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肖雨凌秦晋[小法医杠上大总裁]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8-25 22:48:02

主角叫肖雨凌秦晋[小法医杠上大总裁]最新章节完结版

《小法医杠上大总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小法医杠上大总裁 即可阅读全文

《小法医杠上大总裁》小说简介

《小法医杠上大总裁》作者非常具有想象力!情节吸引人,好看。喜欢的女人是多了点儿,但这么优秀的男人现实中没有,所以也没办法。还是很好看的书!。热门小说《小法医杠上大总裁》由抹茶小妹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雨凌秦晋,内容主要讲述:秘书没有说话,季南转身,在沙发边坐下,看着桌面上散开的肖雨凌的照片,唇角是悠然的笑意,“暂停对秦晋的计划吧,我先去找小雨……”夜色苍茫,有人期待着明天的重逢,而肖雨凌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她今晚被秦晋带出。主角是肖雨凌秦晋的小说叫《小法医杠上大总裁》,是作者抹茶小妹创作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法医被腹黑总裁杠上,一时纠葛不断、绯闻不离,被契约结婚,便宜占尽。小法医招架不住,欲逃之,不想又被卷入残忍的连环杀人案中。案情错综复杂,她愁眉紧锁:“秦总,此案必有蹊跷,你怎么看?”秦晋搂住妻子的小

精彩章节试读:

肖雨凌脸色微红,心尖儿颤颤地,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晋却搂着她的肩膀,冲医生道:“我是她老公。”

医生愣了愣,随即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就更不容易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恋爱的时候你侬我侬的,结了婚都原形毕露了,年轻人,你真是不错。”

医生年纪有些大,大概是家里有这样的年轻人,所以感慨颇深,还想要和秦晋好好掰扯两下,无奈这厮一向就不是一个平易近人的,现在肖雨凌又红着脸低头不语,他才没有时间应付医生,只匆匆打断了,“麻烦把药给我。”

那医生住了嘴,也识趣,开了药叮嘱用法,便看着秦晋又抱着肖雨凌离开,无限叹息,“难得啊。”

肖雨凌心口乱糟糟的,到了车上,只能看着他的侧脸,地声说了一句,“谢谢。”

她一向恩怨分明,秦晋之前强迫她是他的错,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可是现在秦晋又为她做了这么些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都是超乎了他的行为准则的事情,她自然该说一声谢谢。

秦晋却皱眉,“既然受伤了还坚持做尸检,你是傻子吗?”

这么一句话,肖雨凌就知道他是查过自己受伤的事情了,她叹气,“凶手最近手法越来越凶残了,连环凶杀案的尸检工作一直是我在负责,这个时候,若是我掉链子了,很可能就是影响了更多年轻的生命。”

秦晋想了想,脸色愈发不好看,忽然道:“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肖雨凌一愣,随即脸色沉了下来,刚刚升腾而起的感激都烟消云散,“我不要。”

秦晋不咸不淡地瞥了她一眼,“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家里人都知道了,你要是不搬过来住,这个婚结地还有什么意义?”

肖雨凌咬唇,低声道:‘对我而言,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

秦晋冷哼一声,“这是具有法律意义的,我先送你回别墅,东西我会让秘书过去收拾,这两天你就在家里养伤。”

“秦晋!”

对于他的独断专行,肖雨凌不是第一次见识,可是每一次都能被气得吐血,偏偏她的反驳都被秦晋无视,她的反抗又无济于事,强权之下,一切都是浮云。

最终,还是被秦晋带到了别墅,强行按在床上修养,好在他没有对她做什么,否则肖雨凌非得炸毛了不可。

没多久,秘书就把肖雨凌的东西都送到了别墅,秦晋虽然不让她去上班,可是现在这种关键时期,肖雨凌是不可能答应的。

秦晋上班之后,肖雨凌接到了警局的电话也匆匆去了,案子一忙又是一整天,手机中途响了好几次,她看到秦晋的电话只匆匆挂了,然后关机。

没有想到下班的时候,又看到秦晋靠在车子上等她,依旧是吸引了无数男女老少的新奇目光,让肖雨凌逃都没有地方逃,原本绯闻就闹得厉害,他这么一来,她更是十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上车!”

