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听风念旧人]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霍阑顾凉夕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追赶山边的风 2019-02-12 08:05:09

[听风念旧人]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霍阑顾凉夕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听风念旧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听风念旧人 即可阅读全文

《听风念旧人》小说简介

《听风念旧人》写得好好,情节曲折,但丝丝入扣,主人公的经历好教人羡慕!故事好震奋人心,扬我华夏志气!值得一读。。小说主人公是霍阑顾凉夕的小说叫做《听风念旧人》,它的作者是生菜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凉夕自顾自地吃完碗里的菜,然后放下筷子,微微一笑:“我吃好了,你们慢用。”她正要起身离开,旁边的顾母猛地用力按住她的手,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了下去:“小夕,不要任性。”顾凉夕疑惑:“妈,我怎么任性啦?”。《听风念旧人》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生菜,主角叫霍阑顾凉夕,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所有人都以为霍阑厌恶她,连她自己也这么认为,却没人知道霍阑想了她三年,念了她三年,终于失控了……

精彩章节试读:

终于回到了出租屋。

顾凉夕顾不得换下身上被淋湿的衣服,疲倦地靠在沙发上。

她不死心地看了一遍手机,除了X先生发的那条信息,今晚再也没有其他信息和电话了。

看来顾母真的不怎么在乎她这个女儿,到最后把她从雨夜里安全送回家的,竟然是一个陌生人。

顾凉夕自嘲地笑了笑,胡乱洗完澡便去睡了。

半夜里她发起了高烧,浑浑噩噩地翻出退烧片吞了下去,直到清晨烧才退下去。

她跟上司请了一天假,继续回床上睡觉。

睡得模模糊糊之际,一阵公寓铃声把她吵醒了。

顾凉夕还以为是顾母,凑到猫眼一眼,居然是霍阑。

他来干什么?

顾凉夕哼了一声,撇了撇嘴,装作没听见,回卧室蒙头大睡。

不一会儿,她突然听见房门被人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一阵脚步声朝她靠近过来。

顾凉夕浑身一僵,掀开被子,看见霍阑拿着钥匙站在床边,神色一如既往的冷傲。

“我妈给你的钥匙?”顾凉夕瞪着他。

霍阑道:“她担心你出事,让我这个哥哥过来看看你。”

顾凉夕心想,要是妈妈真的担心她,怎么会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怕还是想让她亲近霍阑吧?

可惜这个算盘打错了。

顾凉夕冷淡道:“那你现在看到了,请出去吧。”

霍阑盯着她苍白的脸色:“你身体不舒服?”

“跟你没关系。”

“你非要这么跟我说话?”

“那我应该怎么说话?不如霍少爷教教我。”

霍阑顿时沉下脸,像是覆盖着一层冰霜,周身气势压人。

顾凉夕有些怕他,见他盯着自己不肯走,心里不由地发毛。

“怎么还不走?难道舍不得我这个妹妹?”顾凉夕故意激他。

“闭嘴!”霍阑突然伸手捏住顾凉夕的下巴。

顾凉夕吃疼:“你干什么……唔!”

毫无征兆的,霍阑突然俯身堵住了她的嘴巴。

顾凉夕大脑一片空白,惊得都忘记了推开他。

霍阑的吻霸道而疯狂,把她两片嘴唇堵得严严实实的,就像没见过女人一样。

分开的时候,顾凉夕的舌头和嘴唇都被他咬破了。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一个瞪着对方,一个面无表情。

“你有病啊!”顾凉夕满脸通红,破口大骂。

霍阑的拇指摩擦着她被吻得嫣红的嘴唇:“下次再敢惹我试试!”

语气里满是危险的警告。

顾凉夕下意识地想怼他,又被他阴沉的眼神吓住了。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见顾凉夕没有说话,霍阑满意地勾了勾唇,转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他忽然道:“对了,后天是我爸五十岁生日,他想办个家宴,你最好不要缺席,否则——”

否则怎么样,霍阑没有说,顾凉夕却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

这个王八蛋!

