫西没有想到南宫伊月的反应会这么大!

“你说!你说!你是在骗人的!你这个骗子……”南宫伊月拽着莫西衣领的手指节已经泛白。

“我……你……不信你问她们!问她们!阿丽的确是死了,你也不看看新闻吗你,快放手!”莫西脸色铁青,被伊月吓得不像样,身旁的男同事可是过足了眼瘾,莫西的大牛乳被彻底的曝光了将近三分钟。

莫西大力的挣开了南宫伊月拽着自己衣领的手,南宫伊月望着身旁的同事同情而确认的眼光,彻底的崩溃了。

她的脸色此刻苍白的毫无一丝血色,眼泪含在眼眶里面不可一世的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了出来。

南宫伊月觉得身体绵软,浑身的力量仿佛全部被抽离一般,心中痛不可抑……

“伊月,伊月!”同事们紧忙将晕倒的伊月扶住。

这个时候,彤丹也赶了过来,“尼玛的!莫西!过分了吧你!伊月要是有事,别怪我跟你翻脸!”

彤丹秀美怒目而视,要用眼神将莫西杀死!

莫西捂着胸,自知理亏,不再言语。

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开着线条流畅华丽跑车的程昊东回来取落在包厢的合同时,恰好看到了这场“挚友情深”的“闹剧”。

彤丹和另外的一名背着昏倒了的南宫伊月的男同事一同往门外跑,想要把伊月送去医院。

却见到了这位金主正饶有兴味的望着她们。

彤丹此刻并未看见程昊东,见男同事傻不愣登的停住了脚步,急忙催促道:“快点走啊!愣着干嘛呢?!”

顺着男同事的眼神方向望去,我去!桃花眼的帅哥,不是总在“夜宴”里面挥金如土的总裁大人嘛!

“愣着干什么?!坐我的车,我送你们去医院!”程昊东的声音清朗干脆,霸道而不容置疑。

虽然有些微醺,可是他清楚的记得,刚才那个小鸡斗老鹰般的,叫伊月的女孩,不就是之前他一直想要再见一面的,“一回眸的哀怨”吗?!

“把合同送回去!”没有对视,他把别墅钥匙扔给了身旁类似保镖模样的男子。

那人立刻接过了钥匙,向里面的包厢跑去。

程昊东虽然个子不是很高,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但是他的动作干练利落!

他从那位男同事的背上,接过了伊月,打横抱在怀中,威风凛凛的向着他的布加迪走去。

“啊……”彤丹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位金主的动作真是帅呆了,霸道强悍不要不要滴。

如果被媒体拍到,东翱集团的总裁程昊东,这位经常在电视上面出现的人物,此刻抱着一位晕倒的美女从夜总会里面出来,又会是报纸电视上面的头条了。

“愣着干嘛,上车!”程昊东已经将伊月轻轻的放到了车子的后座上。

彤丹回过神来,急忙跳上了车,扶住了伊月。

她还是头一次坐这么豪华的限量版的布加迪,真是三生有幸,借了南宫伊月的光了。

引擎启动的声音,犹如风驰电掣,彤丹觉得怎么只是眨了个眼的功夫,便已经到医院了。

其实她还是希望再多坐一会儿的,这么舒适的限量版布加迪这辈子能够坐上一次都觉得是三生有幸,舒服得很啊,可是此刻情况紧急,耽误不得,彤丹有点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感觉,跟着下了车。

程昊东急忙将南宫伊月抱到了急诊室,他打了个电话,立刻伊月已经被专人安排到了加护病房。

彤丹摇了摇头,心中感叹,进医院也得有钱、有势、有门路的主,才能够得到VIP的关照。

伊月这一病,也算是享受一次省级领导的待遇了。

医生检查过后,说她只是太过疲劳,而且有些营养不良,加上心情抑郁,受到了刺激所致的昏迷。

原本也无大碍,但是程昊东坚持让医生,给瘦弱的南宫伊月打了一些营养的补药。

而且没有立马就给她搬腾回家。

程昊东一直守着南宫伊月到天亮,反而彤丹坚持不住,在家属休息的床上睡了一夜。

这一夜让程昊东觉得特别的短暂,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能够因为朋友的死训而难过的昏迷,又是什么样的女孩有着如此看似卑微却倔强的灵魂。

