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罗森的小说[刻碑匠]免费试读

编辑:沉醉花海 2019-01-23 14:19:19

主角叫罗森的小说[刻碑匠]免费试读

《刻碑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刻碑匠 即可阅读全文

《刻碑匠》小说简介

这是一篇非常好笑的都市言情小说了,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主人公叫罗森的小说叫做《刻碑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仙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也顾不得身上痛不痛了,强撑着身体来到刚在摆的请鬼阵面前,我看见两个两个小人身上的血便的乌黑,这次可把二位鬼差得罪的不轻啊…不过我爷爷给我说过一句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爷爷说的话我从来都信。我翻了翻。主角是罗森的小说是《刻碑匠》,是作者半仙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每个人死了都要有墓碑,每个墓碑,都有不同的含义,我是个雕刻墓碑的匠人。活人传记,死人铭文,我给死人讲一生……

精彩章节试读:

我回头一看,就看见一道血水从是被后面流了出来,马上就要流到我脚边,我赶紧后退几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扭头对一群人喊道:快走!

那几个跟着吊车的工人连车都不要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倒是赵天成还站在那里,看见这情形虽然也吓的后退几步,脸也白了几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不走,他身后的几个保镖也不敢走,面带惧意的看着越流越多的血朝他们涌过来。

我本以为石碑溢血只是平常的鬼怪诉冤,或者是表达他们不满的一种方式,但是眼前的这股血流快速的流动着,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平展的地面上划出五条分支,而且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流去。

我顺着血流的方向一看,果不其然,正是赵云成那里!

我想要冲过去推开赵云成已经来不及了,之间那五股血流一下子腾空而起,在空中形成一只手的形状快速的向赵云成抓去。

鬼印手!

果然没有猜错!

鬼印手他也只听爷爷说过,却从来没有见过,这鬼印手若是抓住了谁,那就是下面的人要这个人去陪葬呢。

好家伙,亲爹让自己亲儿子去陪葬,我都怀疑他们倆到底是不是亲的。

赵云陈吓得惨叫一声,这时候终于不再装酷耍帅,转身就跑,可鬼印手的速度更快,几乎在他一只脚迈出去的同时,鬼印手就抓住了赵云成的脚腕,赵云陈被拖倒在地,那鬼印手就拖着赵云成往回拖。

那几个保镖一起往回拉都拉不住。

我赶紧看看自己还带了什么,却发现除了些黄符,剩下的就只有一小袋糯米。

眼看着赵云成就要被拖进坟墓,情急之下,我抓了把糯米就撒了过去。

当糯米洒在那个鬼印手上时,就听见刺刺拉拉灼烧的声音,那鬼手印痛苦的抽搐两下松开了手,从坟墓里传来一声愤怒的嘶吼。

我赶紧跑过去吧赵云陈扶起来,让他快走,赵云陈看了我一眼,我以为他会关心我一下我怎么办,结果他二话不说跳上车一溜烟的跑了。

这孙子!我骂了一句,也就这分神片刻,那鬼印手竟然朝我飞了过来!

我靠!早知道就带着家伙来了!也不知现在手上连个桃木剑都没有!

我急忙把剩下的糯米一口气儿全扔了出去,可这次似乎糯米已经已经起不到什么大作用了,鬼印手碰到也就小小的退缩了一下就又扑了上来。

我转身狂跑,谁知没跑两步,就感觉脚腕一紧,顿时感觉身后一股拉力,我就往前栽过去,和赵云成刚才一样的方式被鬼手印往后拖拽,这他妈是在找替死鬼啊!

我要是知道我就不救那孙子了!

我试图扒住个什么东西不让那鬼手印这么轻易的把我拉进去,可这墓园修太别致,有个台阶现在还离我那么远,天要亡我!

手指在平地上都磨出了血印子,眼看着我就要被拖进去,我最后关键时刻扒住了那个石碑,才看看止住了后退的趋势,这时我就就感觉一股阴寒无比的冷气从脚底直冲发梢,

那鬼手印还不放弃的向后使力,我使出了吃奶得劲儿使劲扒住石碑,还抽空回头看了一眼。

张老爷子的墓不知道什么时候缺了一块,正好露出来下面的棺材,棺材盖也开了一个角,正好露出来张老爷子那张白纸一样的脸,竟然还睁着眼,那眼神就那么直愣愣的怨恨的看着我,我忙扭过脸不敢去看,口中默念这祖传下来的护身咒语,这鬼印手就是从棺材里面伸出来的,这鬼印手果然是要把自己往墓里面拽啊!

