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官运之左右逢源]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苏扬孙婉秋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不燥 2019-09-23 23:27:25

[官运之左右逢源]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苏扬孙婉秋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官运之左右逢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官运之左右逢源 即可阅读全文

《官运之左右逢源》小说简介

《官运之左右逢源》好看,感到作者写的很努力,但是主人公成长太过这里没有一丝挫折,感到太无敌了。。热门小说《官运之左右逢源》是小楼昨夜轻风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扬孙婉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黑色气体已经没有扩大,不过仍然占据着祝佳脸上的一半儿。祝佳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苏扬,我脸上有东西?”“没,没有,只是祝姐今天很漂亮,所以我看呆了,呵呵。”苏扬可不能把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主角是苏扬孙婉秋的书名叫《官运之左右逢源》,是作者小楼昨夜轻风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苏扬车祸后拥有可观人气运吉凶的双眼,官场的美丑,人心的善恶,魅力四射的官场生涯,每一次面临抉择和困境,每一次对抗贪官和恶势,苏扬利用他的神奇之眼逢凶化吉、左右逢源、除贪官、杀恶人,凶狠的手段令敌人颤抖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意气纷发的牛大皮亲自带着苏扬来到了党政办的办公室里。

“牛镇长。”

“牛镇长好。”

牛大皮听着顺耳的声音满意的点点头,“好了,大家暂时放下手中的活儿,都过来。”

祝佳、叶玮、曹坚、李可四名工作人员都聚在了牛大皮身前,党政办的办公室里,一共就他们四个人加上牛大皮。

四人迅速注意到了苏扬,苏扬怎么会跟着牛副镇长一起进办公室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祝佳也不清楚,昨天听说苏扬去了小车班收拾东西,就算辞退了也不用带到党政办来宣布一下吧,这也太伤人面子人,不对,肯定不是辞退的事情,难道另有内情?

牛大皮搓了搓手,看着四人,“党政办主任一职暂时由我兼着,不过下周便会任命,可能是你们四个当中一人,也可能另有人选,组织上会有定论的,我也会积极争取的、向镇里的领导推荐你们当中的人,我是站在你们这边儿的。还有一件事情,鉴于党政办的人员一直很少,工作上严重超负荷,所以今天带了一名新同事来,大家其实都认识,是原来小车班的苏扬同志,我们还是欢迎一下。”

祝佳无疑是最高兴的,苏扬一年前到镇里当驾驶员她便瞧上了,虽然自己是已婚人仕,不过房间里的生活并不和谐。

自己的相貌丝毫不差呀,怎么就找了一个冷淡型的丈夫,偶尔的几次床上生活她心中的对象也转变为了苏扬,所以潜意识里苏扬便成了她的男人,又帅气感觉又有风度,为人挺讲义气的,所以祝佳在工作中自然是加倍的关心苏扬。

短短时间,从天下到地下,又从地下到了天上,苏扬现在成了自己一个办公室的同事,祝佳与他亲近的机会更多了,心里暖活着,所以掌声就她鼓得最大。

祝佳还注意到,今天的苏扬感觉很特别,气质上和以前完全不同,帅气的脸上透露出一种自信和沉稳,难道是今天苏扬穿了一身西服的原因,越看越是魄力十足。

苏扬也有礼貌的向四位前辈笑了笑。

牛大皮今天并没有将分工进行大的调整,这是以后党政办新主任的事情,他只是将一些简单的事情交给苏扬,先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叶玮派车的工作交给了苏扬,这差事可是苦差,叶玮几乎叫不动驾驶员,牛大皮也早有所闻,所以也考验一下苏扬的为人处事能力。