秦晋看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原来冷漠的脸色多了一分柔和,险些让那些疯狂的女人扑过来。为了让自己少被聚焦一会儿,肖雨凌连忙上车,“走了。”

车上,秦晋看她松了一口气的模样,问,“这么怕我来接你?我有这么见不得人?”

肖雨凌瞥了他一眼,“现在绯闻满天飞,我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你以后能不能别给我添乱?”

秦晋却沉了脸色,忽然一语不发,只加快了车速,一路沉默着回了家,肖雨凌这几天实在是累,也不想面对秦晋,两人回家的时候,却看到了严阵以待的秦母和老爷子。

“爷爷,妈,你们怎么来了?”秦晋诧异挑眉,随后面无表情地拦着肖雨凌的腰身走过去,为了配合他,肖雨凌难得的没有反抗,也没有开口叫人,总觉得有些尴尬。

老爷子倒是开心,看着他们的模样,点头,“好啊,这小子总算干了件好事儿,把这丫头早点娶回家来就好……”

老爷子笑着拉过肖雨凌的手,打趣道:“丫头,怎么了?不认识爷爷了?也不叫人……”

肖雨凌硬着头皮道:“爷爷……”

秦母连忙凑上来,“还有我呢?小雨,你们既然都领证了,也该改口了啊。”

肖雨凌叹气,深呼吸之后笑着喊了一声,“妈!”

秦母连声答应,两人拉着肖雨凌就进去了,留下秦晋一个人好像是外人一般被拉在了最后。

他眼眸微闪,勾唇跟上去,看着他妈妈和老爷子以参观为理由楼上楼下地转悠,将肖雨凌吓得脸色微微发白。

“小雨,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秦母刚刚关上两人卧室的门,便看到肖雨凌松了一口气又有些脸色苍白的样子,关心地问道。

肖雨凌险些被自己吓死,她和秦晋是分开睡的,没有想到两个长辈会突然过来搞突击,险些连心脏病都吓出来,若是被他们发现了什么,他们折腾秦晋,秦晋就会来折腾她,真是造孽。

还好,秦晋应该是早有准备,两人的卧室合成了一间,总算有些夫妻生活的意思。

“妈,没事儿,最近工作有些累……”肖雨凌简单解释两句,糊弄过去了长辈,肖雨凌狠狠瞪了一眼秦晋,他分明就是故意的,知道两个长辈要过来才去接她,可是偏偏这一路上都不说,害得她提心吊胆。

秦晋则是僵着脸色,不说也不笑,跟平常时是一样的扑克脸,但是肖雨凌总觉得这人在幸灾乐祸,那才是他的真实面目。

秦母亲自下厨,肖雨凌自然要在一旁帮忙,她手艺算不上太好,但是家常菜也过得去,给秦母打下手也是可以的,秦母是个很和蔼的夫人,也喜欢肖雨凌,所以她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压力,倒是老爷子和秦晋坐在一起,险些被他气得发脾气,整个一个冰块脸,一点儿也没有逗老人家开心的意思。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肖雨凌的电话忽然响起,她看了一眼,抱歉道:“爷爷,妈,是警局的电话……”

老爷子道:“工作上有事赶紧去忙……”

秦晋抬眸瞥了她一眼,意味不明。

肖雨凌才懒得搭理他,拿着手机走远了一些。秦母看着肖雨凌的背影,叹气,“这孩子怕是最近累得狠了,脸色这么难看……你是怎么照顾自己老婆的?”

说着,秦母又开始教训秦晋,“女孩子是要拿来宠着的,你整天板着脸,小雨上班已经够累了,下班还要看你这张脸那不是更累?”

秦晋嘴角一抽,“妈,这张脸您不是都看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开始嫌弃了?”