我脑中快速的转动想着办法,可是发现手上没有任何工具的我根本无计可施!

难道今天真要被这老头抓去陪葬?!

我心中狂吼,要是谁今天能救我一命,管他是男是女,老子一定以身相许,给他做牛做马也值了!

这么想着但其实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这荒山野岭的,谁会在这种地方瞎转悠。

我一下没抻住力,一只手松开了,另一只手只剩下指尖勉强扒住,我心里想着能多活一秒是一秒吧。

正当我绝望的时候,我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辆车子,我瞬间燃起了希望。

老天有眼!

车子在在幕前一个急刹车,立刻从车上跳下来三四个人,就是刚才跟在赵云成身后的那几个!

卧槽!赵云成这孙子回来了!算这小子有点良心!

几个保镖个个手里拿着冲锋枪,二话不说就对着我腿上的鬼印手打了起来。

我甚至能感觉到子弹蹭着我的脸皮子飞了过去,我气急败坏的吼道:妈的!看准了打!

在一片枪声中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到,我扭过去头看向抓着我的那只鬼印手,子弹密集的都朝鬼印手的手腕打,噗噗嗤嗤一尺往外喷溅这鲜红的液体,但是鬼手印还是没有一点松开的迹象,这是我看见棺材里的老爷子似乎对我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口的血牙,然后棺材盖就慢慢的合上,腿上的力道也突然消失,我也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一个保镖过来推了推我,问我有没有事,我这才稍稍的回神,僵硬着身体坐了起来。

我再次看向赵老头的墓,发现墓顶已经恢复如初,天气也回到了先前万里无云的状态,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可是我脚腕上的酸痛和流血的指尖,以及几个保镖手上拿着的冲锋枪,无一不在想我证实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他妈的赵老头儿冲我笑了!

一般这种情况那就说明这事情到现在还不算完!

至于怎么算完了我没时间去想,从地上爬起来捡回我的包就往赵云成停的那辆车走去。

这时候赵云成才从车里下来,脸上依旧是那副让我恶心的笑,他冲我招招手,说:还好我来的及时。

我没理他,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径直坐进了车里,怎么着?还想让我感谢感谢你?

赵云成也坐回了车里,从前面又扭过来头让我欣赏替他的丑恶嘴脸,问我吓着了?

他奶奶的我能吓着?!要不是你这孙子惹得事我能差点被你亲爸抓去陪葬?

我冷着脸说:送我回家。

赵云成见我口气不好,也没再说什么,启动了车子从我回了村子。

路上,我突然想到我快被那鬼印手给抓进墓里发的那个誓,我瞥了一眼赵云成,差点没吐了,我闭上眼睛在心里又开始发誓,我救了这孙子一命,他救我一命,我不欠他,他也不欠我,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到了村口,我立刻跳下车,就往村里走。

赵云成突然在后面叫了我一生,我不甘不愿的扭过头去,没好气的说了句干啥。

赵云成竟然给我挥了挥手,说了句再见就启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我看着他的车里走远,愣了好一会儿,朝他走的方向啐了一口,骂了句孙子!我才一瘸一拐的转身离开。

至于赵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赵老头儿为什么这么怨恨自己亲儿子,我连想都懒得去想。

回到家,一头栽进床上就睡了个天昏地暗。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摸到床头的灯打开,谁知一动,脚腕上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咧着嘴倒抽一口冷气,真他妈疼…

我坐起来捋起裤腿一看,脚腕上赫然一个青紫的手印,看起来要多渗人就多渗人,还隐隐泛着黑气,我心里一咯噔,用手指在伤处戳了几下,青紫的地方硬邦邦的,而且感觉不到疼痛,痛的地方是伤处的周围,是因为尸毒在往外扩散…..。

我靠,尸毒!

这老家伙竟然给我身上留了记号!

不过这老东西倒没想着之我于死地,若是真想害我,在墓地上直接就毒死我了,可就往我身上留了个记号,看来今天晚上不好过了!

我猛地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始终,已经十点了!

到了晚上,阴气最重的时间点是十一点到一点之间,如果那老东西要来必定会在这之间!

