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楚风李东宁思思[都市渡鬼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夏风不燥 2019-04-28 21:47:54

主角叫楚风李东宁思思[都市渡鬼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渡鬼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都市渡鬼人 即可阅读全文

《都市渡鬼人》小说简介

《都市渡鬼人》写得真的好!作者悬念设置得恰到好处,引人入胜。我是看书很挑剔的一个人,但是作者写的这本书,我五天看到最新,实在值得看。给作者好评。。独家完整版小说《都市渡鬼人》是一曲东风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风李东宁思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父亲的葬礼由二叔一手操办,而我,一直到父亲下葬之后的半个月,才从悲痛中走出来!半个月的时间,让我接受父亲突然离去的事实,有些不现实,但我却没办法改变,因为我还有母亲,如果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母亲也会难。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都市渡鬼人》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一曲东风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一块神秘玉佩,卷入八百年鬼脉纷争。少年楚风,继承秘传茅山道术,成为一名都市渡鬼人。毛骨悚然的灵异事件,神秘莫测的凶杀大案,通天彻地的传承秘术,黑白两道的生死激战,看少年楚风如何披荆斩棘,纵横都市,道法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父亲还有个弟弟,也就是我的二叔,他叫做楚青云,打从我生下来,在我的记忆力,恐怕也只见过他三、四次而已,听父亲说,二叔在镇上开了一家古玩店,他一直在镇上照顾生意,所以很少回到农村的老家。

可最近,二叔每隔两三个月,便会回家一次,每次回来,都会和父亲去我们楚家的古玩店商谈一些事情,一谈便是一夜。

有时候在家里的饭桌上,二叔也会与父亲谈一些我听不懂的词汇,什么倒斗,仇家,明器等等,当然,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知道二叔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准备许多我没听过也没见过的好吃的和好玩的。

而且一有时间,二叔便会让我骑在他的脖子上,带着我满村子的跑,村里的人好像都很怕二叔,他们一见到二叔,不是远远的躲起来,就是和二叔恭恭敬敬的打招呼,我能看得出来,他们看二叔的眼神当中,都充满了那种叫做“惧怕”的情绪。

总的来说,我这不经常见面的二叔对我的溺爱,其实并不弱于我的父母。

因为二叔经常回来的缘故,我在村里的孩子圈中,竟然稀里糊涂的成为了龙头老大,所有孩子都怕我,而我的死党李东,因为二叔给我带回来的那些好吃的和好玩的,这家伙为了分一杯羹,干脆直接拜了我当他的老大!

就这样,九岁的我和李东一同经历的鬼童事件之后,在好吃的和好玩的的促使下,正式结拜成了兄弟。

除去这些小插曲,要说我的生活是否有改变的话,也有一点……

鬼童事件结束的两个月之后,父亲的一句话,便改变了我的生活……父亲竟然要教我打拳,而且还是练的我们楚家祖传的拳,它有一个很霸气的名字,鬼脉拳!

在那个时代,哪个少年心中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大侠梦?而父亲所谓的打拳,在我的心中,不亚于要传授我绝世武功,这股兴奋劲就别提了,激动的我一整晚都没睡踏实。

之后,每天早晨起来之后,父亲都会先泡上一壶浓茶,然后在院子里教我打一套他口中的鬼脉拳,打完一套拳之后,母亲便会把准备好的早餐端上来,吃过饭,我就与李东一起去上学,然后放学,睡觉,每天都是如此。

久而久之,我却发现,父亲教我的那套所谓的鬼脉拳,倒是和太极拳差不多,动作缓慢的让人昏昏欲睡。

毫无悬念,我不想再练下去了,虽然当年热播大街小巷的《太极宗师》也是用的这种拳术,但怎么看人家的太极拳,也比我练的拳要厉害。

对于我的小孩子心性,父亲并没有妥协,而是强制性的要我和他学拳,对于这一点,与父亲达成了某种共识的母亲,出奇的没有反对。

就这样,在父亲的强制要求下,我从不间断的开始打起了这套鬼脉拳,久而久之,每天坚持打完一套鬼脉拳,已经成为了我继吃饭和睡觉之外的第三种本能。

然而,我却意外的发现,自从的练了这套鬼脉拳之后,我的头脑不是一般的清晰,记忆力也要比普通人强很多,凭借这个优势,我以全村以及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进镇上的重点高中。

在镇上读高中的时光是枯燥无味的,这也促使了我每天早上都比其他学生早起半个小时,去操场打一套鬼脉拳来打发无聊的时光,自然而然,我的奇怪举动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同学们眼中的怪物。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死党李东,这家伙长大之后更壮了,可是却不务正业成为了一枚小混混,在村里也是臭名昭著,不学无术的那类人,虽然成为了咱村年轻人之中的一方霸主,但无奈这家伙学习成绩实在是太差,初中毕业了之后,他便去外地当兵了。

这样简单的生活,不知不觉的便持续了十年,就在我考完了高考,满心欢喜的从高中毕业,准备回到村里等待大学的入取通知书之时,一个恍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却是让我痛不欲生!

