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傅木槿傅司卿[野蛮娇妻养成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8-25 19:47:18

主角叫傅木槿傅司卿[野蛮娇妻养成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野蛮娇妻养成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野蛮娇妻养成记 即可阅读全文

《野蛮娇妻养成记》小说简介

《野蛮娇妻养成记》剧情幽默,角色刻画引人瞩目,主要是我喜欢的类型。《野蛮娇妻养成记》是海诺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木槿傅司卿,内容主要讲述:“这是五百万,我们结婚五年,一年一百万,现在可以离婚了。”傅木槿将桌子上的银行卡推到眼前男子面前,认真严肃地说道,漂亮精致的眼眸闪烁着兴奋。只见坐在精致的皮质办公椅上,身着一身剪裁上好的西装,黑色领带。新书推荐,《野蛮娇妻养成记》由海诺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木槿傅司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床了吗?” “没有。” “接吻了吗?” “没有。” “牵手了吗?” “嗯。” “很好,友情提醒,你贬值了两百万,婚期延长两年。” “……”

精彩章节试读:

闻言,傅司卿顿了顿,思绪飘到了十几年的午后,随后轻笑出声,说道,“你最能闹,很野。”

而他最缺的就是热闹,当时她丑是丑了点,但好在五官分明,长开了也变好看了。她是福利院里面最能闹腾的,小小年纪却很有主见很机灵,听到“童养媳”三个字死活都不肯跟他走,还以为他是什么怪人。

那时候她抬着脑袋问他,“你一个小孩子,领我回去干什么呀?”

他回答说:“回去当童养媳。”

那时候的她听到童养媳三个字立马跑到墙角窝着,怯怯地警备地看着他,应该是之前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案例。

带她回来的一路上,车里的杀猪声此起彼伏。

这些年被他教导得懂事了不少,但是骨子里的野还是可以看见。

“……”

傅木槿埋下脑袋吃面,脸上爬上了淡淡红晕,她以为他会说点她的什么优点才问的,没想到他却提起这个,她还依稀记得他带她回来的路上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叫喊着,企图在路上碰到一个警察叔叔将她解救出来。

黑历史啊……

不过平心而论,除了教育她的时候,傅司卿对她还真的挺好,至少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她应该好好对傅司卿,让他开心。

毕竟他们能遇见也是一种缘分。

但是两个不相爱的人在一起过下半辈子是不会幸福的,只是傅司卿这个固执的男人现在还不会明白,他们之间是亲情,他会找到他爱的人幸福地过一生,她也会如此。

傅木槿自顾自地想着,又是忍不住念叨傅司卿这个榆木脑袋不开窍,殊不知,傅司卿早就找到了那个他深爱的人,只是那个人还傻傻地不知道,固执地寻找真爱,其实她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有些事情,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比如他们的相遇,但有些事情,也可以是人为注定的,比如他们的相爱。

吃完面洗完澡,傅木槿的眼皮半阖着,趴在床上似睡非睡。

“傅木槿,你想不想赚钱?”傅司卿刚刚从浴室出来,穿着一件浴袍,对着傅木槿的脑袋就是一个抱枕砸过去,惊醒了傅木槿。

傅司卿莫名的火气让傅木槿很不解,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有些疲惫地发了哼了一声,“嗯?”

柔软的大床因为重力出现一个大的凹陷,傅司卿坐在傅木槿身旁,揉着傅木槿的脑袋让她放松下来,声音低沉,半哄骗道,“告诉我,你和你的小男朋友做的所有事,十万。”

傅木槿白了傅司卿一眼,撇撇嘴将脑袋偏向另一边,声音闷闷的,“不想赚。”

才十万,当打发乞丐呢,她可没有忘记当时他奖赏下属可是把两百万的手表给人家了,大家都这么熟了,竟然才十万,不符合大老板的手笔,也有辱她的尊严。

“你觉得你那个小男朋友才值几个钱?”傅司卿的语气方才那般商量,带上了些许愠怒。

十万还嫌少,他一分都嫌多了!

要不然是为了考验她,真当他想知道她的那点破事?!

傅木槿冷哼一声,没有注意到傅司卿的变化,生气地说道,“我都值一千万呢,你这是在侮辱我。”

冷冽无情的声音在傅木槿的脑袋上方响起,语气掺着嘲弄和威胁,“你贬值剩下八百万了,如果你不说再贬值一百万。”

闻言,傅木槿“噌”地一下就爬起来,怒瞪着傅司卿,像是一只发怒的小猫,龇牙咧嘴地,她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这个奸商!”

