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胡斐的小说[通天仕途]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9-23 23:13:01

主角叫胡斐的小说[通天仕途]全本免费阅读

《通天仕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通天仕途 即可阅读全文

《通天仕途》小说简介

看小说有十年了,《通天仕途》故事描述的方式与以往同类型的小说有些新的变化眼前一亮,故事也紧凑整体可以值得一看。。主角叫胡斐的小说是《通天仕途》,是作者御史大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官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走吧,再去抽根烟,差不多也快到站了。”李国军呵呵一笑,起身走了出去,胡斐顿时就明白过来,这是在堤防隔墙有耳呢,立即起身跟了上去。“小胡,你有手机吧,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李国军摸出一颗烟扔给胡斐,笑道。小说主人公是胡斐的小说叫《通天仕途》,它的作者是御史大夫所编写的都市官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部队转业军官胡斐的官场人生,有刀光剑影,也有旖旎柔情,看似平坦的官路实则步步杀机,陷阱遍布,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精彩章节试读:

是呀,自己跟那些刚刚从大学出来的选调生比,又有什么优势?

胡斐眉头一拧,抬手将香烟塞进嘴里吸了一口,转头看向窗外,虽然部队也是自称一体,不过,跟政府官场也略有些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年龄。

年龄是个宝,这句话不仅仅是在地反官场,就是在部队里也是一样的铁律,胡斐军校毕业在部队打拼了六年,自然见多了这种情况,尤其是到了团一级之后,再往上走,年龄就越发显得重要了。

“小胡,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能够很快地就适应外面的环境。”

老李呵呵一笑,“而且,也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在部队呆了这么多年了,现在离开了部队,有机会重新体验一下外面的生活,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这是大部分军转干部的想法。”

“只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一旦你融入了社会,你就跟其他的公务员一样站在了起跑线上,你的工作成绩,你的社会地位等等,都会影响到你的家庭,也会受到你的家庭影响。”

胡斐下意识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而且,你们军转干部回来一个个都是带着职务的,这就让地方部门也很有压力,那么多兢兢业业的公务员都盯着那些有限的位子呢。”

老李呵呵一笑,吸了口烟,接着说道,“公安战线就不一样,那里需要的是人才,是雷厉风行的作风,是执行领导命令不折不扣的服从,只要你有能力,有体力,有功夫,你就有机会从队伍里脱颖而出!”

“当然了,如果你将来不想在公安系统工作了,也可以考虑转行嘛,什么民政,城建,纪检,组织等等,到时候你的职务上去了,相应的选择也就多了。”

“职务上去之后,市委部门,政府部门,人大等等,都是可以去的嘛,一句话,只要有能力,哪里都是你的战场。”

胡斐闻言一愣,细细地思索着老李的话,顿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立即讪讪地向老李点点头,“老李,谢谢你,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对了,老李,你对这些门儿清,也是体制中人吧?”

“臭小子,是不是在怀疑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吧?”

老李弹了弹烟灰,呵呵一笑,“看到你,我就想到了我的过去啊,我也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不同的是我是主动要求转业的,那时候孩子出生了,老婆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地方过得很艰难啊,又要照顾孩子,又要上班。”

“军人辛苦呀。”

胡斐点点头,喟然叹息一声,“和平年代的军人更苦,没有地位,没有战争,就连家里都照顾不好。”

说话间,一阵急促的手机**响起,老李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立即接通了电话,胡斐将手指头的香烟头扔进烟灰盒里,向老李微笑着点点头,伸手指了指卧铺车厢,示意他先过去。

老李微笑着点点头,对于这小年轻的礼貌很满意,看着胡斐的身影消失,这才对着话筒喝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部长,黄书记看了我们的报告,他说市委青干班的学员名额,要充分考虑全市各县区的时机情况,还把海部长狠狠地训了一顿。”

“杜维宁这个干部二科科长是怎么干的,这种小事都办不好,几十岁的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吗,就这样的素质还想下放,他上吊去吧!”