配合祝佳做好日常的文件收发管理、上会资料准备等工作,曹坚的各项会议记录也由苏扬进行电脑上的打印和排版。

苏扬点点头,事情不算多,只是帮现有的人员打打杂,刚才在牛大皮的办公室里他已经知道了牛大皮的安排,牛大皮的意思是让他先熟悉一下,以后他会有重用。

保住饭碗就成了,苏扬真不在乎工作重要不重要、累与不累。

“祝姐、叶哥、曹哥、李叔,我文化水平不高,什么也不懂,希望你们能多多指导和帮助,不光是牛镇长安排的工作,你们工作时忙不过来的,都可以安排我做,多做点儿事情,我也能尽快融入进来,呵呵。”

苏扬的这句话倒是迎得了大家的好感,叶玮也放下了心,这小子还算懂事儿。

如果是一个正式员工到党政办工作,他们绝不会把手里忙不完的事儿扔出去,不过苏扬不同,他只是临时工,就算在领导面前挣再多的表现,他也不可能伤害到自身的利益。

牛大皮见几人都很满意,也算是把苏扬顺利送进党政办了,“好了,该忙什么忙什么去,苏扬,你安排一名驾驶员,送拆迁办的人员十分钟后去看现场,祝佳,昨天我交给你的全县旅游产业动员会记录整理出来没有,弄好了送一份给赵镇长,他等着看。”

牛大皮走后,苏扬迅速的投入工作中,派车,这可是好差事呀,以前叶玮根本没有好好利用起来,小车班里的关系也是很微妙的。

要让驾驶员们都配合,公平很重要,镇领导的专职驾驶员自己是控制不了的,其余的日常人员必须把握一个“度”。

苏扬思索着自己第一条指令给谁,派小张去肯定不行,小张一向很自大,如果现在自己有一点儿小小的权力便第一个使唤他,他肯定不满的。

老王去挺合适的,老王和自己的私下关系不错,表面上不会对自己有意见的,而且自己还帮了他一个这么大的帮。

嗯,就派老王去。

“老王吗?”

小车班的电话是有来电提示的,以前叶玮派车不会打这个电话,因为谁也不会接,所以后来都是直接拨打手机。

很久没有响过的电话响了,老王看了看电号,是党政办,应该不是派车的,老王缓缓接了起来,嗯,是苏扬的声音,他在党政办公室干什么?

“小苏啊,是我呀,什么事情?”

“老王,现在我在党政办里负责派车这项工作,不好意思,得辛苦您一趟,拆迁办要去看现场,还有七分钟,就在政府院儿里等。”

苏扬的语气很客气,不能因为自己有点儿权力就骄傲起来,这权力也是别人一句话便能剥夺的。

“你说的是真的?”老王有些诧异。

“当然是真的,有空我请你吃饭。对了,如果您有特别急的事儿,我就换个人去。”苏扬给足了老王面子。

老王呐闷了,这苏扬不是被辞退了吗?怎么又调到党政办去了。

不对,昨天苏扬并没有说他被辞退,也没有人正式通知小车班,只是自己和小张的推测,这小子走什么狗屎运了,居然成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

以前叶玮打来电话他可以推诿,苏扬这小伙子不错,老王可不能让别人第一项工作的开展就遇到困难,想着以前苏扬经常顶替他出车,算了,自己跑一趟吧。

“哦,没什么别的事儿,那好吧。”

挂上电话,老王看着小张,这小子上午看报纸,下午玩儿游戏,如果他能像苏扬一样吃苦敢干,凭借着他大伯的关系,早调去其他办公室了,现在这样子,哪个主任想接收呀。

哎,看来是好人有好报呀。

小张刚才听到了通话,知道是苏扬打来的,“老王,怎么了,苏扬这么快就找到新工作了,是不是今晚请我们吃饭。”

老王从抽屉里拿出车钥匙,“人家苏扬现在在党政办工作了,负责派车,我出车去了。”

啊!

苏扬在党政办,还负责派车!

