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鬼将祸]最新章节 主角叫夏一天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捧着风的少女 2019-01-12 15:22:17

[鬼将祸]最新章节 主角叫夏一天的小说最新章节

《鬼将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将祸 即可阅读全文

《鬼将祸》小说简介

《鬼将祸》作者写得人物思维很细腻,感情很丰富,能够让读者感觉身临其境,本人是他的忠实读者。五颗星!。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鬼将祸》的小说,是作者浮梦流年写的一本灵异惊悚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天空的云像是火烧的一样,屯子里的狗不停的乱吠,那是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时狗才会这样。赵茜的风水罗盘都没了,抱着自己的行囊,蹲在地上一筹莫展。赵合双手叉腰,紧紧盯着思桥,或许他以为他的阳气能够唬住水里那些阴。火爆新书《鬼将祸》由浮梦流年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惊悚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一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从出生前就给人算计了,五阴俱全,天生招厉鬼,懂行的先生说我活不过七岁,死后是要给人养成血衣小鬼害人的。外婆为了救我,给我娶了童养媳,让我过起了安生日子,虽然后来我发现媳妇姐姐不是人……从小苟延馋喘的我能活到现在,本已习惯逆来顺受,可唯独外婆被人害死了这件事。为此,我不顾因果报应,继承了外婆养鬼的职业,发誓要把害死她的人全都送下地狱。

精彩章节试读:

“好的,我知道啦。”看我把事情咬着不答应,赵茜有点失望,但随后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又扑哧一声露出了笑容。

看来我愿意和她回家,她觉得可能是个机会吧,因此心情就愉快了起来。

当车子发动后,赵茜的电话**响了,赵合在前边觉得我们这边开太慢了,就电话来问情况。

赵茜说遇到了白衣厉鬼,这让赵合大吃一惊,不过听说我出手解决后,他就放下心来,也没打算折回,大家商量好要在城里见面。

这里到县城有还有好几十公里,一路上我开着车,却远远看到好几个白衣的,甚至穿着花衣的男女厉鬼就在路上想拦我的车,我心中大为光火,看来阴气重重真没处说理去,没有了媳妇姐姐镇住场子,那些鬼东西都找来了。

好在我还有个趴在肩膀上的萝莉厉鬼。

一见到路上有鬼要拦车,她立即就露出锋利的牙齿,吓得那些厉鬼都不敢跟上来。

我暗松一口气,只不过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我有些怀念媳妇姐姐在时的安静,不过我觉得她未必想我,比如刚才就骂了我‘**’,看来她是在,只是不想或者不能保护我。