老李眉头一皱,脸色倏地一沉,“上次黄书记说了,政法系统那边劳苦功高,在提拔使用干部的时候要适当地关照一下,让他好好地跟干部一科商议一下这个名单分配的事情,等我回去了,马上给我一个详细的报告。”

“好,部长,我马上去通知杜维宁。”

老李挂了电话,脸色有些阴沉,黄书记,你这演得一出好戏呀,趁着老子去省里开会,拿着这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来骂组织部的副部长,这分明就是给我李国军脸色看呀。

难不成有了政法委书记的支持,就能压着我李国军了?

胡斐回到了铺位上,仰面躺在铺位上,脑海里满是刚才老李说的话,仔细地想一想,老李的话说得很有道理,虽然说地方上各部门的工作能很快学会,但是,要跟那些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们一起竞争,又没有他们那么挥洒自如。

尤其是,还比他们在年龄上劣势,同等情况下,何不扬长避短,尽量发挥自己的优势,毕竟二十五岁的副营,还拥有一个一等功,这可不是常见的。

这些荣誉必须要尽可能地让它们有用武之地。

虽然说走公安战线的路子是窄了一点,但是,也因为这样才更容易出头一些,凭借着一身扎实的本领,胡斐自信能够从众多人之中脱颖而出。

而且,老李刚刚也说过了,等到在公安部门出头来,解决职务问题了,到时候也可以再想办法把路子走宽嘛。

思虑及此,胡斐对老李越发的敬佩起来,想起老李身上的那种威仪,心头越发地好奇起来,仔细地回忆着两人的对话,心里满满地亮堂起来,老李应该是雍州人,而且,他对于官场上的事情分析得头头是道,必然是某个大领导。

而且,老李对于用人选择上似乎有读到的看法,立足点还很高,什么调去市委部门,市政府,人大等等,从他说的这些话上来看,他平日里思考工作的定位很高。

再联想到老李也是部队转业回来的,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好心地提点几句,那么老李有可能是市委领导,要么是组织部长,要么就是市委副书记。

思虑及此,胡斐的心头就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片刻之后,一阵脚步声响起,老李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小胡,睡着了,这都快要下车啦。”

“没呢,睡不着呀,就是眯一下而已。”

胡斐呵呵一笑,摇了摇头,从床上翻身坐起,“老李,你是在我们雍州市的市委工作吧?”

《通天仕途》 第6章 可造之材 免费试读

“走吧,再去抽根烟,差不多也快到站了。”

李国军呵呵一笑,起身走了出去,胡斐顿时就明白过来,这是在堤防隔墙有耳呢,立即起身跟了上去。

“小胡,你有手机吧,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李国军摸出一颗烟扔给胡斐,笑道,“我的确能够帮你一把,不过,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市局的局长张斌跟我有些不大合拍。”

“要是被人知道是我把你弄进市局的,你还能有好果子吃啊。”

胡斐闻言一愣,下意识地摇摇头,“部长,您放心吧,部队的人保密意识非常高的,我会把您的恩情牢记在心里的。”

说罢,就把手机号码报给了李国军。

“你这是外省的号码吧,换成本地号码之后这个号码也留着,以后我找你就用这个号码。”

李国军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赞许之色,存好了号码,又拨了一下胡斐的手机,然后挂掉,“按照安置流程,你们的工作安排还早,这顿时间你可以学点东西。”

“谢谢部长,我会好好学习的。”

胡斐摁捺不住心头的激动,将李国军的手机号码存了起来,这可是市委领导的手机号码,别说普通老百姓了就是县里的领导也没几个人有的。

“公安战线的那些东西也就那样,稍微用点心就会了。”

李国军摇摇头,将手机塞进口袋里,吸了口烟,眨了眨眼睛,“我是让你学习点其他的,学着搞经济,目标要放长远,不能只盯着公安战线这一块,明白吗?”

“谢谢部长,我明白了,保证好好学习不让您失望。”

胡斐闻言一愣,心头猛地一跳,李国军这是要大力栽培自己么?