小张哪里还高兴得起来,忌妒得要死,“妈的,是不是搞错了,就凭他!他小子有什么关系呀。”

老王没有再搭理小张,走出了小车班。

苏扬挂上电话以后,祝佳已经拿上整理好的材料找赵天良去了,扭着她的小蛮腰便出去了,办公室就剩几个大男人。

叶玮知道他是小角色,对于轻重他是能分辨的,见曹坚杯中的水已经见底了,马上跑了过去,“曹哥,来,我帮您倒水去。”

苏扬看此情形,咦,怎么这么奇怪,叶玮这种自私鬼居然主动帮曹坚倒水。

李可手中没什么重要工作,一个老年人,以前还动动笔杆子,现在都用电脑了,很多事情他也插不上手,目前只是帮领导代会、管理一些婆婆大娘的维稳工作。

李可这人资格老,说话也不避嫌,他从来不怕得罪人,“曹坚啊,你当党政办主任的希望很大呀,到时可别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撵走了,你看叶玮这小子多机灵,已经开始投资了,哈哈。”

曹坚接过叶玮递来的茶杯,“李叔,您可是老革命了,您在党政办的时间比原来牛镇长还早,谁敢撵您走呀。说到希望,我看祝佳的希望满大的,我呀,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原来是这样,曹坚当党政办主任的机会大,所以叶玮便当起了他的小弟,真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家伙。

苏扬以前听到的小道消息可不少,曹坚和芙蓉镇书记有关系,牛副镇长是从党政办出去的,于情于理都会推荐党政办内部的人接任主任一职,所以曹坚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苏扬没有想明白,曹坚怎么会说祝佳的希望满大的,没听过祝姐有什么关系呀,她老公也只是镇里提灌站的一名工人,祝姐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后台?

苏扬认真听着李可和曹坚的对话。

李可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报纸,“听说祝佳最近傍上了赵镇长,女人就是好,两腿一张便可以走捷径,哈哈,不过党政办主任这么重要的职务,祝佳没有你的优势大。”

曹坚神气马上慌张起来,“嘘,小点儿声,这事情传到赵镇长耳朵里,我看李叔您日子不好过。”

“怕个鸟啊,老子都快退休的人了,他们敢把我怎么样。曹坚,你以为牛镇长最近一直安排祝佳去赵镇长办公室是没有目的的吗,牛镇长也想讨好赵镇长,祝佳就是一盘菜,而且是主动送上桌的菜。”

《官运之左右逢源》 第9章 酱油派 免费试读

黑色气体已经没有扩大,不过仍然占据着祝佳脸上的一半儿。

祝佳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苏扬,我脸上有东西?”

“没,没有,只是祝姐今天很漂亮,所以我看呆了,呵呵。”

苏扬可不能把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任何人都不行,不过脸上是黑色代表什么呢?

小护士脸上是红色,她中了彩票,黑色黑色?你到底是什么?

祝佳听到了苏扬的赞美,笑开了花,“你呀,以前看着挺严肃,现在怎么学得油嘴滑舌的。好了,说正事儿。”

祝佳分析起来,牛大皮现在是副镇长,下周就要任命新的党政办主任,牛副镇长肯定会保目前党政办的工作人员上位,机率至少是七成以上,剩下的三成才是从别的办公室调。

如果从党政办里选出一个,曹坚的机会是最大的。

祝佳也说曹坚的机会最大,曹坚到底和书记是什么关系,苏扬问了起来,“祝姐,曹坚为什么机会最大?”

祝佳夹了一块排内给苏扬,“边吃边聊,要不菜都冷了。苏扬,你现在已经是党政办的人了,镇里的局势你一定要清楚,要不很容易犯错误,到时谁也保不了你的。以前你在小车班可能听到一些传闻,不过以为今天我讲的官方消息为准,呵呵。”

不讲不知道,一讲苏扬才发现,以前自己真是对祝佳了解得太少了,她居然这么懂“政治”,一直以来,都以为祝姐是个家庭主妇,工作只是为了填补家里的开支,现在苏扬才明白,祝姐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事业上的女强人,一旦有机会,她绝不会放过的。