很快我们就开车进了城,霍队醒了,虽然病怏怏的,但还算认识人,他知道了事情的过程后连声给我们道谢,还说悔不听我的话。

我们送他上了医院后,就一起乘坐越野车离开,赵合熟门熟路,找了家叫做大如意的酒店吃饭。

因为所有人都很累,吃得算是囫囵,只有郁小雪兴致高扬,毕竟回城路上她都是睡着的,连鬼坐到了身边她都没感觉出来。

在大如意饭店吃完了饭,赵合问我们住哪,结果赵茜说和她一起住,赵合虽然有些觉得自己妹妹和个陌生人住一起有些不妥,但赵茜坚持,加上郁小雪也住在一起,他就没多说什么。

海老在县城本地有房子,只和我们说下次去他那喝茶,就留了联系电话后离开了。

我们驱车到了县城里豪华的龙渊小区,这里的房子都是独门独户的小型别墅,每一户都占地两百多平米,两层。

这样的别墅一平米虽然没破万也有七八千,在均价两三千的县城里已经显得非常的阔气了。

别墅外面有小花园,盆栽着一些大气的植物,如果不是天黑了,估计阳气会非常的足。

只不过我还没看出周围的风水布局奇异之处,但既然赵茜说是埋在了底下,我也就没仔细去研究。

“好大的房子!”进了门,郁小雪感慨的对我偷偷说道,她没见过什么世面,更没见过这么好的房子,一切都十足新鲜。

看着大厅那巨大的液晶电视,围绕着电视机的真皮沙发,她除了看看,是不敢坐上去的。

她家里穷,连身上穿的衣服每一件都洗得发白,加上经历了这两天的事,衣服早就脏得不能看了。

“你们快坐会,我去收拾下你们的房间。”赵茜不介意这些,看到郁小雪傻愣着站在玄关,就把她推到了沙发上按下。

郁小雪不好意思的又站了起来,拍了拍**上的泥,就推问洗手间在哪。

都是村里出来的孩子,我挺心疼郁小雪。

“小雪,你要洗澡么?你这次没带换洗的衣服,如果想洗澡,就先穿我的吧,好多衣服都网购了没来得及穿,你和我身材差不多,应该合适的。”赵茜说完,就要带着郁小雪去二楼卧室。

“天哥……”郁小雪有些征求意见的看着我,她第一次到别人家,有些束手束脚。

“没事,你去吧,洗完澡早点休息,你也累着了,时间不早,你的事情明儿再说,我先看会电视,等你赵姐姐的安排吧。”我点头鼓励的说道。

赵茜才想起我这个大男人还在这,尴尬的说道:“天哥,那您等我下,我很快就下来。”

说完,就带着郁小雪上了楼。

我也没客气,打开了电视机,冰箱里拿了瓶饮料就喝了起来,并且看到郁小雪上楼后,还把小厉鬼也放了出来,在车上我答应过她没人的时候会放她出来。

小厉鬼出来后还打算扣着我的脖子不放开,但闻着我打开橙汁可乐时爆出的水汽,就转移了目标。

“你也想喝?”

小厉鬼顿时有兴趣的点着头,伸手要去抓可乐。

那可乐立即就给她抱了起来,并且让她喝了几口,她还露出了很高兴的神情。

我很惊讶,不过想起小时候家里的鸡也经常消失,外婆却根本不理会,我就明白她异于其他厉鬼了。

“你喝了这瓶东西就先别跟着我了,冰箱里喜欢什么就拿什么,到了吧台那坐着等我,你想吃什么在过来。”我指了指大厅不远的一处酒吧台,让她过那边去吃东西,而自己就多拿了一罐可乐。

在别人家大吃大喝我也没不自在,反正我觉得住进了迟早要给赵茜算计,趁着这时间,该享受的还是要享受的。

现在电视里正热播《武媚娘传奇》,我虽然对这个没多大兴趣,但美女纷沓而出,容颜值爆表,关键是穿着打扮还十分的暴露。

害得我转了好几台又转了回来。

结果看了一会,赵茜就下来了,正巧看到电视里女主穿着束胸的衣服,脸刷的就红了。

我看到她的表情不对,立即干咳两声,把电视关掉了:“哈,你说这电视确实大,确实清晰,我这一打开就是高清大片。”

“也不算啦。”赵茜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找了我对面的位置坐下

她心里估计是要鄙视我的了,毕竟关机前我似乎看到画面下方写着‘高清收费频道’几个字眼,这种收费平台你不认真找还真不好找到,而且之前开机的时候默认的是科教频道,人赵茜在家是乖宝宝,哪会和我一样专找色香味俱全的……

“天哥,我的事情您想得怎样了?明天要不要跟我去嘛?”赵茜盯着我,就等我点头答应。

刚才在车上她大致已经和我说了现在县里面的玄门格局。

赵家,李家,张家,王家是县里的四大玄门世家。

玄门则是由道脉衍生而来,继承了部分的道家精华,但也有自己独门的法术,所以也算得上是些小门世家了。

而赵合、赵茜两兄妹就是赵家爷爷的儿子赵熙的子嗣。

最近赵家爷爷出了问题,给人下了咒,白日里都能见鬼来索他阳气,而且无论身处何地,风水布置得再好,都无法把鬼驱走。

赵家也算是名门之后,当年建国之前就赫赫有名,就是到了现在,认识的奇门异士也很多,而且县城里企业多,又是矿区,赵家是风水大家,在里面都有干股,所以说钱的话,在四大玄门世家里是最有话语权的,于是自己解决不了,就重金请了几次厉害的道法大师开坛做法。

不过诡异的是,那厉鬼就算驱走,打散了,消停两天还会再来,有时候是在晚上,有时候在梦里,仿佛根绝不了一般。

那厉鬼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老头有深仇大恨,愣是没打算杀他,让赵家老头不堪其扰,整日里或疯疯癫癫,或呆呆愣愣的。

