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林清澜王强的小说[欲望派对]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树瑶风 2019-03-15 13:12:40

主角叫林清澜王强的小说[欲望派对]最新章节完结版

《欲望派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欲望派对 即可阅读全文

《欲望派对》小说简介

《欲望派对》很精彩,世界观大气磅礴,书里人物曲折无比,人物形象塑造很丰富,一心一意只走自己的路,做自己应做的事,林刻不是刻骨铭心又会是什么?很期待作者为我们一一解答!。主人公叫林清澜王强的小说是《欲望派对》,它的作者是画十二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九章厕所**看了眼时间,此时距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应该足够了。而且,哪怕是今天下午要翘班,我也顾不上了,必须要给林清澜办了再说!我调整好心态,转身回到天外天酒楼里,然后低垂着头,生怕林清澜看见我,赶紧。主人公叫林清澜王强的小说叫做《欲望派对》,本小说的作者是画十二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没任何背景的我在孤立无援的职场里,天天受那不苟言笑却美得不可方物的上司的气,直到有一天我参加了那个派对。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被下药了

“啊~”

林清澜娇呼一声,无暇再顾得我的面具,柔软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无比滚烫。

我能十分清晰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因为她就骑在我身上。

我也顾不上什么前戏了,猛地起身将她压在身下,正准备拉开这场大战的帷幕之时……

“叮咚——!”

电子门铃高声响起,让我疯狂探索的动作不禁顿了一下。

此时,我正紧紧压在林清澜身上,她滚烫而柔软的玉体让我近乎失去理智。

我不想去管那该死的门铃,一边用力抓揉她的双峰,一边啃咬着她的红唇。

林清澜嘤咛一声,表情显得很迷离,但脸上的红润已经消失大半。

她轻轻推着我,在我耳边吐着热气说:“宝贝,咱们暂停一下好吗……啊!”

这声娇呼让我意识到手上的力度可能过大了,我赶忙减缓几分,用力抓揉改为温柔的握着,说:“弄疼你了吗?”

她抚摸着我的侧脸,笑着说:“是啊……不过我喜欢~”

听到这话,我深吸一口气,当即就要上手扒光她的衣服。

林清澜惊觉过来,不敢再撩拨我,慌忙咬着红唇跑下床去,将凌乱的真丝睡裙拉扯摆正。

我轻叹口气,转身双手抱头,四仰八叉躺在她的席梦思大床上。

她望着我的样子抿嘴一笑,柔声说:“别急嘛~等我几分钟,我去看看是谁。”

我指着渐渐垂下头去的小帐篷说:“待会他抬不起头你可别怪我。”

林清澜瞥了一眼我仅穿着**的下半身,用极其媚惑的声音回道:“一会儿人家帮你用口不就行了。”

我盯着她那涂着高级唇彩的小猫嘴,不禁咽了口唾沫。

“要是被这小嘴吸一下,我还不得爽翻天去。”我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摆摆手示意她快去将门外的那人赶紧打发走。

林清澜做了几个深呼吸,确认自己没有任何异样后,方才出去开了门。

随着房门被打开,一个男人的声音也紧接传了进来。

这道声音我无比熟悉……

居然是公司的总经理杜泽仁!

这大半夜的,他来林清澜家干什么?

但杜泽仁的到来,让我完全不敢出声,甚至连开门都不敢。

我就这么焦灼的等了近半个小时,实在耐不住的我,悄悄的靠在了门上,想听他们在聊一些什么。

“啊~不,不要啊。”

我耳朵才靠上去,一阵阵娇喘就传了出来。

我微微眯上眼,这林清澜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原来和杜泽仁也有一腿。

门外的娇喘一阵高过一阵,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将卧室门拉开一条缝隙,凑上前朝客厅望去。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我皱起了眉头。

