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最新章节 主角叫柳月江峰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雨润静荷 2019-08-23 23:27:30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最新章节 主角叫柳月江峰的小说最新章节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 即可阅读全文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小说简介

细腻,主角光环微弱,逻辑感很强,难得的好书,专业知识极其丰富。主人公叫林柔霍霆的小说叫《罪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霜舞 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再醒来,林婉的手被绑了起来,关在了小黑屋里。几个小时前,林柔说她想出门散散心,让她这个妹妹陪着。没想到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就忽然被人敲晕,林婉有些后悔,自己早该想到的,现在两个人关系这么微妙,怎么可能会。主人公叫柳月江峰的小说是《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是作者南天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刚参加工作的小记者,喝醉了,醒来睁开眼一看,身边躺着漂亮的女总编…

精彩章节试读:

那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党员对我的重要性,后来才体会到柳月这句话的含义。原来入党是提拔的前提,特别是在党报单位,不入党,想提拔,想都别想。

记得听人说过,入党最容易的是当兵,其次是上大学,到了单位里想入党,很难,多少人为了一张党票争得头破血流。

我后来一直很庆幸自己在大学里靠军体部长这个职位换来的党员身份。

“嗯……知道了。”我回答。

“平时没事你也可以去他办公室坐坐,汇报汇报思想,听一听他的教导,这可是一个官场老油条。”柳月说。

“嗯,知道了。”我还是那句话,心里空荡荡的。

“记住一点,任何时候,都要一定要让他认为你是我表弟,我们是表姐弟关系,不可露出破绽。”柳月突然很严肃地说。

我点点头,又问柳月:“他对你很好,他对你有那个意思,是吗?”

“是的,他是有那个意思,他对我有那意思已经很久了。”柳月回答地很痛快:“他老婆患病去世两年了,他一直没有找,就是等我的。”

“那你答应他了?”我傻傻地问。

“傻孩子,你今晚看不出来?明知故问。”

“为什么你不答应他?”

“我尊重他,把他当大哥看,可是,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虽然他一直对我很好,而你,不同……”

“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我傻傻地问。

“傻瓜,自己去想,”柳月拍了下我的脑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只可意会……不过,也说不清楚……”

我窃喜了一下,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明确告诉他,回绝他,让他放弃等待和希望?”

柳月看着我,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说:“你还小,你不知道,你也不明白,爱情和婚姻,并不是简单的一个行或者不行、爱或者不爱就可以解决的,学生时代的浪漫爱情和生活中的现实爱情是不同的……”

我似懂非懂,点点头:“月儿姐,我好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和别人好……”

我学乖了,不再说爱,因为柳月说爱太沉重,让我慎说此字。

“嗯……我知道了,我明白你的想法……”柳月拍拍我的肩膀:“起来,我给你个东西。”

我坐起来,柳月将抽了一半的烟塞进我嘴里,然后下床去客厅,一会进来,拿了一个精致的正方形纸盒,打开,拿出一个BB机给我:“摩托罗拉,汉显的,126台的,给你的,以后我找不到你就呼你……”

我吓了一跳,那个年代,大哥大是个传说,BB机刚开始流行,大多还是数字的,一般只有那些领导和有钱的才在腰里别着汉显的,而且价格不菲,接近3000多元。对于刚参加工作,一月工作工资300多元的我来讲,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虽然我很羡慕别人腰里“吱吱”的叫声。

“你从哪里弄的?这玩意很贵的,我不要,你带着用吧。”我说。

“去邮电局采访,给局长写了一个专访,受的贿赂,”柳月笑嘻嘻地对我说:“这个给你用,我等以后再想办法弄一个,你别在腰上,出去就‘吱吱’叫,多神气,呵呵……”

我很高兴,很喜欢这玩意,同学聚会时让他们看看,也说明咱混得不赖,起码能满足一下虚荣心。

看我很高兴地摆弄这个,柳月很开心,拍拍我的肩膀:“宝贝,以后你做记者长了,人家给你送东西的多着呢,什么玩意都有,各种各样的礼品和纪念品,嘻嘻……做记者,别的好处没有,就是礼品和酒场多……”

我开心完了,收起BB机,突然又涌起了别离愁,看着柳月:“月儿,你走了,我会很想你的,很想……很想……”

柳月温情地低语:“宝贝儿,姐的宝贝儿,姐也舍不得你……”