苏扬看着祝佳严肃的样子,与之前自己想像中的性格有天壤之别,哎,看来权力的诱惑真大。

芙蓉镇有三派人,一派是以镇党委书记岳毅为首的守旧派,所谓守旧派,意思是这群人的思想受上届镇领导班子影响太大,做起事情按部就班、固守陈规,而岳毅书记更是以前芙蓉镇的镇长,所以他便是守旧派的代表人物。

第二派是以镇长赵天良为首的改革派,赵天良到芙蓉的第一天便提出改革的重要性和必须性,一直到现在,他无时无刻不在想怎么改规矩和土政策。

慢慢的,赵天良的观点得到一些中青年干部的赞同,所以赵天良身边聚起了一群人。

祝佳所指的最后一派是酱油派,这群人以“打酱油”为主,完全没有做事情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甚至于领导不敢把事情交给这些人来做,说白了,他们是在镇里混日子的。

曹坚的可能性很大,就因为他是镇党委书记岳毅的人,而且听说曹坚是岳毅老婆家的亲戚。

苏扬算是服了祝佳,本来还以为是自己孤陋寡闻,后来听到还有酱油派,苏扬马上反应过来,这些全是祝佳个人分析出来的。

“祝姐,你观察挺仔细的,那你是哪一派?”

祝佳泯了泯嘴,眼珠子看了看天花板,“苏扬,我是属于赵天良那派的人,我欣赏他的一些观念,现在这官场上,就需要他这样强势领导,别人不敢改,他敢改,所以我是站在他那方。”

苏扬拿祝佳讲出的模式套在自己身上,自己目前应该是酱油派吧,什么也不懂,除了牛大皮,镇里一个领导也不认识。

祝佳说他欣赏赵天良的观念,苏扬怎么听怎么听醋,心里已经省略去了观念二字,祝姐欣赏赵天良,难道赵天良真把她……

祝佳看着苏扬义愤填膺的样子,碰了碰他的手,“苏扬,你想什么呀,是不是想着自己没什么后台,没关系,慢慢来吧,其实有了后台也不一定有好的发展,跟错了人,想再翻身就难了。”

祝佳心里想着:赵天良听说来头很大,不知道是县里谁的关系,又或是市里的关系,自己如果和曹坚竞争,赵天良是否会为自己和书记岳毅抗衡。

苏扬对着祝佳笑了笑,“祝姐,你跟谁我不管,那以后我就跟你吧,就你最关心我。”

与此同时,苏扬还是注意着祝佳左脸上的黑气,结合刚才祝佳讲的话,她跟赵天良或许没什么好处,这次她也没机会当上党政办的主任。

该怎么劝祝姐转向岳毅呢?

苏扬分析着,只要祝佳能将她的观点转变,从赵天良变成岳毅,那她左脸上的黑气便会慢慢消退。

“祝姐,赵镇长你了解吗?会不会调查有误,万一他根本不是一个干事儿的人呢,我看岳书记在芙蓉镇的时间长、底子深,如果跟着他,至少不会很差的,你何必冒这个险呢。”

祝佳摇了摇头,苏扬真是一个简单的人,什么也不知道,镇里的水深着呢。

岳毅这个书记在芙蓉镇里呆的时间长,这确实是他的优势,不过他怎么能和赵天良比,岳毅在百花县的领导面前是说不起硬话的,说白了,岳毅在县里也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

“苏扬,你已经不再驾驶员了,有些事情慢慢儿你便会知道,镇里现在实力最强的领导便是赵天良。”

祝佳抹了抹嘴,“我接个电话。喂……什么!我马上带钱过来。”

祝佳在短暂的道别以后,神色慌张的离开了吃饭的地方。

到底祝佳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扬很想知道,不过祝姐并没有主动说起,就算讲了,自己有能力帮忙吗?