我看见客厅里,林清澜正神色迷离的全身瘫软在沙发上。那种迷离,并不像是之前我和她调情时的样子,而是一副完全不受控的模样。

我猜想到一种可能性,但细想又感觉不太可能,只得继续待在门后静观其变。

杜泽仁长长吐出一口气,一**坐在沙发上,伸手将衬衣上的几颗纽扣解开。

我看他色眯眯地盯着林清澜的高耸双峰,更是直接上手抚摸她洁白如玉的小腿。

小腿被杜泽仁抱在怀里把玩,林清澜没拒绝就算了,居然还发出诱人至极的呻yin声,一双玉手攀上自己的双峰,当着杜泽仁面自己揉捏起来。

接着我看见杜泽仁一把松开林清澜的小腿,快速把自己衣服脱了个精光。

我瞅了眼他的迷你尺寸,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不知林清澜为何会看上他,毕竟她也不缺钱。

难道是为了在公司上任?

但据我所知,林清澜的老爹可是总公司的大股东,她没理由会用身体去讨好杜泽仁这个小小的分公司总经理。

紧接着,杜泽仁拿出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一个摄像专用的三角支架,将自己的手机放在上面摆弄着。

见到这一幕,我有些诧异,心想这俩人居然还有这种爱好?

可就在这时,杜泽仁的手机**忽然响起。

他明显被吓了一跳,然后沉着脸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杜泽仁的回话我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满脸不耐烦,盯着沙发上翻来翻去的林清澜朝电话里说:“行了,你这药确实很有效,尾款我马上给你打过去……”

听到这里,再望着那摄像专用的三角支架,我哪里还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姓杜的可真是个杂碎啊……

下药迷jian不说,他居然还准备将此全程录下来。

可想而知,如果真被他得逞,那么林清澜日后注定要活在杜泽仁的阴影中。

虽说我也有录下视频以后用来威胁林清澜的想法,但我可没有给她下药,包括今天的幽会,一切都是她自己主动的。

可杜泽仁就不一样了,林清澜看不上他,他居然就选择下药这种手段来强行逼迫。

如果我没在,那么这事我肯定管不着。

但今天我在,我肯定就不会眼睁睁看着杜泽仁得逞。

毕竟,连我都还没真正吃到嘴,你这靠下药的杜泽仁哪里有资格先我一步?

《欲望派对》 第九章 厕所** 免费试读

第九章厕所**

看了眼时间,此时距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应该足够了。

而且,哪怕是今天下午要翘班,我也顾不上了,必须要给林清澜办了再说!

我调整好心态,转身回到天外天酒楼里,然后低垂着头,生怕林清澜看见我,赶紧躲进了男厕所里面。

厕所里面没有多少人,只有几个零零散散在撒尿的男人。

我满脸平静,径直走到最后一间厕所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坐在马桶上。

将面具戴好后,我强忍激动,直接用私人号码给林清澜打去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林清澜的柔声笑着传来:“怎么了亲爱的?想我啦?”

我压着声音说:“宝贝,我也在天外天吃饭。”

林清澜很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噙着讶异说:“你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你。”

我嘿嘿一笑:“我在二楼男厕所里,你来找我吧,最后一间。”

林清澜又愣了下,然后笑骂道:“你有病啊,怎么去男厕所见面?我还吃饭呢。”

“我想你了……快来吧,我真的好想你。”

这句话我说得无比温柔,相信一定能触动到林清澜的心弦。

果然,我在电话里听见她深深吸了口气,似乎在做很艰难的选择。

沉默片刻后,她长长吐出一口气,娇滴滴的嗔道:“好啦,真是拿你没办法。”

电话挂断后,我内心不由一阵激动,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

但激动归激动,可不能忘了正事。

我赶忙将手机的摄像功能打开,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装纸的箱子里,摄像头正对着箱子的空隙,应该能完整录下待会所发生的事。

为了避免林清澜看见我的衣服露出马脚,我又慌忙将上衣脱下挂在门上。

瞅了瞅自己的健壮胸膛和流线型的腹肌,我自信一笑,内心已经迫不及待了。

……

焦急和期待中,足足十分钟后,男厕所里突然响起了“踏踏踏”的急促高跟鞋声。

我心里一紧,忙将门推开一条缝,凑上前望去。

正是林清澜!

