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林浅厉致诚的小说[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免费阅读

编辑:南风入弦 2019-02-12 18:34:31

主角叫林浅厉致诚的小说[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免费阅读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即可阅读全文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简介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真心不错,不论是故事还是专业知识都很不错,感情很真实,虽然有五个女主但是主角不是所谓的种马,直到小说快结尾才被男主征服,而且兄弟之情描述的也很感人强烈推荐。新书推荐,《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是丁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浅厉致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同样的一天,对于司美琪和陈铮来说,不会有什么激动或愤慨的气氛。陈铮坐在司美琪项目组的办公室里,表情是傲慢而自信的:“把你们的最高水平拿出来,做一份足以挫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投标书。这个项目的任何事,你们都。热门小说《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由丁墨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浅厉致诚,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浅曾经以为,自己想要的男人应当英俊、强大,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她仰望,无所不能可真遇到合适的人才发觉她是这么喜欢他的清冷、沉默、坚毅和忠诚喜欢到愿意跟他一起,在腥风血雨的商场并肩而立,肆意年华

精彩章节试读:

司美琪公司太子爷兼总经理陈铮,这几天心情总有些莫名的焦躁。

就譬如此刻,他的右眼皮一直跳得正欢,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他不信风水预兆,但是信自己的直觉。此时正值华灯初上,窗外灯火璀璨,看起来平静又温暖,粉饰着太平假象。他往老板椅里一靠,闭上眼,开始回顾这几天的大事。

“致癌物”丑闻,自然是最要命的事,但也不会严重到哪里去。在这行业混的,谁都不是傻子。明摆着一来法不责众,二来消费者本身就是很健忘的生物。只要沉住气,等风头过去,他们自然该买什么还买什么,业绩很快会回来。

与国内著名的明盛集团的采购项目,也洽谈得很顺利。虽然有新宝瑞这样强劲的对手竞争,但他对这个大订单志在必得。至于爱达?如果换以前,陈铮必然将其视为最大竞争对手。但现在……呵呵呵。

还漏掉了什么?

想了一会儿,他叫来了助理。

“给他们打电话,问问那两家的近况。”他若有所思地说。

助理心领神会,“他们”指的是埋在新宝瑞和爱达的探子。

打给新宝瑞那人,很快接通了,说情况正常,新宝瑞该生产的生产,该营销的营销。只是暂缓了新产品的推出,以避“致癌物”丑闻的锋芒。

陈铮很满意。新宝瑞是行业老大,这次姿态摆得不错。

又打给爱达那边,这回关机了。陈铮神色一肃,坐直了。

过了一阵再打,还是关机。

助理迟疑:“是不是没电了?我去查一查。”

陈铮神色凝重,挥挥手让他出去。

在老板椅里又靠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翻出一个号码。

林浅。

活了二十八年,林浅是第一个把他送出去的花,砸回他脸上的女人。

听说她去了爱达,职位还提升为CEO助理。这么看,这个女人果然是完全不把他这个前任老板放在眼里的啊。

陈铮扯了扯嘴角笑了,按下拨号键,把手机送到耳边。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陈铮把手机往桌上一丢,再次叫来助理,吩咐道:“爱达不对劲,最近可能有大动作。顾延之这小子如今得了势,谁知道他会干什么。你马上查。”

夜色幽沉,天幕上没有星光,唯有园区里几盏零星的灯火,静静闪烁。

厉致诚走在前,林浅在后。隔着三四步的距离,朝相隔数百米远的宿舍楼走去。

水泥路面平整灰白,林浅的短靴踩在上头,发出咯噔轻响。她抬头望一眼他笔直安静的身影,鸭舌帽又遮住了眼睛。

“不知道今年什么时候会下雪。”林浅自言自语。

原以为他不会搭腔,却听到温凉而低沉的嗓音传来:“你希望下雪?”

