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白浩桃洁的小说[我的漂亮女上司]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绿野 2019-02-12 08:12:32

主角叫白浩桃洁的小说[我的漂亮女上司]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我的漂亮女上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的漂亮女上司 即可阅读全文

《我的漂亮女上司》小说简介

《我的漂亮女上司》很好的小说,第一人称让读者代入感很好,感觉身临其境,恐怖部分也让人读了毛骨悚然,人物刻画有血有肉,性格分明,部分章节文笔稍显粗糙但无伤大雅,总体来说很不错的一部灵异小说,非常值得一看,。主角是白浩桃洁的书名叫《我的漂亮女上司》,本小说的作者是初雨后情倾心创作的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厘米,十厘米,五厘米,一厘米……随着距离的接近,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我感到了兴奋,紧张,恐惧,甚至还有一丝丝的羞耻,我想,此刻,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我的影子一定是色狼状的吧?在纸牌快要到了子悠。《我的漂亮女上司》由初雨后情倾心创作的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浩桃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浩在机缘巧合下遇到了美少妇桃洁,面对酒醉后的美人,想与她发生点什么,但天公不做美。之后在公司惊讶的发现公司新来女上司居然是那晚的美少妇桃洁。两人在吵闹火花中产生了感情,走了好运的小职员借助着和性感女上司的暧昧关系,一步步的成为一代商业精英,打造属于他叱咤风云商业帝国同时, 乖巧内向的前台,性感迷人的熟女,刁蛮任性的美女对手,美丽温柔的少妇,风骚诱惑的御姐,都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陷入了他的温柔陷阱。

精彩章节试读:

计程车已经走远了,几个男的气喘吁吁的指着车上破口大骂:“臭**!逮到打死你们!”

阿基好奇道:“这位哥们,怎么了,那两个美女招惹你们了?”

“草!两个酒托!”

“啊!?”我和阿基一起大吃一惊:“酒托!”

“是的!草,骗了老子喝酒喝了几个晚上,连手都没得碰一下!”

阿基马上打电话过去,对方直接挂了他电话。

我和阿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阿基指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喊道:“草泥马的臭婆娘!”

几个男的骂骂咧咧的走了。

我问阿基怎么办,这厮失落的看着我:“草他吗的,第一次被女人玩!”

“唉……”

“走,陪我喝酒去!”

“好……好吧。”我只好答应了。

我们两找了一个夜宵摊,点了烧烤和啤酒。

“我明天……要离开这里了。”阿基突然说道。

我的心咯噔一下。

“离开这个城市?”

“是的。”阿基的眼神黯淡下去。

阿基和我同一个宿舍,在这个城市,为数不多的朋友。

毕业后,大家各分东西,我以为他不会走的,没想到……

“你上次不是说找了一份好工作吗?”

“呵呵……被开除了,就昨天。”

我不说话了。

“而且……阿莲和我分手了。”

“怎么了?”我问。

“算了不说这个!喝酒!喝……”

席间,阿基不停的和我推杯换盏,聊起大学生涯,两人聊得有泪有笑。

一箱半的啤酒,喝到了十二点多。

沿江路的烧烤摊灯红酒绿,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猜拳的,打牌的,用歌喉发泄能量的,人群大多是像我的老同学阿基这类愤青,他一边拿着酒一边喝着说,“大哥啊,我们在大学也算牛逼的人了,出了社会,为什么,为什么就混成这样了……”

我知道阿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这一次他失业了,我陪他喝酒也算给他解这个怨气。

阿基更愤愤不平像机关枪式的说着,“我算是看透了,女人第一看重的就是TMD的钱,什么狗屁爱情,什么生死相许,TMD曾经沧海,靠,有房有车才是硬道理,没车没门,没房难道跟你睡大街啊,这就是女人TMD的思想。”阿基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一只手抓着一瓶快要见底的啤酒,嘴里嘟嘟囔囔地发着牢骚。

安慰的次数多了,我也找不到安慰的理由。

“哥们,看开点吧天意弄人啊,但又能怎么样呢,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妞是靠自己去泡的。”

阿基苦笑,阿基这哥们失恋次数太多,而且还每一次失恋都是因为对方看上比他更有钱的了。这次数一多,我想大多数又是遇到这个问题了。

“女人,有钱就TMD的恨不得立刻睡在男人的床上了。”阿基的眼神带着怒火。

看阿基这样子,不能再让他喝下去了,我见他正要拿起酒,我马上抢了过来,实在不想难为了自己,毕竟送一个醉酒的人不是一件好差事,打辆车,连司机都不愿意搭乘的,免得吐得车子又脏又臭。

