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免费阅读 主角叫唐云安傅靳南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森里伊人 2019-02-12 17:41:11

[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免费阅读 主角叫唐云安傅靳南的小说免费阅读

《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 即可阅读全文

《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小说简介

人人都艳羡童话般的恋爱故事,最后公主和王子幸福地在一起,美满地过了一生,可是现实里还是虐心故事比较多。。火爆新书《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是吃颗糖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主角唐云安傅靳南,书中主要讲述了:神志清醒过来的时候,站在她面前的是傅靳南。他面若冰霜,冷淡的眼眸凝视着她。唐云安想要坐起身,额角受了伤的部位却传出一阵刺痛,她紧蹙眉头,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死不了。”傅靳南冷眼相对,“既然醒了,就赶。经典小说《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是吃颗糖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小说,主角唐云安傅靳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唐云安爱傅靳南,可爱到最后,不仅失去了自我,甚至家破人亡。她悔了,怕了,决定离开这个恶魔,可他却步步紧逼,根本不打算放过她。她终于还是累了,“傅靳南,我把这条命给你,你就能放过我了,是吗?”当她彻底消

精彩章节试读:

“阿慈!”

一声大吼把唐云安从惊恐中扯了回来,只见傅靳南望着女人被烫红的大腿处,眉头并拢在一起,“哪=疼不疼?”

梓慈?

她不是苏娜……

唐云安紧紧看着她,女人仰起头来,见到正脸,她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只是与苏娜有些相像而已。

不,是七分像!

“没事,就是红了点。”被称作梓慈的女人略作柔弱的回答。

傅靳南抬手抚着她的背,试图安慰她,旋即转过身来,露出凶恶的面孔:“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不想吃你的饭碗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唐云安极力促使自己保持平静,低头诚恳的道歉。

“把你们酒店经理叫来。”

唐云安震惊的抬头,见到男人一副不可置否的脸色,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有危险,她立刻垂下脑袋,低声说:“能不能不叫经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只是……”

“闭嘴!”傅靳南俯视着她卑微的身姿,没由来的一阵烦闷。

“对不起,对不起……”她依旧不停的致歉。

傅靳南眉头高耸,嫌弃的望着她,“不叫可以。我要你自己也尝尝被烫伤的滋味。”

苏娜死了,他便要她生不如死。

这个女人被烫伤,谁知道他又要她怎样呢?

“把手伸进去。”傅靳南指了指地上盛着热汤的盘子,虽然已经溅出一些,但里面也还有不少汤汁,还冒着热气。

她要保住这份工作,生存下去。

唐云安此时只有这一个念头,因此,把内心所有的畏惧与恐慌都压了下去,蹲下身,慢慢把手伸进盘子里。

一寸一寸的,离液面越来越近……

“别呀!”

眼看就要伸进去了,一只涂着绿色指甲油的手突然抓住了她。

“靳南,我已经没什么事了,你就不要为难这位姐姐了。生活不易,理解一下嘛。”

女人依偎着傅靳南,俨然一副温婉大方又不失小女人的魅力。

唐云安猛地缩回手。

墨绿色指甲油,体贴和蔼的微笑……

她真的不是娜娜吗?世上真的有这么相像的两个女人?

她恍惚了。

“还不快滚!?”

一声怒吼,将女人吓了一惊,傅靳南把她拥入怀中试图抚慰。

唐云安却早已麻木,把托盘重新拾起来后,转身离开了。

走出包厢后,她才察觉到脚上有些灼烧感的疼。

好像刚才有汤汁溅在脚上了。

她来到厕所,脱掉单鞋,只见通红的一片已经有些脱皮了。

但她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只是用冷水稍微冲洗了一番,正要离开,就在卫生间的镜子里见到那张与苏娜极其相似的面孔!

“谢谢你。”愣怔过后,唐云安开口。

“受不起了。”

女人拿出口红,一面涂抹一面说话,模样十分张扬跋扈,丝毫不见方才的温柔。

“既然是个清洁工,那就不要做婊子。”她收起口红,目光带着挑衅。

唐云安茫然了,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你从前的那点破事,A城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别装了,我劝你,离靳南远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而后,她字字分明的说:“婊、子。”

唐云安把持不住了,脱口而出:“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只是个替代品吗?”

