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地产大亨]免费试读 主角叫陈立何婉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清风饮露 2019-02-12 07:06:14

[地产大亨]免费试读 主角叫陈立何婉的小说免费试读

《地产大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地产大亨 即可阅读全文

《地产大亨》小说简介

《地产大亨》想象力丰富 虽然很多地方看着索然无味 但对于书龄比较高的读者来说 这是一部比较不一样的写作手法 值得追。主人公叫陈立何婉的小说叫做《地产大亨》,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更俗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章立秋过后,中午的热浪就透着明显的后劲不足。丰逸轩新出版的《新区域经济关系》还是很有些嚼头,陈立在图书馆耗了一上午,头昏眼涩才看进去几十页,此时已经饥肠辘辘。陈立走出西墙长满荫绿爬山虎的图书馆西门。主角是陈立何婉的书名叫《地产大亨》,是作者更俗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00年秋,中原省的房地产市场刚刚揭开波澜壮阔的画卷。新学期刚开学,刚读大三的中原大学经济系学生陈立,与前女友分手刚满一年,情伤还没有治愈,在省城商都市享受着悠闲自在的校园时光,因为一起偶发的街头劫案,被卷入家族起落、商海沉浮以及男欢女爱的恩怨纠缠之中,机缘巧合,挽救了两家濒临倒闭的公司,也为自己撬开进入地产行业的大门......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商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急诊楼前早已准备就绪的医生护士摆足了架势,院长出国考察,今日本该值班的行政书记家中有事,便着落了副书记高卫国替他值班,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事儿。

高卫国紧赶着来到了现场,已是有些站不住了,一个劲儿给躬立在旁边的急诊室主任打着眼色,这样的场面急诊室主任也只是满头生汗的悄悄点着头,时不时的望向身后整装齐备的医护人员。

从接到廖局长身边秘书电话开始,高卫国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急诊室这边做好接诊准备;虽然在市卫生医疗系统,高卫国也享受副处级待偶,但就是多了个“副”字,官低一级只能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他就得亲自出面走一趟。

张浩然虽然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却也不是普通的角色,更关键他们并不知道是谁受了伤。

他赶到急诊楼前,刚好遇见廖局长的秘书急匆匆赶来,这会儿见廖局长都亲自到了,心里更是忐忑,心想莫非是市里的谁受了伤?

不多时,一辆黑色奔驰急速驶到了急诊楼前。

看到张浩然先从车里下来,心领神会的急救医生马上冲到了前面,第一时间查看了陈立的伤势,并且简单询问了受伤时的情况,几个身强力壮的护工直接把陈立抬上了移动病床。

见陈立被推进了急诊室,张浩然悬了一路的心算是落下了一半。

没想到廖嘉良也在,张浩然直接迎了上去:“大中午的,还劳烦廖局长亲自跑一趟,实在是太不好意思。”

“张秘书长您客气了,抓好卫生工作,是我份内的事。”廖嘉良混迹官场多年,这里面的门道也玩的娴熟,与张浩然客套的说话,也不问受伤的青年与张浩然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让高卫国赶紧按排医护人员给治疗。

*************************

陈立几乎是被“绑架”着送到急诊室病床上,只能听天由命的任由一群白大褂摆弄了起来。虽然双氧水冲洗伤口的感觉并不好受,可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不是太勇敢,而是不敢皱……

刚才一个小护士在擦拭伤口血迹时,不小心触到了他被刀划开的伤口,陈立忍不出抽了一口气,小护士立刻被人叫了出去,换上了个满脸严肃、有经验的中年护士,再看周围一圈医护人员如临大敌的样子,陈立心知他们是误会自己的身份了。

擦拭血迹的消毒棉球每一次从陈立胳膊上划过,中年护士都要抬头看一眼陈立,哪怕是一个微小的颤动,都会让她立刻停下手中的清理工作,赶忙询问着陈立的感受。

因为家里的关系,小时候陈立没少在医院厮混,清理外伤的场面也见的多了,老爸带学生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干外科的一定要心狠手辣。”