剩下苏扬一个人,祝姐点的这瓶丰谷酒连盖也没开,不过苏扬突然很想喝酒,很想感受那种辣酒下肚后的,酒水穿肠过的感觉。

所谓酒中自有颜如玉、酒中自有黄金屋嘛,苏扬忍不住拧开盖子,“鼓鼓鼓”的,抱着瓶子便下了三两。

这是怎么回事儿。

苏扬觉得自己不仅有酒瘾了,酒量还大了不少,以前三两头就晕了,现在一口气喝了三两,怎么像屁事儿也没发生。

苏扬试着将酒瓶继续倾斜,十秒,仅仅十秒,瓶里的酒一滴不剩全进了自己的口中。

苏扬使劲儿甩了甩头。

天呐!

真的一点儿事情也没有,假酒?不对,味道确实是那种燥辣。

苏扬觉得自己的体质和思维都被改造了一样,自己有种重生的感觉,脱胎换骨、王者归来,好像有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不行,祝姐应该是遇到麻烦了,自己得出手帮她去。

苏扬这时还忘了他只是一名镇政府的临时工,他根本帮不上别人什么忙,不过苏扬仍然一边走着一边掏出电话,他想问问祝佳现在在什么地方,他得赶过去帮忙。

这时一句话苏扬拉回了现实。

“等一等,你们饭钱还没给!”小饭店的老板站在柜台里,如果苏扬再往店外走一步,老板肯定会冲出去。

苏扬的思绪回到了这桌饭菜上,完了完了,刚才祝姐走得匆忙,她请客她居然没给钱,自己身上钱也不够呀。

本来是足够的,就因为那瓶酒,为什么自己会心痒,为什么自己会把那瓶丰谷瓶打开,苏扬后悔起来。

其实几百块钱,苏扬回家拿或是让人送来也没问题,不过这是一个面子问题。

苏扬猜测着这老板的想法:一个大男人请女人吃饭,钱都没带够,没钱就别装!

苏扬真想向这老板解释,不是他请,是女人请他吃饭,他可没装,苏扬傻傻的走到柜台前,“老板,你看这样成不,我明天……”

“什么明天!现在就得给钱,否则我就报警了,有什么特殊情况,你去派出所里解释吧。”

老板见这种伎俩多了去了,不管眼前的人穿着是否体面,他通通不信,他只相信钱。

苏扬确实想说明天过来给钱,不过后边儿还有,他钱包里还有两百块,两百块加上一块手表应该够了吧,明天拿钱取表就行了。

不过老板的态度也太恶劣了,自己话还没讲完便被他打断了,还吵吵嚷嚷只认钱。

自己是谁呀,大小也是芙蓉镇政府党政办的工作人员了,那是有身份的人,苏扬不能丢脸,手表是不压了,也不会让家里人来结帐。

苏扬用力拍了拍柜台,“倒杯茶,我暂时不走了。”

十五分钟后,镇政府小车班的老王来了,还开着车,陈功的指示他放在了心上,看看政府院儿里有没有执法车,如果有,尽量借到钥匙开过来。

老板正站在柜台里嗑着瓜子儿,哼,又回包间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丢脸的,一个小白脸,没钱还敢装大款,呸。

哟,老板看了看店外,马上走出了柜台。

一辆乳白色的捷达车停在了店外,车身上印有卫生执法的字样,车上下来一名岁数稍大的人,他正打着电话。

老板此时已经走到了捷达车前,笑嘻嘻的候在这里,万一是检查食品安全的,又得大出血了。

“喂,领导,我到了,嗯,好,您在包间是吧,那我先把帐结了,您在车里等我吧。”

老板眼睁睁的看着苏扬从包间一直坐上捷达车里,完了完了,不会故意找麻烦吧,早说是领导呀,为难谁也不敢为难领导呀。

老王掏出钱包,“老板,我们领导消费了多少,我把帐结了,对了,把发票扯给我们。”

老板哪里还敢收钱,不让自己掏钱已经算不错了,“不行不行,我怎么收你们的钱,你们是人民的公仆嘛,以后还请领导们多到小店来指导工作,钱我不能收不能收。”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