父亲病危!

我毕业那天,在镇上有生意的二叔早早便在校门外等我了,就在我踏出校门的那一刻,二叔那异常强壮的身躯便火急火燎的从他那辆桑塔纳轿车上冲了下来,刀削般的脸庞上竟少有的露出了焦急之色,要知道,二叔可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的气势型领导者!

在两千年中期,桑塔纳虽然算不上什么豪车,但在我们这种偏僻的镇上,也算得上是好车了,毕竟我二叔的古玩店这几年赚了不少,而且二叔脾气火爆冲动,喜好打抱不平,身手非常了得,寻常三五名练家子根本不是二叔的对手,在八、九十年代,像二叔这种性格的人,身边很容易聚集起一帮唯命是从的兄弟,久而久之,二叔在镇上的买卖越做越大,发展到现在,也算是镇上割据一方枭雄了,道上的人都称呼二叔一声楚二爷!

“小风!快跟我回家,你爹病重,恐怕没有多少日子了!”二叔抓住我的手,根本不等我作出任何的反应,直接将我按进了桑塔纳的副驾驶座位上,随后便发动了汽车,朝着村子的方向急驰而去。

“爸爸的身体一直很好,怎么可能突然病危?二叔,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啊?”我试探性的朝着二叔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似乎在期待二叔下一刻哈哈大笑的拍着我的脑袋,承认他在撒谎。

然而,我猜错了,二叔真的没有骗我!

“你老子其实早就身患重病,只是怕影响了你的学业才一直没告诉你!”二叔的表情异常凝重,“你想想,你在镇上读高中的三年,除了过春节让你和我一起回去之外,甚至连寒暑假都让你住在我这里,这是为什么?就是怕你回家看出他的病!”

二叔说的是实话,而这一点,却被我忽视了!

我坐在车上久久不语,只是怔怔的望着车窗外不断向后飞逝的风景。

两个小时后,二叔的车停在了我家的门口,望着眼前无比熟悉的院子,我竟然不敢打开车门,因为我害怕见到病危的父亲!

注:明器,通冥器,乃是墓中的陪葬之物。

《都市渡鬼人》 第七章 楚氏古玩店(下) 免费试读

父亲的葬礼由二叔一手操办,而我,一直到父亲下葬之后的半个月,才从悲痛中走出来!

半个月的时间,让我接受父亲突然离去的事实,有些不现实,但我却没办法改变,因为我还有母亲,如果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母亲也会难过的,所以,为了母亲,我也要强颜欢笑,毕竟,我已经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了!

就在父亲下葬的半个月之后,夜里,二叔来到了我家。

正厅里,我和二叔相对而坐,母亲为我们分别沏了一碗茶水之后,便一言不发的坐到了我的身后,若有所思的沉默了起来。

“小风,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你也该去楚氏古玩店看看了!”二叔抿了一口茶,神色有些异样的对我说道。

我并没有多想,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不如明天天亮了再去吧!”

“那可不行,楚氏古玩店白天可以关门歇业,但晚上子时一定要开门营业,寅时可关门歇业,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二叔异常正色的对我说道,“最近我恰巧有时间,便先指导你几天,免得你这新手弄出什么乱子,坏了我楚家名声!”

“大半夜的开门营业?”我大吃一惊的望着二叔,隐隐的,我心头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走吧,小子,你二叔我今天就带你开开眼,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楚氏古玩店!”二叔言罢,不由分说的将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同母亲道了个别之后,二叔便连拉带拽的把我拖出了院子。

我满心疑惑的跟着二叔走在空无一人的漆黑小巷中,幽幽的月光洒落银辉,将我和二叔的身影拉的老长,一阵阵冷风袭来,我不由的紧了紧外衣,本就忐忑的心,此时竟然产生了一丝恐惧,恍惚间,我似乎猜到了什么……

与二叔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终于,我来到了我们楚家祖传的楚氏古玩店门前了。

楚氏古玩店的位置并不在村里的正街上,而是建在了村子的最东边,一处偏僻的小巷尾端,若不是有心而来,恐怕一般人还真找不到这里。

而我今年虽然已经十九岁了,但楚氏古玩店,我却是第一次来!