这话乍听起来有些渗人,可细想一下也确实如此,外科接诊的病患受的都是外伤,血里呼啦的场面每天都要见,那样的场面放在常人眼里,就算没疼自己身上,也感同身受了,可大夫不行。若是过度关注病人的感受,势必要拖慢工作效率,把精力都放在病患身上,那处理一个简单外伤,所耗费的精力基本不亚于一场小型的外科手术。

可今天这样的场面连混迹医院多年的陈立也是第一次遇见……

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了血迹,中年护士的脸色也已经白了一片,连腿都站麻木了。

因为是被刀子划伤的,所以创面细长,裂开的口子虽然已经基本止住了出血,可还被汽车带着拖了一下,所以简单缠了几层纱布之后,陈立就又被架上了病床。

原以为是要去拍X光,可直接就被送进了CT室,陈立也是很无奈,在熙熙攘攘中被架上了CT机,他都觉得困乏,就索性闭目养神由他们去折腾,但刚消停没一会儿,就感受到了有一双小手在他腰间摸索着。

陈立惶恐的睁开眼睛,就见个脸蛋娟秀的小护士要过来解他的裤腰带!

顾不得伤口,陈立直接就要坐起来,佝偻着身子用双手护住了腰!

小护士满脸尴尬的冲陈立笑了笑,“那个……身上有金属物,会影响CT拍摄的准确度……”说着白皙的小脸上已经浮起了一片红晕,显然是明白陈立为何做此反应。

陈立更加的尴尬,最终在小护士的坚持下,还是被动的享受了一把被人脱衣解带的**,尤其这女孩子长得还真漂亮,还有一种陌生的紧张跟**……

这时候,一墙之隔的影像监控室内里,气氛才稍稍松缓一些。

“他胳膊上被划了一刀,又被车窗卡了胳膊,后来车子还撞上了花坛。医生你确定真的没事儿吗?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诊断结果出来后,张浩然还是有些担忧的问了一连串问题。

若是放在普通病患家属的身上,或许这种质疑诊断结果的话刚出口,早已招来了大夫的白眼,可此时急诊室主任也只能略显委屈的再次解释了起来:

“除了刀伤外,手臂和腿都是软组织挫伤,伴着肌肉拉伤,骨头没有大碍,卧床休养一下就能痊愈的……”

确认陈立受的只是些皮外伤,张浩然也是长吁了口气。

因为赶着查看有没有骨伤,陈立被划开的刀口只是做了初步的止血和清创,这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CT室,还要给陈立做进一步的包扎。

重新坐回到包扎室外的候诊椅上,张浩然忙乎了半天,整个人都有些脱力的感觉;跟着跑前跑后的钱万里,这时候将司机招呼过来,吩咐了几句,司机就一路小跑的窜了出去。

*********************

又万分小心翼翼的折腾了小半个小时,陈立总算是走出急诊室。

看到他安然无恙,张浩然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陈立,感觉怎样?”

陈立看到现场有许多人,这时候周斌跟赵阳都从学校赶了过来,还有卫生局局长和医院的副书记高卫国,更有那一群跟了一路的医务人员,这排场,着实有些大了。

张浩然动用了这么大的能量,陈立不想表现得过于轻松,那样会让张浩然显得太小题大作了,眉宇皱起来,说道:“胳膊还是疼的厉害,抬起来都有点困难。”

“恩,去病房歇着吧,这几天哪儿也别去,就先在医院养着。”

张浩然话刚一出口,旁边的高卫国立刻就站了出来说道:

“我已经让将人病房准备好了,先在医院观察几天。我们这里的医疗条件在省里都是顶尖的,也有省里最著名的骨外科专家,张秘书长尽管放心。”接着又在前面引路,领着大家往住院部走去。

