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顾愉晴今生唯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言舒雅韩晨阳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樱桃青衣 2019-08-25 23:40:20

[顾愉晴今生唯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言舒雅韩晨阳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顾愉晴今生唯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顾愉晴今生唯爱 即可阅读全文

《顾愉晴今生唯爱》小说简介

《顾愉晴今生唯爱》故事情节生动一环扣一环,每一章都为后面的故事情节打下了伏筆,夏天的功夫雖然很夸张 但正是這樣的功夫才让人继续的看下去。主人公叫言舒雅韩晨阳的小说叫做《顾愉晴今生唯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宫锦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对,麻烦拍的仔细,清楚一点,明天刊登之后,记得把钱转到我的账户上。”富景别墅里,林淑珍挂了电话,转头对坐在床上的孙小婉,笑眯眯的眼睛里,没有了刚才一个为人母的可怜和担忧,有的,全都是极尽表现出来的讨。小说主人公是言舒雅韩晨阳的小说叫《顾愉晴今生唯爱》,是作者南宫锦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五年的婚姻,五年的冷漠,言舒雅爱的彻底,爱的卑微,她从不曾后悔自己爱过一个叫韩晨阳的男人,哪怕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秒……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吃过寿司的孙小婉,在韩晨阳的臂弯里睡得正熟。

自从出事之后,孙小婉每天都要在韩晨阳的陪伴下才能睡着的,而韩晨阳也已经习惯了,不论忙到多晚,都会来这里哄孙小婉入睡。

韩晨阳可能也太累了,孙小婉睡着没多大一会,他也睡着了,只是他睡得很不安稳,梦里都是言舒雅的脸,沾染着鲜血的脸。

血!

韩晨阳豁然转醒,周围的静谧让他终于想起来,他离开的时候,言舒雅摔在了茶几上,茶几碎裂了,那她……

下意识的起身,穿好外套,走出孙小婉家,发动起车子,他没有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解释。

等到他终于站在自己家大门口的时候,才冷静了过来,握着钥匙,他不由得自嘲一笑,自己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关心那个女人吗?

怎么会?怎么肯能?!!

他应该巴不得那个女人和言贺年一样死掉,这样才能还清楚欠他的债,和欠孙小婉的债!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会着急的赶回来?为什么,他会有那么一丝害怕她会出事?

他是不是疯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他之所以害怕那个女人会出事,是因为他还没有折磨够她!

对,就是这样的!

如此想着,韩晨阳终于心安理得的转动了大门,走进去,硕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地上那夹杂着血腥的狼藉,依旧触目惊心。

“言舒雅!”

“言舒雅你给我下楼!”

该死的,难道那个女人是上楼睡觉去了么?!

想起孙小婉刚刚那在自己臂弯里,不停地颤抖着身体,哆嗦了很久才浅浅入睡的样子,韩晨阳的心就再次攻起了怒火。

“别喊了,她现在见不了你。”

回应韩晨阳的不是言舒雅,而是苏沫。

走出卧室,轻轻关上房门,苏沫站在二楼围栏的旁边,低下头,审视着那个仿佛一头野兽一般的韩晨阳。

她永远都想不明白,韩晨阳这个男人,除了一副好皮囊之外,还有什么是值得言舒雅爱的。

而且,还是那么的死心塌地,卑微到尘埃里……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面对苏沫,韩晨阳的态度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言舒雅的闺蜜,又能是什么好货色?

“韩总应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

还好她今晚不放心的过来看看,不然言舒雅就算是流血流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怎么?是那个女人没有脸见我了?”

韩晨阳冷漠的牵扯着唇角,“还是说……苏沫苏大律师,又来和言舒雅商量,要如何背着我转移财产了?”