她小手捏着衣角,神情紧张,俏脸微红,闷着头往我这最后一间厕所大步走来。

当她离我只有几米时,我直接推开厕所门,一把抓住她的手便将她给拉了进来!

林清澜惊呼一声,然后赶紧捂着嘴,紧紧靠在我身上,水润的大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顺手将门拉关上,柔情无限的回望着她。

她的眼神里有紧张,有激动,有爱意,也有担忧。

她身上特有的诱人香味钻入我的鼻孔,让我顿时心猿意马起来。

我挽着她的脖子,表现得十分强势,二话不说就低头朝着她的红唇吻了下去。

“嗯~”

林清澜娇喘一声,先是下意识的躲闪,然后就彻底放开,猛烈的回应着我。

热吻中,她主动献上小香舌,滑滑的伸进我嘴里,和我的舌头不停纠缠起来。

这一吻,直到我和她都感到呼吸困难后才停下。

她浑身瘫软,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情迷意乱的盯着我,剧烈喘息着解释说:“一直有人进来,我在门口等了好久才敢进来的。”

顿了顿,她又忽然不满的说:“你怎么还戴着这面具?咱们就不能真诚相待吗?”

我将手放在她的黑丝**上来回游走着,轻声说:“我长得很丑,不敢。”

她并不介意我在她腿上肆意抚摸的大手,轻轻用双手环住我的腰,抬头仔细打量着我戴着面具的脸,半晌后幽幽说道:“我不信,你看着可不丑。”

我不敢和她深究这个问题,赶忙转移注意力,壮起胆子将手伸进了她的套裙,开始向那片神秘的三角区进攻。

摸到她的大腿根处后,我忽然发现她现在和上次在假面派对时差不多,我都还没真正触摸到她的三角地带,就感觉到了一阵令我浑身酥麻的潮湿感传来。

“你湿了。”

我含住她的耳垂,喘着气说。

耳垂似乎是她的敏感地带,因为我能很清晰的感受得到,每当我舔或是吸吮她的耳垂时,她都会浑身不停颤抖,特别是脑袋。

林清澜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热气不停的喷在我的鼻孔和嘴里。

我忍不住又将她的头按住,含着她的红唇来了遍湿吻。

可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却忽然响起,打断了这逐渐升温的暧昧气氛。

我不禁有些烦躁,但也没法,只得松开她的嘴,示意她赶紧接电话。

林清澜看上去也显得有些不耐烦,皱着柳眉接听了电话。

她接电话的期间,我并没有闲下来。

我让她转身背对着我,然后从后面紧紧抱住她,双手穿过她的腋下伸进她的西装外套里,隔着衬衣揉捏了起那对让我魂牵梦萦的柔软双峰。

林清澜忍不住娇喘了一声,但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在接电话,只得死死的咬着嘴,不敢再发出这种勾人的呻yin声。

两分钟后,林清澜挂断了电话。

她报复似的伸出小手用力握住我的小兄弟,一边揉捏一边叹道:“亲爱的,公司里马上要召开一个重要会议,我……”

下半身传来的阵阵酥麻让我仿佛变成了野兽,沉声说:“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得给我泻了火再走。”

林清澜娇笑起来:“咯咯咯……讨厌,但就算不开这个会,人家这几天也是生理期呀,你可不能乱来。”

我咬咬牙:“我是真憋不住了。”

林清澜手上的动作加了几分力度,想了一会儿后,她忽然转过身来,媚眼如丝的望着我,俏脸微红娇滴滴的说:“那……那人家用嘴帮你?”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