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南伊希封凌霄的小说[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微雨花间 2019-03-15 23:12:49

主角叫南伊希封凌霄的小说[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全本免费阅读

《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 即可阅读全文

《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小说简介

《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写情节紧凑,只是有些地方跨度有点大。总体来说还不错。主角是南伊希封凌霄的小说叫做《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本小说的作者是蔷薇之恋创作的总裁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南伊希这一觉睡得深沉绵长,醒来时,天色已经昏暗了,病房内只点了一盏床头灯,暖黄的灯光散落下来,一切都显得宁静祥和。她睡得浑身发软,躺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清醒过来,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脸色有点难看。小说主人公是南伊希封凌霄的小说是《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是作者蔷薇之恋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南伊希结婚,婚后老公各种霸道对待她,面对老公,南伊希觉得离婚可能是最好的结果,然而,姥爷的死,给了她巨大的打击,以至于好久都一蹶不振,醒来发现孩子的存在,然而老公却总想着夺走她的孩子……

精彩章节试读:

姥爷真的去了。

病房内被南家人挤得满满当当,南伊怜在病床前痛哭流涕,所有人都在安慰她。

南伊希忽然觉得无趣,她最后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姥爷,趁着众人都不注意,轻手轻脚走出了病房。

她站在走廊的窗边,拨通了表哥沈白的电话。

十分钟,沈白赶到,他神情复杂地看着南伊希,皱眉道:“你真的打算跟封凌霄离婚?”

“嗯。”南伊希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

看着南伊希这个样子,沈白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干巴巴说一句:“我会帮你的,你先跟我回去吧,葬礼的事情还得你来主持。”

“好。”南伊希点点头,就跟着沈白走了。

就在南伊希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内的瞬间,病房门就被推开了,封凌霄发现南伊希不见了出来找人,却看到走廊上空空如也。

南伊希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心下满是担忧,懊恼地捶了一下墙壁,是南伊怜哭得他心烦意乱,才忽略了安静不欲的南伊希,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现在怎么样了。

封凌霄停顿片刻,将手机从口袋中拿了出来,拨通了南伊希的电话,却显示对方正在通话中。

而此时,在沈白的车上,南伊希接到了好友聿成昭的电话。

“你姥爷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现在怎么了?”电话中的声音充满了担忧,唯恐南伊希会伤心过度出事。

南伊希反而淡淡笑了笑,将病房内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电话中,聿成昭的声音立刻染上了担忧:“你没事吧?逝者已逝,你要保重身体才好。”

姥爷去世,南伊希没能从封凌霄身上得到一句安慰,反倒是一直跟她不对付的表哥和常年身居国外的朋友及时送上了关心。

南伊希握紧了手中的电话,心在这一瞬间痛到极点,却隐约有了另外一种解脱。

“到了。”车缓缓停下,沈白的声音唤回南伊希的神智。

南伊希一顿,正要跟电话中的聿成昭告别,聿成昭却主动道:“你是不是有事要忙?那就先把电话挂了吧,我马上就要去你们医院就职了,等你忙完了上班之后再细谈。”

“嗯,好。”南伊希缓缓点了点头,挂断了电话。

沈白下车,帮南伊希打开车门,护着她下了车,看到南伊希平静的神色,沈白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都忍了回去,小心翼翼将她送进了南家的家门。

姥爷去世不过只是一个开始,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下葬的日子。

一大早沈白就去接了南伊希,带着她往墓地赶去,谁知两人路上遭遇了堵车,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长龙,沈白满心烦躁地摁了摁喇叭:“姥爷十点钟就要下葬了,再晚就赶不及了。”

南伊希坐在车上,听到沈白这句话,无动于衷地嗯了一声。

这要是放在平时,沈白肯定早就开始骂南伊希没良心了,可这几天他都跟在南伊希身边,亲眼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变得无悲无喜,那种深重的悲痛深深敛进骨子里,仿佛整个人都跟着姥爷去了。

