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肖雨凌秦晋的小说[小法医杠上大总裁]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3-15 23:34:24

主角叫肖雨凌秦晋的小说[小法医杠上大总裁]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法医杠上大总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小法医杠上大总裁 即可阅读全文

《小法医杠上大总裁》小说简介

文笔超好!和别的小说不一样,这本书感觉很新颖!人物描写细腻,反正是我很喜欢的一本小说。主角是肖雨凌秦晋的小说叫做《小法医杠上大总裁》,是作者抹茶小妹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紧张?”秦晋搂紧了她的腰身,看着她握着自己裙子的小手,笑了笑,握住她的小手就往人群里带,已经有许多人围过来和他说话,不一会儿两人就被淹没了。秦晋没有和大家介绍肖雨凌的身份,大家都心知肚明地认为她是秦。主角叫肖雨凌秦晋的小说叫《小法医杠上大总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抹茶小妹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法医被腹黑总裁杠上,一时纠葛不断、绯闻不离,被契约结婚,便宜占尽。小法医招架不住,欲逃之,不想又被卷入残忍的连环杀人案中。案情错综复杂,她愁眉紧锁:“秦总,此案必有蹊跷,你怎么看?”秦晋搂住妻子的小

精彩章节试读:

秘书没有说话,季南转身,在沙发边坐下,看着桌面上散开的肖雨凌的照片,唇角是悠然的笑意,“暂停对秦晋的计划吧,我先去找小雨……”

夜色苍茫,有人期待着明天的重逢,而肖雨凌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她今晚被秦晋带出去吃饭,两人本来有说有笑地,气氛很好。可是这才刚刚坐下没多一会儿,就有一个打扮妖冶的女人忽然凑过来,搂着秦晋的脖子就开始撒娇暧昧,将肖雨凌视若无睹。

“秦晋,最近你怎么都不来和我们一起玩?人家天天都想着能看你一眼呢。”顿了顿,那女人还挑衅地看了肖雨凌一眼,“秦晋,你最近的眼光怎么变得这么低了,什么阿猫阿狗都往家里收养着?”

秦晋脸色陡然沉了下来,将女人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看着肖雨凌面无表情的脸色,眼神顿了顿,声音冰冷,“蓝琳儿,注意你的身份。”

“讨厌,你和人家好的时候怎么没有让我注意身份?”蓝琳儿被他扯开,有些不高兴,看着肖雨凌波澜不惊的样子,又讽刺一笑,“再说,若是论身份,我怎么也比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要好吧?也不知道是哪里出来的见不得市面的女人,穿成这样到这种高级餐厅吃饭……呵呵,秦晋,你也不怕丢脸吗?”

“蓝琳儿,闭嘴。”秦晋冷了眼神,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打扰到我们了,要我让保安请你离开吗?”

蓝琳儿更是不服气,她忽然冲进秦晋怀里,死死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道:“秦晋,你最近口味是不是太重了?这个女人那一双手天天围着尸体转,你和她一起吃饭不觉得脏吗?再说,这种低贱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你……你……啊……”

蓝琳儿看着男人陡然冷冽的眼神,一把将她掀开,她踩着高跟鞋一时站不稳,竟然狼狈地跌倒在地上,顿时眼泪都飚出来了。

“秦晋!”

秦晋对她视若无睹,只是皱眉看着好似见怪不怪的肖雨凌,冷声道:“她找过你几次麻烦?”