赵家老头家大业大,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眼看赵家老头不行了,就四处的寻找高人救人。

眼看着赵老头瘦得跟猴子一样,就算救活了也不能主持家里事物了,赵家老太前些天就放出话了,哪个儿子女儿要能找到先生并活了自己父亲,就有资格谈家主之位。

因此大儿子赵熙除了自己招来个厉害的法师,为了保证成功率,还让儿子女儿去请多年前有过善缘的周仙婆,也就是我外婆帮忙。

二儿子赵州也不甘示弱,差遣自己儿子去请自己老婆娘家吴家那边的厉害道法大师。

至于三女儿赵媛,虽然没继承赵家的风水学,但也是四处找门道托关系,听说愣是给她请来了市里什么攀天寺的主持济世和尚,及其各种爪牙。

一门三家斗法会诊眼看越演越烈,甚至还约定选好了明天这个黄道吉日一起去施法救人,虽说赵茜自己父亲请来的厉害法师是各就各位了,但她心里也没多大的底自己父亲能赢。

况且现在自称玄门正宗的多了去了,随便念了两三本地摊的风水书,网上看过几本悬疑小说,就说自己能驱鬼,会风水,可谁知道真的假的,成不成?

她赵茜是亲眼见过我驱虎吞狼的,所以就说信我,非要让我明天也陪她去。

“这么多道门玄门佛门的高人在,呼啦的上去就能把鬼吓跑了,我看我就不去凑数了吧,去了估计也帮不上忙。”我不禁有些好笑,你说这大家族的事情也太玄了,驱个鬼还这么大阵仗。

“天哥,您明天没事的话,就陪我去嘛……爷爷以前清楚的时候待我真的不错,我不能让他就这么挨人整,我听爸爸说,好像还是其他竞争对手干的。”赵茜哀求道。

其实赵茜以美女风水师的响铛铛名头和职业,虽然在老一辈的面前不咋的,但在县里的年轻一辈里名头大得很,也早早站稳了脚跟,钱那更不缺了。

多少公子哥为了要见她一面,整日里就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找她看风水,好比说办公室明明就在黄金地带,却硬说位置怎么招煞的不挣钱了,祖坟的地皮都贵得差点超标,为了能见赵茜一面,就撒谎梦到爷爷掐了**,问祖坟是不是该迁了啥的。

所以她父亲当没当上家主,继承家业真对她也没什么影响,看她表情,她只是可怜自己的爷爷而已。

受不了赵茜的软磨硬泡,觉得反正不是去当她家的包身长工,去看看热闹也没什么:“行吧,那明天我跟你去看看,算是今晚让我和郁小雪留宿的报答,当然,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出不出手要由着我。”

“太好了!”赵茜高兴的拍起手。

“别高兴的太早,至于之前你说要我给你打工,帮你捉鬼的事情我可没答应你,我往后事儿多,没准安排好郁小雪我就离开县里也说不定。”我立即给她泼了冷水。

“好啦,我知道啦。”赵茜拖着长长的尾音,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心里估计已经盘算着下一步了。

《鬼将祸》 第十三章:意外 免费试读

天空的云像是火烧的一样,屯子里的狗不停的乱吠,那是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时狗才会这样。

赵茜的风水罗盘都没了,抱着自己的行囊,蹲在地上一筹莫展。

赵合双手叉腰,紧紧盯着思桥,或许他以为他的阳气能够唬住水里那些阴魂。

我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了,照着现在的情况,今晚上要出村子是不可能了,心中充满愁云。

只有郁小雪脑筋大,拿起了红薯直接就生吃了,一边吃还一边说‘甜’,连我都想拿鞭子抽她,就更别说赵茜和赵合两兄妹了。

“我说吧,既然屯里的人都死了,那尸体都去了哪里了?”赵茜忽然的问我。

“不知道,我没见过,一具尸体都没见过。”我回答。

郁小雪愣了下,仿佛想起了自己父亲的死,有些难过,吃番薯的动作僵住了。

“你说鬼婴杀了你兄弟,那这鬼婴又是哪里出来的?”赵茜又好奇的问道,她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干练,仿佛那个今天鼻涕眼泪一起流的女孩不是她一样。

