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林朝暖楚辰翛的小说[灵媒事务所]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九月茉莉 2019-01-13 22:34:20

主角叫林朝暖楚辰翛的小说[灵媒事务所]结局免费阅读

《灵媒事务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灵媒事务所 即可阅读全文

《灵媒事务所》小说简介

《灵媒事务所》写的太好,情节入胜,文笔妙笔生花,一夲好书。。独家小说《灵媒事务所》由青末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朝暖楚辰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商樾在遇到林朝暖以前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鬼怪这样的东西存在,是以在灵媒事务所开启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认识一直受到挑战。但毕竟自己撞过鬼,所以她的承受能力还是很好的。也许是继承了商权在金融方面上的敏锐意识。主角叫林朝暖楚辰翛的小说叫做《灵媒事务所》,是作者青末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啃噬了父母血肉才得以复生的恶鬼,父亲死亡,母亲才得以孕育她,母亲死亡,她觉醒了力量。伴随着母亲横死,林朝暖多了一个秘密——她能看到鬼。明明是从地狱的泥沼中爬上来的恶鬼,却偏偏有一个温暖的名字,林朝暖啊

精彩章节试读:

林朝暖叹了一口气,遇都遇上了她能怎么办,难道还能放着不管吗?她打开自己的终端,投出了一张全息屏,在上面点画一番,没几下就画出了一张九杀阵的图解。她指着上面的八个点道:“九杀阵虽名‘九杀’,实际只能看到八个点,分别对应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卦。

再按照对应的五行找出八卦所在位置破掉就好了,五行八卦不用我教吧?破掉八个点,九宫阵中最后一个点自然就出现了。”

胡玖接了她的话继续道:“乾、兑为金,乾为天,兑为泽。震、巽为木,震为雷,巽为风。坤、艮为木,坤为地,艮为山。坎为水指月,离为火指太阳。”进而她环视了中心广场一番:“这里还真是什么都不缺。”

知道了破阵之法那解起来就简单了,等到他们专心致志解完阵法,再一看周边,哪里还有林朝暖的影子?秦见安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林朝暖的名字,心想,小丫头,我记住你了。而后,他拿出终端开始处理转生阵的后续事宜。

而此时的林朝暖,看着终端上显示的“9:30”,抽了抽嘴角放弃了去学校。至于刘燕怎么在课上说她,她也懒得去管了。这时候去,还不如直接逃课呢。

刘燕也的确不负众望地在课上点名批评了林朝暖,事实上,外国文学作为合班课,逃课的人不在少数,只要没发现,老师基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但是林朝暖作为刘燕的眼中钉,她当然是不会放弃每一节课叫她的名字给她找茬的。

“有些同学,觉得自己成绩好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不管你是年级第一还是什么教授的关门弟子,只要你逃满三次课,我这门课你期末考试也不用考了!直接重修!”刘燕气得不行,下课前在讲台上声色俱厉地说了一通,底下全是看好戏的。

中文系的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这个老师以及陈歆,毕竟他们也不是傻的,都知道刘燕到底是为什么看不惯林朝暖。

滨大的论坛活跃得很,不出一个上午,“中文系学霸再战刘副教,刘燕子气极跳墙下战书”这个帖子就飘红了一大片,唰唰唰窜上了滨大的话题榜前十。这些八卦可比什么数理院研究出了什么程式,谁谁谁发表了几篇SCI来得有趣太多了。

毕竟八卦谁都看得懂,那些深奥的理论不是谁都能懂的。

商樾自然是看到了这个帖子,她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闺蜜一定是又惹到了什么麻烦。于是她开始疯狂给林朝暖发消息,只是这个时候某人正睡得天昏地暗。

林朝暖前一天从胥城回来的路上有了论文灵感,怎么也刹不住车,于是一个晚上写了四千多字的论文初稿,折腾到了四点多才睡,起来的时候觉得人生都是灰暗的。如果让她知道今天上课的路上会碰到这种事,绝对打死她也不会来上课。

商樾没有收到回信,吓得赶紧跑去了林朝暖的宿舍,唯恐她出了什么事。

这时林朝暖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听到疯狂的敲门声时觉得自己要疯。她看了一眼终端,外面的人是商樾。身份识别确认,门自动打开,商樾看到顶着一头乱毛的林朝暖时松了一口气,而后很不客气地笑了。

“你今天没去上刘燕的课?”

林朝暖一头扎进被子里,闷闷道:“路上碰到个疯子在滨城布转生阵,我一时手痒去管了个闲事,解决完就迟到了。今天整个城中城都有一个多小时都在重复同一个动作,你们都没有感觉到哦?”

商樾将人从被子里扒拉出来:“你这么一说我好想的确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倒是你,怎么跟昨晚做贼似的。”

“昨天写论文写到了……”刚想说下去惊觉不对,立刻打住了,要是被商樾知道她四点才睡,怕是要被念叨死。只是她这个样子已经暴露无遗,商樾戳了戳闺蜜似乎都瘪下去的小脸蛋:“又熬夜了是吧?早饭吃了没?”

