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通天仕途]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胡斐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笑起来很干净 2019-02-12 18:41:13

[通天仕途]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胡斐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通天仕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通天仕途 即可阅读全文

《通天仕途》小说简介

文笔不错,《通天仕途》读的时候让人代入感很深刻又有点看客的感觉很伤。主人公叫胡斐的小说是《通天仕途》,本小说的作者是御史大夫创作的都市官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列车飞快地奔驰在铁轨上,轨道两边的树木闪电般的向后飞掠而去,火车的车轮在铁轨上高速旋转着,发出一声声“况且,况且”的声音。列车的车窗玻璃前的纱帘和遮光帘已经被很漂亮地扎了起来,宛若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新书推荐,《通天仕途》由御史大夫所编写的都市官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胡斐,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部队转业军官胡斐的官场人生,有刀光剑影,也有旖旎柔情,看似平坦的官路实则步步杀机,陷阱遍布,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精彩章节试读:

“不错,我的确是在雍州市委工作,你怎么看出来的?”

李国军呵呵一笑,赞许地点点头,走到他的铺位上坐下,他的铺位就跟胡斐的铺位对面,两人都是下铺,说起话来倒也是方便。

“感觉吧,你是个很会做思想工作的人,在部队的话就是政委一类的。”

胡斐嘿嘿一下,摸了摸脑袋上长不及一寸的短发,“而且,你看问题的立足点很高,给我一种大局观很强的感觉,还有你很有气场,那种大领导才独有的气质。”

“你这个小胡啊,可真会说话呀。”

李国军哈哈一笑,点点头,“我叫李国军,在市委组织部工作,对了,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你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听人劝,吃饱饭。”

胡斐点点头,本来想张口叫老李的,不过,想起他的尊贵身份,顿时将那两个字吞进了肚子里。

“对了,你有一等功,按照军转安置工作条例,你是可以分配在雍州市的。”

李国军摸了摸下巴,看着胡斐,笑道,“对了,你老家是雍州市的,还是下面的县里的?”

“祁溪县的。”

胡斐立即回答,“对了,分在市里和分在祁溪县有什么区别呢?”

“小胡,你呀,不用跟我这么拘谨。”

李国军微笑着摇摇头,“刚刚我们下棋的时候不是挺好的,你就叫我老李好了。”

“不敢,不敢。”

胡斐咧嘴一笑,“我就叫你李部长吧。”

“好吧,随你的便。”

李国军摆摆手,“回到你刚刚的话题,分在市里和县里的最大区别就是发展前途的问题,你想一想吧,你们祁溪县最大的两个领导就是县长和书记,也不过是正处级,市委市政府正处级的领导就多了。”

“也就是说,下面县里的位子少,想进步的人却太多了,调动调整的空间也不大,市里面就不一样了,随便也局长主任之类的领导就是正处级。”

“要搁在首都,一个派出所长都是正处级呢,你说这中间的区别有多大,当然了,如果你只想在单位混日子的话,那就无所谓了。”

“部长说笑了,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够浑浑噩噩地过日子,总要建功立业一番,不说光宗耀祖,至少也不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年华吧。”

胡斐咧嘴一笑,“我真的能够分配进市里么?”

“问题应该不大。”李国军点点头,“你是在战场上立过一等功的反恐英雄,按照军官转业安置条例来说,应该能够进市里安置分配。而且,这几年公安系统的任务很重,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你这种人才他们正求之不得呢。”

胡斐一愣,虽然李国军说得轻松,但是,他还是从李国军的话里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应该能够,这四个字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这种情况,胡斐在部队也遇到过,理论上的确是如此,但是实际情况呢,那些部门是可以用各种理由去推脱,诸如编制不足啊,人员臃肿等等。

“部长,你能不能帮帮我?”