“无商不奸,请讲。”

傅司卿丝毫不觉得这是一个贬义词,反倒是觉得十分理所当然,摆手示意傅木槿继续讲下去。

“……”

傅木槿瞪了傅司卿一眼,搂住抱枕,凌乱的发丝遮住了大半个脸,傅木槿低着脑袋,脸上爬上了淡淡红晕,支支吾吾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

傅木槿见傅司卿主动提起她的第三任男朋友,以为傅司卿不介意了,也放下防备,像对着好友一般有点羞涩地提起男朋友。

在别人面前讲起和男朋友的事情,傅木槿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可傅木槿到底忘记了,这个好友不是普通的好友,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她心里即将成为她前夫的男人。

“好好说话!”傅司卿突然怒吼出声,浴袍被他扯个半开,让呼吸更加顺畅一些。

提起一个认识了一个月不到的男人,她要摆出什么娇羞状?!当他瞎?!

“……”

“他是我们部门的主管,工作的时候一来二去的就产生感觉了嘛,然后,然后就在茶水间碰了一下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傅木槿撇撇嘴,深吸一口气,一骨碌全都吐出来了,那英勇就义的模样,就好似上战场赴死似的,只是脸红的好似滴血。

“你似乎很惋惜?”傅司卿审视的目光在傅木槿脸上游移着,在听完傅木槿的话之后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却还尽力维持镇定,语气却掺了再明显不过掩饰不住的幽幽和阴冷。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还想要什么然后?接吻?!上床翻云覆雨?!

傅木槿身子一颤,这才察觉到傅司卿的不对劲,干笑几声,努力扳回局面,“没有啊,其实我不是很喜欢他,只是一点点喜欢他而已。”

其实她还真的挺喜欢那个人的,对她那么好……

可惜了,他们也不可能了,全都是因为这个奸诈的老狐狸,随随便便就延迟婚期……

“……”

“一点点喜欢?”

傅司卿突然俯下身子,欺身而上,贴着她的身子,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拨弄傅木槿的长发,温热的气息喷拂在她的脸上,强大危险的气息包裹住她的身子,傅司卿语气幽幽,说不出的别扭,重述了一句,“一点点喜欢?”

“我不喜欢他了,一点点都不喜欢了!”傅木槿都快要哭出来了,连忙否认。

傅司卿却是淡定从容,就越让傅木槿害怕,害怕他下一秒要对她做什么不轨之事,她这个小身子骨承受不住啊……

傅司卿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警告着傅木槿,“给我断了你肮脏的念头!”

他必须是她唯一的男人,前两个是她年轻不懂事就算了,都二十六岁的大人了,不是小孩子了!竟然还敢给他出去沾花惹草?!

真当他脾气太好?!

“……”

她的思想哪里肮脏的,这不是快离婚了刚好碰到一个好的想抓住不错过吗?还没做什么呢……

谁知道他突然来了这一出……

“听到了没有?!”傅木槿半天没有回应又让傅司卿的怒火燃起,他大声地吼道,几乎震破了傅木槿的耳膜。

为了抱住自己的小命,傅木槿连忙求饶,脸上是一副真诚认真的模样,虔诚地如同在向神发誓一般,说道:“我断,立马断了!”

傅司卿这才满意点点头,从傅木槿身上离开,整理好自己的浴袍,背对着傅木槿,仿若刚刚那个咆哮怒击的男人不是他似的,又恢复了往日里的温文儒雅。

傅司卿的声音冷冽平静,说道,“精神出轨,贬值五百万!”

“……”

傅司卿说出的话却像是雷击一样直击傅木槿的心脏,傅木槿愣了几秒,整个人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似的从床上站起来,怒瞪着眼前的高大背影,大骂出声,“傅司卿!”

“有问题吗?”傅司卿突然转过身,幽冷如寒窑里冰气的目光落在傅木槿身上,声音清冷冷冽。

傅木槿一下子就怂了下来,不敢对上傅司卿的目光,埋着脑袋缩着肩膀,小声地说道,

“没、没有……”

“还有,明天去看看眼科,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瞎了!”傅司卿没好气地说道。

她八成是瞎了,他这么活生生的青年才俊没看见,去找一个职位能力工资比她还弱的小职员,不是瞎了是什么?!

他哪一点比不上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竟然还能得到她的一点点喜欢?!

她的所有喜欢都只能是他的,别人别妄想可以得到一点点!

“……”

傅木槿不服气,却不敢挑战傅司卿的威严,心知他现在时刻可能会发怒,只敢小声地嘟囔道,“你才眼瞎!”

不料傅司卿听力极好,听到傅木槿的嘟囔之后转过身狠狠地瞪了傅木槿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是,我眼瞎才领了你这个白眼狼回来!”

