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余知愉凉人醉]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纪彦靖慕倾月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衍夏成歌 2019-06-15 20:27:21

[余知愉凉人醉]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纪彦靖慕倾月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余知愉凉人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知愉凉人醉 即可阅读全文

《余知愉凉人醉》小说简介

船长不要写那么多疑点啊 这是爽文疑点多了很烦的,美女已看完,希望这本和美女一样好看。。经典小说《余知愉凉人醉》是顾暖暖所编写的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纪彦靖慕倾月,内容主要讲述:“纪彦靖,既然恨我,为什么愿意娶我?”这是慕倾月一直想不通的地方,在她被关进看守所,即将要宣判坐牢时,纪彦靖莫名其妙的出现,将她保释了出来,然后领着她直奔民政局。他们婚姻就一纸证书,在拿到红本本的当天。《余知愉凉人醉》是顾暖暖著作的总裁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余知愉凉人醉》精彩章节节选:她愿意与他共进退,如愿成为纪彦靖的妻子,却被纪彦靖狠心的抛弃,看着他和别人在软塌上,慕倾月心如刀绞,为何到头来深情换得一场凉呢。

精彩章节试读:

这念头,不是没有过,在看守所受罪的这段时日,她每天都在意淫着等出去了,去找何雅那卖弄虚假的女人算账。

那女人简直是疯了,见人就咬,如今更是不择手段,自导自演这么一出害人命的苦情戏。

“想离婚做梦,别妄想用小雅来威胁我,等你生了孩子,再来谈离婚,到时我肯定敲锣打鼓的送你这祸害走。”纪彦靖冷笑了一声,利落的将手里头的离婚协议书撕碎,丢到了车窗外头。

满地的纸屑随着冷风飘散,慕倾月视线挪了回来,愠怒的小脸上是抓狂的表情。

“想让我生孩子,你死了这条心。”她咆哮道。

有何雅这个毒妇在,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亲生骨血留在纪彦靖的身边?

所以,她绝不能让自己怀孕,还好,她有留后手,家里头的维生素都被换成了避孕药。

纪彦靖看着慕倾月尖锐的挥舞着爪子,竖起全身的刺保护着自己,他顿时有些恼怒。

这个女人,他都退了一万步,没有计较她伤害何雅的过错。她不知感恩就算了,如今倒是蹬鼻子上脸了!

这孩子不生也得生……

想到此,男人加快了车速,朝着西山的别墅开去。

刚进屋,慕倾月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歇一歇。男人就从后面将她抱了起来,扛到了肩膀上,往卧室走去。

一个星期没有碰她,如今一旦沾染上她的气息,男人的身子从未有过的火热,像是染了毒瘾,渴望着她,想要彻彻底底的拥有。

慕倾月惊的一下子缩到了床脚,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男人,慕倾月脸色变的柒白柒白的。

“纪太太,我们是夫妻,只要我想,你没有权利拒绝。”男人威武挺拔的身躯覆了上来,将女人的娇小压在床中。

“纪彦靖,我不想,你放开我。你**……”

慕倾月的拒绝,在男人的坚持下很快的溃不成军,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如往常般粗暴,倒是很顾及她的感受。

春色在偌大的卧室里缭绕,许久许久之后,一场酣战才结束。

第二天,慕倾月睡醒时,纪彦靖已经不见了踪影。若不是身上尖锐的疼痛,她都快怀疑起,昨晚疯狂的一切是不是一场香艳的梦境。

熬着痛,她慢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穿上衣服。

原本,慕倾月打算下楼弄点东西吃,只是一个不速之客彻底让她没了吃饭的心思。

客厅的豪华欧式沙发椅上,何雅堂而皇之的倚靠着,修长的玉指剥着橘子皮,瞧见楼梯口刚起床的慕倾月,她阴沉的露出一丝笑:“我的好姐姐,怎么,不高兴见到我?”

何雅,她怎么进来的?

“真是没想到,你还能从牢里出来。”何雅那张娇丽的小脸上布满了阴霾,扭曲的面孔如七月的恶鬼,阴瘆的让人头皮发麻:“你知道吗?我爱了纪彦靖整整十年的时光,可最后成为纪太太的却是你这个低贱的女人。你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所以,你该死。”

《余知愉凉人醉》 第二章 为什么娶我 免费试读

“纪彦靖,既然恨我,为什么愿意娶我?”

这是慕倾月一直想不通的地方,在她被关进看守所,即将要宣判坐牢时,纪彦靖莫名其妙的出现,将她保释了出来,然后领着她直奔民政局。

他们婚姻就一纸证书,在拿到红本本的当天下午,纪彦靖就乘坐前往美国的航班去安慰白莲花了,直至三个月后的今天,鬼魅般的出现。

“慕倾月,你自诩聪慧,怎么到了这个问题这么愚笨?”纪彦靖鄙夷的觑了她一眼,随后打开卫生间的门锁。

外头等着蹲坑的人瞧见里头一男一女两个人,顿时一脸嘲弄的开口:“我kao!竟然在这儿约!”

慕倾月脸算是丢尽了,拉了拉褶皱破烂的裙子,扭扭捏捏的往外跑去。

狗血的事情太多,今晚上发生的,绝对的让慕倾月元气大伤。保存二十四年的清白没了,除了疼痛没有半点的愉悦。

慕倾月以为,她和纪彦靖的意外事件,不过是擦了枪走了火。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又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彻底刷新了她的三观。

第二天的一大早,扰人清梦的电话**将她从睡梦中唤醒。

是公安局打来的电话,慕父挪用公款给继母购买金饰,被抓的当天夜里突发心脏病,如今被送进了医院ICU,命悬一线且不说,关键这通电话是来催款的,医院急救大笔医疗费,以及接下来的手术费,要求慕倾月一天之内凑齐。

意外的消息**着慕倾月本就紧绷的神经,她大脑一片空白,苍白的小脸血色全无。

急匆匆赶到医院,看着戴着手铐躺在病床上的慕父,她身子有些站不稳,瘫软的坐到了看护椅上。

“医生,能不能先救救我父亲,钱我会想办法凑齐的。”

主治医生一脸为难的表情:“你父亲的手术必定会消耗大量的血浆,你账上没钱,血库不会给调血,所以……”

离开医院,慕倾月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看着繁华的都市,喧嚣的街道,满心绝望。

无路可走,她咬了咬牙关,打了出租前往帝皇集团。

这是结婚以来,她第一次以纪彦靖妻子的身份出现在帝皇。来不及欣赏男人底下庞大的商业帝国,她快速的坐电梯前往十八楼总裁办。

只是,等她敲门进入时,骇然的发现,何雅竟然也在。

轮椅上,她精致的脸蛋挂着甜甜的笑容,对于慕倾月的到来,没有丁点的尴尬,反而像是失散多年的亲人:“既然姐姐来了,那我先回去了,医生说我的伤势刚转好,不能久站。”

她的话婉转低柔,却有意无意的提起了腿上的伤。

下一刻,纪彦靖目光凉凉地瞥向慕倾月:“你来做什么?”

“纪彦靖,爸爸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我走投无路才来找你,求求你帮帮我。”慕倾月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攥紧了纪彦靖的衣角。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