也就是离现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我也顾不上腿上的疼痛,从床上慌慌张张的爬起来,找到了被我尘封已久的桃木剑挂在了院门上,然后在院子里杀了一只鸡,拿着一个盆子把鸡血都接了进去,在屋门上挂了一只铃铛之后才算准备妥当。

我用手沾了鸡血在门上胡乱画了两道,关好门走了屋里,我一看表十点五十。

我心头一紧,连带着一天没吃饭的肚子也叫了起来,听道外面突然刮起了风,风声就像是一个女人在嚎叫,我赶紧找到糯米洒在床的四周,剩下的大把大把的扔到了床上,鸡血也放了上去,我又翻出些黄符纸和一把桃木做的匕首,又从桌上抓了一个黄面馒头我才抱着东西坐到了床上。

到了十一点,外面还是狂风一片,除此之外,倒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就是风声吵了点。

我睡了一下午,现在也没有一点困意,吃了个黄面馒头也将就这半饱,坐在床上也是无聊,就从床上抓了点糯米放嘴里嚼碎了敷在脚腕上。

糯米敷上去除了有些酥麻以外倒没有其他感觉,从床单上扯下一块布把腿上缠好,又睁着眼坐在床上发呆。

十二点多的时候,我终是抵不过困意,脑袋一点一点的强撑着点意识不让自己睡过去,外面鬼哭狼嚎的发生现在倒像是催眠曲。

《刻碑匠》 第十章 因果 免费试读

我也顾不得身上痛不痛了,强撑着身体来到刚在摆的请鬼阵面前,我看见两个两个小人身上的血便的乌黑,这次可把二位鬼差得罪的不轻啊…

不过我爷爷给我说过一句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

爷爷说的话我从来都信。

我翻了翻自己拿过来的东西,纸钱早就被小刘和墙角的两位,不,三位大爷给用完了,哪里还有多余的钱去供奉两位鬼差。

不过就算有,那点估计也是不够的,而且就鬼差的发怒程度,紧紧是纸钱恐怕还是不够...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折腾我一晚上什么也没做成,还得罪了两位鬼差,我也真是够倒霉的。

在请鬼阵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两位鬼差大哥,今日多有得罪,还望两位鬼差大哥消气,待明日,罗森自会亲自赔礼道歉,到时还请两位鬼差大哥笑纳。

我又拜了三拜才抬起头,看见两个小人额角上的血迹又变回了红色,我才松了一口气,两位鬼差这算是暂时原谅我了。

想要彻底原谅,还得看我罗森的表现,哎。

我小心翼翼的收起地上的法器一一放回了包里,起身去了小刘的棺材后面查看引灵灯,我本以为这引灵灯应该在刚才的打斗中已经熄灭了,却没想到还亮着!

我高兴之余查看了一下小刘的尸体状况,发现小刘身上起尸的迹象都消失不见,哎嘿!被我打了几鞭,竟然这了老实了?

只不过那张灰白的脸上还是那副被吓死的模样,多少看起来还是有些渗人。

将盖尸布好好的铺好在小刘身上引灵灯也放在了前面,才点了三炷香,我看这燃香的速度,香烟飘得方向都正常后,正准备依着门槛睡一觉,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处,除了些淤青就没有什么了别的伤处了,至于内脏有没有摔出什么事,等天亮抽个时间去看看医生吧。

突然莫名其妙打了个抖,一声短暂的小孩儿的哼哼声出现在耳旁。

我一拍脑袋,怎么还忘了一对儿母子!

虽然我还在为田小静打了我一巴掌生着怨气,可是人家是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了不让着女鬼出来给我找事,还为了以后能套出些话,我还是好好安抚人家一下吧。

我在门外面捧了一把土拿进屋子的东南角,按照小刘的流程又来了一遍,田小静果然没有再发出什么动静。

也终于让我在凌晨的时候稍微睡了一下。

感觉没睡一会儿,就有一道特别烦人的声音在耳边一直叫着我的名字,我困得要命上下眼皮子跟黏在一起一样,睁都睁不开,我使劲摆手想要赶走身边烦人的家伙,可声音很是执着,重复着念叨着我的名字。

我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从盖在自己身上的上衣里冒了出来,差点被刺眼的阳光给闪瞎了眼,我低骂了一句,哀怨的说谁呀。

耳边的声音很是熟悉,我努力的想要看清眼前这个人的面貌,视线渐渐清晰了起来,原来是李叔。

李叔估计是看到了我满脸姹紫嫣红,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怎么一夜不见成这个样子了。

我摆摆手表示没事,说昨晚来了只野猫,赶跑他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我随便扯了一个借口准备糊弄过去,谁知道李叔还真的信了!