不然不会对肖雨凌了如指掌,蓝琳儿和肖雨凌的生活圈子太远了,她这么了解,肖雨凌又这么淡定,肯定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肖雨凌和蓝琳儿早就对上了。

肖雨凌缓缓抬头,眸子里是波澜不惊的神色,“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说话难听了些,这年头没素质的人多,三天两头的碰上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虽然说契约结婚,但肖雨凌在与秦晋的相处中对秦晋也产生了一点感情,两人纠缠不清的时候多了,她总不难发现喜欢秦晋的女人非常多。秦晋带肖雨凌出去的时候,经常会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女人找麻烦。当着他的面的时候,大多数女人不会太过分,顶多是冷嘲热讽,但是都会被秦晋冷冷驳回去。

她性子温和,也就不在意那么多。

不过这个蓝琳儿倒是出奇地执着,自从在公司里看到秦晋亲自将她送下楼之后便一直暗中找麻烦,甚至追到了她工作的地方。

肖雨凌虽然性格温柔,但几次三番下来,也有些恼了。知道蓝琳儿和秦晋过去交情不浅,背景也不低,她一贯隐忍不发,没有想到她倒是讽刺上了瘾了。

这位千金小姐蓝琳儿本就对肖雨凌很是看不起,几次三番找肖雨凌麻烦,现在看秦晋维护她,更是嫉恨,朝着肖雨凌冷笑,“你一个整天和死人打交道的女人和谈素质,你恶心谁呢!”

肖雨凌淡淡看她一眼,真不知道和死人打交道怎么就没有素质了,这人的脑回路也是奇特。

“莫名其妙。”

蓝琳儿咬牙,起身就想给肖雨凌一巴掌,被秦晋拦住,“蓝琳儿,你够了。”

最开始秦晋并不知道蓝琳儿找肖雨凌的麻烦,肖雨凌最开始也没有与那个蓝琳儿而计较,如今蓝琳儿当着自己的面还这么嚣张,他登时也怒了。

蓝琳儿看他眸中怒色,也有些后怕,她缩回自己的手,眼泪汪汪地,“秦晋,对不起,我……我只是一时生气。”

她心里很清楚若是真的惹怒了秦晋是个什么下场,否则她也不会一直暗中找肖雨凌麻烦了,只是她看秦晋对她之前找肖雨凌的麻烦都没有反应,才以为他不在意。

蓝琳儿没有想过肖雨凌并没有告状,今天差点犯错。她一向智取,把秦晋看得很重,当即便软糯地道歉,暧昧和柔情软弱都展示出来,让秦晋的冷意渐渐散了些,“滚,别再这里找人烦。”

蓝琳儿咬唇,狠狠看了肖雨凌一眼,对着秦晋的时候又是柔情万种,“秦晋,你别生气,我走就是了。我爸爸前两天还说想和你吃个饭,谈谈城中项目,有时间你记得赏脸啊。”

秦晋神色微顿,淡淡瞥她一眼,“知道了。”

肖雨凌抬头看了两人一眼,拳头在桌子下握紧了,神色莫名,最后只是淡淡地勾唇,片刻后又开始若无其事地吃饭。

罢了,左右不是自己的圈子,她又何苦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晚饭由于蓝琳儿的风波,秦晋吃的是很是不爽,相比于秦晋,肖雨凌倒是自然很多,她已经习惯了这样蛮不讲理,总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家里有几个破钱就可以出来为所欲为的女人!

因为不只有这个蓝琳儿找她的麻烦,她自从成为秦晋妻子的那天,就有很多人看她不顺眼了,包括她的那些同事,总是在背地里说一些难听的话。

秦晋知道一定让肖雨凌受了不少委屈,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跟她道歉。

秦晋慢慢地开着车,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而肖雨凌根本不拿这个事情当回事,他们俩只是契约结婚,而这么做也只是让秦晋逼得没有办法,等他家人不再逼他这个事情,自然他们就会分开,也必然两个人没有结果。

“诶,你看,那又是谁啊,我的天,好帅啊!”