老爷子冷哼一声,“看着就来气,面瘫也不知道随了谁,真是讨人厌。”

对于老爷子时不时地小任性,秦晋习以为常,笑一笑不说话。片刻,肖雨凌抱歉地赶过来,焦急道:“爷爷,妈,警局有急事,我得赶过去一趟,很抱歉,你们先吃……”

说着,她拎包就要走,秦母道:“秦晋,送送小雨啊,这饭都没怎么吃呢?要不带一点吃的过去?”

肖雨凌连忙拒绝,“不用了妈,我不饿。”顿了顿,她看向秦晋,“你陪着爷爷和妈妈吧,我自己开车过去。”

说罢,她匆匆走了,留下秦晋在原地皱眉。

警局打电话说案情有了重大进展,那个凶手再次作案,这一次留下了证据,让肖雨凌过去检查。

忙活了整整四个多小时,肖雨凌才将化验得到的证据交给警察排查,“凶手应该是着急的时候不小心被死者抓住了手臂,根据化验结果,凶手应该是罕有的遗传皮肤病——层状鱼鳞廯,到医院就诊记录去排查,应该很快会有结果的。”

警察小邓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很是兴奋,“多谢了,这一次你可是立了一大功啊!”

肖雨凌也松了一口气,眼看着快要破案了,大家都很兴奋,纷纷去准备排查,捉拿凶手了。

肖雨凌洗了手消了毒,这才收拾着准备回去,手机响了起来,她一边拎着包打车,一边儿接起手机,“喂……”

一辆出租车在面前停下,她打开车门上去,给师傅说了地址,一边和电话那头的秦晋说话,“我马上就回来了……你……爷爷和妈妈走了吗?”

“早就走了。”秦晋皱眉,“你现在才一个人回来?”

肖雨凌点头,“案子应该快要破了,这个凶手猖狂了这么久,这一次总算是有了线索,警察很快就能抓到的……也不冤枉我耗了这么多天……”说着,她总觉得车里的气氛不大对,好似有一种压迫的气息直逼而来,肖雨凌愣了愣,握紧了手机,目光看似无意地打量一番,正好看到了那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露出了一小节胳膊,上面是猩红的斑廯。肖雨凌稳了稳心神,看向窗外的地点,忽然道:“师傅,停车,我要去开元商场给我老公买点东西。”

《小法医杠上大总裁》 第七章 互相吃醋 免费试读

秘书没有说话,季南转身,在沙发边坐下,看着桌面上散开的肖雨凌的照片,唇角是悠然的笑意,“暂停对秦晋的计划吧,我先去找小雨……”

夜色苍茫,有人期待着明天的重逢,而肖雨凌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她今晚被秦晋带出去吃饭,两人本来有说有笑地,气氛很好。可是这才刚刚坐下没多一会儿,就有一个打扮妖冶的女人忽然凑过来,搂着秦晋的脖子就开始撒娇暧昧,将肖雨凌视若无睹。

“秦晋,最近你怎么都不来和我们一起玩?人家天天都想着能看你一眼呢。”顿了顿,那女人还挑衅地看了肖雨凌一眼,“秦晋,你最近的眼光怎么变得这么低了,什么阿猫阿狗都往家里收养着?”

秦晋脸色陡然沉了下来,将女人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看着肖雨凌面无表情的脸色,眼神顿了顿,声音冰冷,“蓝琳儿,注意你的身份。”

“讨厌,你和人家好的时候怎么没有让我注意身份?”蓝琳儿被他扯开,有些不高兴,看着肖雨凌波澜不惊的样子,又讽刺一笑,“再说,若是论身份,我怎么也比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要好吧?也不知道是哪里出来的见不得市面的女人,穿成这样到这种高级餐厅吃饭……呵呵,秦晋,你也不怕丢脸吗?”

“蓝琳儿,闭嘴。”秦晋冷了眼神,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打扰到我们了,要我让保安请你离开吗?”