胡斐看着老李平淡的表情,突然福至心灵地说道,“虽然我胡斐什么都不动,但是,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感恩,别人对我的好,我会一辈子记在心里。”

李国军闻言一怔,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这小子不傻呀,很聪明的一个小伙子嘛,刚刚在接到电话之前,他的确是出于曾经当过兵的心里,想要帮眼前这小伙子一个忙,给他指点一下迷津。

毕竟,大家都曾经是军人,都是听着那嘹亮的军号度过了青春岁月,都曾经有着当将军的美梦。

在接到组织部的电话之后,李国军的心里就有了一个模糊的念头,觉得眼前似乎是个契机。

副书记黄明辰趁着他离开雍州市的时候,借着工作上的缘故,狠狠地训斥了副部长一番,但是,在外人看来这明显就是针对他李国军来的,因为上陈的文件是他李国军审核过了,才送到黄明辰的办公桌上的。

黄明辰来雍州市委的时间不长,不过才半年时间而已,而他上任的第一把火居然就烧在了市委组织部来。

李国军也是这次学习的时候,才知道黄明辰跟市政法委书记张斌曾经是大学同学,而这个消息居然一直都没有传出来,要不是这次在省里开会,偶尔听到一个朋友提起,李国军也不知道这个消息。

黄明辰终于烧起了他上任之后的三把火,在李国军看来,这是黄明辰跟张斌两人商议的结果。

因为,张斌曾跟他李国军闹过矛盾,既然有了黄明辰这个同学,张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让他李国军难堪的机会了。

当然了,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好戏才刚刚开始。

从省城回来,李国军一直都在思考该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胡斐的出现让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主意,既然张斌动手了,他李国军又怎么会让他专美于前,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如果从公安系统里扶持自己人难免会被人看出端倪。

可眼前这个胡斐,却是刚刚从部队转业回来的副营级军官,转业的文件只怕也要到明年五月才能下达到市里,他李国军是雍州市委第一个知道胡斐的人。

而且,这个胡斐还很聪明,脑瓜子也很灵活,更难得的是他在反恐前线立过一等功,这就足以说明很多事情了。

既然张斌他们要对弈,那就陪他好好地下一盘大棋。

“小胡,你也知道我是组织部的。”

李国军收拾起心头繁杂的思绪,目光定定地看着胡斐的眼睛,“而且,你如果去公安系统的话,我也不好插手,毕竟你的级别不够,只是副营级,如果是副团级以上就好办了。”

胡斐闻言一愣,心头不由得有些失望。

看着胡斐有些失望的脸色,李国军心头暗笑,不这样转一圈的话,又怎么能体现出自己对他的好来?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胡斐闻言大喜过望,迅速抬起头看着李国军,激动得声音微微有些颤栗。

《通天仕途》 第3章 反恐英雄 免费试读

列车飞快地奔驰在铁轨上,轨道两边的树木闪电般的向后飞掠而去,火车的车轮在铁轨上高速旋转着,发出一声声“况且,况且”的声音。

列车的车窗玻璃前的纱帘和遮光帘已经被很漂亮地扎了起来,宛若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抛洒在胡斐的身上,让身上那已经卸掉肩章领花的迷彩服,看起来更显得有些陈旧。

胡斐的手里捏着一枚象棋,眉头微微的一拧,眼下形势一片大好,只等他敲掉对方的落底相,即可形成车后炮的绝猛组合,将死老李似乎只是眨眼之间,只不过,他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丝不安,似乎老李并不会这么容易让自己得逞。

老李其实并不老,看起来也就五十岁上下,梳着大背头,额头看起来油光发亮带着一丝明黄色,按照胡斐爷爷胡半仙的说法来看,那就是此人的官禄宫极好,必然是个大官。

虽然胡斐并不太相信爷爷的那些迷信,不过,他也感觉到了老李这人不简单,因为老李就算是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整个人就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严,令人不敢逼视,这样的感觉他经常在师长的身上看到,这是一种久居人上而自然形成的气势。

“老李,我这是要逼宫了,你可要小心一点哦。”

胡斐笑呵呵地落下棋子,抬头看了一眼老李。

“小伙子,你的棋力不错啊,就是太年轻啦,一味地冒头前行,事实上,我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啦。”

老李呵呵一笑,缓缓的移动自己的棋子,一炮敲掉胡斐的卒。

“那等会儿看看是谁迎接来胜利的曙光。”

胡斐呵呵一笑,继续着自己的车后炮的绝杀计划,提起炮往棋盘上轻轻地一放,下一步只要再把马从左路逼过去,老李的老帅必然无路可逃。

“小胡,你呀,还是太年轻,太急于求成啦。”

老李哈哈大笑,提起棋子,走了一步马八进七,似乎并不在意胡斐的逼宫马。

**马!

胡斐见状一愣,不经意间老李已经一步步将他逼入死地,虽然他可以接下来移动老帅苟延残喘一会儿,不过,却怎么也改变了大势,老李只需支起一个士就足够了,但是他的马一**,基本上就宣布了棋局的结束。

“我输了!”