这么一问,我想起了张一蛋的尸体,就说:“之后我们再谈这些吧,今晚是出不来村子的,我还是先去把我兄弟埋了。”

儿时玩伴暴尸荒野不是我想看到的。

“哥,我们去帮帮他吧。”赵茜点点头,拉着自己哥哥去帮忙。

坟地安静无比,连老鼠之类的动物都没有,我低头一看,脸色兀然一变。

原本张一蛋躺着的地方已经竖起了坟冢,上面立了块墓碑。

我心脏砰砰的乱跳起来,小义屯根本再没别人,谁给张一蛋收尸的?

“天哥,这么办?会不会是熟人路过帮他……”郁小雪脸色也不大好看。

“不可能,就算认识的人,也不会好心到把一个枉死之人埋了,去看看墓碑。”我走了过去,盯着墓碑,心中一霎就凉了半截:篆书体。

“南方有子,亦德亦让,星斗其文,不折不从,生无留念,死不留名。署名:李破晓。”赵茜艰难的读着墓碑上的文字,脸色也白了。

这石头墓碑是用利器划上去的,痕迹并不深,恐怕过个三两月就会给风沙湮没。

赵合抓抓脑袋,他看不懂这么深奥的文字,不过听赵茜念了上面的字,就笑道:“呵,看来这世上还真有活雷锋呀,还是个文化人,这墓志铭写得,赞。”

我摇摇头,哪有这么简单?

“挖开看看。”想了想后,我拿出了锄头,决定挖坟。

“你不是吧……这会不会不敬呀……挖坟也太什么了。”赵茜立即就反对了,她是风水师,可不是盗尸贼,赵家不干这等事。

郁小雪也不太赞成我挖坟,连忙的摆手:“天哥,咱还是别打扰蛋哥了好么?”

“你忘了?魂都没了,还打扰什么?”我坚持己见的挖了起来。

剩下三人也不好说什么,赵合没敢动手,就让我自己动手。

缓慢的挖开大半,我却像给泼了盆冷水一样有些慌了,张一蛋根本不在坟里!

我害怕他是给人盗尸了,也不得会伤了他的遗体,伤了也没办法了,现在马上就天黑了,一会儿坟地恐怕什么鬼东西都会出来,就立即加快手速,几刨下去,就见了底,也刨出了一些物事来。

是张一蛋的上身衣服。

可这衣服根本就是脱下来的,被剪刀划破的口子都还在,尸体却真的不见了。

赵茜和郁小雪都张大的嘴巴,赵合也是牛眼愣在了当下。

“他被人盗尸了,李破晓,好一个光明正大的盗尸贼!”我心中隐隐冒出了火气来,人死了还来盗尸,这李破晓别让我给碰上了。

“进屯吧,这里太空旷,连一堵挡风的墙都没有。”我平静了心态说道,考虑到可能还会出现周璇这样的怨尸。

赵氏兄妹现在不敢对我的话有异议,就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毕竟今天实在太累了,稍微有点体力的人都够呛,何况是还有两个女的。

赵合路过思桥的时候洒着纸钱,还点了香,没敢往桥下看。

我这两天路过这里已经有好几次,就没觉得有多可怕,就往桥下看去,这一看不打紧,正要回头时,一个黑乎乎的物体从河中飘来。

“霍大东?”我惊疑不定,这是霍大东的尸体?

赵茜花容失色,也往河里看去,果然是霍大东的尸体。

霍大东头面仰着,能很清楚的认出来。。

“赵合,你去把他捞起来!”我命令道,之前他有过救张开富的经验,我发现论水性他比我要好,关键是他阳气重,寻常阴魂进不得身,我阴气重,下了水怕给阴鬼拉下去。

结果,赵合脸苦得跟黄莲一样:“哥……这……这不好吧,人都死了,河面这么多鬼,我下去了会不会出事呀?”

我脸色立即沉了起来,看着赵合不合作,有些不悦了:“怎么?这里阳气你最重,现在天都还没黑,难道还要我或者你妹下去?”