蓝琳儿更是不服气,她忽然冲进秦晋怀里,死死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道:“秦晋,你最近口味是不是太重了?这个女人那一双手天天围着尸体转,你和她一起吃饭不觉得脏吗?再说,这种低贱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你……你……啊……”

蓝琳儿看着男人陡然冷冽的眼神,一把将她掀开,她踩着高跟鞋一时站不稳,竟然狼狈地跌倒在地上,顿时眼泪都飚出来了。

“秦晋!”

秦晋对她视若无睹,只是皱眉看着好似见怪不怪的肖雨凌,冷声道:“她找过你几次麻烦?”

不然不会对肖雨凌了如指掌,蓝琳儿和肖雨凌的生活圈子太远了,她这么了解,肖雨凌又这么淡定,肯定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肖雨凌和蓝琳儿早就对上了。

肖雨凌缓缓抬头,眸子里是波澜不惊的神色,“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说话难听了些,这年头没素质的人多,三天两头的碰上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虽然说契约结婚,但肖雨凌在与秦晋的相处中对秦晋也产生了一点感情,两人纠缠不清的时候多了,她总不难发现喜欢秦晋的女人非常多。秦晋带肖雨凌出去的时候,经常会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女人找麻烦。当着他的面的时候,大多数女人不会太过分,顶多是冷嘲热讽,但是都会被秦晋冷冷驳回去。

她性子温和,也就不在意那么多。

不过这个蓝琳儿倒是出奇地执着,自从在公司里看到秦晋亲自将她送下楼之后便一直暗中找麻烦,甚至追到了她工作的地方。

肖雨凌虽然性格温柔,但几次三番下来,也有些恼了。知道蓝琳儿和秦晋过去交情不浅,背景也不低,她一贯隐忍不发,没有想到她倒是讽刺上了瘾了。

这位千金小姐蓝琳儿本就对肖雨凌很是看不起,几次三番找肖雨凌麻烦,现在看秦晋维护她,更是嫉恨,朝着肖雨凌冷笑,“你一个整天和死人打交道的女人和谈素质,你恶心谁呢!”

肖雨凌淡淡看她一眼,真不知道和死人打交道怎么就没有素质了,这人的脑回路也是奇特。

“莫名其妙。”

蓝琳儿咬牙,起身就想给肖雨凌一巴掌,被秦晋拦住,“蓝琳儿,你够了。”

最开始秦晋并不知道蓝琳儿找肖雨凌的麻烦,肖雨凌最开始也没有与那个蓝琳儿而计较,如今蓝琳儿当着自己的面还这么嚣张,他登时也怒了。

蓝琳儿看他眸中怒色,也有些后怕,她缩回自己的手,眼泪汪汪地,“秦晋,对不起,我……我只是一时生气。”

她心里很清楚若是真的惹怒了秦晋是个什么下场,否则她也不会一直暗中找肖雨凌麻烦了,只是她看秦晋对她之前找肖雨凌的麻烦都没有反应,才以为他不在意。

蓝琳儿没有想过肖雨凌并没有告状,今天差点犯错。她一向智取,把秦晋看得很重,当即便软糯地道歉,暧昧和柔情软弱都展示出来,让秦晋的冷意渐渐散了些,“滚,别再这里找人烦。”

蓝琳儿咬唇,狠狠看了肖雨凌一眼,对着秦晋的时候又是柔情万种,“秦晋,你别生气,我走就是了。我爸爸前两天还说想和你吃个饭,谈谈城中项目,有时间你记得赏脸啊。”

秦晋神色微顿,淡淡瞥她一眼,“知道了。”

肖雨凌抬头看了两人一眼,拳头在桌子下握紧了,神色莫名,最后只是淡淡地勾唇,片刻后又开始若无其事地吃饭。

罢了,左右不是自己的圈子,她又何苦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晚饭由于蓝琳儿的风波,秦晋吃的是很是不爽,相比于秦晋,肖雨凌倒是自然很多,她已经习惯了这样蛮不讲理,总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家里有几个破钱就可以出来为所欲为的女人!