“……”

傅木槿无奈的很,垂着脑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仿若要把心中的郁气一次性吐出来。

她是白眼狼他干嘛还这么在乎她?放任她自生自灭就好了。

这下好了,为了一百万失了五百,兜兜转转回到原点,这五年白费了……

傅木槿是第二天下午才去的公司,大早上就被傅司卿打发回去收拾东西,不收拾不知道,她要整理的东西那么多,反正也被扣了全勤,傅木槿干脆就慢慢收拾再到公司晃一圈,毕竟有些事情她今天不做决策下面的人没办法工作。

傅木槿刚到办公室得知男朋友被傅司卿遣送出国,心里一阵惋惜,走路没注意看就被人不小心泼了手臂,好在她今天穿的短袖,又是冰凉的饮料,傅木槿去洗手间洗洗也就没事了。

走到洗手间,傅木槿好像觉得里面的内衣滑落了,找了一个隔间进去整理,却听见一些她不喜欢的言论。

《野蛮娇妻养成记》 第一章贬值 免费试读

“这是五百万,我们结婚五年,一年一百万,现在可以离婚了。”傅木槿将桌子上的银行卡推到眼前男子面前,认真严肃地说道,漂亮精致的眼眸闪烁着兴奋。

只见坐在精致的皮质办公椅上,身着一身剪裁上好的西装,黑色领带上别着一个钻石领带夹,可以打理过的短发显得他更为精明,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如同一只危险的猎豹审视着眼前的女子。他的语气淡淡,却带着一丝轻蔑不屑,“赚的挺多。”

多到超乎他的意料。

“过奖。”傅木槿的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有些得意的笑意,好不谦虚地说道。

也许五百万在傅司卿面前不算什么,甚至都抵不上他一只手表的价钱,但从身无分文奋斗到现在有五百万,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有了这五百万,她就可以离开傅司卿了,想想就很兴奋。

见到傅木槿兴奋的模样,傅司卿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深邃如墨的眼眸不知掩饰地流露出一抹算计,这么想离开他?

真以为可以离开他?

小丫头片子被他宠得太天真单纯了。

“交男朋友了?”

傅司卿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

甩在傅木槿的面前,力道有些重,直接表达了傅司卿的怒气,可他的语气还是淡淡,一如他儒雅的为人。

傅木槿捡起照片,见到照片上的人有些错愕,嘴角的笑意僵硬,回答得很谨慎,“还没有,还在了解阶段。”

她可没有胆子告诉傅司卿实情,否则明天她就见不到她的第三任男朋友了。

“准备一离婚就和他在一起?”傅司卿一眼看破她的意图,脸上的神情也一寸一寸地冷冽下来,声音也是越发地冷。

“不是。”傅木槿抵死不认。

傅司卿审视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游移着,虽然不信,但傅木槿的回答确实让他的怒意消逝不少。

傅司卿的视线重新落回桌上的文件上,晾着傅木槿。

空气仿若凝固了一般,沉默,如死一般沉寂的沉默。

好半晌,傅司卿才故作不在意的模样,视线落在文件上,问道,“上床了吗?”

“没有。”傅木槿回答得很诚实。

无论上出于对婚姻的忠诚还是出于对傅司卿的恐惧,她都不敢和别的男人上床。

傅司卿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问道,“接吻了吗?”

“没有。”

接吻她也不敢……

“牵手了吗?”

“嗯。”

傅木槿回答得很诚实,上次在茶水间被牵了一次小手来着,公司有监控,傅司卿迟早会查到,还不如她自己坦白。

笔尖在纸张上摩擦的声音戛然而止,上好的金边钢笔被傅司卿硬生生折断……

傅司卿面上却依旧一副风清云淡的模样,“我很满意你的诚实回答。友情提醒,你贬值了两百万,婚期延长两年。”

“……”

闻言,傅木槿嘴角的笑意彻底消失,却也说不出话反驳傅司卿,

最后只能气急败坏地指着傅司卿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老狐狸!”

五年前,她提出离开,这个老狐狸给她算了一笔账,说领养她回来的时候砸给福利院五百万赞助费,还总是说他砸亏了,挑了这么一个不懂事白眼狼回来!

这还不要紧,他还要算上教育费,伙食费,他要是不逼着她学那么多东西,那至于凑个教育费两百万,伙食费两百万?!

她就是一只猪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为了凑个整数,他竟然还说这年头他被她气的不轻,得算个精神损失费一百万!

她八岁被他莫名其妙领养来当童养媳,又被莫名其妙欠了一千万,好在他还有一点良心用良心用婚期抵债,一年一百万,好不容易熬过了五年又拼死拼活赚到了五百万,以为她终于解脱了,她又莫名其妙贬值两百万,可偏偏她还不能说出半句不对来!

这只老狐狸!

被折成两截的钢笔在空中抛出一个抛物线被丢入垃圾桶,傅司卿很不满意傅木槿的话,英眉紧紧蹙起,站起身问道,“我很老?”