此时他除了担心,一点其他的想法都没有了。

好在上天还算怜悯,车辆堵了没多久,就重新流通起来,沈白加快速度,总算在十点之前赶到了葬礼现场。

南伊希跟沈白的时候,大部分来吊唁的人都已经到了,远远地就能看到南伊怜跟南父两人站在人群中,满脸悲伤地接受着大家的安慰。

而封凌霄就站在南伊怜身边。

南伊怜眼角垂泪,惹人怜爱地靠在封凌霄的肩膀上。

南伊希以为姥爷去世后自己的心也跟着死了,可看到这一幕,还是下意识地攥紧了掌心。

沈白将她的小动作看入眼中,他虽然心疼现在的南伊希,但却十分不愿看着南伊希再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中去,忙往前一步拦了一下,道:“你不能去找他。”

封凌霄跟南伊怜站在一起时多么般配啊,她怎么可能去自取其辱,南伊希脸色苍白地笑了笑,拨开了沈白的手,轻声道:“你放心吧,我不过去,我只是想去看姥爷最后一面。”

沈白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将手放了下去。

南伊希往南伊怜那边走去,目光却连看都不看那三个人。

封凌霄远远就看到她走了过来,却没想到南伊希根本不是来找他的,当他发现南伊希错身从他旁边经过后,终于忍不住道:“站住,你去哪里?”

南伊希果然停住了,却没有回头。

这时,南伊怜紧张地挽住了封凌霄的手臂,我见犹怜地啜泣道:“凌霄。”

封凌霄满心烦躁想将南伊怜甩开,可眼角撇到远处同样来参加葬礼的自家母亲的表情,推开南伊怜的手又收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气,淡声道:“你姐姐跟父亲都在这里,你去什么地方?”

南伊希站在原地,没动也没回头。

封凌霄更加烦躁了,这时,南伊怜却小声道:“妹妹大概是伤心过度,所以不想跟我们在一起吧。”

她话音刚落,旁边的南父就冷哼一声,道:“什么伤心过度,我看她就是铁石心肠,根本一点都不难过!”

“爸爸,妹妹好歹是姥爷最疼爱的孩子,怎么会不难过的,她没哭……没哭肯定是有理由的。”南伊怜执着地为南伊希辩解着,却有越抹越黑的嫌疑。

南伊希光是站在那里,都能感觉到旁人的目光中都染上了诧异。

南伊希觉得好笑,终于回过头去看了南伊怜一眼,道:“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只会做表面功夫。”

南伊怜被南伊希说了一句,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她可怜无助地看着南伊希,小声道:“妹妹你是在怀疑我对姥爷的真心吗?”

看着南伊怜的样子,南伊希不禁皱眉,纠正道:“那是我的姥爷,不是你的。”

“你怎么说话?”不等南伊怜再次假装可怜,旁边站着的南父就走了过来,皱眉道:“依怜也是南家的女儿,怎么就不是她的姥爷了?”

“姥爷不会承认你跟外面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的。”南伊希淡淡说道。

南伊怜一怔,立刻转头楚楚可怜地看了封凌霄一眼,委屈道:“凌霄,你听听伊希说的这都是什么话,我这个做姐姐的容易吗?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不肯承认我。”

封凌霄只想跟南伊希单独说说话,被南伊怜哭得心烦意乱,只好敷衍地点了点头。

南伊怜却像是赢得了什么一样,表面柔弱可怜,却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得意地看了南伊希一眼。

《画爱为牢:总裁请离婚》 心底深处 免费试读

南伊希这一觉睡得深沉绵长,醒来时,天色已经昏暗了,病房内只点了一盏床头灯,暖黄的灯光散落下来,一切都显得宁静祥和。

她睡得浑身发软,躺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清醒过来,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脸色有点难看。

在她终于下定决心要跟封凌霄离婚的时候,她居然在封凌霄的怀抱里哭睡过去。

南伊希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一偏头,却看到封凌霄坐在床边。

他把工作用的笔记本也搬了过来,此时正在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修长好看的手指不断在键盘上来回翻飞,并没有注意到南伊希已经醒来。

电脑屏幕不断变换的光芒照在封凌霄脸上,更衬得他五官立体,容颜俊美。

南伊希有点走神,就在她神游的时候,沉迷工作的封凌霄忽然抬起头来,道:“醒了?饿了吗?”