“看见他那一身衣服了吗?都是今年全球的限量款,还有那车。”几个女人再一次地在楼下议论着外面西装革履,带着墨镜一脸严肃的男人。

“你说咱们做法医的,每天除了接触尸体,一身的尸臭味不说,咱们哪有时间去认识这种高富帅啊。”一个穿着绑着头发,一脸怨妇似的中年女人说着。

“也不知道这是来接谁的,真羡慕她。”一个年轻的小法医撅着嘴无奈地说着。

肖雨凌一般都不愿意跟她们聊天,她们每天除了聊八卦,应该没什么可以聊的了。

肖雨凌微笑地跟她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出了门。

门口这个男人看到肖雨凌那一脸干练的样子,这个小丫头还真的没怎么变,倒是几年不见,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漂亮了。

他摘掉了墨镜,靠在车上,笑着看着肖雨凌,可谁想到她竟然一直在看手机,根本没抬头看这个耀眼的男人。

他看着肖雨凌直接绕过他径直地走远了,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他是多没有魅力啊,这么个大活人都没有看见。

“小雨,好久不见。”他轻轻地看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

肖雨凌顿时站在了原地,这个熟悉的声音,没有人会叫她小雨,只能是她非常亲密的人,难道是他?

肖雨凌不敢相信,楞楞地回过头,怕自己的直觉错误。

“季南哥?”小雨惊讶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真的没有想到她还能看见那个一直照顾她的大哥哥,而且是她暗恋了很多年的初恋。

“小丫头,是我。”季南温柔地笑着看着肖雨凌,慢慢地向肖雨凌走来。

肖雨凌激动的有点快哭了,以前季南就是一直保护她,她以为他们就这样不能再见面了呢,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

“小丫头,好了,别哭,我带你去吃饭吧,正好我们可以好好地叙叙旧。”季南拉着肖雨凌的手向自己的那个豪华车走去。

还跟以前一样,季南哥的手总是那么温暖,不管自己有多不开心,只要看到季南哥那温柔的笑,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季南带着肖雨凌去了一家法式餐厅,两个人也开始叙旧,说着他们各自的这几年,两个人很开心。

吃过晚饭后,由于喝了酒,季南不能够开车,打电话给司机。

“小雨,我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里?”季南扶着有点微醉的肖雨凌。

今天,肖雨凌很高兴,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所以,喝了点酒。

“好的,季南哥。”现在的肖雨凌有点神志不清,说话也有一句每一句的,倒是让季南看着好笑。

“谢谢你啊,季南哥,送我回家,那我就先上去了,拜拜”肖雨凌用最后的意识跟季南告别,然后东倒西歪地走进了别墅。

“拜拜,小心点。”季南想要去扶着肖雨凌。

“没事,我没喝多,你快回去吧。”肖雨凌回过头微笑地看着季南。

这个微笑真的是好久都没有看到了,想想年少时候的他们真的很美好,季南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就没有跟她说明他的心意呢?

季南看着肖雨凌的背影,心中有些苦涩,这个让他喜欢了这么久的女人,竟然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也不知道他们幸不幸福。

而这一切都被站在窗前的男人一览到底,秦晋生气地握紧了拳头,目送着季南依依不舍地离开。

秦晋生气地拽住肖雨凌的手,把肖雨凌一把扔到了沙发上。

肖雨凌感觉到背后一阵疼痛,生气地看着秦晋。

“你干嘛?你弄疼我了!”肖雨凌冲着秦晋气愤地喊着。

“你喝酒了?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秦晋不管肖雨凌的质问,他现在只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和那个男人一起喝酒,而且他又是谁?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喝酒了吗?就许你在外面可以找别的女人,难道我就不可以跟别的男人出去吃饭吗?你别忘了,我们只是契约结婚,我们两个人的生活互不打扰。”肖雨凌看都不看秦晋一眼,心里暗暗地骂着眼前这个男人。

“好啊你,肖雨凌,你长能耐了,是吧?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秦晋被肖雨凌气的要死。

他怕她每次都是她等他下班,所以想早回来陪陪她,以至于她不那么孤单,她竟然还告诉阿姨,做一些她喜欢吃的饭菜,可是,就让他看到这样的场景。难道这个女人每天都有人送她吗?秦晋只要一想到这个就快要抓狂了。

再看看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嚣张地跟他说话,本来他就很气愤,一看到她竟然不知道自己错了,现在还来质问他。

秦晋生气地把肖雨凌打横抱起,径直地向楼上的房间走去,一定要好好地收拾收拾这个嚣张跋扈的丫头。

肖雨凌被秦晋的反应吓了一跳,顿时酒醒了一半。

“秦晋,你干嘛?你放开我!”肖雨凌胡乱地在他的身上拍打着。

“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求情也没有了!”秦晋不管肖雨凌的反抗,直接给她扔到了床上。

“秦晋,我跟你说,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肖雨凌被秦晋吓的酒已经完全醒了。

肖雨凌躲在一旁,抱住自己的身体,生怕被秦晋怎么样?