急诊室主任说陈立伤势无碍,眼下他本人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事儿,张浩然就不想再劳烦廖嘉良再跟着到处走动。

该做的事做了,该给面子也给了,再留下也没有什么必要了,廖嘉良也就不客气什么,带着秘书先告辞,蜂拥了一路的医务人员此时也就散去,只留下与陈立相熟的人,跟着高卫国往医院深处的僻静之地行去;钱万里颇有些尴尬的紧紧跟上了众人的脚步。

*************************

高卫国在前面带领下,穿过一大片环境清幽的花园草坪,走到一座覆满了爬山虎的三层小楼前才停下脚步,葱郁的叶片随着清风“沙沙”作响,不经意看过去只当是这花园的一部分。

小楼门外上了三层步梯台阶,就是典型九十年代风格的木框玻璃推拉门,虽然风格过了时,可擦得一尘不染的玻璃与闪着亮光的门漆却也看得出有人时常打理。

迎面锦绣山河的屏风后就是楼梯,高卫国却转身进了走廊,走廊中水磨石的地板干净润洁,没了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反而是两米置一花架,盛开的鲜花散着淡淡花香。

原以为是要被安排住在一楼,却被带着直接来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里竟藏着架电梯,看着众人惊奇的眼神,高卫国脸上也稍稍露出了几分自得:“设施还算完备。”

给陈立安排的病房在三楼,进门就是诺大的会客室,低调奢华的真皮沙发,排列在大理石茶几的两侧,往里是一个古朴厚重的办公桌,甚至后面还竖着一个宽大的实木书柜。

办公桌的一边是一个木门,里面才是病房。说是病房,和酒店套房一个样,席梦思大床,沙发茶桌,小型办公桌一应俱全,还有跑步机和几个健身器材。

身处其中周斌和赵阳脚步都带出了些僵硬,一路走来这座小楼随处都带着时代感,可谁能想到房间里会是五星级酒店套房的效果。

看的周斌和赵阳他们还不知道张浩然的背景,看病房里如此奢华,都忍不住咋舌。

陈立却很淡然,毕竟姥爷退休后也享受高级干部的待遇,这点世面还是见识过的,心知这一切都是卫生局局长廖嘉良的面子,说到底还是张浩然的面子,他走到里间的病房躺下,让护士给他扎上点滴消炎。

在场的人除了周斌和赵阳,都是人精,当高卫国、钱万里见到陈立波澜不惊的样子,暗自猜测他的背景不会简单。

高卫国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完毕,跟张浩然客气了几句,也退出了病房。

这会儿,张浩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留在现场等候警察过来处理后续事情的司机刘胜强打来的。

警察已经到了现场,经过简单盘查,发现劫车犯本就是在警局已经挂了号的通缉犯,竟然还敢在大学门口作案,只是很不巧刚下手想劫车,就被陈立发现端倪,非但没有得逞,还被义愤填膺的众人打断了胳膊、腿。

周斌下手还是狠了些,两下就敲断了人贩子的胳膊腿,如果再来两下,恐怕半条命就要折在这里。

刘胜强看得出副秘书长张浩然之前就认识陈立,而且还对陈立极为关切,而周斌、赵阳又是陈立的同学,心想着他们未必就需要见义勇气的虚名,担心留下姓名、联系方式等线索,等劫车犯出狱后,有可能会找上门来报复。

再说了,周斌在劫车犯失去反抗力时下手还有那么几下特别狠,这时候劫车犯伤情还没有鉴定出来,为避免后续还可能会有不必要的纠缠,刘胜强就觉得没必要跟警察提及陈立、周斌,就说都是见义勇为的群众,大多数人已经散掉了,只留下几个人证协助立案就可以了。

