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沈从宴庄奈奈的小说[重生神算少夫人:霸宠99次]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十八岁的梦 2019-05-21 19:19:13

主角叫沈从宴庄奈奈的小说[重生神算少夫人:霸宠99次]全本免费阅读

《重生神算少夫人:霸宠99次》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神算少夫人:霸宠99次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神算少夫人:霸宠99次》小说简介

人人都艳羡童话般的恋爱故事,最后公主和王子幸福地在一起,美满地过了一生,可是现实里还是虐心故事比较多。。新书推荐,《重生神算少夫人:霸宠99次》是庄奈奈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沈从宴庄奈奈,书中主要讲述了:“别提了。”沈从宴淡淡的说,“你嫂子去长临区的一个乡下派出所上班去了,还住宿舍。”“噗。”凉薄一口酒水差点喷出来,“什么?去上班去了?你们才刚结婚蜜月都没去就分开了?”“嗯。”凉薄笑得更欢快了,“恭喜。主角叫沈从宴庄奈奈的小说是《重生神算少夫人:霸宠99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庄奈奈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重生,她身赋异秉,一道生辰八字,算尽一生!却唯独算不出自己和他的命运。前生他避爱不谈,最终为她挡枪而死,今世他对她一见钟情,每天狂示爱!“沈从宴,你答应过我们一周两次的!”他强势霸宠,“昨晚你缠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些都是迷信。”沈从婷对那些根本不信,“无非是骗钱的把戏罢了。”

“江湖骗子可能是专门骗钱的,但这位方丈大师是有几把刷子的,伯母又不是第一次去了。”

沈母却深信不已,“改天带你也去算算。”

“我才不去,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些都是封建迷信。”沈从婷提着大包小包回自己的卧室。

“伯母,从婷是什么时候生日啊?”

“她呀。”沈母回答,“三月二十二凌晨两点钟出生的。”

庄奈奈的眉头皱了起来,“伯母,从婷现在还在上大学吧?”

“没错。”

“现在大学生谈恋爱的比较多,她有没有谈啊?”

“那倒没听她说。”沈母倒也认为正常,“如果真的有非常合适的,她肯定会告诉我跟你伯父的,她被我们宠坏了,谁要是成为她的男朋友,那可得当奶奶给供着,脾气大着呢,记得她上高中的时候,有同班的男孩子追她,她不喜欢,愣是带家里的人把人家给打了,赔了不少钱呢。”

庄奈奈心里有了数,这个也是很准确的,看来,她重生之后,不仅重新活了一次,还有了一项特别的能力。

真是令她感到惊喜。

只不过,她尝试着给自己算算,但依旧没有任何结果,也尝试给沈从宴算,更是毫无结果。

这一点,她还真的整不明白了。

不过也罢,事事哪能全然如意。

阴历十月初六,庄奈奈跟沈从宴顺理成章的结婚了。

普天同庆,整个S国都沸腾了。

沈从宴放着好好的庄明晰不选,偏偏选了一个母亲没有丝毫名分的私生女庄奈奈。

这侧消息被爆到网上,人尽皆知。

网友们都爱做搬运工,她们将庄奈奈的所有的事儿都扒了个底朝天。

一时间,庄奈奈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甚至匿名的知情人士也都一一跳出来爆料了。

最劲爆的就是,庄奈奈长达五六年都在喜欢高中的同班同学姚瑞辛。

这份感情可谓是真正的绵延流长,认识庄奈奈的同学校友几乎都知道她喜欢的有人。

然后,姚瑞辛的照片也被某些手贱的晒了出来。

姚瑞辛本来是打算来参加庄奈奈的婚礼的,看到网友们扒的那么欢,索性为了避嫌就没去了。

庄奈奈举行过仪式敬完酒,也没瞧见他的身影,听老同学说他今天会来的,而她也给了他喜帖,怎么没来?

“奈奈……”高中时的班长娟子兴奋的走到她跟前说道,“恭喜你啊,你真有福气。”

似乎每个人都在说这句有福气的话。

她微微一笑,“谢谢,不过……姚瑞辛怎么没来啊?”

“他说为了避嫌不来了,你不知道网上那群网友多八卦,把他给扒了。”

庄奈奈不明所以,“网上扒他了?”

