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禁忌之恋]免费阅读 主角叫唐心珞涵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蓝天白裙少女 2019-03-15 23:40:10

[禁忌之恋]免费阅读 主角叫唐心珞涵的小说免费阅读

《禁忌之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禁忌之恋 即可阅读全文

《禁忌之恋》小说简介

《禁忌之恋》如水意写的书有血有肉,我很喜欢,而且不太浮夸,情节细腻。精品小说《禁忌之恋》由玻璃糖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乔静陆明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001章突然来访第001章突然来访乔静和丈夫陆明华是一对年轻小夫妻,所谓多情自古伤离别,最近陆明华被公司指派要去外地出差很久,所以这几天夫妻同床频繁了点,也在情理之中。这天下午刚睡醒,两个人就在床上。《禁忌之恋》由咪咪大所编写的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唐心珞涵,书中主要讲述了:婚后老公很奇怪,白天斯斯文文,相敬如宾。黑夜却热烈如狼,不知餍足。欢爱时候的老公更奇怪,从来都捂着唐心的眼睛,不让她看到他的真明目。纸,终究包不住火,一个禁忌之恋浮出水面,不堪真相的唐心绝望离去。五年

精彩章节试读:

唐心这话一出,珞毅脸色随之一变:“这个孩子,你必须生下来!”

唐心想大声喊出:我不要生下**得来的孩子。但是她看着珞毅的眼底锋芒,寒气深深,这话硬是憋住没说出口。

憋得眼窝通红,呼吸都停顿了。

珞毅的心好似被一只手狠狠抓了一下,不由的上前一步。他太严厉了,将她吓到了。

珞涵伸手摸摸唐心的小脸,极致宠爱的说道:“心心,别说傻话。这是我们的孩子,是顾家的第一个孩子,你怎么能说不要呢?你若是觉得没有毕业就生孩子不好看,那我们休学两年好不好。”

我们的孩子?

唐心看着珞涵俊美温润的脸,曾经痴迷他长得好看。但是现在,只觉得恶心。

“我想回家。”唐心手支撑着床坐起来。

珞涵下意识的看一眼大哥,珞毅收起威严,放低声音:“心心,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回。”

唐心固执的弯腰去找鞋子:“我要回我的家,我爸爸妈妈的家。”

珞涵没想到一直都听话乖巧的唐心今天怎会如此反常,居然不听话还任性起来。他不知道怎么办又转头去看大哥。

珞毅又上前一步,声音更轻缓的说道:“心心,唐叔叔出院回家没几天,你这么晚突然回去,觉得合适么?”

唐心穿鞋的动作瞬间停了。是啊,爸爸出院回家才几天,身体刚刚恢复。如果这时候自己跟他们说自己要离婚,那爸爸会不会气的心脏病再次复发?

唐心慢慢躺下,侧身背朝着珞涵闭上眼睛。别人的孩子被欺负了,都会回家找安慰。而她,却连家都不能回。

手慢慢的摸在肚子上,如果不是今天发现那哥俩的秘密,那现在该是多么幸福美好和充满憧憬的时刻。

一夜没睡着的唐心在早上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正做着凌乱的梦,突然有很好闻的味道传来。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就看见母亲坐在床头。

“妈,你怎么了来了。”

王月荣伸手拉着女儿的手,还没说话,眼角先红了:“心心,真好,你怀了孩子,妈妈真的太高兴了。”

唐心瞳孔一紧:“妈,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是珞涵一早给妈打电话,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心心,你知道妈妈和爸爸知道这个消息有多高兴么?”

唐心不吭声,紧紧咬着后槽牙。她还想打掉这个孩子,她还想离婚再也不要见到珞家哥俩。可是珞涵居然先一步将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母亲。

王月荣喜极而泣,拉着女儿的手道:“顾家是林城的豪门大户,他们不嫌弃我们是平民百姓和我们结亲。珞涵对你疼爱有加,对我和你爸也是礼貌孝顺。如今你又争气怀了顾家的孩子,真的是好上加好。亲戚邻居都不知道多羡慕我们,说我们祖坟冒青烟,说心心这辈子可是有享不完的福了。”

唐心的面色惨白,嘴唇哆嗦着:“亲戚邻居也都知道我怀孕了?”

