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杨晋南易诗微的小说[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免费试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9-18 23:33:41

主角叫杨晋南易诗微的小说[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免费试读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 即可阅读全文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小说简介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本书幽默风趣,虽然是现代修真,但并没有像其他书一样什么神器美女一大堆,并且构思情节也很不错,没有那种非常夸大的说辞,闹书荒的朋友非常推荐来看这本书。甜宠新书《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由番茄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杨晋南易诗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躺在病床上,易诗微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小腹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有些温热的液体流出。易诗微强撑着身子想要站起身,可是小腹的那种刺痛却令易诗微察觉到了异样,从未有过的感觉,易诗微有种莫名的恐惧,赶紧。小说主人公是杨晋南易诗微的小说叫《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它的作者是番茄酱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长庚死了!她老公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易诗微惊愕的身形僵直,随后整个人啪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精彩章节试读:

杨晋南咄咄逼人,完全没有顾及她是一个刚刚痛失儿子的母亲,眼底只有报复后的满足感,这才哪到哪,他要顾家所有人,是所有人都为了当年的事情付出代价!

一个都不会放过!

顾长庚那个懦夫!他以为死亡就可以结束一切?

不可能!

杨晋南都在祈祷,祈祷马莉长命百岁,因为活着看着顾家一点点的在他手里衰败掉,他要让她感到什么是绝望!

马莉哭天喊地的被警察带走,一场闹剧就此结束,杨晋南抱着易诗微想要离开,却被易诗微用力的一把推开,后退两步,眼神疏远的看向杨晋南,声音颤抖:“杨晋南,你滚!这里不欢迎你!”

杨晋南还想要上前,却被易诗微从灵台上拿起杯子朝着桌子一摔,杯子被摔碎,易诗微拿着玻璃碎片对上自己的脖子,威胁的开口:“你别过来!杨晋南,我身为顾家少夫人,我有有权利将你赶出顾家!”

“顾少夫人?”杨晋南冷笑着,“我是不是该跟大家说明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微......”

易诗微手里的动作往下刺去,杨晋南的话戛然而止。

易诗微眼底猩红的看着杨晋南:“你闭嘴!信不信我立马死在你面前!”

杨晋南愤恨的看着眼前完全失控的易诗微,脚步停住,终于在她脖子上溢出血丝的时候,停住了脚步,“好样的!易诗微,你记住今天说的所有话!”

转身没有丝毫留念的走出了顾家老宅。

杨晋南走后,易诗微全身瘫软的坐在了地面上。

顾长庚下葬的时候,就连老天似乎都在为一条鲜活善良生命的消逝而哭泣了,大雨倾盆,易诗微不管顾家下人的阻挡,非要亲手将顾长庚埋葬了。

林城三十年难遇的大雨,易诗微全身湿透的跪在墓坑前,两只手沾满了泥土,一捧一捧的将泥土洒在顾长庚的棺材上,嘴里不停的忏悔着。

“长庚,对不起......长庚......”

手指插进土壤里,原本修剪整齐的指尖溢出血丝,易诗微完全察觉不到一般,任由血水溶进泥土里。

天上一阵剧烈的雷电,阴沉的天色像是被她的心情感染一般。

刘叔站在一旁,冷眼的看着易诗微的动作,她越是这么深情刘叔越觉得愤怒,如果可以他恨不能一把将易诗微从拉到一旁,可是他不能!

他只是一个管家!

在场很多人不知道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大家只是看着易诗微的样子,像是一个深陷爱情中的新婚妻子,痛失丈夫后的极端表现。

易诗微的心早就已经冰冻的早已僵硬,可是疼,那种发自内心的同却还是像一把利刀,狠狠的将她的心切割成一片一片。

一把漆黑的长伞,杨晋南站在静思墓地的最顶上,看着易诗微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握着伞柄的手不由的加重力度。

她嘴里一字一句全部进入到他耳里,杨晋南眼底几乎要喷出火来。

顾少夫人?

哈!好样的,易诗微,你竟然敢爱上那个废物!好!

你是我的!是我杨晋南的!哪怕是死也是我杨晋南的魂,想要挣脱我?除非死亡。

冷哼一声,杨晋南嘴角冷笑一怔,易诗微一头栽倒了泥土里,昏了过去。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遗憾》 第九章:你没死我怎敢死 免费试读

躺在病床上,易诗微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小腹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有些温热的液体流出。

易诗微强撑着身子想要站起身,可是小腹的那种刺痛却令易诗微察觉到了异样,从未有过的感觉,易诗微有种莫名的恐惧,赶紧按下了呼救铃。

辛然赶到的时候,易诗微已经疼的趴在床上几乎快要晕厥。

“小微!没事的,没事的。”辛然安慰着,赶紧跟护士推着病房朝着手术室跑去。

剧烈的灯光在头顶打开,易诗微疼的几乎晕厥,辛然手忙脚乱的将她双腿打开,随着双腿动作一打开一股液体涌出,辛然动作一怔,立马恢复到了手里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终于在辛然将最后一块沾着血红的棉块放在托盘上,才终于长叹一口气。

回到病房,辛然跟在身后,手里拿着病历坐在病床前,翻了几页病历,眼底尽是疼惜。

“小微,你知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易诗微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嘴唇轻颤,“你说什么?怀......怀孕?”

易诗微彻底愣住了,什么时候怀的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

这个孩子是杨晋南的!

易诗微双手紧握成拳,紧闭双眸问道:“孩子......孩子本不该存在的。”

辛然动作一顿,“孩子是杨晋南的?”

易诗微躺在病床上没有说话,即使什么都不说辛然也已经笃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叹了口气握住了她的手,“小微,你这是何必呢,你自己心里爱着谁没有比你自己更清楚的了,他们之间的恩怨原本就不该牵扯,你又何必非要牵扯其中呢,更何况现在顾长庚已经死了,你......”

“辛然!”易诗微忽然开口。

“顾长庚是我的丈夫,就是他死了我也是顾家明媒正娶的少夫人,这件事却早就没办法独善其身了,长庚是因我而死,是我害死了他......”说道最后,易诗微的声音带着颤抖,眼泪早已不知何时滑落,滴在手背上,冰凉刺骨。

辛然心疼的将易诗微拉进怀里,亲昵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傻丫头,这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这是顾家与杨晋南的恩怨不是你的错,别哭了,小微......别哭了。”

辛然走后,易诗微一直维持着她离开时候的样子,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眼神绝望的看着窗外,有落叶从窗外飘过,易诗微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强撑着全身的酸软从床上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一阵冰凉的气息钻入鼻翼,易诗微深吸一口气。

伸手接住了从树上飘落的叶子,泛着枯黄的叶子就像是此刻的自己,没有办法,这能任由杨晋南随意摆弄。

原本她以为自己找到了避风港,直到被他送到了顾长庚身边,易诗微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不过就是一枚棋子!这么多年来他苦心培养的棋子,用来报复顾长庚的棋子!

曾经她孤苦无依是杨晋南给了她希望,可是同样是他亲手粉碎了她的梦。

直到顾长庚,他承诺给她一个家,却再一次被杨晋南毁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