刘胜强打电话过来,就是征询张浩然的意见。

张浩然自然知道陈立无论是从商从政,都有老爷子替他铺路,才不需要这种后续可能会有麻烦的虚名,心想刘胜强不跟警方提陈立的名字也好,省得一群人跑到医院来做笔录,打扰到陈立休养。

刘胜强在电话又提醒张浩然,下午4点还有场关于商东新区开发的会议,罗副市长还等着听他的汇报。

“好,我知道了,你先协助警方处理好案件,我过会儿自己打车回市里。”说完,张浩然就挂了电话。

陈立知道张浩然刚调来工作,没那么清闲,说道,“浩然哥,我这边现在也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回去工作吧。”

张浩然抬手看看表,现在快三点,很多事情耽误不得,说道:“下午有个会议,必须得参加,你现在这儿躺着,晚上有时间我就再过来,你也别乱跑。”

出了病房的张浩然,轻轻地将门带上,发现钱万里带着他的司机还坐在会客厅里的沙发上,陈立的两个同学也在,正谨慎地看着自己。

钱万里赶紧起身,说道:“张秘书长,吃点东西吧,这会儿肯定饿了。”

看着大理石茶几上放着许多快餐盒,张浩然心想这钱万里心思也够细的,他这么一通闹腾,午饭是错过了,但现在也顾不上吃了,摆摆手,带着笑意说道:“饭就顾不上吃了,我还有事,得马上回市政府,今天也是太麻烦钱总你了……”

张浩然的意思很明显,现在没事儿了,你钱总的好意我自会记在心里,我有事儿要走,今天没时间跟你详谈,你是不是也该走了?

钱万里哪能听不出张浩然话里的意思,但他也并不打算顺着张浩然的意思往下说,笑道:

“这样吧,张秘书长,您先去忙,这里先交给我看着,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市里,免得耽搁了你的正事。”

张浩然心里也有所触动,心想钱万里即便这时候遇到些困难,也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照理来说也算是功成名就,这时候三番五次的贴上去,换作一般人还真未必有这样的耐心。

张浩然心思稍微转了一下,说道:“也好,那就有劳老钱总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

钱万里将张浩然送出病房,要司机一定将张浩然送到市里。

《地产大亨》 第1章 免费试读

第1章

立秋过后,中午的热浪就透着明显的后劲不足。

丰逸轩新出版的《新区域经济关系》还是很有些嚼头,陈立在图书馆耗了一上午,头昏眼涩才看进去几十页,此时已经饥肠辘辘。

陈立走出西墙长满荫绿爬山虎的图书馆西门,正好有一队刚结束上午军训的大一新生从眼前经过。作为中原省头牌大学,中原大学的军训时间为一个月。九月八号开学,错过国庆节之后,还要训练一周才进行会操演练,再进入课堂学习。军训虽然辛苦,但大一新生们的脸上,都还洋溢着刚刚脱离残酷高考的喜悦以及对大学生活无限向往。

从他们稚嫩青涩的脸蛋上,陈立不由想起两年前他与唐晓拿着录取通知书刚踏入商都市的那一刻,也是那样的稚嫩青涩甚至胆怯。

唐晓那张对大城市充满懵懂向往的美丽面孔不由自主的再次浮现到陈立的脑海里,陈立心里莫名一痛,没想到都分手快两年了,还会情不自禁想起两人刚进大学时的情形,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夹起丰逸轩新出版的那本《新区域经济关系》,就匆忙往校西门走去。

“师兄,请问十一舍在哪里?”