林浅抬眸望去,他依旧双手插裤兜里,步伐有力地朝前走,只是因为讲了话,脸颊旁生出团团白气。

“是啊。”林浅笑着答,“我觉得下雪很爽,我很喜欢。”

“明天会下雪。”

林浅微怔,他已经走到宿舍门口,拉开门闪身进去。

天气预报并没有说会有雪。

这是不是军旅中人那种神乎其技的野外生存技巧?看看天色就知道刮风下雨。

不得不说,军人这个品种,果然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实用又好用啊。

两人走进宿舍楼道里。

感应灯瞬间亮起,林浅身旁矗了个这么高大的家伙,倒感觉楼道都狭窄了不少。林浅的房间就在左手边第一个。她搓搓冻得冰凉的双手,掏出钥匙**孔里,忽的一怔。

刚才她是不是眼花了?怎么眼角余光瞥见前方走廊尽头的角落里,有个影子快速闪了过去?

她立刻转头看着厉致诚,发现他的脸色已经变了,眸色沉厉地盯着前方。

她没看错,是真的有人。这么大半夜的,按说大家连续工作一天一夜,都该在房间里呼呼补眠才是。

林浅轻吸口气,声音压得很低:“你去大门口守着,我过去看看。不要轻举妄动。”

刚要蹑手蹑脚朝前走,就感觉到两道犀利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厉致诚正看着她,眸光清**人。

林浅给他递了个眼色:怎么了?去啊!

这个眼色还没使完,就感觉到腰间被人一推。

“安静。回房。”耳边传来他简洁有力的声音,近在咫尺是他沉黑澄澈的双眼。

他完全不听她指挥,还反过来给她下了指令。

面前的门同时打开,她一个踉跄,人已经被强行推进黑黢黢的屋里。紧接着“咔嚓”一声轻响,门在她身后关闭了。

林浅愣了一瞬间,立刻转身,趴在门口的猫眼上,一个劲儿地往外瞅。

可厉致诚真是无愧于“大猫”的称号,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也不知道他走往了哪个方向。楼道里静悄悄,半阵没有一点动静。

林浅维持这个紧绷难受的姿势监视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累了,放弃。

她踢掉靴子,走回床边,倒下。

过了几分钟,突然有人敲门。

“咚咚、咚咚。”不轻不重,均匀而有节奏。

林浅狐疑地又从床上爬起来,再次趴在猫眼上一看:鸭舌帽、黑色外套、大长腿……

她立刻把门拉开。

厉致诚就站在灯下,神色平淡,手里一管药膏,平平稳稳地递给她。

就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可林浅心里还挂着呢,左右看看无人,干脆压低声音:“进来说。”

厉致诚微微扬了扬眉,迈开长腿走进来两步,看着她不说话,有点静观其变的意思。

林浅轻轻关上门:“怎么样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过去看到了什么?”

厉致诚静了一瞬,答:“没有人。”

林浅不太信:“真的?”

他看她一眼,转身就要拉开门出去。

林浅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我还没说完!明天如果追查今晚的事,你要给我作证,我一直跟你在一起,没什么异动。”

他转头看着她,嗓音低沉有力:“清者自清。”

林浅“切”了一声:“这是骗善良的傻子的话。”

他盯着她不说话,眸色暗暗沉沉。

他本就比她高一个头,此刻两人站得极近,他几乎挡住了她头顶所有光线。林浅被他黑漆漆的凌厉的眼睛盯得有点不自在:“怎么了?”

“还有事吗?”他不急不缓地问。

林浅:“……没有了。”

他立刻拉开门走了。

他一走,林浅居然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这大猫,偶尔严肃起来的样子,还挺渗人的。

第二天一早,风平浪静。没有人被追究,也没有人提起昨晚有异样。

林浅自然也不提。

然而埋头工作了几个小时,却被顾延之钦点去见驾。

尽管是在临时办公楼里,顾延之的办公室依旧布置得大气雅致。水磨沉黑的老板桌,旁边还有扇大屏风隔断里外间。而顾延之坐在桌后,气色很好,颇有些踌躇满志的意味。

林浅也有点被他的姿态感染。这次的危机公关,她也觉得把握很大。于是笑着说:“顾总,您找我有事?”