“哥……天大哥肯定有他的想法,你小心点,我会在后面给你拜香案,你一上来我就给你驱邪……。”赵茜看到我面色的变化,赶紧摇了下赵合的手。

“那……那好吧,我去捞,要……要是我出了什么事,还请天哥您担待下,送我妹妹回城,我们是县里赵家的……。”赵合哭丧着脸,言语中满是恳求,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赵茜是他们赵家的掌上明珠,老人宝贝她得很,不能出事。

赵茜眼顿时都红了,袖子抹了下眼泪,看了眼自家哥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半响,有些央求的看着我:“这……”

“废什么话呢!霍队人没死,你再拖下去,估计就死了。”我瞪了两兄妹一眼,有些哭笑不得,他们估计认为霍大东死了。

其实霍大东命挺硬,如果只是悬崖,掉地上的话肯定是死定了,不过这条河却救了他,他掉下去前只是被勾了魂,掉河里后就激起了求生的原始欲望,凭借本能划水,人居然仰着飘到了这里。

霍大东看不见阴魂,阳气还是相当重的,我看他脸上这时虽然黑气重重,似乎是给水里阴魂盯上了,但既然还有脏东西盯上他,就说明他没死。

赵合这才放下心,焚香洒纸后,等霍大东过桥时,就跳了下去,不过霍大东立即就猛烈的挣扎起来,硬要逃离赵合的救援。

赵合一时是吓坏了,但看到霍大东只是本能的乱动,并不是扯他下水,他立即就放心下来,俩手刮子下去就打昏了霍大东。

也亏得赵合那身肌肉,居然能托着发傻的霍大东,要是我,估计是抱着人沉下去的。

上了岸,赵茜立即就开坛设法,驱散了周边的阴魂。

“会招魂么?”我问赵茜。

赵茜点点头。

“这里是下游,流向一个死镇,我猜得没错的话,阴兵拘住的魂会引入这条河中,入夜阴气重的时候,魂很快会经过这里,霍队只是丢了一丝魂,身体又在这里,应该不会很难招回来。”我联想到思桥底的那些阴鬼后,也就不难猜出这条河水的作用,那是运魂的河。

简单的吃了点烤番薯,入夜后,连狗都没吠了,整个屯子静悄悄的。

赵茜在霍大东身上找到了钱包,身份证上拿到了生日,八字虽然没有,不过这难不倒她,毕竟本尊还在这里。

“魂去归来兮,高堂尚在,魂去归来兮,家有弱儿,魂去归来兮,哀妻苦盼……”

赵茜大声的念着招魂咒,晃着桃木剑和铃铛招魂,而赵合则撑着一把折伞,等待随时而来的魂。

我和郁小雪都有通阴符,对河里陆续冒出脑袋的阴魂都看得一清二楚,霍大东一出现,我们就异口同声的说来了。

为了能够分辨出霍大东的阴魂,赵茜和赵合用烧过符的牛眼泪擦过眼睛,能看出来不稀奇,可见我们两人都异口同声,就愣住了,如果单单是我还好,怎么连郁小雪都能看见?难道这位也是隐士高人?

不像呀……今天还为了两条甘蔗要哭鼻子呢……

不过赵茜毕竟是专业,立即就说道:“有子霍大东,生一九七零,阳寿未尽,肉身未卒……今本人在此,遗魂还不速速归位!”

这一叫,霍大东的一丝阴魂就想趁机窜了上来,赵合也喜得打开折伞,只要霍大东上了桥,他就把阴魂兜入伞中!

结果还没没脱离河水,立即就被拖了回去!

有两个阴兵居然把他硬生生的扯回了原位,继续押解他过河。

阴魂上不了岸,赵茜和赵合都是震惊无比,因为那两个阴兵的样子她们是看得到的。

我也是有点意外,看来不来点暴力的恐怕是不行了,当即就把手放到了裤兜里,准备把小厉鬼放出来,虽然会失去点血。

不过我正准备要动手,小义屯的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有个黑色人影来到了我身后!

这么近的距离了,我说媳妇姐姐,你该不会是睡着了吧!?

“哟,你们招魂呀?”那人如同公鸭一样的嗓子和我们打着招呼。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