王月荣兴奋点头:“嗯嗯,是你爸爸高兴,就把这好消息都给亲戚邻居告诉一个遍。这不,还让我炖了你喜欢的鸡汤给你送来补补身子。”

唐心以前最喜欢母亲炖的鸡汤,但是现在她是什么胃口都没有了。

唐心一点不喜欢肚子里这个见不得光的孩子,可这孩子在父母和亲戚的眼中成了金贵的皇太子。好似唐心母凭子贵了,他们都能跟着咸鱼翻身一样。

《禁忌之恋》 第001章 突然来访 免费试读

第001章突然来访

第001章突然来访

乔静和丈夫陆明华是一对年轻小夫妻,所谓多情自古伤离别,最近陆明华被公司指派要去外地出差很久,所以这几天夫妻同床频繁了点,也在情理之中。

这天下午刚睡醒,两个人就在床上折腾。

因乔静的身体比一般女人来得敏感,陆明华又很能干,所以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而到傍晚,两个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缠绵。

虽然结婚都快一年了,但陆明华依旧对乔静的身体迷恋不已。因为乔静的外貌无可挑剔,精美的面庞,34D的美胸,一手可握的杨柳腰,一双修长的大腿;更重要的是乔静性格脾气好,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相当温柔婉约。

陆明华故意让乔静骑在他的身上自己动,因为这种姿势能进得更深,带给乔静更多的快乐。因过于舒服,乔静的眼神变得格外迷离,就好像蒙着一层雾,脸蛋上也殷红欲滴。

乔静的身体则像一艘帆船般被丈夫完全操控着,雪峰剧烈晃动,荡漾着无比惹眼的乳浪。她实在忍不住**和娇吟,又觉得动静太大了有些害臊,所以纤手捂在红唇上,想要遮挡住声音。

但是陆明华故意使坏,故意抓住了乔静的两只手腕让她只有身体还能动,同时自己也更加努力配合,给乔静更多的**。陆明华异常的迷恋妻子在这种状态下的表情和声音。

夫妻俩迷乱之际,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了他们家的家门口。

尽管已经上了年龄,但这个男人却没有明显的啤酒肚,还显得神采奕奕的。

他是左手拎着两瓶葡萄酒,右手拎着几样卤味。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乔静的公公陆平。

明天他儿子陆明华要去北京出差一周,所以陆平特意过来找儿子喝酒。

除了喝酒以外,陆平还想看下自己那美得不行的俏儿媳。

用右手拎着葡萄酒以及卤味,陆平便准备敲门。

可在指关节离门不到一厘米的关键时刻,陆平却停住。

因为,他隐约听到儿媳妇的伸吟。

趴在门上一听,陆平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下面更是立即搭起了帐篷。

咕噜~~

咽下口水,陆平当即掏出一串钥匙。

小心翼翼地打开门,陆平当即像做贼般走进去。

走进去之后,伸吟变得更加明显,就好像儿媳在他耳朵边伸吟似的。

关上门,又将葡萄酒以及卤味放在餐桌上,陆平才朝主卧室走去。

离主卧室越近,那种让他心潮澎湃的声音就变得更加明显。

而当他站在门前,他甚至觉得正在行房的儿子儿媳妇就在门的另一侧。

身体撞击的声响也尤为明显,尤其是乔静那刻意压低声音的低吟,仿佛有着穿透心灵的魔力,陆平的心像是被一只有力的小钩子勾住了。

咽了下口水,陆平趴在门上听,右手则不由自主地伸进了裤裆。

至于乔静陆明华夫妻俩,他们压根不知道陆平在外头偷听。

数分钟后,陆明华将妻子压在了身下,并开始极为快速的冲击。

随着冲击,乔静那两颗又白又挺的大肉弹摇晃得更加剧烈。

随着一声闷哼,陆明华直接软趴趴地压在了妻子身上。

拥紧丈夫,闭着眼眸的乔静软语道:“老公,明天你就要去北京了,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使劲吻了下妻子的唇瓣,陆明华笑道,“要是可以的话,我还真想把你带到北京去。”

“真不能带家属啊?”

