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纪彦靖慕倾月[余知愉凉人醉]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雨润静荷 2019-09-18 23:48:30

主角叫纪彦靖慕倾月[余知愉凉人醉]最新章节完结版

《余知愉凉人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知愉凉人醉 即可阅读全文

《余知愉凉人醉》小说简介

《余知愉凉人醉》很好看,一看就被吸引的一整天都在看,谢谢作者,好棒。。主角是纪彦靖慕倾月的小说叫做《余知愉凉人醉》,它的作者是顾暖暖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救护车来的很快,何雅被一大群的医护人员护送到了医院。纪彦靖自然是全程陪着她,用最温柔的话语宽慰着她,当成至宝般守护着她,至于慕倾月,他从有到尾只当是一个陌生人。不过,心爱的女人受到了如此大的伤害,纪彦。小说主人公是纪彦靖慕倾月的小说是《余知愉凉人醉》,是作者顾暖暖创作的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愿意与他共进退,如愿成为纪彦靖的妻子,却被纪彦靖狠心的抛弃,看着他和别人在软塌上,慕倾月心如刀绞,为何到头来深情换得一场凉呢。

精彩章节试读:

屋内没有开灯,暗沉的光线下,男人那张暴怒的几乎扭曲的脸近在咫尺。脸颊上的疼痛让慕倾月清醒了几分,她擦拭掉嘴角溢出的血迹,目光平静的注视着纪彦靖:“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

她瞧见过许多次,纪彦靖疯狂的模样,甚至想要杀了她的模样,就如此刻,嗜血的眸光中带着毁天灭地的狠意。

能逼的男人如此,这世上大概只有一个人了吧……何雅!

“我没想到,你会如此无所不用其极,让人绑架小雅,玷污她,慕倾月,你信不信我掐死你这**。”

话落,男人伸出那双翻云覆雨的手,掐紧了她的喉。窒息的感觉让慕倾月一阵眼晕,她挣扎着,冰凉的玉手掰着男人大掌。死亡的既视感瞬间袭来,有那么一瞬间,她瞧见了死神对着她挥舞着黑暗的镰刀!

缺氧,窒息,胸闷,女人渐渐地放弃了抵抗,视线渐渐地模糊了,男人那张妖魅的俊颜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纪彦靖眸色冷暗,手一松,厌恶的将柔软的女人丢到了大床上。

逃出死神的深渊,慕倾月趴伏在床上,一阵咳嗽。男人的粗暴让她吃尽了苦头,她极力的想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说我让人绑架何雅,证据呢?纪彦靖,就算是死刑犯,也有声辩的机会吧,你就那么轻易的坚信是**的?”

慕倾月真的累了,身心疲惫,这半年来,爱情真正的让她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从前的纪彦靖是香甜的冰激凌,她为了尝一口美味,不惜撞得头皮血流。而今,她终于悔悟了,这个男人是噬血的毒药,而她不幸的中毒至深!

“你派出去的人,我一个不漏的都抓着了,事到如今,你还想着狡辩?慕倾月,你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对付小雅,我觉得我会怎么回报你?”

男人指腹磨砺着她下巴,阴鸷的眸底是带着杀意的锋芒,慕倾月是怕他的,那种熟悉之后,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惊惧。知道这个男人只手遮天的手段,知道这个男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知道他狠厉毒辣的作风。

上一次,被冤推了何雅入海,纪彦靖要求他等同深受一次。

那么这一次,何雅被绑架,侮辱,他是不是也会找一群凶恶之徒来轮了她?

“纪彦靖,我是你妻子,你让人来睡我,那么喜欢戴绿帽的滋味?”

纪彦靖没想到,都这个节骨眼了,眼前的女人没有惊怕,没有胆颤,还有能耐出言挑衅他。脸瞬间黑了……

说实话,他完全可以以牙还牙,找一群人对着慕倾月如法炮制一番。可想到这个女人柔软的身子被别的男人压在底下为所欲为,他……难以接受!

“我不让人轮你,我会把你送进牢里,你好好地在里头悔过自新吧。”

“……”

纪彦靖离开之后,不多时,警局的人就上门了,掌握了慕倾月确切的犯罪‘证据’,态度极其恶劣的就将她塞进了警车,扭送进了派出所。

《余知愉凉人醉》 第八章 慕倾月,你痛了吧 免费试读

救护车来的很快,何雅被一大群的医护人员护送到了医院。

纪彦靖自然是全程陪着她,用最温柔的话语宽慰着她,当成至宝般守护着她,至于慕倾月,他从有到尾只当是一个陌生人。

不过,心爱的女人受到了如此大的伤害,纪彦靖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

在救护车离开前,他派人将慕倾月软禁在了别墅里。

除了食物和水,不允许任何人看望她,男人狠绝的拿走了她的手机,掐断了房子里的网络。

她足足被关了半个月。

一个人在孤独的环境里,除了墙壁就是天花板,绝望,无助,迷茫接踵而来。很快的,她便憔悴消瘦了下来……

而,老天爷总会在你最凄惨的时候,再添一点火候。

她病了,发高烧,蜷缩在被窝里,忽冷忽热,惊厥,梦语之后,她甚至连起床倒杯水的劲儿都没了。

烧了一天一夜,慕倾月终于扛不住了,在阿姨送饭的时候,跪求着,借对方手机求救。

沈凉笙来的很快,也不知他如何绕过门口守着的人,顺利的进入房子里的。还没等慕倾月感动一下,男人煞风景的开口:“啧啧啧,你该不会深陷传销窝点吧,被人软禁了?”

“别废话了,赶紧带我走。”这是她唯一逃离的机会了。

沈凉笙没有继续挖苦,将女人柔软的身子骨从被窝里抱了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挪出脚步,卧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巨大的声响让昏沉中的女人清醒了过来。

空气顿时冷寂了几秒。

猛然回头,纪彦靖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冰冷的视线如锋利的刀口,一寸寸的剜着慕倾月。她心跳蓦然加速,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本事还真是不小,关在这儿还能有野男人跑来救你。怎么,要是我不出现,你准备着和野男人双宿双飞?”阴鸷冷漠的话语从男人薄凉的口中吐出,带着上位者眄视的姿态,纪彦靖挥了挥手,门口站在的下属,立刻朝着沈凉笙而去。

战火一触即发,慕倾月看着被围攻的沈凉笙,踉跄着护到了他身前:“纪彦靖,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别学疯狗乱咬人,放他走。”

看着她护着别的男人,纪彦靖的眸色更是沉了下来:“把碍眼的人处理掉!”

沈凉笙被打了出去,慕倾月挣扎着朝着门口走去,男人先一步的挡在了她的面前,一把掐住她的手腕。

“纪彦靖,你这个疯子……疯子!”

纪彦靖眉眼间的戾气更重了些,将身旁的女人甩到了床上,坚硬如铁的身子随之覆了上去:“慕倾月,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伤了小雅,还想着和野男人私奔,今天我要让你尝尝惹怒我的滋味。”修长的手指捏住了慕倾月的下巴:“慕倾月,你痛了吧,你捅小雅那一刀,她要比你痛苦一万倍。”

慕倾月的确是痛了,甚至是痛不欲生,那种刀口上撒盐的撕裂痛,让她恨不得就这样死了算了。事后,男人慵懒的靠在床头,看着被窝里瑟瑟发抖的女人,眸光沉了沉,心底有些后悔,是不是教训过了头。

可想到何雅那病态,痛苦的模样,纪彦靖的心狠了些。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