“我到底是来干嘛的,韩总亲自上楼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苏沫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韩晨阳愣了几秒,才迈步上了楼梯,他倒要看看,言舒雅到了现在还没露面,究竟是在玩什么把戏。

站定在二楼卧房的门前,韩晨阳握住了门把手,可就在他要转动开门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接起,是林淑珍的声音:“晨阳啊,你去哪里了啊?小婉醒了,看不见你一直都在哭,你有时间吗?能不能过来看看她啊?”

“林姨你别着急,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韩晨阳转身就要下楼。

“韩晨阳!”

苏沫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你就这么走了?你老婆还在卧室里面昏迷呢,你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转身就走,你到底还有没有点人性?!”

“人性?”

韩晨阳转身,讥讽的一笑:“苏大律师确定要那言家人和我比人性么?”

言家人怎么了?

言家人从来就没有欠过你韩晨阳一分一毫!!

到了嘴边的话,马上就要破口而出了,但是一想到言舒雅那苦苦恳求着自己的模样,苏沫就梗咽的喉咙泛酸。

她答应过言舒雅,什么都不说的……

“怎么?连苏大律师都无话可说了么?”

面对苏沫的沉默,韩晨阳唇角挂着的讥讽更甚,言舒雅啊言舒雅,你到底是要有多狠毒,才能让你最好的闺蜜都无力为你反驳?!

“韩晨阳。”

苏沫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真的就这么不在乎言舒雅么?你就不怕她死掉么?!”

死?

韩晨阳听了这话,笑的更加不屑:“就算世界上的人都死了,像言舒雅那种自私自利,**卑贱的女人也不会死!”

甩开苏沫的手,他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韩晨阳的背影,冷漠而又凉薄,像是一根利刺,戳疼了苏沫的眼睛,终是没忍住,她卯足力气的大喊:“韩晨阳,你这个卑劣的渣男,你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

看着大门打开又被甩上,苏沫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转身,打开卧室的房门,巨大的双人床上,言舒雅面如金纸,薄如纸片似的躺在一侧,被玻璃划破的伤口触目皆是,枯瘦的手背上注射着点滴。

想着自己刚刚来时,要带言舒雅去医院,可她怎么都不去,生怕她出现在医院里,会给韩晨阳带来负面消息时候那包容与关切的样子,苏沫的心就疼得一发不可收拾。

值吗?

舒雅,真的值得吗?

你心心念念,到死都不愿意去伤害的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连你的房门都不愿意打开就转身离去了……

《顾愉晴今生唯爱》 第6章 孙小婉母女 免费试读

“对,麻烦拍的仔细,清楚一点,明天刊登之后,记得把钱转到我的账户上。”

富景别墅里,林淑珍挂了电话,转头对坐在床上的孙小婉,笑眯眯的眼睛里,没有了刚才一个为人母的可怜和担忧,有的,全都是极尽表现出来的讨好。

“放心吧,都已经办妥了。”

“行了,你可以出去了。”

孙小婉点了点头,从林淑珍的脸上抽回了目光,懒得多看她一眼。

“小婉啊!”

林淑珍不但没有出去,反倒是凑到了孙小婉的身边坐下了肥胖的身子,用很是得意的口气,未雨绸缪的叮嘱着:“已经五年了,现在言贺年都已经死翘翘了,韩晨阳那小子却还没有娶你的意思,不是妈说你,你不能再磨叽下去了,你得赶紧逼韩晨阳那小子离婚啊!”

“催催催!你除了知道催我,你还知道什么?”

此刻孙小婉那一向可怜楚楚,我见犹怜的脸上,满是不耐烦和冷漠:“我告诉你,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想办法,你收敛点,别让晨阳哥哥发现什么。”

面对孙小婉的恶劣态度,林淑珍有些下不来台,但又不敢撕破脸,起身时,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照我看,就算我不让他发现什么,他也不会娶你,他一直就把你当成妹妹。”

“啪——!”

孙小婉将床上的枕头朝着林淑珍砸了过去,那恶心的神态就好像吞了一只或苍蝇一般,说出口的话也更加的卑劣。

“你凭什么说我?你有那个脸教育我么?!”