她的身影让人怜惜,她的怯弱让人着迷,她的眼睛带着哀伤的迷惘和坚强的绝望,而她却是那么的普通。

程昊东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他了解女人就好似学霸了解书本一样,而伊月却是他所学范围外的精美读本。

天还没亮的时候,伊月苏醒过来。

感觉浑身无力,头脑昏沉的她,睁开眼睛,觉得屋子里面黑黑的。

一瞬间以为是在自己的出租屋里面,可是透过月光望向身旁,却格外惊讶。

她看见了一个人的胳膊,有着精致肌肉却不突兀的完美的胳膊,好像皮肤还很细腻。他的手此刻握着伊月的被子的一角,而且他的手上虎口处有一块青黑看不真切。

吓了南宫伊月一跳!

她急忙的坐直身体,惊动了身旁这个人。

“你醒了?”这个人有些睡眼惺忪的望着南宫伊月。

“感觉怎么样?哪里还不舒服吗?”这个人的嗓音略微有些沙哑,可能是刚被伊月弄醒的原因。

......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 第一章火海中惊醒 免费试读

猛烈的火焰犹如滔天的火龙吞噬着一切!

南宫家的二层楼房就这样陷入无边无际的火海中。

火焰猛烈的燃烧,十一岁大的南宫伊月却毫不知情的酣甜纯美的熟睡在梦中。

这个时候,南宫暨南迅速冲上楼,撞开了女儿房门,将昏睡的南宫伊月救出!

她应该在熟睡中便被浓烟呛晕了过去。

南宫暨南紧接着奔上楼,想把生病的太太卓婉仪救出来。

可是他们却再也没有能够从火海中走出来……

无情的烈火继续肆意猛烈的燃烧着,赶来的乡邻和南宫暨南的好友蒋振宁将南宫伊月救醒,火势依旧猛烈,扑救已经来不及了……

舒醒过来的南宫伊月,挣扎着想要冲进火海,去找她的爸爸妈妈。

可是她却被蒋振宁紧紧的抱在怀里,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生死离别处。

无论她如何痛苦流涕的哭喊,声嘶力竭的挣扎呼唤,她的眼中却只有无尽的火海和骤然失去双亲的绝望悲惨……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南宫伊月挣扎着哭喊,望着烈火已被扑灭烧成废墟的家,她的双亲早已葬身火海,尸骨无存。

“伊月!伊月!快醒一醒!”是好友阿丽的声音,她把南宫伊月从噩梦中轻声唤醒。

阿丽是南宫伊月的好友,她们同租一间出租屋,在一个美院上学,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已经将近一年。

“你又做那个噩梦了?”阿丽略带风尘的妆容刚刚化到一半,望着南宫伊月清秀的脸庞,额头间的发丝已经全部被冷汗浸湿。

“这几日有些休息不好。”南宫伊月的脸色有些发白,这个噩梦一直伴随着自己已经好多年。

“人死不能复生,凡事还是要看开些的。”阿丽一边画着妆,一边斜着眼眸,担忧的眼神望着南宫伊月。

“我知道,可是总是忘不了。”南宫伊月怅然若失的回答道。

是啊,她又怎么能够忘记得了,这样沉重的打击,之于她幼小的心灵是一种致命的摧残。

“你的那个养父昨天又给你打电话了?”阿丽总是很三八,她关心着伊月的一切。

南宫伊月点了点头,“蒋叔叔怕我自攻自读太辛苦,坚持要往我的卡里面打钱,被我拒绝了。”