他把一份文稿丢到她跟前:“看看,提提意见。”

是他作为集团负责人,在明天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稿。这是整个危机公关环节的重中之重。林浅慎重地接过,刚看了几行,就在心中赞了一声好。

发言稿非常简洁清晰,直陈厉害。而道歉的部分又十分恳切朴实,没有一点会让人感觉到推诿虚假的用词。

林浅很快就看完了,抬头看着他:“我觉得写得很好。”

顾延之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当然写得好,难道我会用写得差的稿子?我要的是建设Xing意见。”

林浅也不扭捏犹豫,微一沉吟,说:“还有两个小地方可以优化。”

顾延之来了兴趣:“说。”

“一是示弱。譬如之前的三聚氰胺事件,大众都指责Ru制品企业,但是很少有人去责怪据说是罪魁祸首的Nai农。因为大多数人的心理,包括消费者,都是不知不觉就会同情弱者,不会深究。

我们也一样。现在爱达经营困难是客观事实,不妨将这个困境在发言稿里讲一讲,主动示弱,一定能激起消费者的同情心,我们比其他家会更容易获得谅解。”

顾延之不置可否。

林浅继续说道:“第二。我看了污染品检测报告,我们的女包的污染值,是最低的几家之一。不妨将这个数据公开。”她微微一顿:“一旦我们公开了数据,消费者反应过来,一定会要求其他家公开数据。这样他们……压力会更大。”

林浅离开后,顾延之拿着发言稿,绕到屏风后,丢给沙发上的厉致诚。

尽管林浅讲的两点,与之前他俩讨论的一些内容不谋而合。但顾延之还是忍不住微眯着眼感叹道:“我说这女人挺阴的吧,还阴得坦坦荡荡。人才啊。这样的人才,司美琪居然给放走了。”

在老板面前“献计”后,林浅感觉到自己的工作量明显增多了。

不仅仅是打印复印端茶送水跑腿,也开始让她参与一些重要文档写作、对外联络。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推进,准备工作一点点完成,工作组的气氛也越来越紧绷。林浅感觉忙得昏天暗地,但其实封闭办公也只过去了三天。

而这期间,她偶尔一两次看到厉致诚或形影单只,或跟其他保安结伴,从楼前经过。旁边有人也看到了,问她:“那人是谁啊?没见过。”

林浅:“那个应该是新来的保安经理。你不认识?退伍军人,挺负责的挺好的,就是不太讲话。”

第四天早晨,在经历了如厉致诚所说的一夜大雪后,终于迎来了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地点,定在市中心的北海盛庭酒店。

上午八点,媒体都还没进场。会议厅里已布置得整整齐齐,灯光鲜花、摄像音响,严阵以待。

林浅今天的任务,是配合行政部主管进行现场协调。她穿一身中规中矩的黑西装,踩着中跟鞋,化着淡妆,一早上都穿梭于会场中。

其他人也同样忙碌。据说连顾延之都把自己关在酒店房间里,演练一会儿发布会的讲话。

林浅把现场设施又检查了一遍,基本感觉差不多了,这才走向门口签到台。这里是她今天重点要负责的。

刚一出厅门,意外地在走廊那头,看到了厉致诚。

不光是她注意到了他,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也有不少人侧目。

他今天有些不同。

没戴那顶标志Xing的鸭舌帽,露出了乌黑柔软的短发,整张脸更加轮廓分明的露了出来。大而深的眼睛,饱满的颧骨,轻抿的嘴唇,略白的皮肤。

也没穿运动感十足的冲锋衣,而是穿着件黑色长大衣,里面似乎穿了件白衬衣,越发显得人高腿长。

他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就这么站在灯下。整个人看起来有点闪闪发光。

而他的目光掠过林浅,稍稍一停,又没什么表情的挪开了。

林浅“噗嗤”一笑。今天保安们都穿着黑西装,他这么穿是理所当然的。

刚要走过去跟他讲话,手机却响了。

因为已是发布会当天,竞争对手再做任何应对都来不及,保密已没有必要,所以刚刚大家的手机都已经发还。

林浅看一眼号码,静了一瞬,才接起。

很意外的来电是她在司美琪工作时的直接上司,市场部经理。

“苏经理,您好。”林浅未语先笑。

苏经理是位三十余岁长袖善舞的女Xing,语气温和而有力度:“林浅,最近好吗?从你离职后,很久没联系了。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林浅能猜出她打电话是谁的授意。