她的声音很低,却说得十分清楚。

“你!”陈梓慈气得用手直指她,“那你呢?”

她环着胸,“就算我是替代品,也好过你在他眼里连畜牲都不如!”

她说得很对。

唐云安不再争论,低头就要从她身边绕过去,就被陈梓慈拉住,轻轻一推――

“啊!”

陈梓慈发出惨叫。

顿时,墙角就沾了鲜血,红色液体从她后脑勺不断渗出!

唐云安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眸,受到惊吓后喊出声:“来人啊!”

“唐云安!”

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一只手就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

傅靳南勃然大怒的面孔映入眼帘,唐云安想要拉开他的手,他却愈发用力。

“不、不是我……”

是陈梓慈拽着她的手,她只是想推开,根本没有用力!

怎么会这样……

唐云安挣扎着,只见墙角的女人捂着后脑勺,痛苦的面容上隐约露出一丝嘲讽和得逞。

顿时间,她明白了。

“还要否认吗?事实都摆在眼前!”傅靳南面如沉水,“杀了苏娜还不够?现在还要对陈梓慈痛下杀手!”

是啊,傅靳南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信过她。

那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呢?

“要是今天杀了一个陈梓慈,下一个,你又要杀谁!唐云安,你怎么就这么恶毒!?最该死的应该是你,应该是你!”

傅靳南仿佛失去了理智,把所有的力气都聚集在了手上。

窒息,她快要窒息了。

“再不叫救护车,她、就真的……真的死了。”唐云安艰难的咬出几个字。

下一刻,傅靳南便松了手,转身打横抱起陈梓慈,就往外面走去。

唐云安捂住胸口,大口喘气,心如死灰。

回到工作岗位,耳边却一直回响着傅靳南的话,因而分心,不是打碎盘子,就是送错了菜,直到在一片责骂声中被赶出后厨。

陈梓慈不是她迫害的,但当时流了那么多血,会不会真的出事……

考虑到这一点,她来到了医院。

刚下车,看见门口的情景时,她只觉得自己的脚好像被千钧的石头砸住了,再也挪不开半步――

一个女人依偎在傅靳南的怀中,双臂勾着他的脖子,两人正在热吻!

《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 第十章 这条贱命死了活该 免费试读

神志清醒过来的时候,站在她面前的是傅靳南。

他面若冰霜,冷淡的眼眸凝视着她。

唐云安想要坐起身,额角受了伤的部位却传出一阵刺痛,她紧蹙眉头,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死不了。”傅靳南冷眼相对,“既然醒了,就赶紧去服侍梓慈,别想着拖延时间。”

她到底低贱到了地步,现在竟然要去伺候自己所爱之人的暧昧对象?

并且傅靳南把这件事说得这样理所当然。

心底生起一丝苦涩,唐云安缓了缓,掀开散发着消毒水味的薄被,刚落地站起身,双眼就发黑,虚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旁边倒。

见势,傅靳南耸了耸眉,手不自觉的伸出去几分。但下一瞬,他就收了回来,声线冷厉:“别装了。”

心上又被割了一刀。

陈梓慈受的伤是伤,那她呢?

唐云安没有任何神情,只有麻木。扶住床才硬拼着站稳了身体,然后拖沓着脚步,艰辛的往病房外走去。

头痛欲裂,身子也虚得冒冷汗,唐云安生怕下一步她就会再次晕倒在地。

扶着医院的墙壁,她才跟在傅靳南身后勉强来到陈梓慈的病房里。

“靳南,你总算来了。你离开的这一小会儿啊,我是坐卧不安,还以为你丢下我回公司了。”陈梓慈撅着嘴唇,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不会。”傅靳南坐在床沿,视线剜过被冷落在一旁的唐云安,“我是怕这个贱人趁机逃跑,没有人照顾你。”

陈梓慈这才故作惊讶,“云安姐也来啦?云安姐,你的伤口没事把?”

