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烟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慕容玥韩清铎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一抹晨曦 2019-03-16 10:40:58

[烟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慕容玥韩清铎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烟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烟云 即可阅读全文

《烟云》小说简介

此文峰回路转绝处逢生,总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男主宠溺无度,实则是一篇暖宠佳作。。主人公叫慕容玥韩清铎的书名叫《烟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石樱粉写的一本豪门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韩清铎冷笑一声,慕容玥在他眼底只捕捉到了厌恶。“你来,是同我商量离婚的事吗?”不知为什么,他不说话,她心里反倒安静下来,猜测着,看着他,开口,声音里有几分乏力,“若是离婚的事……我答应。”那日韩府宴会。小说主人公是慕容玥韩清铎的小说是《烟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石樱粉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慕容玥第一次见韩清铎,他一身戎衣,眸子清明,一个转身便进了她的心里。他们的婚姻不过是利益驱使,无妄无灾只是有人动了情,便成了劫难。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玥领子被他嘞着,痛的眼里直泛泪光,她死死咬着唇,咬的几乎渗出血。

“你根本就不会痛!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怎么有你这种残忍的女人!我韩清铎的孩子你也敢动,慕容玥,你狠,你怎么这么狠——”

慕容玥被他抓得喘不过气来,面目通红,一双眼睛却是恍恍惚惚,

“我这样的女人……韩清铎,你就比我好到哪里去么?”

“我们结婚以来,你尽过一次做丈夫的义务吗?你爱着其他的女人,又娶了其他的女人,凭什么要我生下你的孩子?你不配,你不配……”

她情绪愈来愈激动,声音也越来越抖,说到最后,竟哽不出声音,韩清铎手还抓着她的领口,她低头,拼尽全身力气咬了上去。

韩清铎吃痛,猛地将她甩到床上,她终于哭了出来,忍着声音,一直将她的的领口哭得湿透了。

“你这是因为委屈在哭么?怨我不爱你?”韩清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子不带有一丝温度,

“慕容玥,结婚当晚我就告诉过你,我不爱你,和你结婚不过是因为利益。当时你也同意的,怎么?现在贪心了,想要更多?”

他俯下身冷笑,“你想要什么?难道要我爱你吗?”

“啪——”

慕容玥狠狠甩出一巴掌,指尖在空气里颤抖,“我要谁的爱,都不会要你的——”

韩清铎却像一只暴虐的兽,被她最后的话逼走最后一丝耐性,他一把翻身压到她身上去,抓住她的肩,不容她躲开。

“我没尽到做丈夫的义务,慕容玥你以为你就是多么好的妻子?每天在我这里装贤良淑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他撕扯她身上的衣服,“今晚我就尽做丈夫的义务,还有以后每一日每一夜,慕容玥,我要让你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他唇上的温度染着灼人的怒气,她本能地想抗拒,他却霸道地占据了她的呼吸,唇上的力道令她几乎窒息。

她伸手去推他,他的手却穿过松散的衣带,想要去除两人之间的阻碍。

慕容玥大骇。

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他要对她做什么,这种时候,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我不要!韩清铎你疯了,不可以,现在不可以……”

她剧烈挣扎起来,却根本于事无补,最后她只剩下哭泣和求饶,直到哭得精疲力竭,没了一丝力气挣扎。

窗外是磅礴的雨声,阴冷暴虐的击打着窗子,直到天明。

……

第二日慕容玥醒来的时候,韩清铎早已离开了。

她从床上起身,手指抚在腹部,闭着眼睛沉寂好久,才又睁开眼睛,缓缓下床来。

好久走到一楼,林妈端着一碗药从厨房出来,见她下楼,又惊又急,“少奶奶,小心身子……”

说完这一声,又戒备的瞥了一眼四周,慕容玥拿勺子舀着碗里的汤药,苦笑,“不用看了,他不在这,他新婚,现在必定是陪他心心念念多年的新太太。”

“还有,以后就别叫我少奶奶了……”

她落寞一笑,一句话还没说完,一个丫头从大门走进来,视线低低斜斜落在她身上,“慕容小姐,三少奶奶有请——”

……

《烟云》 第9章 变了 免费试读

韩清铎冷笑一声,慕容玥在他眼底只捕捉到了厌恶。

“你来,是同我商量离婚的事吗?”

不知为什么,他不说话,她心里反倒安静下来,猜测着,看着他,开口,声音里有几分乏力,“若是离婚的事……我答应。”

那日韩府宴会,他说过要与她离婚的打算,只是后来他知道她有了孩子所以又不允。

现在,他与她,没有不离婚的理由。

“离婚,你答应?”韩清铎一把站起来。

他那样子像是要吃人,眼里却是一种厌恶到极点的神气,又像是暴怒,连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慕容玥,原来这才是你心底的想法,我竟一试就试了出来,你心底想离婚,都要想疯了是不是!”

试?

慕容玥一时有些愣住,但接下来的苦楚像是控制不住从心底泛出来,涩得她整个身子都在抖。

韩清铎耍她。

他不过是耍她!

当年他要结婚,她便毅然决然的嫁了,在明知到韩家定是是非之地的情况下。因为他那日的一个笑容,一句话,落在了她的心底。

她爱上了他。

聪慧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可他对她就只有羞辱,只有冷漠,直到他要娶别的女人,还在拿她的一生开玩笑。

“你耍我韩清铎,你不过是让我心甘情愿把三少***位置给江桑芝,又何必给我那样一个希望?韩清铎,你好**!”

他却只有冷笑,“希望?什么希望?**的是你慕容玥,怎么,腿断了都忘不了许程明,就这么想和我离婚去找他?”

“啪——”

她承受不住她的羞辱,甩了他一掌,眼泪刷刷落下来,他恼羞成怒,一把将她推在沙发上,狠狠地压下去。

他咬住她的唇,像是在吻她,可那力气根本不是在吻她,而是想要杀死她。慕容玥挣扎着,双手用力捶着他的背,叫他捉住了手腕使不上力,只得向他唇上咬去,他吃痛放开她。

她瑟瑟发抖,哽咽着缩在沙发里,看着他,像看着一条毒蛇一样。

“韩清铎,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羞辱我——”

“就是因为你不爱我,所以我就该这么卑贱吗,你和外面的女人,你和江桑芝,我没有说过一句,你凭什么——”

韩清铎没有说话,只是全身都散发着凛冽的恨意,仿佛屋外尖锐的朔风,冷到彻骨的寒气。

“离婚,慕容玥你休想,我绝不会让你走出韩家——”

他终于掉头而去。

江桑芝的府院,远远的有人看见他过来,给江桑芝报信。她出来迎他,看他脸色不好,也不多问,只叫人上茶。

一进门韩清铎拿起桌上的烟缸就掼在地上,直掼得那只水晶烟缸粉身碎骨,也不觉得解气。

江桑芝声音软软的,“平日里你忙,不见你来这院里,怎么今天一过来,就是这样大的火气……”

江桑芝温言软语,他却始终沉下心里的火气,“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想离开韩家,呵,我韩清铎不要的女人,别人也休想碰——”

江桑芝端着茶水的手明显一抖。

她向来精明,甚至无须看他的脸色,唇角微微勾起,笑得凄楚苦涩,

“阿铎,你娶我只是因为怕我肚子里的孩子坏我名声吧,你变了,你竟然变了。”

韩清铎一愣,像是吃了一惊转过头来,“桑芝,我没变。”

“三少没变,那桑芝有件事要求三少,你可肯?”

“……”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