想到之前跟封凌霄说过的话,南伊希一时有些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个人,沉默半晌后,忽然想起流产的时候,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急道:“我的孩子……”

封凌霄静静看了她一眼,道:“我已经通知医院取消了今天的手术。”

南伊希这才松了一口气。

封凌霄将南伊希的小动作都看在眼中,心里难过极了,却又不想表现出来,只好站起身来,淡淡道:“我出去帮你买饭。”

然后便合上了电脑。

南伊希没有挽留,目送封凌霄离开之后,才匆忙从床上下来,走到窗边往下望一眼。

病房距离地面至少有三层楼那么高。

她是最了解封凌霄的人,就算那个人告诉她已经取消手术,但她却很清楚,这一次是他心软了,只要还有别的机会,他一定会再次安排手术,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拿掉的!

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要从这里逃走!

封凌霄一定在医院大门口安排了人手监视她,她想离开,只能跳窗偷偷溜走。

可看着楼层的高度,南伊希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伊希?你这是在干什么?”

南伊希一愣,转过头去。

却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他穿着医院的白大褂,身形修长笔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镜框,显得斯文又儒雅。

这熟悉的声音和面容,这是……

南伊希有点不敢相信,但还是小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聿成昭?”

“是我。”站在门口的聿成昭笑了笑,道:“我本来打算等你忙完了上班之后再跟你好好聊聊的,没想到今天下班的时候听说你住院了,就过来看看,有点唐突,你别见怪啊。”

“不,怎么会。”南伊希有点受宠若惊,她跟聿成昭从大学毕业之后,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只听说对方出国了,却没想到他居然还能亲自过来看望。

房间内光线很暗,聿成昭站在门口,就顺手将门口的灯给打开了。

明亮的光线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南伊希一时有些习惯不了这样的光明,微微眯了眯眼睛。

聿成昭却顺势走进了房间,将床头灯关了,转头看到旁边放着的笔记本,道:“你都生病住院了,还要在这里工作吗?”

“不是,那不是我的……”南伊希忙否认道,话说了一半,又不想提封凌霄的名字,只好硬生生卡住了。

聿成昭知道南伊希结婚了,不用听完,也已经知道这笔记本是封凌霄的,于是笑了笑,转头准备跟南伊希说话,然而目光落在南伊希身上时,却愣住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南伊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皮肤是有点粗糙,只好笑了笑,道:“大概是因为生病了吧,要不然也不能住院。”

聿成昭总觉得南伊希隐瞒了些什么,比起当年毕业时,南伊希削瘦了很多,连眼底的光彩都没有了,眼神沉寂,像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他一下就想到了自己之前在医院中听到的各种传闻,当下皱眉道:“我听说封凌霄在外面到处招惹女人,对方怀孕,还找上门来,让他带她来医院做产检?有没有这回事?”

“没有的事情,你听谁瞎说的。”南伊希笑了笑,若无其事的否认了聿成昭的问题,但是眼中的痛苦却暴露了事实的真相。

其实聿成昭今天不光是过来看望南伊希的。

他曾经在大学中追求过南伊希,唯一的心愿就是能看着南伊希幸福,如果她真的生活和睦,他是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的。

他在国外的时候就听说了某些关于封家的传闻,心存怀疑才会特意回国,又在医院中听到了那样的八卦消息,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当初的判断。

此时看到南伊希痛苦却又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聿成昭几乎是确认了封凌霄对南伊希不好。

聿成昭难以描述自己心中的愤怒,看着南伊希瘦弱的身影,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他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南伊希的手腕,皱眉道:“我带你走!”

南伊希陡然睁大了眼睛。

她原本就在想办法逃跑,但听到聿成昭这么说,心中却没有一丝喜悦。

因为她在病房门口看到了封凌霄的身影。

他提着刚买回来的晚饭,正好与拉着南伊希往外走的聿成昭撞在一起。

目光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封凌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他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抬头紧紧盯着南伊希,冷声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南伊希颤抖了一下,猛然将手缩了回去。

感觉到南伊希的恐惧,聿成昭皱眉,心中对封凌霄的不满更深,他往前一把将南伊希揽在伸手,皱眉道:“自然是带她去一个没有人伤害她的地方!”

“你说我伤害她?”这句话一下戳中了封凌霄心中最忌讳的点,他再懒得控制自己心中的怒意,一把将聿成昭拨开,将南伊希拉了过来,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态将她狠狠拥入怀中。

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挑眉问道:“伊希,你告诉他,你愿不愿意跟他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