因为不只有这个蓝琳儿找她的麻烦,她自从成为秦晋妻子的那天,就有很多人看她不顺眼了,包括她的那些同事,总是在背地里说一些难听的话。

秦晋知道一定让肖雨凌受了不少委屈,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跟她道歉。

秦晋慢慢地开着车,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而肖雨凌根本不拿这个事情当回事,他们俩只是契约结婚,而这么做也只是让秦晋逼得没有办法,等他家人不再逼他这个事情,自然他们就会分开,也必然两个人没有结果。

“诶,你看,那又是谁啊,我的天,好帅啊!”

“看见他那一身衣服了吗?都是今年全球的限量款,还有那车。”几个女人再一次地在楼下议论着外面西装革履,带着墨镜一脸严肃的男人。

“你说咱们做法医的,每天除了接触尸体,一身的尸臭味不说,咱们哪有时间去认识这种高富帅啊。”一个穿着绑着头发,一脸怨妇似的中年女人说着。

“也不知道这是来接谁的,真羡慕她。”一个年轻的小法医撅着嘴无奈地说着。

肖雨凌一般都不愿意跟她们聊天,她们每天除了聊八卦,应该没什么可以聊的了。

肖雨凌微笑地跟她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出了门。

门口这个男人看到肖雨凌那一脸干练的样子,这个小丫头还真的没怎么变,倒是几年不见,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漂亮了。

他摘掉了墨镜,靠在车上,笑着看着肖雨凌,可谁想到她竟然一直在看手机,根本没抬头看这个耀眼的男人。

他看着肖雨凌直接绕过他径直地走远了,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他是多没有魅力啊,这么个大活人都没有看见。

“小雨,好久不见。”他轻轻地看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

肖雨凌顿时站在了原地,这个熟悉的声音,没有人会叫她小雨,只能是她非常亲密的人,难道是他?

肖雨凌不敢相信,楞楞地回过头,怕自己的直觉错误。

“季南哥?”小雨惊讶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真的没有想到她还能看见那个一直照顾她的大哥哥,而且是她暗恋了很多年的初恋。

“小丫头,是我。”季南温柔地笑着看着肖雨凌,慢慢地向肖雨凌走来。

肖雨凌激动的有点快哭了,以前季南就是一直保护她,她以为他们就这样不能再见面了呢,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

“小丫头,好了,别哭,我带你去吃饭吧,正好我们可以好好地叙叙旧。”季南拉着肖雨凌的手向自己的那个豪华车走去。

还跟以前一样,季南哥的手总是那么温暖,不管自己有多不开心,只要看到季南哥那温柔的笑,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季南带着肖雨凌去了一家法式餐厅,两个人也开始叙旧,说着他们各自的这几年,两个人很开心。

吃过晚饭后,由于喝了酒,季南不能够开车,打电话给司机。

“小雨,我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里?”季南扶着有点微醉的肖雨凌。

今天,肖雨凌很高兴,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所以,喝了点酒。

“好的,季南哥。”现在的肖雨凌有点神志不清,说话也有一句每一句的,倒是让季南看着好笑。

“谢谢你啊,季南哥,送我回家,那我就先上去了,拜拜”肖雨凌用最后的意识跟季南告别,然后东倒西歪地走进了别墅。

“拜拜,小心点。”季南想要去扶着肖雨凌。

“没事,我没喝多,你快回去吧。”肖雨凌回过头微笑地看着季南。

这个微笑真的是好久都没有看到了,想想年少时候的他们真的很美好,季南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就没有跟她说明他的心意呢?

季南看着肖雨凌的背影,心中有些苦涩,这个让他喜欢了这么久的女人,竟然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也不知道他们幸不幸福。

而这一切都被站在窗前的男人一览到底,秦晋生气地握紧了拳头,目送着季南依依不舍地离开。

秦晋生气地拽住肖雨凌的手,把肖雨凌一把扔到了沙发上。

肖雨凌感觉到背后一阵疼痛,生气地看着秦晋。

“你干嘛?你弄疼我了!”肖雨凌冲着秦晋气愤地喊着。

“你喝酒了?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秦晋不管肖雨凌的质问,他现在只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和那个男人一起喝酒,而且他又是谁?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喝酒了吗?就许你在外面可以找别的女人,难道我就不可以跟别的男人出去吃饭吗?你别忘了,我们只是契约结婚,我们两个人的生活互不打扰。”肖雨凌看都不看秦晋一眼,心里暗暗地骂着眼前这个男人。