等霍阑一走,顾凉夕便把枕头当成他的样子,用力捶了几下,心里的怒气不减反增,气得指尖都在发抖。

这时候门铃再次被按响。

顾凉夕以为霍阑倒回来了,看也不看便开门道:“霍阑,你还想怎么样?”

门外站着的却不是霍阑。

《听风念旧人》 第3章 雨夜孤身一人 免费试读

顾凉夕自顾自地吃完碗里的菜,然后放下筷子,微微一笑:“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她正要起身离开,旁边的顾母猛地用力按住她的手,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了下去:“小夕,不要任性。”

顾凉夕疑惑:“妈,我怎么任性啦?”

不待顾母开口,她又笑道:“我不像你一样讨好他们霍家父子,你就觉得我任性,难道又要我跪下来像当年那样求他们一样原谅吗?”

“住口!”顾母脸色大变,一巴掌扇在了顾凉夕脸上。

顾凉夕白嫩的脸庞立刻变得一片通红。

她被打得歪了头,立在餐厅的佣人用一种嘲笑的目光偷偷看她。

她再次成了霍家的笑话,一如五年前那个夜晚。

那天她和顾母第一次来霍家,尽管她一直小心翼翼的,结果还是不小心打碎了霍阑母亲最心爱的花瓶。

霍夫人早已离开人世,她的一切遗物对于霍阑来说都弥足珍贵。

霍阑大发雷霆,对顾凉夕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逼着她跪在霍夫人的遗像面前磕头赔罪。

顾母没有替她说一句话,反而呵斥她毛手毛脚,帮着霍阑让她说了无数遍“对不起”。

霍阑居高临下地睨着她,说了两个字:“真贱!”

从此顾凉夕就和他结了仇,两人见面必定不对付。

后来霍阑出国,顾凉夕高兴得一夜没睡,恨不得他永远别回来。

可惜他还是回来了。

顾凉夕的脸颊火辣辣地疼,余光瞥到霍阑面目表情地看着她,目光沉沉的,令人捉摸不透。

明明是他也是当事人,却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在他眼里,她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可笑吧?

顾凉夕冷笑一声,她绝对不能在霍阑面前示弱!

她冲霍阑挑衅地笑了一下,又看向顾母,手放在唇边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会乖乖闭嘴,然后转身,干脆利落地离开了庄园。

外面正下着滂沱大雨,风夹雨毫不留情地打在顾凉夕身上,冻得她瑟瑟发抖。

可她宁愿冻死,也不愿意回到霍家受那份屈辱!

从庄园到市区的这段路既没有地铁,也没有公交车,打车软件又因为大雨而取消了订单。

顾凉夕攥着手机躲在树下,想等雨停了再走。

夜色又黑又浓,阴沉沉地笼罩着天空。

顾凉夕冷得直跺脚,正想着要不要冒雨跑回市区,突然一辆车停在她身边。

司机撑着伞走到顾凉夕面前:“顾小姐,X先生叫我送你回去。”

顾凉夕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他:“我不认识什么X先生。”

其实她知道X先生就是一直给她匿名送快递的那个男人。

不过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难道他一直派人跟踪她?

司机见顾凉夕不肯上车,便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先生,顾小姐不信任我,不愿意上车。”

顾凉夕:“……”

司机刚挂断电话,顾凉夕就收到了X先生的信息:“上车,没有人会伤害你。”

明明只是一串文字,却好像有种稳定人心的力量。

顾凉夕有些犹豫要不要上车。

雨越下越大,一道闪电突然劈了下来,天空像是被什么撕裂开一道大口子。

顾凉夕咬了咬牙,终于坐进车里面。

“你肯定知道X先生是谁吧?”她试图套司机的话。

司机嘴巴很紧:“顾小姐,请不要为难我,我也没见过X先生。”

顾凉夕只好作罢。

也不知道这个X先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骚扰她?

看他的架势,肯定很有钱。

既然如此,什么样的女人他得不到,却对她死缠烂打,真是奇怪。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