爱达今天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一直瞒住竞争对手。陈铮一定是吃不准爱达要干什么,派人来探口风。

说起陈铮,一开始林浅对他印象真是很好。年轻的太子爷,意气风发又果断利落。人人都夸他青年才俊。

可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入了太子爷的眼,大概是新鲜吧?他就开始了密不透风的追求,像是完全忘记了已经有了门当户对、某某集团董事之女作为未婚妻。

“跟我三年,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大多数东西。”他当时这么说,简直把林浅雷得里焦外嫩。

果然,聊了两句,苏经理话锋一转,问:“对了,听说爱达今天要开新闻发布会,是关于这次污染事件的?爱达打算怎么表态?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林浅顿了顿。

前方几米远处,已经有记者开始陆续进场。身旁墙边,堆满了她负责印制的关于这次事件的宣传册。

林浅清了清喉咙,答:“我不清楚。我刚来爱达没多久……”话音未落,就听到那头一阵响动,电话似乎被人拿了过去。

然后陈铮的声音就传来,似笑非笑:“你不清楚?你不是那个工作组的成员么?啧啧啧,才离开几天啊,就对爱达忠心耿耿了啊。”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第16章 尘埃落定 免费试读

同样的一天,对于司美琪和陈铮来说,不会有什么激动或愤慨的气氛。

陈铮坐在司美琪项目组的办公室里,表情是傲慢而自信的:“把你们的最高水平拿出来,做一份足以挫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投标书。这个项目的任何事,你们都可以随时随地直接向我汇报。所有投标条件,都可以按最优惠的标准给明盛。即使突破了标准的,也可以报告给我,我报告董事长,必须给你们开先例。总之这个项目,只许胜,不许败。”

众人的表情也是沉静而坚决的:“好!”“总经理请放心!”“这个项目绝对属于司美琪!”

陈铮满意地点点头,就步出了办公楼。此时正是落日昏黄时分,偌大的工业园区里熙熙攘攘,繁荣而热闹。他站在大厦门口,内心涌起某种自负而豪迈的情绪。

这一年,爱达集团的轰然倒塌,令司美琪终于可以从市场第三的位置,一跃成为第二名。而这种转变,正是在他从父亲手里接班后发生的,他开创了司美琪新的历史。

他还想做得更好。

这次明盛项目,诚然是为了狙击爱达,彻底断了他们的活路,同时也是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但也是司美琪第一次涉足如此大型的国企项目。而这种项目,历来都是由市场老大新宝瑞垄断的:利润高、人脉珍贵、影响力广……

而他这次以低价策略,付出昂贵代价,只为打入这类市场。

也许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正式对新宝瑞发动进攻,真正的逐鹿中原。

同一份招投标说明书,也抵达了新宝瑞集团。行政部收件之后,立刻派专人搭乘电梯,送至顶层总裁办公室手里。

新宝瑞CEO宁惟恺今天穿着套新西装,领带是玫红色的,坐在光泽暗流的大班桌后,深琥珀色的袖口盈盈发光。

助理拿着招投标文件进来时,他正在打电话,刚刚登上过财富杂志封面的英俊脸庞,挂着浅浅的柔和的笑,嗓音也是温柔而慵懒的:“花喜欢吗?呵……我怎么可能忘记今天,晚上七点来接你。嗯,穿我订的那条裙子。”

等他挂了电话,助理满脸堆笑:“宁总,你对夫人实在太体贴了。这么忙,感情还这么好,真是让人羡慕。”

宁惟恺有些无奈地淡笑道:“今天是结婚三周年纪念,她吵着要去听闹哄哄的演唱会。明天早上的会也帮我取消了,今天肯定要到半夜。”

助理忙点头称是。心中倒真的对这位年轻的老板羡艳无比

草根出生的青年才俊,因为成为了祝氏企业的乘龙快婿,得以执掌占据祝氏13营业收入的箱包集团,江山和美人兼得。还有比他更幸运的男人吗?