“你也太有闹了,这么好的事情还拒绝,自己那么拼干嘛?晚上在夜宴里面辛苦做酒侍,白天还要去美院学习,看看你的脸色有多差。”阿丽瞪了南宫伊月一眼。

她是知道的,南宫伊月是一个自尊而倔强的女孩。

就算再辛苦,也不要负累他人。更何况她还有个是非的养母……

“辛苦些不算什么,只要活的舒心自在。你不也是一样?”南宫伊月仰头微笑。

窗外的夕阳照红了半边天,日薄西天的美景她不忍流连,华灯初上的时刻也是“夜宴”里群魔乱舞开始的时间......

阿丽的妆容已经画好,80年代艳丽的烟熏妆,凸显强势女王的性感和魅惑,浓艳是阿丽这款妆容的最大的特征。

望着只是裸妆的南宫伊月,压根跟没画过妆没什么区别。

阿丽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一向这样,脂粉不施。

“我和你,不一样!我先走了啊,别晚了,会被雷哥骂的。”阿丽挑了挑眉。

正在收拾衣服的南宫伊月回眸微笑,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望着瘦弱的南宫伊月,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明净,温婉的微笑,却带着令人怜惜的心疼。

在这座城市里,阿丽是南宫伊月唯一的朋友,伊月的事,也只有她一个人知晓……

阿丽所知,那次事情过后,十一岁的南宫伊月便成了孤儿,伊月父亲的好友蒋振宁将她带回了自己在长辽市的家,成为了她的养父。

伊月很庆幸,自己没有去孤儿院或者流落街头,所以她很感激蒋振宁,即便要无奈离开自己生活多年的檀溪镇,踏上了陌生的路途,去往陌生的城市,她也心无怨尤,并且还对蒋叔叔感恩戴德。

“蒋叔叔,你的家很远吗?”小伊月望着窗外列车穿行,恍然而过的景色,向蒋振宁问道。

“伊月,以后蒋叔叔的家,就是你的家,不是很远,只有几个小时就到了。”蒋振宁国字脸一双浓浓的眉毛显得很是刚毅,他摸了摸伊月的头,温和的对着伊月说道。

伊月看见蒋振宁摸着自己头后放下的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不解的问道:“蒋叔叔,你的手,受伤了吗?疼不疼?”

蒋振宁温和的国字脸忽然变色,急速的将受伤的手隐藏在身后。

过了片刻,望着伊月单纯而不解的眼神,尴尬的不自然的慢慢的又将右手拿了出来。

“没事的,伊月,不疼。是在替你父母收拾骸骨的时候,被残垣烫伤的,过几天就会好的。”蒋振宁低下头,仿佛在掩饰着不安。

动作很慢的,用手为伊月剥着香肠皮,接着还从塑料袋里往出拿一些好吃的摆在了伊月的面前。

伊月听到蒋振宁的话语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的眼神继续茫然的盯着窗外,血色的残阳让她感到无边无际的苍凉,是的,苍凉,那个时候她幼小的心,第一次感觉到了苍凉。

那火烧了一整夜,蒋叔叔的话做得了准吗?

骸骨可收?

她的双亲连同伊月对她们的深情的眷恋,不是都一起飞灰湮灭了吗?

……

伊月就这样跟随这蒋振宁来到了长辽市的家。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一切。

蒋振宁的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三居室。

因为了南宫伊月的到来使得原本不大的空间变得略显拥挤。

蒋振宁的老婆李婉瑶对小伊月的到来很是意外!

那次她看到蒋振宁将李婉瑶拉入了房中,李婉瑶尖厉的质问和一顿哭喊过后,李婉瑶最终不情愿的妥协了。

她成为了她的养母,一个很不喜欢她的养母。

而蒋振宁比南宫伊月大三岁的儿子蒋少龙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南宫伊月的“哥哥”。

“哼!土包子。”蒋少龙一副大少爷的架势鄙视着伊月,做着鬼脸对她说道。

......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