“好啊你,肖雨凌,你长能耐了,是吧?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秦晋被肖雨凌气的要死。

他怕她每次都是她等他下班,所以想早回来陪陪她,以至于她不那么孤单,她竟然还告诉阿姨,做一些她喜欢吃的饭菜,可是,就让他看到这样的场景。难道这个女人每天都有人送她吗?秦晋只要一想到这个就快要抓狂了。

再看看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嚣张地跟他说话,本来他就很气愤,一看到她竟然不知道自己错了,现在还来质问他。

秦晋生气地把肖雨凌打横抱起,径直地向楼上的房间走去,一定要好好地收拾收拾这个嚣张跋扈的丫头。

肖雨凌被秦晋的反应吓了一跳,顿时酒醒了一半。

“秦晋,你干嘛?你放开我!”肖雨凌胡乱地在他的身上拍打着。

“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求情也没有了!”秦晋不管肖雨凌的反抗,直接给她扔到了床上。

“秦晋,我跟你说,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肖雨凌被秦晋吓的酒已经完全醒了。

肖雨凌躲在一旁,抱住自己的身体,生怕被秦晋怎么样?

“报警?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你别忘了,我只是在做我们夫妻该做的事。”秦晋一步一步地朝肖雨凌走去。

“你别过来,当初我们结婚也是你逼我的,你现在怎么可以对我做这种事?”肖雨凌一边哭着一边冲秦晋喊着说这些话,肖雨凌很害怕,害怕秦晋会对她怎么样,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以后怎么办?

虽然现在肖雨凌不是很排斥秦晋,但是他们毕竟只是契约结婚,而他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吗?她不知道!

她更不敢跟秦晋说出她心里的这些话。

肖雨凌害怕地哭了出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哭,哭的这么厉害,秦晋有点心疼了,他根本没想对肖雨凌怎么样。

秦晋看着这样的肖雨凌,一句话都没说摔门而去,而肖雨凌看着秦晋走出去的背影,心里安心了许多。

肖雨凌就这样一直蜷缩着身体,她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怎么过,她看到秦晋离开的背影,竟然有些伤感,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他了吗?

他们只是契约结婚,他喜欢自己吗?他不是为了摆脱家里的相亲,才随便选个人结婚的吗?

“太太,少爷让我来给你送点醒酒汤。”陈阿姨在外面敲着门,怕打扰到肖雨凌。

“进来吧,门没有锁。”肖雨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强装着笑下了床。

“太太,少爷让我给你送来的,说你喝多了,你早点休息吧!”陈阿姨把东西轻轻地放在了一边。

“谢谢,对了,陈姨,少爷呢?”肖雨凌试探性地问着陈姨。

“他刚才嘱咐我之后就出去了,至于去哪我就不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陈姨,你也早点休息吧!”肖雨凌笑着跟陈姨说着。

肖雨凌看了看旁边的醒酒汤,真没想到秦晋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可是这么晚了,他出去了,能去哪呢?

肖雨凌将醒酒汤喝光了,然后去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担心着秦晋。

这一夜注定难眠,肖雨凌想了很多事情,回忆着以前发生的一切,总觉得不可思议,她的生活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第二天一早,秦晋早早地就回到了家,而肖雨凌也早早地起来了,几乎是一夜没睡。

由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两个人都生着对方的气,谁也不想理谁,明明肖雨凌很想知道秦晋昨天晚上去干什么了,可是,还要装作很淡定。

之前每天秦晋都会和她一起吃早饭,然后送她去上班,即使两个人平时也不说什么话,但是也比现在的气氛好很多。

秦晋上楼换了衣服,直接就去上班了,肖雨凌看着秦晋的背影,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感,是因为什么,让她竟然这么难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