陈立匆忙赶路,好像走得更快一些就能把唐晓那张清纯脸蛋从脑海里甩掉,没想到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突然跑过来问路,他差点没能收住脚撞到人家身上去。

女孩子穿着略有些肥大的军训服,经过几天的军训,鹅蛋形的小脸晒成小麦色,但透着修饰不去的羞红,说是问路,清澈漂亮的眼睛却有些胆怯的闪躲;旁边还有好几个女孩子朝这边抿嘴而笑。

与唐晓分手之后,陈立在男女感情上变得迟钝,但也知道他这时候是被搭讪了。

“这条路走到底,右拐第三栋楼就是十一舍,小心不要把自己跑丢了!”陈立笑道。

女孩子被看破心思,小脸羞红了,心脏砰砰就要跳出来,但听到身后姐妹不加遮掩的浪笑,可不甘愿打赌输给她们,倔强的挺起了已有些模样的胸脯,咬着粉润的嘴唇问道:

“师兄您能带我去吗?”

照周斌的打分标准,眼前这个女孩子绝对可以打到八十分以上,但陈立明眼看得出是这几个女孩子拿自己开玩笑,他哪有心思跟她们玩过家家的游戏?

陈立拉住一个在这几个女孩子身后像是尾随颇久的家伙:“这位小学妹想去十一舍,兄弟你应该有空的吧……”不由分说的就将搭讪的女孩子,塞给被“馅饼”砸中发晕的老生,他就抽身走了。

突如其来的状况,对他人或是一段校园爱情的开端,发展下去甚至可能成为终身回味的过往,对陈立来说,暂时还没有谁能弥补唐晓离开后的缺口。

转眼已是大三,陈立并没像其他同学那样沉迷于校园中的感情纠葛,也没有为了今后的发展而执着于考研。

比起其他陷入焦虑与迷惘的同学,陈立此时过得从容而淡然。

他是个很务实的人,做着很务实的打算,惦记的也是很务实的事儿。

要不是丰逸轩教授的经济学讲座实在难得,他大可去享受当小老板的逍遥日子。

这时才是二零零零年的秋天,计算机才刚刚进入大众的视野,中原大学西门外民居杂乱的江秀街里,好几家黑网吧已经红火了有些日子了,陈立与同宿舍的周斌,就是其中一家名为新锐潮网吧的幕后老板。

在普通每月生活费才三四百元的学生群体里,能够再拥有网吧老板的双重身份,无疑会让很多人眼前一亮,但对陈立来说,只是不用慌乱考研或漫无头绪去找工作实习、可以继续从容淡定的享受大学校园的美好时光。

说起来,成为新锐潮网吧的幕后老板,还颇有戏剧性。

三十岁刚出头的张卫东刚开办新锐潮网吧时,陈立对暗黑破坏神、星际争霸等单机游戏以及刚兴起的MUD网络游戏都不怎么感兴趣,只是每次都被周斌拉过去通宵上网,除了查看各类专业资料外,就进联众世界下几盘围棋。

张卫东对围棋的兴趣爱好,也远远超过开网吧,他有一次经过陈立的身后,自以为看到陈立下了一手臭棋,忍不住心痒就凑过来指点,待看清楚陈立在联众围棋里的排名,才知道闹了一个大笑话。

以后,张卫东只要求陈立每次过来先跟他下一盘指导棋,就免了陈立与周斌的上网费,三个人的关系就迅速亲近起来,到最后陈立还将撕毁录取通知书到省城打工供弟妹读书的赵阳,介绍到新锐潮网吧打工。

半年前,张卫东被他老子强令出国学习接手国外的业务,一直不温不火的网吧就必需要转手出去。

零零年时还没有《传奇》、《奇迹》等风靡一时的大型网络游戏,所谓的MUD还只是网游的稚形,网络的专线连接速度也远不尽人意,但专线网络费用以及江秀街的房租却不便宜,新锐潮网吧在张卫东手里也只能维持生计,最后是半卖半送的将三十多台二手电脑设备、工商执照以及还剩下的大半年房租等等,都打包交给了周斌、陈立、赵阳接手。

周斌是富二代,是他从家里拿出十万接手新锐潮网吧,但他心里清楚能以这么低廉的价格接手新锐潮,完全是张卫东看陈立的面子。而他离开陈立也没有信心就能将新锐潮经营好,就强拧着要陈立跟他绑到一起当新锐潮的老板。