“报警?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你别忘了,我只是在做我们夫妻该做的事。”秦晋一步一步地朝肖雨凌走去。

“你别过来,当初我们结婚也是你逼我的,你现在怎么可以对我做这种事?”肖雨凌一边哭着一边冲秦晋喊着说这些话,肖雨凌很害怕,害怕秦晋会对她怎么样,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以后怎么办?

虽然现在肖雨凌不是很排斥秦晋,但是他们毕竟只是契约结婚,而他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吗?她不知道!

她更不敢跟秦晋说出她心里的这些话。

肖雨凌害怕地哭了出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哭,哭的这么厉害,秦晋有点心疼了,他根本没想对肖雨凌怎么样。

秦晋看着这样的肖雨凌,一句话都没说摔门而去,而肖雨凌看着秦晋走出去的背影,心里安心了许多。

肖雨凌就这样一直蜷缩着身体,她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怎么过,她看到秦晋离开的背影,竟然有些伤感,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他了吗?

他们只是契约结婚,他喜欢自己吗?他不是为了摆脱家里的相亲,才随便选个人结婚的吗?

“太太,少爷让我来给你送点醒酒汤。”陈阿姨在外面敲着门,怕打扰到肖雨凌。

“进来吧,门没有锁。”肖雨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强装着笑下了床。

“太太,少爷让我给你送来的,说你喝多了,你早点休息吧!”陈阿姨把东西轻轻地放在了一边。

“谢谢,对了,陈姨,少爷呢?”肖雨凌试探性地问着陈姨。

“他刚才嘱咐我之后就出去了,至于去哪我就不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陈姨,你也早点休息吧!”肖雨凌笑着跟陈姨说着。

肖雨凌看了看旁边的醒酒汤,真没想到秦晋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可是这么晚了,他出去了,能去哪呢?

肖雨凌将醒酒汤喝光了,然后去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担心着秦晋。

这一夜注定难眠,肖雨凌想了很多事情,回忆着以前发生的一切,总觉得不可思议,她的生活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第二天一早,秦晋早早地就回到了家,而肖雨凌也早早地起来了,几乎是一夜没睡。

由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两个人都生着对方的气,谁也不想理谁,明明肖雨凌很想知道秦晋昨天晚上去干什么了,可是,还要装作很淡定。

之前每天秦晋都会和她一起吃早饭,然后送她去上班,即使两个人平时也不说什么话,但是也比现在的气氛好很多。

秦晋上楼换了衣服,直接就去上班了,肖雨凌看着秦晋的背影,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感,是因为什么,让她竟然这么难受。

《小法医杠上大总裁》 第六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免费试读

“紧张?”

秦晋搂紧了她的腰身,看着她握着自己裙子的小手,笑了笑,握住她的小手就往人群里带,已经有许多人围过来和他说话,不一会儿两人就被淹没了。

秦晋没有和大家介绍肖雨凌的身份,大家都心知肚明地认为她是秦晋养的女人。

因为有些人并不认识肖雨凌,还有那不知好歹的小子以为肖雨凌是那些不正经的小姐,暗中觊觎着。

肖雨凌站了一会儿,到底是不适应这样衣香鬓影的场合,便和秦晋提出去休息区吃点东西。

秦晋想着她下班之后就一直折腾,便低声道:“你先过去,我等会儿来找你。”