宁惟恺接过他递来的文件,静静看了一会儿,露出笑容。

助理轻声问:“按我们收到的消息,司美琪、爱达对这次项目也是志在必得,很可能采取大幅降价策略。我们的定价体系一向是比较稳定的,也偏高。营销部那边也想您有个明确指示,要不要也降价……”

“叫他们别瞎折腾。”宁惟恺打断了他,“这一次,我们袖手旁观。”

助理还有些犹豫,宁惟恺看到他的样子,倒是笑了,嗓音清爽温和:“你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脑袋还有点拧呢?一方面,我们的价格体系不能降,降了就会乱,不能因小失大。第二,人在商场,最重要的是看清对手是谁。目前对我们有潜在威胁的对手,只有陈铮。让爱达跟他打个你死我活、元气大伤,多好。”

助理:“可是……陈铮力争明盛项目,说不定就是想借机向新宝瑞发起挑战。”

宁惟恺抬眸看他一眼:“那咱们就收拾他。”

助理:“……了解!”又说:“我们在那两边的人,我会让他们盯紧,有情况随时汇报。”

宁惟恺淡淡答:“嗯。”

随着投标日一天天逼近,林浅也越来越忙碌。到了这天下午,按照厉致诚的指示,随他搬进项目组宿舍驻扎。

夜色弥漫,星光朦胧。

林浅趴在床上,刚刚齐肩的碎发绑了个小马尾,翻看项目组最新制作的一版标书。

这些日子,他们真是一遍遍地做,三位BOSS一遍遍地审,然后打回来一遍遍地改。而林浅也要跟着一遍遍地看,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翻了一会儿,将资料丢到一旁,埋头在被子里休息。脑子里却想起那天,她一时小激动,对他的“真情告白”,什么“你是天生的领袖”“你是天才”。

噗……好煽情。

回头想想,也算拍了一回真情流露的马屁。不过BOSS全程始终面瘫,显然对这些话语毫不在意。

这时手机却响了,她接起,是薛明涛:“林助,标书我们又修改了一下,发到你邮箱了。厉总睡了吗?”

林浅微笑道:“刚刚还在看资料,应该没睡,我马上给他看。”

挂掉电话,林浅脑子里却冒出另一个念头他们恭敬的态度足以说明,厉致诚已经初步建立了威信。

厉致诚的屋子就在林浅隔壁。此时已是夜里十点多了,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路灯橙黄照耀。林浅端着笔记本电脑走过去,发现门是半掩着的。

这几天,林浅、顾延之等人一直在他屋子里进进出出,这门估计是谁走的时候没关好。她也没在意,礼节Xing的敲了敲,就跟往常一样,径自推门进去了。

屋里却没人。

林浅走到书桌旁,把电脑放下,又抬头四处看了看。哦,洗手间的门关着。她安安静静就站在书桌旁等。

很快,“哐”一声轻响,洗手间的门开了,有人走了出来。林浅微笑看过去:“老板,我把新的……”声音稍稍一滞,继续说道:“……标书给你拿过来了。”

员工宿舍并不奢华宽敞,隔着两三米的距离,厉致诚上身没穿衣服,下身穿着条黑色运动长裤,手里拿着条毛巾,头发和身体上还沾着水珠,抬眸看向她,眼睛里仿佛也沾着水汽。

呃……在这个工人云集的企业里,半裸的男人挺常见。

但是撞见半裸的年轻总裁,就有点小尴尬了。

林浅神色自若地转身,背对着他,一边打开电脑一边说:“修改的地方我标出来了,您现在看吗?”脑子里却突然快速滑过个念头:最近跟BOSS之间这种小尴尬还蛮多的啊。

“嗯。”依旧是清凉的嗓音。

然后传来窸窣的响声,应该是在穿衣服了。

可林浅盯着屏幕上一行行黑色的字,脑子里却自动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生动的一幕。