胡斐倒也干脆,既然败局已定,也无所谓再挣扎下去,下棋不就图个乐子么。

“老了,精力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歇一会儿。”

老李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额头,起身伸了个懒腰,“小胡,你在哪里当兵,这是转业了吗?”

“我是江南省雍州市的,在西北那边当兵。”

胡斐黯然伤神地点点头,喟然叹息一声,“不过,现在转业了。”

“哦,你也是雍州人?”

老李闻言一愣,“我看你还年轻呀,怎么不在部队继续干呢?”

“单位演习出了点事故,被赶了回来。”

胡斐痛苦地闭上眼睛,抬起双手捂着脸颊,用力地搓了搓,这是他一直不管面对的问题,似乎没想起来,就好像有一把钝刀子在慢慢地切着他的心脏。

“哦,什么级别了,立过功没有?”

老李饶有兴趣地看着胡斐,“据我所知,雍州的军转安置工作做得一般,如果你不主动去表现的话,要找到逞心如意的工作之不怕不那么容易。”

“副营,立过一次一等功。”

胡斐点点头,脑海里想起前几天在西北的那个公安局里的经过,很凑巧的是,那一伙人是通缉犯,居然被他阴差阳错地给抓住了,当时公安局的刑警队长抓着他的手,很是感慨了一番,说是警队就缺少他这种能手云云。

难道真的就只有去当警察这一条路么?

“哦,这么年轻就副营了,还立过一等功?”

老李吃了一惊,“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五,我十九岁军校毕业的。”

胡斐摇摇头,“立功是在一次跨国歼灭恐怖分子的时候,我击毙了十二个恐怖分子,还抓获了恐怖分子一个重要的头领。”

“可以呀,小子,看不出来你小子挺厉害的呀,还是个反恐英雄呢。”

老李赞叹一声。

“什么英雄不英雄的,还不是一样辈赶了回来。”

胡斐无奈地摇摇头,起身走向两节车厢的连接处,那里有专门供吸烟的地方。

来到吸烟处,胡斐摸出一颗烟点燃吸了一口,脑海里想着父亲的那张脸,家里只知道他转业了,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转业,倘若父亲知道他被部队赶回来的,不知道会不会生气?

不过,那天听父亲的语气,似乎对于转业并不排斥,这倒是唯一让胡斐感到欣慰的地方了。

“怎么,还在想部队的事情,舍不得离开?”

一个和蔼的声音响了起来。

胡斐抬头一看,微笑着向老李摇摇头,“走都走了,再舍不得离开又能如何,终归会有离开部队的一天,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对嘛,年轻人就要这样的干劲。”

老李赞许地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烟,胡斐立即“啪”的一声点燃打火机,将火苗送到他的面前,老李就着火苗点燃香烟吸了一口,“对了,准备转业进哪个单位呢?”

“不知道,随他们怎么安排吧。”

胡斐摇摇头,“只要不是当警察就好,我不想再穿制服了。”

“为什么,你这么好的身手,正是公安战线需要的人才呀。”

老李闻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而且,你大学上的是军校,毕业这些年都是在部队里工作,跟社会已经脱节五六年了,你觉得你能跟得上节奏,你觉得其他的工作你能很快适应吗?”

胡斐闻言一愣,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拜托,老李,不会的东西我可以学呀,我这人虽然不是什么天才,却也不是傻瓜。”

“可这样一来,你的优势就没有了啊。”

老李呵呵一笑,悠然地吐出一口香烟,目光定定地看着胡斐,“二十五岁的副营级呀,还有一等功呢,如果去公安部门的话,不说行政副科级,至少能有个行政管理位子。”

“你如果去其他的部门,就要跟那些选调生一样从头学起,而且,他们都是刚刚大学毕业,比你年轻着呢,你说跟他们比你有什么优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