“真不能,”顿了顿,满脸是汗的陆明华道,“要不我向领导申请一下?”

“别了,”脸蛋红扑扑的乔静道,“就算你公司的领导肯批,我也去不了的,因为我们公司最近比较忙,领导不可能给批一个星期的假。”

陆明华嗯了一声后,就从妻子体内抽身出来,然后坐在一旁,欣赏着妻子的娇躯。

“呀!”

随着一声惊呼,乔静急忙用手捂住泥泞地带。

“老公,快拿纸给我,流出来了。”

听到妻子这话,陆明华急忙下床,并将一包抽纸递给妻子。抽了两张并捂住泥泞地带,想去好好清洗的乔静立即朝门那边走去。

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显得更加慌张的乔静立即关上门,咚的一声。

看到妻子如此慌张的表现,陆明华忙问道:“怎么了?”

“你爸在外面……”

“我爸怎么过来了?”

“我……我哪知道……”

“那你给我爸瞧见了没?”

“不晓得……”

听到妻子这话,陆明华都有些郁闷。

“赶紧穿衣服。”

说完,陆明华已经自顾自地穿起了衣服。

陆明华穿得更快,所以他先走了出去。

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的爸爸,陆明华笑着问道:“爸,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你明天要出差,所以特意过来坐坐。”

“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咋连门都不敲就开门进来了。”

“我敲了好久的门,都没有人来给我开门,都不知道你跟小静两个人在搞啥。”

听到爸爸这话,陆明华都有些尴尬了。

他很想问他爸有没有听到什么,但又不好意思问。

刚刚做的时候,他妻子一直捂着嘴巴,那他爸应该什么都没有听到吧?

陆明华臆想之际,乔静已经走出了主卧室。

“爸。”

因为之前有亲热过,所以乔静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

再加上乔静担心公公有听到甚至看到什么,所以她的眼神显得特别胆怯。

至于陆平,他的眼神倒是显得格外镇定,他更是用有些贪婪的目光打量着不仅**还长得靓的儿媳妇。

和公公对视了下,更觉得尴尬的乔静立即朝卫生间走去。

走进卫生间,乔静皱紧了眉头。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公公的目光很贪婪,就好像要把她给吃掉似的。

这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毕竟那个男人是她公公,对她不应该会有什么想法的。

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别胡思乱想的乔静当即撩起裙摆。

在乔静准备坐在马桶上时,她那原本已经舒展开的柳叶眉再次皱紧。

因为,她注意到马桶的边缘有不明液体。

看着那有点儿像口痰的不明液体,乔静有些吃惊。

在大约一个小时前,她有清洗过整个卫生间,所以她不可能漏掉如此惹眼的不明液体。

除非,她公公刚刚有用过卫生间。

那这不明液体是口痰吗?

盯着不明液体,乔静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对于乔静而言,她迫切想确定这不明液体到底是口痰还是精夜。

假如是口痰,那没什么。

但如果是精夜,那就意味着她公公刚刚有在卫生间里打过飞机。

至于打飞机的缘由,应该是听到或看到了什么。

想到自己和丈夫亲热,公公却在门外偷听甚至打飞机的场景,乔静都觉得有些恶心。

作为长辈,应该不会做出如此恶心的事来吧?

可因为她公公在十年前丧偶,所以乔静特担心她公公的心理不太正常。

为了确定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乔静当即蹲下了身子去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