宽肩、窄腰,肌肉匀称,浑身线条流畅有力。关键他还站得特别直,俊脸淡漠五官英秀,宽松的裤子系在修韧的腰线上……咳咳,简直就跟Xing感男模拍的那种略带蛊惑意味的、故意秀身材的照片,没什么两样。

林浅,眼福不错哦。

她唇角微勾,直至身后响起不急不缓地脚步声,才侧头看向他。

谁知这一看,又是一怔。

大概是事发突然,BOSS就往身上套了件白衬衣,第一颗纽扣还没系,领口有点乱。微湿的短发贴在额头上。衬衫胸口处似乎还有未干的水渍浸染。

他站在灯下,低头看着她,眸色淡然,薄唇微抿。

林浅看了他几眼,移开目光。而他的目光也聚焦到电脑屏幕上,弯下腰,手放到了鼠标上,开始滑动翻看。

林浅又侧眸瞄了他一眼当BOSS的人,怎么帅成这个样子啊?越看越帅呢。

她把一旁的凳子搬到他身后:“老板坐。”

“嗯。”他侧眸扫她一眼,“你也坐下。我说你改。”

“好的。”

林浅没想到,两人搭档这一忙,就忙了几个小时。

厉致诚看完后,提了几点意见。她就把他的想法,标注在文件里,发回给项目组。结果他们似乎受到了老板鼓舞,很快就修改好发过来,还把其他一些附件也陆陆续续发送了。厉致诚和林浅就继续看,你来我往,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等到快三点的时候,林浅终于有点扛不住了。她虽然向来工作努力,但能不熬夜,从不熬夜她才不要早衰呢。

她又看一眼厉致诚,他还坐得笔直,盯着屏幕,眉目乌黑专注,眼睛里还有浅浅的光泽,哪有半点睡意。

林浅打了个哈欠。

他偏头看着她:“困了?”清冷的声线。

老板都没说困,她怎么可能说困?笑笑说:“还好,我去泡杯咖啡,马上回来。”刚要起身,就见他的两道长眉轻蹙了一下,抬眸看着她:“半夜喝什么咖啡。”

平静的中略带强势的声音。

林浅有点愣愣地看着他,坐在原地没动。

BOSS……居然管着不让她喝咖啡?

这是在关心她么?

心头倏地一暖。刚想说点什么,却听他淡淡道:“困了就去床上睡会儿,给你一刻钟,我叫你。”

林浅下意识就望向房间里那张大床,洁白、整齐、宽阔,被子叠得跟豆腐块似的。

林浅这人吧,对床有洁癖,觉得那是肌肤相贴的非常私密的地方。她从来不喜欢别人坐到或者睡到自己床上,也尽量不沾别人的床。更何况这还是BOSS的床。

她笑着对他说:“不用,我趴着睡会儿就行。”

厉致诚不置可否,继续转头看着电脑。林浅就把胳膊往桌上一枕,头埋了下来。

暂时隔绝了光线,眼睛里黑漆漆的一片。身边的动静,倒是越发清晰起来。

她甚至能清楚听到身旁男人均匀的呼吸声,还有他轻轻翻动资料的声音,手指在鼠标上轻触的声音,越发显得这子夜温暖而静谧。

林浅醒的时候,感觉周围格外安静,比刚刚还要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抬起头,看清周遭的情况,倒是笑了。

厉致诚跟前的电脑屏幕已经合上了,那堆投标资料也整整齐齐放到了一旁。看样子是做完了?而厉致诚还坐在她身旁那张皮椅里。不过他的双手搭在扶手上,头往后靠,已经仰面睡着了。