我翻身将柳月放平……

柳月紧紧抓住我的头发,身体颤抖着:“亲亲宝贝儿,姐好喜欢你,姐心里只有你……”

激晴再次爆发。

这一夜,我和柳月没有睡觉,除了聊天,就是做那事,然后再继续聊天,感觉有说不完的情话,道不完的缠棉……

中间有一阵,我哭了,泪流满面,我舍不得柳月离开我。

柳月也哭了,然而很快就又笑了,拍着我的脸说:“男人不哭,男人不哭,姐会经常和你见面的……”

于是我擦干眼泪,紧紧抱着柳月,生怕她马上就会消失。

柳月任我抱着,在我耳边轻轻说:“宝贝儿,不许你找别的女人……”

“嗯……”我点头答应,心里很虚很慌很惊。

“注意不要和梅玲接近,远离她,敬而远之,更不要得罪她……”

“嗯……”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只要是柳月不喜欢的人,就一定不是好人,我一定会敬而远之。

“想我的时候就写信,我到了之后会把地址发到你BB机上,”

“嗯……”我心里潮乎乎的。

“方便的时候去省城看我,我带你出去玩,给你买衣服……”柳月继续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我突然感觉脖子上热乎乎的,有东西流淌下来,一摸柳月的脸,柳月哭了。

我的泪水又无声地流了下来。

和柳月认识1个月,我流了3次眼泪,这之前的10年,我没流过一滴眼泪。我和晴儿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一座山,坚强的靠山,从来都是我安慰晴儿。可是,和柳月在一起,我却总是感觉到自己的幼稚和无力,感情的潮水总是那么澎湃,总是那么容易触动内心悲和痛的神经,泪水总是那么容易流出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柳月将房间的钥匙留给了我。

柳月要先去办公室和领导同事告别,要我今天稍微迟到一会再去,不要送她。

我知道她是怕我在那种场合下失控,而我也确实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我们深深地吻别,深深地……许久……

然后,柳月和我分开,紧紧咬了咬嘴唇,努力笑了一下:“宝贝儿,走了!祝我一路顺风!”

“月,一路顺风。”我痴痴地看着柳月。

然后,柳月转身就下了楼,带着简单的一个行李箱。

柳月走了,带着我无穷的思念,带走了我寂寥的心。

我跑到阳台,看着柳月的身影在楼道拐角处消失,心中无限悲凉。我的心充满惆怅。从认识柳月到现在,我始终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她不说,我也不问。

以后会怎么样,我不知道。

柳月走后,新闻部原来的副主任刘飞接替柳月主持工作。

因为柳月属于借调性质,人事档案关系还在报社,还属于报社的人员,工资还是由报社发,也就是说,还是有可能要回来的,所以报社党委没有委派新的主任,而是由副主任主持。柳月的办公室也没有动,仍旧保留着。刘飞还是和我们一起在大办公室办公。

这多少让我有些安慰,或许柳月真的能再回到报社。

我心里暗暗希望柳月的理想破灭,留不成省城,借调到期赶紧回来。

我不禁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惭愧,相比杨哥,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卑鄙。老杨苦等柳月2年没有回报,柳月要进步要去省城,他一样能伸出鼎力之手,并答应帮助柳月想办法把关系办过去,这是一种多么宽广多么无私的胸怀和气度,而我,只想到了自己,为了自己的所谓的爱,宁愿用柳月的理想作为代价。

我感觉自己很渺小,觉得自己对柳月的感情还不够真挚不够深厚不够无私,我觉得自己好像还不懂得什么叫做真正的爱,还不能领悟爱情的真谛。

我迷惘了,我失落了,我寂寥了……

我心里对柳月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愧疚和强烈的思念。

在柳月走后的第一分钟,我就开始想念柳月。白天,除了采访和写稿,我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柳月,晚上,我会在柳月的房子里呆上几个小时,坐在客厅里静静地听邓丽君的《恰似你的温柔》,这是我们第一次跳舞时候的旋律。我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听着,抽着柳月留下的三五香烟,在袅袅的烟雾中回想我们的一幕一幕……

我不敢去卧室,不敢睡那张床,那会勾起我太强烈的怀念,我受不了,我不敢去享受。

我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客厅里,静静地听着音乐,静静地抽着香烟,静静地缅怀过去……