多出的五万块钱,便算是他借给陈立的。

可初当老板还雄心勃勃的周斌,没过两天就已被煎熬的嗷嗷诉苦,陈立看在眼里却也不急。

这情况接手之初陈立就心中有数,即便他有意打磨周斌的性子,同时他也要将新锐潮网吧理顺之后,才能当“甩手二掌柜”。

陈立用两顿烤串加啤酒找来计算机系的师兄,开发独立的计费、计时系统,除了新锐潮网吧自己使用,还顺带卖给高校群附近其他十几家网吧;撇开他所就读的中原省第一学府中原大学,而找到专出美女、培养幼师的晓庄师范学院学生会,将新锐潮网吧当成晓庄师范学校的勤工俭学基地,挑选青春洋溢、漂亮的小学妹过来当网管。

如此一来,每天都有两位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在网吧里周到热情的服务,就已经足够挑逗到男女生比例高达六比一的中原大学学子嗷嗷直叫了。

后期陈立又将外卖、电话卡、快餐面、饮料销售、打印等增值业务做起来,甚至还与周边的餐饮商家联系,将他们的商家广告制作到网吧电脑的开机页面上。

在陈立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施展出去后,周斌突然间发现不瘟不火的新锐潮网吧,三十多台电脑,每个月竟然就有上万的净利润了……

零零年中原大学的毕业生,月薪才一千刚出头,陈立就已经不显山不露水的领先了一步,以他疏淡的性子,更是不急于去考虑工作及考研的事情。

他这时候从图书馆出去,摆脱搭讪的小女孩缠绕,就想去找上午守在新锐潮网吧的死党赵阳和周斌先吃午饭,下午再去听丰逸轩教授的一堂讲座。

这也是中原大学这时对他最大的诱惑……

**************************

骄阳高挂当空,炙热难耐熬心,秋风徐徐渐起,阵阵清凉袭人。

“鬼天气!”陈立抬头看了眼斗大的日头,快步走进学校西大门的江秀街。

熙攘的闹市将清风都挡在了街外,嘈杂的叫卖声与问询声连成了一片,让人不禁升起阵阵焦躁。

这世上所有的学校不论名气高低、环境好坏,约好了似的都有个统一的标准配备,那就是让万千学子无限吐槽的食堂。

就连中原省第一学府中原大学的食堂,亦不能免俗。凡事有因就有果,能够做出炒月饼这道奇葩菜式的学校食堂,反而促成了西门外江秀街的繁荣。

每到饭点儿,三五成群的学生就倾巢而出,只为吃上顿可口的饭菜。这显而易见的商机便宜了校园周边的居民,守着这么一块福地,推辆三轮车上街,除去那一阵儿的忙碌,躺着就把钱挣了,谁还出去打工呢?

对面街口,已经从新锐潮网吧出来的周斌、赵阳正蹲在地上抽烟。

陈立已经看到周斌、赵阳,而周斌、赵阳的目光却在那些青春迷人的女生脸蛋上打转。陈立刚要喊周斌,一辆红色的宝马从他眼前穿过,很快就在路边停了下来,距离陈立有二十多米。

零零年的商都市,哪怕是入门级的宝马都很罕见,这辆车显然是刚提不久的新车,连玻璃膜都还没贴,车内的一切外面看得清清楚楚。

车窗后是一张迷人的面孔,鼻子、嘴唇无一不美,约摸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有些憔悴,有遮不去的淡淡眼袋,但也因此衬得她的眼睛迷离诱人;女人这时候正拉过后视镜检视五官修饰精致的脸蛋上有无瑕疵——以周斌的标准,这张脸蛋足以打九十分,陈立心想着要不要提醒周斌、赵阳一起过来看美女。

车后排的儿童安全座椅,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子,也就两三岁的样子,正好奇的张望外面,看到陈立天真的笑了起来,粉粉的酒窝看了让人心暖,陈立也是不禁的笑了起来。