“对呀。”娟子把自己的手机拿给她看,“喏,你看看,网友怎么说的都有。”

她眼睛瞧了一瞧,没想到还真的是。

我的姨妈小白菜的网友写道:[怪不得庄奈奈跟沈从宴结婚呢,这个叫姚瑞辛一看就跟沈从宴完全没有可比性嘛,长相如果不比较的话还算可以,一对比,简直被沈从宴秒成渣渣,人比人气死人啊。]

粉萝卜蹲完绿萝卜蹲的网友写道:[我学了半年的面相了,我看庄奈奈的脸这么单薄,一看就接不住福气,完了,早挂的命。]

仅仅看了两条评论,庄奈奈就看不下去了,“这些人闲着没事干,理她们作甚,娟子,你快继续用餐,我换双鞋子去,高跟鞋穿的我脚疼。”

“那行,你快去吧。”

她看沈从宴被几个朋友灌酒,自己可没上前围,独自溜回了卧室里。

鞋子一扔,躺在床上,这才觉得浑身都舒坦了,两眼一闭,累的动也不想动。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她只觉得是沈从宴回来了,索性挺尸装死,一动不动。

忽而听到脚步声走到床边,一阵男人身上的香水气息传来,她才意识到,来的人不是沈从宴。

沈从宴不喷男士香水。

刷的睁开眼,对上一双含笑的桃花眼。

这个人,庄奈奈认识。

他是沈从宴姑姑的大儿子,龙非离。

她腾然坐起,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刚想脱口而出的话顺便变了道,这一世,她这是跟他第一次见面,她可不能摆出生活中认识他的样子来。

“有事儿吗?”

“弟妹不用惊慌,我是从宴的表哥,龙非离。相信弟妹听说过我的名字。”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没听说过。”

他笑容凝固在脸上,只是那么一瞬又恢复原样,“没听过没关系,现在知道就好。”

“不知表哥有何贵干?”她的声音透着一股清冷和梳离。

“听说弟妹是从宴非要娶回家的女人,特地过来看看弟妹到底有什么魅力把我的表弟迷得团团转。”

庄奈奈突然笑了,这笑容在龙非离的视线里着实晃眼。

“那表哥现在看出什么来了吗?”

龙非离眸子深了深,“还真没有,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你跟那些长得漂亮的女人没什么不同。”

“我的闪光点岂会是表哥这几分钟能领悟的到的?”庄奈奈毫无畏惧的说,“表哥若没什么事儿就请出去吧,我要洗漱换衣了。”

龙非离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来,“这是表哥的礼金。”

她接过,“多谢表哥。”

龙非离勾唇,“不用。”

等他出去,庄奈奈才拆开红包来,发现里面是一张支票,一百万。

就算是在豪门,这表兄弟之间,礼金给的也算是太多了。

“看什么呢?”

“龙非离给的礼金。”她把手里的支票递给逐步走进的沈从宴,“一百万呢。”

“还挺大方的,你收着,不用给我。”

“不了,以后人家结婚你还要还回去的。”她坚持把支票塞到他手里,“忘了对你说了,我们虽然结婚是夫妻了,但财政上还是独立比较好,最好AA。”

“你确定要同我玩AA制?”

“无比确定。”她笑,“不花你的钱,还不高兴?”

沈从宴幽深的眸子毫无笑意,“你觉得自己的老婆不花自己的钱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儿?”

《重生神算少夫人:霸宠99次》 第13章 帮帮我,我好难受 免费试读

“别提了。”沈从宴淡淡的说,“你嫂子去长临区的一个乡下派出所上班去了,还住宿舍。”

“噗。”凉薄一口酒水差点喷出来,“什么?去上班去了?你们才刚结婚蜜月都没去就分开了?”

“嗯。”

凉薄笑得更欢快了,“恭喜你,恢复了孤家寡人的生活,以后又可以畅快无比了。”

“畅快你个头。”沈从宴白了他一眼,“我可是有妇之夫。”

“然而……你现在跟单身有什么区别?”凉薄搞不懂,“嫂子是怎么想的?一个乡下的派出所工作有那么重要吗?”

“她是想远离我。”

“为什么?”

“因为她不喜欢我。”

“……”

“完全没理由啊。”

凉薄完全没想到这一点,他把酒杯放下,盘坐在沙发上正儿八经的说,“想嫁你的女人那么多,居然都没嫂子一个……是不是正是因为她跟那些女人不一样,别人都想跟你在一起,唯独她不想,所以你觉得她与众不同才同她结婚的,你想征服她。”

“我没有自虐倾向,娶她完全出自于我对她一见钟情,我怕她被别人抢跑了,所以才先下手为强。”

“哈哈哈哈哈。”凉薄仰脖大笑。

沈从宴斜眼看他,“你鬼笑什么,找抽?”

“我告诉你,她迟早会喜欢你的。”

“为什么这么笃定?”