肖雨凌一喜,应了一声,便拎着裙摆过去沙发那边坐下,端着糕点吃的安心总算是不用陪着秦晋听那些场面话和阿谀奉承,她身心都放松下来,眼看着那边秦晋又被一个老人叫了过去,他神情看上去很恭敬,应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肖雨凌也不看他,兀自低头认真吃东西,今天是真的饿了,为了让自己能穿上这裙子,她愣是没敢吃东西,现在饿得头晕眼花的。

“美女,赏个脸喝一杯吧。”陡然,一只白白的大手捏着酒杯朝着她伸过来,肖雨凌一愣,抬头,入目是一张桃花泛滥的脸,肖雨凌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人长期纵欲过度,不是个什么好货色。

“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她冷冷拒绝,不动声色地站起来想要走。

裙摆却被人踩住,她猝不及防地要跌倒,腰间却拦上了一只胳膊,随即兴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么着急就要投怀送抱吗?秦晋的女人……果然是有几分姿色,看得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说着,他还闻了闻肖雨凌的发香,一副色狼的样子,看得肖雨凌恶心极了,“你放开我。”

她憋得脸红脖子粗,愣是没能推开这个死皮赖脸的男人,眼看着他的嘴巴还要凑过来,肖雨凌一咬牙,大吼,“滚开!”

这一声吼顿时引起了不少注意力,大家冲着这边指指点点,那富家公子脸色有些不好看,却还是冷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又掰着肖雨凌挣扎的脸蛋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冷哼道:“秦晋能玩,我就不能玩玩吗?都是出来玩的,干嘛这么想不开?闹得大家都知道了,秦晋丢了面子,你以为他还会要你?”

肖雨凌呸了一口,脸色变了几变,最后看向他身后,嘴角是讥讽的笑意,“不如你亲自问他,看看还会不会要我?”

富家少爷本来只是调戏肖雨凌,却没有想到身后陡然一阵冷风划过,下一刻他的身体就砸向了桌子,酒杯糕点倒了一地,引起了宴会上不小的骚动。

大家伙方才也是想着看热闹,不过是个养着的女人,秦晋也不会为了她在宴会上闹出什么伤面子,谁想到秦晋竟然因此事大发雷霆,还动手将人扔了出去!

大家看着肖雨凌的眼神现在是彻底不一样了,人群中没有人敢说话,都是大气不敢出的样子。

秦晋看向肖雨凌,她乖乖地走过来,揽着秦晋的胳膊,声音委屈,“我只是想安静地吃东西……”

秦晋却是脸色阴沉地将她的唇擦了又擦,直到肖雨凌眼泪汪汪地了,他才罢手,之后冷冷看着好不容易爬起来颤颤巍巍的富家子弟,“这么大的人不长眼又不长脑子,看来是家里不怎么会教导,这样的家族,那也就没有必要再存在在上流社会当中了……”

众人一声惊呼,没有想到不过是一个女人,况且那富家子弟不过是调戏了一把,又没有做什么更过分的事情,秦晋竟然要一手毁掉对方的家族,真是太过了。

“秦晋?”肖雨凌很受触动,拽了拽他的胳膊,“你不用……”

秦晋却低头扣住了她的小脑袋,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吻住她的唇,直教肖雨凌脸色涨红了,身体软软地倒在他怀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富家少爷见状,脸色煞白,顿时冲过来拉着肖雨凌的胳膊,不管不顾地跪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肖小姐,您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秦总,不要牵连我们家……”

众人一阵唏嘘,却是没有人敢帮他说话,不过是游走于上流社会边缘的小家族,在秦晋的权势面前不值得一提,既然他自己作死惹了秦晋的宝贝,自然该承受后果。

肖雨凌对他没有什么好感,可是若是为了这件事毁了一个家族,那她心中到底是不安。可是她抬眸便看到了秦晋阴冷的眸子,又默默咽下去了自己的话。

秦晋此人最为霸道,占有欲又强,如今他们虽然是契约婚姻,可是他秦晋带来的女人也不能由别人这样欺负,这人是踩到了老虎尾巴,不死就不错了,怎么也得脱一层皮。

“不是累了?”秦晋看她不说话了,这才满意地将人打横抱起,“我们走。”

肖雨凌咬唇,“宴会不是还没有结束吗?”