**打开门下车,看到陈立正莫名其妙的朝这边笑,还以为自己哪里不对劲,下意识的往下扯了扯微皱的裙摆,遮住膝上一截丰腴美腻的腿肉,害得路人一阵暗自唏嘘。

**踩着高跟鞋,往陈立这边一个卖萝卜丝饼的路边摊走过来——陈立在与唐晓分手之后,自以为对美女的抵抗力已经足够强了,还是禁不住对俯着身子、胸部荡托在蕾丝圆领衬上、荡托出完美弧形的**多打量了两眼。

陈立身材秀颀,长相清秀,不会让任何人厌恶,但**似乎受够了别人这么打量她,身子往外侧了侧,陈立的注意力很快被一个徘徊到宝马车附近的中年男人吸引了过去。

可能在烈日下走了多时,中年男人皱巴巴的汗衫已被汗水浸透,贴在身上,乱糟糟的胡茬子,一脸的颓态。虽然这家伙也朝**这边望过来,但滴溜乱转的眼睛却透露着试探,同时还暗中打量旁边的路人在关注哪里。

“……”陈立眉头一皱,心里有几分警觉,刻意在**身边停下来,继续打量那个可疑的中年男人。

中原在全国是出了名的劳务输出大省,外出务工人员极多,流动人口激增导致的治安压力更是与日俱增。**的香奈儿挎包随身带着,此时宝马车里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财物,是什么引起这中年男人的注意?

当中年男子的闪躲眼神多次往后座儿童座椅上的小女孩扫去,陈立心里咯噔一跳:难道这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在大学城里抢小孩儿,这他娘也太大胆了吧?

“……你的车有没有锁?”陈立伸手推了**肩头一把,想要提醒她,**却像受了惊吓往旁边一跳。

她下意识以为陈立伸出手是要占她便宜,没有听清陈立的话,却秀眉怒蹙想要骂走这看上去长相清秀、内心却龌龊的男孩子;这时候那个中年男子却一咬牙,猛的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操!绝对不正常!

“有人进你的车,你认不认识?”陈立大声问道,看到中年男子钻进驾驶位,低头似乎正摸索车钥匙的部位。

看到这一幕,陈立都恨不得朝这有脸蛋却没头脑的**啐一口,将小孩留车上,她下来买东西,不仅车门没关严,竟然还将车钥匙留车上去!

那个小女孩的笑容是那样的天真无邪,还不知道车里突然钻进一个陌生人代表着什么,不管那人是想抢劫还是抢小孩,陈立都不会让他得逞,拔腿就朝宝马车跑去。

“嗡嗡……”发动机声随即响起,**转头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魂都吓散,花容失色、发疯的大叫起来:“抢车!有人抢车!宝儿、宝儿……”也发疯似的往车那里跑去,但没跑出两步高跟鞋就猛的一拐,整个人摔在路边!

陈立直接朝即将启动的宝马车侧前方扑过去,还不忘大叫招呼一脸茫然的赵阳和周斌,“周斌,有人抢车!”车门没有关上,荡开很大的缝隙,而车子刚启动,速度不会立即提上来,陈立心想他还有机会将那中年男人拖下来……

可能是过于紧张,又或是没有开过豪车,宝马车刚起步居然就熄了火,这会儿陈立已经拉开车门,小半个身子探进了车里,一把抓紧了中年人的衣领,要将他直接拖下车来!

中原大学西门有无数学生、摊贩,只要将他拖下车,都不用周斌、赵阳出手,就能将这家伙打残了,陈立绝不会让他再有拧车钥匙发动车的机会。

中年男人也是没有想到车子会熄火,更没有想到陈立反应会这么快,衣领被陈立揪住,挣扎不开,慌乱间抓起口袋里的折叠刀,就朝外乱划过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