林浅低头看了看手表,吐吐舌头:都五点了,她居然睡了一个多小时。

BOSS还说要叫她,自己却睡着了。

刚想蹑手蹑脚起身,才发现身上不知何时被人披上了件西装。男款西装穿在她身上当然是极大的,几乎将她整个包裹住,熨帖又暖和,气息干燥而清新。

她转头看着BOSS身上单薄贴身的白衬衣,把西装轻轻脱下来,覆在他身上。他似乎睡得极沉,眉目在灯下静静不动。

已经快天亮了,林浅也不想叫醒他,打算先回自己房间去。

可刚想绕过人高马大的他,就发现有难度。书桌和床之间,就隔了条狭窄的走道。而他的大皮椅往那里一横,椅子后背就跟床沿抵得紧紧的。而他的两条长腿都伸到了桌子底下,膝盖都快贴上桌子了只留下很窄很窄的空间。

她也不愿意从他床上踩过去,她不喜欢碰别人的床。目测了一下距离,她感觉应该差不多,就将身体紧贴着桌子边沿,想从他膝盖上跨过去她的腿也是很长的嘛,不要打扰到他就好。

一下。她一只脚站到了他双腿中间。

又一下,成功跨出去了……

还没来得及满意,身旁的男人却像是被惊扰到了,身子突然动了一下。林浅也不知怎的脚一歪,就踩到了他的脚背上……

要知她现在虽然遵照BOSS意愿**高跟鞋,但还是有个尖尖的小中跟的。这一脚下去,就听到男人原本平稳的呼吸生生一促,那只脚一下子弹了起来!

林浅被他这么一绊,哪里还站得稳?身子迅速朝旁边倒下去……

“啊!”她情不自禁一声低呼。

腰间有股牢牢的力量袭来,一只手迅速地揽住了她。林浅身子一歪,竟然已经被扣到了他的大腿上。

林浅有点发愣的转头望着他。

他已经睁开了眼,许是刚醒,眼神在灯下还有些氤氲,盯着她。

“你在干什么?”

林浅默然。

BOSS,你能不能反应不要这么快?出手这么快准狠?每次只要稍微触碰到你,立马被你的擒拿手给制住了。

“我没干什么。我想出去。”她说,“是不是踩痛你了?”

他看着她,眼神疏淡:“嗯。”

呃……林浅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两人对话间,他的手还紧紧箍在她腰上。因为隔得极近,林浅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清冷的气息。而身下,他的大腿温热而坚实。

她连忙挣开他的手站起来,脸也迅速的热起来:“不好意思。那我走了,晚安。”

林浅回到房间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烫。

她也太囧了吧,居然坐到了BOSS的怀里。

天边已破晓,昨晚只睡了那么短时间的林浅,在床上翻来覆去却睡不着。脑子里始终冒出厉致诚刚刚在灯下盯着她的样子漆黑的眼,有力的手,清冷的气息。

心跳扑通通跳个不停。她脑海里甚至想到个很荒唐的念头BOSS不会当她是Jian细,刚才想对他做什么吧。

当然不会。

尴尬极了,再也不要这种意外了。

两天后,顾延之亲率项目组,赴明盛集团总部讲标。明盛并未现场公布中标结果。

之后几天,爱达还是老样子,半死不活的忙碌着。而跟这个项目有关的人,都紧张地翘首以盼。包括林浅。

她有种很强的预感,她觉得爱达这次一定会中标。

她只要一想到厉致诚那天说的话,想到他们准备的那份已经如林莫臣所言“做到极致”的投标书,就觉得充满信心。

她觉得客户,也一定会被打动。

到了隔周的周一下午,消息终于来了。

爱达的高层们正好在开周例会,林浅也列席做会议纪要。刚开到一半,顾延之的手机响了。像是预料到什么,会议室里众人也瞬间那静下来。

他跟厉致诚交换了个眼神,这才接起。简短地说了几句,只听他“嗯嗯”了几声,最后放下电话,看着众人,眸色平静,难辨喜怒。

“明盛投标结果出来了。中标的是司美琪。”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