秦晋看向她的脚腕,“不是疼吗?”

肖雨凌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红肿的脚踝,是方才被富家子弟调戏的时候不小心崴的,当时虽然疼,而是情境不允许她想更多,只能先对付那人,没有想到他竟然发现了。

肖雨凌脸色微红,将小脑袋埋进他怀里,躲开那些人探视的目光,闷声道:“那走吧。”

秦晋神色这才缓和一些,他眸光扫过那还要挣扎的男人,将那人吓得脸色惨白地跌了回去,有保安过来将他请出去。

秦晋这才抱着人大步离开,刚刚到门口,身后传来老人的叫声,“秦晋……”

秦晋抱着肖雨凌顿了顿,这才转身看着那老人,“张伯伯。”

张老爷子看了一眼肖雨凌,神色莫名,接着又问,“抱歉,在我的宴会上发生了这些事情,这位小姐没事吧?”

肖雨凌有些不好意思,她挣扎想要下来,“秦晋,你先放我下来。”这样和一个有身份的老人家说话是不礼貌的。

秦晋却没有松手,而是将她的脑袋按在怀里,看着张老爷子不卑不亢道:“很抱歉,张伯伯,她脚受了伤不方便,我要带她去医院。至于宴会……很抱歉打扰了大家的雅兴。”

张老爷子干咳一声,“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该说抱歉的是我,这宴会上的人本该是我们这边筛选好才是,现在让你怀里的小姐受了委屈,是我老头子的不是。”

秦晋也没有和他多客套,“张伯伯,我还要先去医院一趟,不打扰了。”

张老爷子也看出了他的担忧,便放了人,“改天再过来陪我老头子下下棋,也可以把这丫头带来,让我好好款待。”

秦晋点头,“一定。”

两人离开之后,肖雨凌才闷声闷气道:“这样……是不是太大动干戈了?”

秦晋冷哼一声,“敢动我的女人,就该让那些人知道代价。”

肖雨凌垂眸,耳朵慢慢红了,这一次却是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默默转向窗外看着车子外面掠过的风景,心情莫名。

这次之后,两人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时不时地会有些暧昧因子升腾不去。

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秦晋慢慢发现肖雨凌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会做饭,会画画,甚至在秦晋的公司有一次出现了麻烦的时候,肖雨凌秦晋提出了很有建设性的建议。

夜深人静时,一处别墅中,男人穿着白色的西装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灯火琉璃的城市,静静听着电话里秘书的汇报。

他倏然勾唇,好像是西方油画里走出来的贵族王子,“是小雨提出的意见?”

那边秘书愣了愣,这才道:“是,我查到是秦晋采取了肖小姐的意见,成功地破坏了我们原本的计划。”顿了顿,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季总,您回国这么久了不打算和肖小姐先联系一下吗?对付秦晋不急在一时,可是现在肖小姐天天和秦晋住在一起……”

其实,秦晋公司此次出现的麻烦,恰好是肖雨凌的初恋季南刻意做的这件事。

肖雨凌的初恋是肖雨凌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季南,因为太过喜欢,一直未敢告白,她一直暗恋对方,却不知道季南也特别喜欢她。

年少时候,即使互相都有喜欢对方的心意,但是都没说出来。后来,季南在几年前出国了,两人也就断了联系,肖雨凌还曾经为此怅然若失了好久。

而季南在国外这几年混的也特别好,几乎是不逊于秦晋的财力。回国之后,得知肖雨凌和秦晋纠缠在一起,他便先打消了去见肖雨凌的念头,暗中和秦晋作对,没有想到第一个计划就被肖雨凌这个丫头掺和进来搅黄了。

季南轻笑一声,对秘书的话并不生气,反而点点头,“是啊,小丫头长大了,我都快要不认识了,是得见见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