“第一,通往女人心灵深处的是身体,在这一点啊,兄弟希望你加把劲好好干,第二,你条件这么好,要钱有钱要脸有脸要势有势,只要你加倍的对她好,她迟早对你弃械投降,心甘情愿的投入你的怀抱。”

沈从宴回,“说的你好像挺有经验似的,常在花丛过,你出过一点精华吗?”

“我可是身经百战,比你有经验多了。”

沈从宴压根不信,“行了,老处-男,骗谁你也骗不了我。”

“你……你居然喊我老……老……”凉薄伸出手指指着他,“你有什么脸说我,你才破了几天啊,就牛叉的要上天去了。”

沈从宴笑意愈发的深了,“我只说现在,没说以前。”

凉薄随后站起身,沈从宴问,“干什么去?”

“撒尿。”

“……”

酒吧分普通区和VIP区,就连洗手间也同样如此。

因此,来到VIP专区的洗手间,刚进去,就听见单间里传来一道女人细细碎碎呻吟声。

声音似疼痛又似欢愉的快乐。

他刚往里面走了几步,发出声音的单间门突然开了,一个光着腿穿着一件长风衣的女孩从里面摇晃着走了出来。

她脸上带着不正常的嫣红,眼神迷离的厉害,似乎神智都已经不清了。

凉薄看她很不正常,刚要开口说话,她踉跄径直走来,直接扑在了他怀里。

女孩纤细的手悬挂在他的脖子上,越搂越紧,她紧闭着眼睛,嘴唇微张,“帮帮我,我好难受。”

凉薄看她像是被人下-药了,在酒吧夜场这种场合,很多女孩因为喝陌生人的酒水,被下-药的并不在少数。

他打横将她抱起,去了红唇焰火的三楼。

因为这个酒吧是他和朋友的常来之地。

因此酒吧有一间专用的包厢是他长期包的,里面就是酒店的格局,有床有沙发有洗手间。

直接把女孩扔进洗手间,拧开淋浴的开关,把冷水冲向她。

此时阴历十月多,虽不那么冷,却也不热,冷水浇在她身上,女孩打了个哆嗦,理智清醒了几分。

湿漉漉的眸子黑白分明的望着他,“你结婚了吗?”

“没有。”

“那,女朋友呢?”

“也没有。”

她缓缓站了起来,身体内热燥一阵一阵的袭击着她的大脑,她快受不了了。

“那能不能睡我一次。”

凉薄的眸子落在她身上,眸子紧了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她伸出手抱住他的腰,软语带着哀求,“我还是处-女,你……你不吃亏,我快难受死了。”

凉薄有洁癖,他想既然是处-女,帮了别人,也让他知道知道女人的滋味,倒是两全其美,看沈从宴还敢小看他!

想到这里,他倒是没拒绝。

把凉水换成热水,淋浴头悬挂在卡关处,他伸出手想把她身上的大衣给脱了。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等解开扣子,才知道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看这情况,不言而喻,似乎是被人下-药了之后逃到男厕所去的。

“你叫什么名字?”

她还有点清醒的意识,“奚……望。”

凉薄随手把她完全湿掉的大衣随手扔在地上,刚做完这个动作,她就迫不及待的扒他的衣服。

“去床上。”

……

比想象中要娇嫩的多。

她因为药物的原因,热情如火主动亲吻他,柔软的唇瓣覆上他的那一刻,凉薄只觉得下腹一紧,荷尔蒙急剧高升,凉薄俯身加深了这个吻,大掌抚在她的身段上快速的游走。

奚望的紧紧的贴上他略凉的身子,自己滚烫的温度仿佛降了温,觉得舒服极了。

凉薄望着这个陌生的女孩,仍没忘记问她,“几岁了?”

“19了。”

很好,成年了。

“有男朋友没?”

“没……”她急躁的催促,“能不能快点,不要磨叽了。”

见她着急的不得了,凉薄倒也满足了她,只是,因为他也没有实战的经验,第一次,她刚被尖锐的疼叫出声,他就完事了……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幸好,紧挨着少女般的身体,很快,他的枪又扛起来了。

凉薄不顾着她疼的模样,摁着她,狠狠地将她彻底拥有。

“疼……”她的声音里带着呜咽,眼泪从眼角流下。

“你让快点的,可不能怪我,先忍着点,应该很快就不疼了。”

没一会儿,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抽身去拿手机,是沈从宴打来的。

“你是掉进厕所里了吗?让老子等你那么久。”

“干-女人呢,给我准备一身女孩穿的衣服送来,鞋子也要,我在包厢里。”

“你使唤我?”沈从宴真是想打死他。

“快点送来。”凉薄赶紧催促。

说完,凉薄就把电话给挂了,因为奚望贴了上来,环住他的腰。

……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