两扇发黑的木板门古朴而简单,狭窄的门口上方,悬挂着一块写着“楚氏古玩店”的黑色牌匾,这牌匾已经旧到了极点,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有黑皮开始脱落了。

这就是祖传下来的店铺?看样子和经营不善的破产店铺没有什么区别!

我内心中的疑惑,又增加了几分。

二叔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但他却并没有点破,反而从怀中掏出了钥匙,将门锁打开,随后便自顾自的退门走了进去,“小子,进来吧!”

我跟着二叔的脚步,走进了楚氏古玩店,好奇的打量起了四周……

古玩店内的面积很小,也就有三十几个平方米左右,四周尽是红黑色的檀木古董架,架上摆满了各色的古玩古董。

古玩店的中央,一张八仙桌稳稳的摆在哪里,八仙桌上并没有计算器,放大镜,镊子和手套等古玩店常用的工具,反倒是摆放了厚厚的一沓黄纸和赤红色的朱砂等物。

而八仙桌之后,乃是一张靠背雕龙的宽大太师椅,太师椅之后的香案上,供奉着三尊镀了一层淡金的金像,这三尊金像我认得,乃是道门的三清祖师爷!

“走!去后面看看!”二叔笑着指了指香案边的那扇门,随后便推了开,将我引入了后厅。

这后厅的面积要比前厅小很多,最多只有十平米,不过,整个后厅都充斥着一种奇异的药香,后厅的布置也很简单,只有一尊雕刻着繁琐图案的鼎炉,鼎炉上布满了铜锈,一看便是年代久远的古器。

“二叔,我怎么感觉这古玩店,有些奇怪?”我一边揉着鼻子,一边不解的问向二叔。

“奇怪?”二叔一下子乐了,一边笑着,一边把我带出了后厅,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那张脊背雕龙的太师椅上,“说说,哪里奇怪?”

“疑点有五个!”我站在了二叔身后,冷静的分析道:“第一,古玩店的位置,我说的并不是它的位置太偏僻,而是它的所在地,像我们村这种贫穷落后的地方,哪来的古玩可以倒卖?店铺开在这里,基本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会有一单生意!”

“第二,桌案上的黄纸和朱砂,这可不是古玩店常用的东西,比如说二叔的古玩店,主桌上摆放的可不是这些,这让我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古玩店!”

“第三,我身后供奉的三清祖师爷,古玩店供奉道家的祖师爷,不奇怪吗?”

“第四,后厅的鼎炉,那鼎炉下尽是灰烬,说明这鼎炉经常使用,并不是准备倒卖的古玩,古玩店用鼎炉,不合常理,况且后厅尽是异香,很明显,这鼎炉是炼药用的,古玩店炼药,这更加的离谱!”

“第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们店里摆放的古玩,应该都是一些赝品,并无真品,毕竟我在二叔你的古玩店里住了三年,佟掌柜闲暇的时候也教了我一些鉴别古玩的手段,像鉴别我们店里的这些古玩的眼力,我还是有的!”

我缓缓的道出了我所能想到的五个疑点,并且全部说给了二叔听,二叔听罢,竟然朝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小子,难怪你学习好,原来你的脑子这么灵活,这点的确像我们楚家人,还有你的冷静和沉稳,完全继承了你老子的风格!”二叔哈哈大笑了起来,旋即,话风一转,二叔突然阴笑道:“你说的没错,楚氏古玩店,的确不是倒卖古玩的地方,这里做的生意,是死人生意!”

望着二叔那种阴谋得逞的笑容,我没来由的打了个激灵……做死人生意……貌似,我全明白了!

为什么父亲在临死前听到我继承古玩店之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还有当时母亲和二叔那一脸惊讶的模样,貌似,阴阳先生和继承古玩店,其实根本就是同一件事,让我成为阴阳先生,只是父亲的障眼法而已!

而二叔接下来的话,则是证实了我的想法!

“小子,你现在应该将整件事猜的差不多了吧?”二叔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老子表面上看起来,是十里八乡的阴阳先生,其实,你老子的真正身份是楚家渡鬼一脉第十九代传人,而你,便是第二十代传人!”

注:子时,晚上十一点至凌辰一点,寅时,凌辰三点至五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