“能有什么事?她这条贱命,死了都活该。”

说得是。

一条贱命,被磕得头破血流又怎么样?傅靳南不可能有一丝心疼的,他只会感到大快人心。

床上的女人正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目光打量着她,唐云安垂眼,发出低声:“没事。”

“那太好了,云安姐,我想喝点热水,你能不能去帮我接点过来呢?”

疼痛让唐云安的反应变得有些迟钝,正要踏出脚步,肃冷的声音就抢先响起:“还不赶紧滚去接水?”

她的伤势分明比陈梓慈更为严重……

“好。”

唐云安缓缓走出病房,再端着热水进来的时候,只见两人正你侬我侬暧昧耳语。

“医院只有热水——”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呵斥打断:“扫人兴!”

脸颊绯红的陈梓慈笑着说:“靳南,不急这一时,你别老对云安姐发这么大火。”

“她就连当泄愤的工具都不配!”

唐云安忍辱吞声,把水放在了床边柜上,“水有些——”

“啊!”

陈梓慈触碰到玻璃杯的外壁,就猛地发出一声大叫,反射性的立刻收回了手。

“云安姐,我处处替你说话,你为什么还是想着要害我。这么烫的水……”陈梓慈眼眶发红,哽咽着说。

“唐云安!!”傅靳南腾地站起身,“你只会用这些卑鄙下贱的手段去害人吗!?”

医院里只有热水了。

水有些烫,要待会才能喝。

这些都是她被噎在喉咙里的话!

劈天盖地的斥责,让唐云安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哗!”

滚烫的水泼在了她的手臂上,隔着薄薄的衣物,唐云安感觉到火烧般的疼痛!

望着浸湿的衣袖,唐云安轻轻“嘶”了一声。

傅靳南把手中的杯子嘭的一声砸在柜子上,“蛇蝎心肠的女人,你也怕痛?”

根本不是她的错。

鼻子一酸,唐云安低着头,用力把在眼眶正在打转的泪水憋了回去。

突地,傅靳南的手机响起来。

“什么事?”

“我在医院。”

“十分钟,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傅靳南望了一眼腕表,抬眸带着满身戾气,“唐云安,我警告你。要是我走了之后你还敢玩什么其他花样伤害梓慈,后果自负!”

面对他冷冽的目光,唐云安面无表情的低下头。

“靳南,你要走了吗?”

“公司有点事。”

陈梓慈露出极为委屈的模样,“这样啊。”

说着,她拉起了傅靳南的大掌,抬眼用不舍的目光看着他,“注意安全。”

傅靳南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有什么状况给我打电话。”

“好。”

皮鞋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病房里的气氛也变得怪异。

“委屈吗?”张扬的语气突地响起,“这个时间段,医院里只有热水。”

唐云安皱紧眉,猛地抬头。

所以,她是故意的!?

“只可惜靳南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你解释,他也不会相信你。毕竟,你如今在他眼里,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陈梓慈站起身,傲慢的往前走,与方才的病态截然不同!

“头还痛吧?唐云安,你也真是窝囊。我抢了你心爱的男人,把你害得撞晕头,你却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并且,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说着,她缓缓取下脖颈上的项链,朝着厕所的马桶里扔去!

“呀!我项链丢了,你快帮我捞起来啊!”

唐云安眉头都皱出了褶子,她从来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那可是靳南送我的项链呢,不赶紧捡回来的话,待会就得被水冲走。万一靳南问起来的话……”

望着陈梓慈玩弄着美甲漫不经心的样子,原本就头痛的唐云安再也忍受不了了。

“你累不累?”她倏然开口,“这样装着,很累吧?”

见她不照做,甚至还口,陈梓慈啪的一巴掌扇了上去!

“你有什么底气这样跟我讲话?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唐家大小姐吗?别做梦了!你现在就是个清洁工!”陈梓慈不再淡定,张口怒骂着。

唐云安舒展眉梢,脸上不见任何情绪,镇定自若的把项链从马桶里捡了起来。

“你说得没错,我现在是清洁工。那你呢?从始至终都是陪睡小姐,在勾搭上傅靳南之后,还跟不少老板睡过,是吗?”

她不再忍气吞声,音调冰冷,反唇相讥:“哦对了,清洁工有个很重要的职责,你知道是什么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