“好了,安心在家里陪一陪父母亲,当兵这些年也很少在老人身边尽孝吧。”李国军点点头,将手指头的香烟往车厢壁上的烟灰盒里一扔,“到时候会有人跟你联系的,还有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认识我。”

“谢谢部长,我明白。”

胡斐忙不迭地向李国军道谢,“以后一定好好干,决不让您失望。”

说话间,车厢里传来乘务员的声音,“雍州站马上就到了,下车的旅客马上换票啊……”

列车停了下来,胡斐拎着他的迷彩包向李国军点点头,转身往另外一个出口走去,李国军的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这小子很上路,是个可以培养的苗子啊。

胡斐出了车站,转道去了车站的商店买了盒烟,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的家伙殷勤地接过了李国军的包,然后小心翼翼地护着他上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车牌的号码一看就是政府用车,号码还很靠前,是七号车。

别小看了一个车牌号码,很多地方的车牌号码是按照级别地位来的,大部分都是按照领导们在常委中的排名来的,李国军的车牌末尾好是七,就是说他在雍州市委常委的排名是第七。

常委会的排名不仅仅是看领导们的资历,也有各自所分管工作的重要性在内,李国军是市委组织部长,按道理说管官帽子的人地位应该不低,想来是李国军在市委的资历不够,否则的话,他在市委的排名应该更靠前一点。

而且,政法委书记跟李国军这个组织部长过不去的话,这就有说法了,毕竟双方没有工作上的交集。

看着市委七号车一溜烟地飞驰而去,胡斐点燃一颗烟吸了一口,心里喟然叹息一声,看来李国军帮自己的忙只怕不仅仅是帮自己一把的意思呀,联想到刚刚在火车上,李国军的叮嘱,只怕不经意间就已经站队了。

虽然胡斐不喜欢这种称为别人手里的棋子的感觉,但是,至少对他来说,有了李国军的照拂将来的仕途自然是有了依靠,哪有光拿好处不办事的?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交易罢了,没有他胡斐,还会有另外一个人来帮李国军办事,能够为市委组织部长办事,那是多大的福泽,偌大一个雍州市难道还缺一个人才?

想通了这一点,胡斐的心情顿时就欢畅起来,抬起头看着市委七号车消失的方向,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丝笑容,奶奶的,以后老子也要坐上这市委专车!

出入有人拎包护驾的,这才叫男人。

这一刻,胡斐突然觉得离开了部队,似乎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过了。

一条小河自南向北从雍州市区横穿而过,将整个城市分成了河东河西两块,汽车站就位于河西,雍州火车站有公共汽车直达汽车站。

公共汽车停了下来,胡斐拎着迷彩包下了车,这会儿已经是十二月了,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天气还是很冷,尤其是寒风一起,更是冷得人直缩脖子。

胡斐在西北呆了足足六年,那边的冬天可比江南冷得太多,所以倒也不觉得冷,只是听着那熟悉的乡音,胸腔里突然涌起一股暖流来。

家乡,这就是家乡呀。

“祁溪,祁溪啊,去祁溪的车马上就走了。”

一个中年妇女吆喝着,看了一眼胡斐,招了招手,“兄弟,去祁溪吗,马上就走了。”

“有位子吗?”

胡斐拎着迷彩包走向已经发动了的中巴车。

“有位子,有位子,马上就走了。”中年妇女很热情地点点头,胡斐拎着包上了车,中巴车有些破旧,甚至有一扇窗户都是用塑料纸蒙起来的。

对于这种情况,胡斐已经习惯了,反而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多年以前在雍州四中读高中的时候就经常坐这种破破烂烂的中巴车。

就在汽车发动的前一刻,一个穿着羽绒服的漂亮女孩上了车,背着一个白色的小包,带着一双小兔子模样的棉手套,她一**坐在胡斐对面的靠过道的座位上。

中巴车缓缓地驶出了车站,过桥之后,桥头的公车站边又有三个年轻人上了车,这时候,中巴车上已经坐满了客人,中年妇女开始卖票收钱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