回忆,回忆……从我心里跳出来,拥抱你……

到晚上11点,我悄悄关好门窗,关好灯光,悄悄离去,回到我的简陋的宿舍,在我那张和柳月战斗过一个下午的床上,在对柳月甜蜜而痛苦的怀想和记忆中,渐渐睡去。

先有性还是先有爱?先有情还是先有欲?爱情和性裕是不是可以分割?我自己一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开始初步思考这些问题,当然,依我那时的经历和对人生的体验,最终思考的结果只能是两个字:幼稚。

柳月走后,我时刻将BB机随身装在口袋里,在单位里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BB机,为了不引人注目,我将BB机调到了震动,随时等候柳月呼我。

柳月走后的第2天上午,我正在外面采访,大腿附近的裤子口袋突然一阵发麻,BB机在疯狂震动。

我激动地急忙走到无人的地方,迫不及待掏出BB机,阅读信息,果然是柳月在呼我,我的月儿终于来信息了。

“亲亲,我今天刚报到,一切顺利,勿念。我的通讯地址是:阴阴市解放路35号102信箱,方便就给我写信。想你的月儿。”

我狂喜激动兴奋地蹦起来,把BB机放在嘴边狠狠亲了两口,好像是在亲着柳月的唇。

《罪爱》 第十章 挑拨离间 免费试读

再醒来,林婉的手被绑了起来,关在了小黑屋里。

几个小时前,林柔说她想出门散散心,让她这个妹妹陪着。

没想到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就忽然被人敲晕,林婉有些后悔,自己早该想到的,现在两个人关系这么微妙,怎么可能会越她出来散心?

她本以为林柔没有这个胆,没想到,还是自己低估了林柔那样被仇恨蒙蔽眼睛的人。

当时对方那一棒子下去,对方是真的没留后手吧,现在微微动一动都还很痛。

小黑屋外,隐隐传来几个人喝着酒谈话的声音,林婉本能想要逃。

环顾一周,林婉发现了自己那个被放在不远处的包包,她心里忽然松了一口气,脑海里已经构造出了一个逃离的办法。

在拿到手机的第一时刻,林婉想也不想就拨通了霍霆的电话。

声音压了又压,才足够和霍霆对话并且不让外面的人听见:“霍霆,我被绑架了!你能不能来救救我!”

“绑架?”霍霆反问了一句,在电话那头轻笑起来,“谁绑架了我的婉婉?”

霍霆总有一种一开口就让人安稳的本事,在这个时候,林婉却忽然觉得鼻子一酸:“是林柔。林柔把我约出来的,然后我就被人打晕了关到了一个黑屋子里……我隐隐约约听见,他们好像是林柔雇来玷污我的……”

“要**你?”霍霆这样重复了一遍,对面便很久再没有声音。

林婉等了很久,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外面的人会突然冲进来,直到再等不下去,林婉才再次开口问道:“霍霆,你还在听吗?”

“婉婉……你不会是在挑拨我和柔柔的关系吧?”

霍霆说话,还有另外一种本事,他可以一下子把你捧上天堂,也可以一下子把你摔向地狱,很显然林婉失足了。

“你连姐夫都勾引得自如,不难想那些人为什么要绑架你吧?反正给多少人上都是上,你就当成一种享受吧,好好玩一玩不好吗?你那么骚,这样不是正合你意?”霍霆的话,让林婉一下子如坠冰窟。

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霍霆身上,天知道当霍霆接电话的时候,她心里悬着的石头放下的有多安稳,现在霍霆这一番话,又让林婉的心忽然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

最残忍的不是把一个人扔去地狱,而是将她从天堂摔向地狱。

很显然,霍霆深谙这个道理。

“霍霆……求求你不要开玩笑了,我要是今天出了什么意外?对你而言,真的有好处吗?”林婉总算是知道了,原来自己和林柔,对于霍霆来说,都不过是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

现在两个人起了内讧,那为了杜绝内讧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一儆百。

“你别煞费苦心挑拨我和柔柔的关系了林婉,就算你成功了,你以为,你就能成为霍家的少奶奶吗?你做梦吧!”霍霆冷冷一笑,他的话就好像利刃,林婉的下场是被万箭穿心。

“而且这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的吧林婉!我没想到,你的心机原来这么深!”霍霆的音量忽然放的很大,林婉来不及挂断电话。

已经惊动了外面在喝酒聊天的男人,开门的声音响起。

没想到真正到这一刻的时候,林婉的表情,比想象中的还要平静很多。

她把希望都寄托在霍霆身上了,想方设法向他求助。可他呢?将她的希望狠狠踩在脚下,没有一点一滴的怜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