林淑珍也被**的怒了:“我是你妈,怎么不能说你了?要不是我一直给你出主意,你以为你能让韩晨阳那小子一直对你死心塌地的?!”

“你给我出主意是应该的,你别忘了,当年要不是你……!!”

“咔哒——!”

话还没说完,就听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

听见声音的林淑珍马上换上了一脸的心疼相,冲到了孙小婉的身边,故意抬高音量的哭诉:“小婉啊,你不能一直都这样啊,晨阳已经结婚了啊,他不可能永远都陪在你身边的啊……”

孙小婉看着在自己面前慈母尽显的林淑珍,恶心的要命,可余光在看见房门被推开时,终是压住了眼中的厌恶,像是孩子一般可怜委屈的哭了起来。

“我就要晨阳哥哥,我就要晨阳哥哥……”

“小婉。”

韩晨阳推门进来的时候,刚巧看见了孙小婉那一双哭红了的眼睛,带着心疼和自责,他快速走到了孙小婉的面前。

蹲下身子,满眼的愧疚:“对不起,我刚刚不该离开的。”

此时,屋子里,两个女人的目光一起朝着他看了去,林淑珍盯视在他背后的目光贪婪尽显,而孙小婉,不单单是在用泪水模糊的双眼望着他,更是用心在看着他。

她爱极了这个穿着定制修身西服的男人,爱死了他那张有着立体五官和深邃双眸的脸庞。

“晨阳哥哥……”揣着满心的爱慕,孙小婉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韩晨阳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哄孩子一般的怜爱:“不哭了,我回来了,今天我不会再离开了。”

“可是……晨阳哥哥……”

孙小婉埋头在韩晨阳的怀里,继续哭诉:“你就算今天不走了,明天不还是要走的吗?我想要你每天都陪着我。”

“小婉,你不能这么不懂事儿。”

没等韩晨阳开口呢,林淑珍就把话接了去,那双隐匿了贪婪的眼睛,此刻噙着满满的体谅:“晨阳已经结婚了,他怎么能天天来陪你?”

孙小婉听见这话,在韩晨阳的怀里哭得颤抖。

韩晨阳心疼的皱眉:“林姨,这种事儿以后不要当着小婉的面说。”

“可是……晨阳啊,这是事实啊,难道你还打算和那个言舒雅离婚?”

林淑珍故作惊讶的瞪起了眼睛,但随后又满口体谅的叹气:“不过,其实就算你现在和言舒雅离婚,对你也没有什么影响,言贺年已经死了,你现在又是言氏的总裁……”

“林姨!”

“我知道,我不说了……我只是担心小婉这丫头会想不开……”

林淑珍识相的闭上了嘴巴,转身走出了房间,虽然韩晨阳是她半路看着长大的继子,但她哪怕到了现在也捉摸不透他的脾气。

深夜,房间里很安静。

躺在床上的孙小婉一直都在想着林淑珍今天和韩晨阳的对话,她知道,林淑珍今天那些话是故意点给她听的,别看韩晨阳现在有多疼她,那都是愧疚和自责,只要韩晨阳一天不离婚不和她结婚,韩晨阳都不是属于她的。

小心翼翼的转过脸,刚巧就看见了韩晨阳那张早已熟睡了的脸,孙小婉贪恋的凝视着这张她做梦都想拥有的俊朗面庞,渐渐痴迷了。

伸手,轻轻触碰着他那立体的五官,她有些控制住的慢慢靠近他……

可就在孙小婉即将吻上那梦寐以求的唇畔时,手,忽然被他握住了,不过他没有醒来,只是不太舒服的梦呢了一声:“言舒雅,别闹了……”

孙小婉瞬间僵硬,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刚刚喊了谁的名字?是言,言舒雅吗?为什么他会在意识不清的时候喊出那个女人的名字?!

他不是应该恨透言家,恨死了那个女人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眼泪划过面庞,孙小婉紧咬下唇,妒恨的双眼发红。

言舒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