结账,离开,阿基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们离开时,阿基已经醉的东倒西歪。

我费了半天的牛劲才把他给架到外面,没走几步,他却从我的怀里挣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后发泄还是面前的一辆宝马极其抢眼的缘故,阿基竟然就在这辆车面前一个翻江倒海的吐了起来,面对如此的画面,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更没有想到的问题是这个时候,从车里走出一个高贵、丰韵的漂亮女人,她的眼里有一种极度严厉的视线……

《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6章 酒托 免费试读

二十厘米,十厘米,五厘米,一厘米……随着距离的接近,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我感到了兴奋,紧张,恐惧,甚至还有一丝丝的羞耻,我想,此刻,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我的影子一定是色狼状的吧?在纸牌快要到了子悠嘴唇的时候,我故意不小心碰到了桌子,牌掉了,借着一股惯性力,将嘴轻轻的印在了子悠的红红的小唇上。

虽然刚才我只是那么蜻蜓点水的一下,但当我的嘴印上去的时候,还是感到电流一样的东东通过嘴唇流遍了我的全身,嘴的触觉和身体其他部位的感觉爽的无法比拟,我简直要窒息了,我感觉到很**,是那种偷偷摸摸成功后的**,和找小姐那种**不可同日而语,那种感觉是那样的空虚,但却又是那样的实在,我像是在天上飞一样,飘飘荡荡的,爽得无法形容。

我的嘴在她红红的小唇上上只停留了0.1秒钟,便撤了回去,一来我生怕自己的龌龊动机被他们窥得,二来,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压得我喘不过气,但是当刚离开,我就觉得异常的失落,仿佛一个正在吸毒的家伙被人夺走了针筒,然后,脑中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欲望,恨不得一把把她扯过来,在怀里好好亲热一番,看子悠出落得那么楚楚动人,如果……

我还来不及多想,子悠立马使出“小粉拳”在我的胸膛上狠狠的打了一下,慌乱的说:“讨厌,不理你了!”接着小脸一红,把头低了下去,她的脸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多少有些潮红的感觉,鼻子是那种弧度很优美的翘起的圆润型,嘴是我很喜欢的那种嘴型,最关键的,她的睫毛很长,微微抖动着,看起来很有味道,那样子愈发让人感到诱惑。

阿基笑着说:“哈~哈哈,大哥不要脸,居然…居然吃人家美女的豆腐。”

林雪儿也吃吃的笑:“早就听阿基说过你,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哈。”

我也讪笑到:“这个烂人又给我穿小鞋,他都说我什么了?”

林雪儿笑到:“还能说你什么?你除了流氓点,还能有哪点让人家印象深刻的?”

“你说我流氓可以,但能不能说我是个很帅的流氓?”

阿基做了个呕吐的动作:“就流氓来说,大哥你还真的是我见过的流氓里最丑的一个!”我正准备扇这小子一个耳刮子,林雪儿笑着说:“行啦,叫你声帅哥行了吧?”

我说:“行,谢谢!”

她们三个同时做呕吐状,我和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眼光始终没有离开子悠,我看到她怯怯的抬了一下头,斜眼偷看我一下,却发现我正在看她,脸上不由得再次泛起了一股红晕,她赶忙用双手搓了一下自己的小脸蛋儿,据《恋爱宝典》上讲,女孩子一旦遇到心仪的男士,就不时的会用手来触摸脸部,因为怕对方看到她不自然的含情脉脉或脸红,所以会试图以手抚摸脸部,企图掩去那种不自然,我心里暗道,难道我也时来运转,赶上桃花运了?

子悠发现我在盯着她看,嗔怒道:“你要死啊,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见过漂亮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我奉承着说。

“我也是,见过**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的。”

我:“……”

有美女作伴,葡萄美酒夜光杯,我的心情很好,林雪儿和子悠作为美女自然是我们这“二匹狼”猛灌的目标,不多时就被我俩灌得面若桃花。

在卫生间的门口,阿基搂着我,满嘴酒气地说:“兄弟,不错,咱俩分头行动!”

“好!”

可是……

当我们邀约两个美女的时候,她们出了酒吧,却清醒得很。

一出了酒吧,她们两说家里人催着早点回去,便上车……就走了。

我和阿基和她们挥挥手,郁闷了很久,怎么回事?

这时从酒吧里出来了几个男的指着两个美女上的车喊道:“别走!操,别走!”

我两面面相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