他不过三十三岁,大了她七岁而已,她就嫌他老了?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踩在冰凉的大理石砖面上,一下,又一下地,让傅木槿的心跳漏了一拍,一直往后退,直至后背抵着玻璃面上,无路可退。

傅木槿的眼珠子不停地转着,思索着该往哪个方向逃跑比较容易离开,可是,傅司卿已经走过来了……

傅司卿的身体紧紧地贴在傅木槿身上,强大的男性气息萦绕在她周围,温热的气息喷拂在傅木槿的脸上,两人亲密无间。

傅司卿双手捧着傅木槿的脸,目光紧紧地盯着傅木槿,如视珍宝,声音低沉磁性,语气幽幽,“宝贝,你嫌我老了?”

还没有到七年之痒,她就急着找男朋友,嫌他老了?

傅木槿,你可真有本事!

“不敢……”傅木槿不敢对上傅司卿的目光,只是模糊地回道。

她说什么都不对……

说嫌,傅司卿会抓狂,说不嫌,傅司卿不相信。

其实她真的没什么感觉,她没有时间去在意一个即将成为她前夫的男人的年龄。

只是,她要是这样说,估计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那就是嫌了?”傅司卿原本温柔缠绵的目光突然变得冷冽危险,眼睛微微眯起,语气幽幽,隐隐透着怒气,充斥一种怪异感。

“我错了……唔……”

傅木槿求饶的声音被迫咽回肚子里,带着惩罚性的吻强势霸道地闯入,傅司卿熟练地撬开她的唇瓣,他的吻毫无章法,牙齿粗鲁地碰撞着,宣泄着他的怒气。

渐渐地,傅司卿放柔了动作,勾起她的丁香小舌邀其共舞,一点点地深入,吮吻啃咬,汲取着她唇间的甜蜜津液。

傅木槿身上的衣物被一件件褪去,傅司卿头颅埋在她的颈间轻轻啃咬着,带着微茧的手在她身上游移着,一点一点地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

“傅司卿,你、你别闹……嗯……”

傅木槿的话掺着细碎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地说出口,傅司卿太过清楚她身上的敏感点,完完全全拿捏住她。

傅司卿有些不满足,将傅木槿报到办公室里面的卧室,一把将傅木槿丢在柔软的大床上,欺身而上,继续挑逗着身下的女子,手在她的肌肤上不安分地游移着,面上确是一副正经十足的模样,“什么别闹,嗯?”

“……”

傅木槿没有回答,只是有些生气地瞪着他,尽管这幅样子在傅司卿眼里诱惑极了。

傅司卿拂开傅木槿的长发,含住她的耳垂,脸上再正经不过,含糊不清地问道,“想要了?”

“……”

傅木槿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迷离的双眼怒瞪着傅司卿。

他一个情场高手各种挑逗她,她哪里抵挡得住?

他竟然还这么不要脸地问她这样羞人的问题,看着她的眼神活像她是放荡不矜持的荡妇一般……

傅司卿很满意她在他身下的反应,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指尖轻轻地抚摸着傅木槿的脸,宠溺地哄骗道,“我老吗?”

这是他的女人,别人妄想染指一分。

“不老,嗯……”

傅司卿的手已经移到她的胸前……

“宝贝,说我爱你。”傅司卿俯在她的耳边,十分有耐心地哄骗着。

“我、我爱你……”

傅木槿的大脑完全不听使唤,完全听任傅司卿,下意识地说出声。

“我也爱你,宝贝。”

傅司卿满意地在她的额上烙下一个吻,然后覆上了她娇嫩的唇瓣肆意索取着,不再克制自己,缓缓地沉入了她的身子……

空气渐渐炙热起来,男子粗壮的喘息声和女子细碎的呻吟声和成优美的乐章,一室旖旎……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司卿才舍得放过她,傅木槿早已累极,有气无力地趴在床上补充体力,男子却还是依依不舍地吻着她的后背,声音掺杂着浓烈的情欲,含糊不清地哄骗道,“宝贝,说我爱你。”

“……”

傅木槿浅眠着,没有理会傅司卿的纠缠,结果就是肩膀被毫不留情地咬了一口,傅木槿从梦中惊醒,有些委屈地呢喃着,“呃,疼……”

“说我爱你。”傅司卿坚持不懈地哄骗着,手在她的身上不安分地游移着。

“我爱你。”傅木槿有气无力地敷衍着他,就连声音都带着倦意。

“乖,再说一遍。”

“我爱你。”

傅木槿完全是机械般地附和着傅司卿,可偏偏傅司卿却很满意地轻叹出声,“嗯。”

傅司卿的满意完全表现在他对傅木槿身体的眷恋程度,还未等反应过来,傅司卿强行沉入她的身体,新一轮的奋战开始,任由她如何求饶都不能说动傅司卿。

傅木槿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回家了,准确来说是她和傅司卿的家,是她长大的家,而不是她自己单住的家。

而傅司卿就睡在她的身边,紧紧地搂着她,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傅木槿睡了太久,现在也睡不着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