李叔问我需不需要看医生我抬手摸了一下肿胀的嘴角,刚一碰到就倒抽一冷气,娘的,那田小静大人真疼!

我便也没拒绝,毕竟我可不想一直顶着这么一张猪头脸在这有头有脸的赵家宅院里面晃来晃去,多丢面子不是。

李叔带着我先回了给我安排的客房,说让我在这里等一下,家庭医生一会儿就过来,我点点头随他去了。

等李叔走后,我便开始打量起了这所谓的客房,这客房比我住的房间都好!

我心里顿时不平衡起来,撇撇嘴,一眼晃到桌上的食物,清粥小菜,香味十足,一闻见味我的肚子就唱起了空城计,二话不说我就坐在凳子上吃了起来。

没一会儿,家庭医生就过来了,是一个年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长相斯文,举止优雅,我看着他的动作心里就觉得舒服,便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正在自己身上检查的医生。

医生抬起头,对我笑了笑,笑容谦和,声音温润的问我看他干嘛。

我老脸一红,尴尬的撇开了脸,说没事没事,你继续。

医生便低头又继续手上的动作。

如果说赵云成长得斯文,那他只能称之为斯文败类,而眼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谦谦君子。

医生说我有轻微的内出血,但不严重,吃点药就好了,外伤外涂,养两天就能痊愈。

医生说一句我就跟着点头,我对这一声短暂印象挺好很好,所以态度也好的不了。

医生正在给我开药方写好,突然闯进来一个微胖长相雍容的妇女,满脸焦急,火烧了屁股似得。

进来就抓着医生的手往外拉,我看见医生微微皱了一下眉,问妇女出什么事了。

妇女一边拉着医生往外扯一边说道:快!云陵的病情好像是更加严重了!高烧不退!

我看见医生的脸上也出现了类似于焦急的神色,但并没有像妇人那样焦急,而是不着痕迹的甩开了那妇人的拉扯,对那妇人说道:夫人,再急也得让我拿好药箱不是,您先回去,我拿上药箱立马就回去。

那妇人突然回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转身急匆匆的走了,那眼神就像我欠他好几十万一样,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赵家人一个个都是奇葩。

医生又走到桌边,收拾起了东西,对我说道:抱歉,我现在有事,我恐怕不能现在把药抓好,等我忙完了那边我吧药给你送过来,好吗?

他说话的声音和态度让人根本无法自拒绝,刚才不悦的心情在医生的一番说辞下也平息不少。

我回以一个善解友好的微笑说:不必麻烦了,我跟你一起去吧。

医生的眉头又皱在一起,似是有些为难,我赶紧又接了一句:我就在门外面等你,顺便也逛逛你们赵家的院子,自从来了之后就没有好好逛逛呢。

医生这才舒展开了眉头,说:是赵家疏忽了待客之道,也好,你就跟着我一起,等我忙完,我陪你逛逛吧。

我欣然的说好啊。

医生在前面走,我在一侧跟着,看医生脚步有些匆忙,我便能猜到刚才刚才那夫人嘴里说的云陵也是赵家的什么人,既然和赵云成同为云字辈,很有可能就是赵云成的同胞兄弟。

但是我总觉的云陵这个名字很熟悉,似曾相识,可是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在哪里见过。

我低着头想了一路,知道医生突然停下来,我来不及刹住脚步,一下子撞了上去,撞得我们二人各自后退一小步,医生笑着问我想什么呢?

我尴尬的摇了摇头,说没想什么,就是发呆呢,我侧眼看了一下,人已经站在一间看起来更加豪华的大屋子的门前,门里隐隐约约听见了那妇人焦急的声音,这应该就是那个云陵的房间了吧。

我问医生到了?

医生点头,我赶紧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进去吧,人家还生着病呢,我就在门口等你,走不远!

医生这才进去。

等医生一进去,我就在门前找了个台阶,一屁股坐在那继续想着这云陵在哪见过,

也不知想了多久,突然屋里传来那妇人的爆喝,你到底会不会治病!赵家白养你了!

我一听,这肯定实在骂那个医生了!

忽的,脑中的闪过一道银光,赵云陵!

当日那墓碑上是有赵云陵的名字的!

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墓碑上的字我都仔仔细细的看过,墓碑上面活人的名字都要描红,避免阴气影响到活人,可是赵老爷子的那块墓碑上的名字都是黑色!

我也清楚的记得墓碑上并没有赵云成的名字!

我该说赵云成是毫不忌讳的还是别有用心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