林朝暖苦着脸,双眼湿漉漉的:“还没……灵感来了刹不住车我也没办法嘛……”她小声地碎碎念,仗着商樾不舍得说重话。

商樾无奈,打开终端给林朝暖点了一份早餐,不出五分钟门铃就响了。她取了早餐放在她的桌上:“那你吃完了继续睡吧,中午我会给你叫午饭,你记得起来吃。”

林朝暖欢呼一声:“樾樾你实在是太好啦!最爱你了!”说完在商樾的脸上亲了一口,毫无疑问吃了一嘴粉,然后在商樾要杀人的目光里飞速躲进了被子里。

商樾生生被气笑,没好气地隔着被子拍了拍她的屁股,然后离开了。

林朝暖确认人走了以后笑嘻嘻地钻出来吃完了早餐。滨大校内有专门的机器人送餐,十分便捷,只是她方才困得神志不清,都懒得叫餐。

2081年的世界,机器人遍及各地,不管是送餐还是快递,几乎全由机器人包揽。机器人的种类也越来越也多,从最常见的服务型机器人到家用的家政型机器人,还有医疗机器人、军用机器人等等,不一而足。

科技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就连外星球也有了志愿者当做常住人口。只是每次离开地球还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星球与星球之间的联系难题也还没有攻克。但是找出完美的第二个宜居星球似乎不远了。

这个时候,终端已经取代了智能手机,一个终端几乎能够代替所有的电子设备,且每个人都只能实名绑定一个终端ID,网络法规也逐渐完善,网络犯罪最高量刑可到死刑。终端可以绑定所有的身份识别信息,诸如身份ID卡、驾照、银行卡等等。

与终端技术同样发展迅速的是全息技术,市面上已经出现了许多能够完好运行的全息游戏。

2081年,是一个科技至上,娱乐至死的年代。

《灵媒事务所》 意外 免费试读

商樾在遇到林朝暖以前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鬼怪这样的东西存在,是以在灵媒事务所开启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认识一直受到挑战。但毕竟自己撞过鬼,所以她的承受能力还是很好的。

也许是继承了商权在金融方面上的敏锐意识,商樾在炒股方面的眼光让经管院一众人甚至是老师也是甘拜下风的。也许她现在的手法还有些许稚嫩,但是却已经不容小觑。有时商樾也会自嘲,就算她百般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商权的女儿,但是在股市上的敏锐感却是商权对她的馈赠。

滨大作为全国顶尖的大学之一,校内的风云人物受到的关注当然是多的。大家都知道经管院的“股王”商樾和人文院的“学神”林朝暖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接近她们好让自己也能有机会赚一笔。

林朝暖比起商樾来说,其实低调很多,毕竟在大家看来,中文系学得再好也与他们没关系,但是商樾却可以帮助他们选股啊!说不定自己就发财了呢!当然,这些人怎么想的,商樾是一点也不在意,别人都以为她在关系中占主导,实际上,林朝暖才是处于上峰的那一个。

而在人文院,林朝暖是有名的美女学霸,滨大不缺美女也不缺学霸,但是这两者结合起来的是少之又少。林朝暖的长相偏小,是那种一眼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而只有接触下来才会发现,其实她最是淡漠的性子。

因此,整个人文院与林朝暖没有一个关系近的人。商樾时而感叹,要说人与人之间要讲究缘分呢,如果不是那一只地缚灵,她与林朝暖肯定也是不会相识并成为朋友的。

周三,刘燕的课在八点,七点半,林朝暖打着哈欠恹恹地往公交站走,她住在分校区,但是现在人文院的课大部分都在主校区上,让她几乎崩溃。校内使用的是空轨,十二条线路交错在滨大的六个校区,方便学生上课。

照理说,从滨大的江河校区到城中城校区五分钟顶天了,但是现在,空轨列车在半空中仿佛以龟速前进,列车上的人还没有一个人发现。林朝暖站了起来,眯了眯眼睛往下方看去,只见以城中城的中心点为中心,大量的黑气四散开来。

那个中心点,正是滨市最重要的位置之一,林朝暖一眼就看出来,有人在以滨市为阵眼布阵,只是她还没有看到其他几个阵点,因此不能辨别出这是什么阵法。林朝暖看了一眼自己的终端,现在已经七点四十五分,还有十五分钟上课,她头疼,觉得这一次刘燕的课她又要被记旷课了。

八点钟,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这个城市大部分的人都在这个点出门,上学上班亦或是晨练,包含了少年中年与老年,是这座城市最为活跃的时候。布阵之人显然是认准了这一点,在这个时候启动了阵法,想要做一些事情。

尹凤蝶是跟着林朝暖出来的,她对这个一百多年以后的世界充满了好奇,自然就跟着林朝暖出来了。

列车里的人丝毫都没有发现他们所处的空间已经在迷乱之中,甚至于属于他们的时间都已经静止了。林朝暖叹了口气,虽然很不想惹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上身,但是这个人正好在她上学的必经之地搞事情,这就很让人无奈啊。

她挥了挥手示意尹凤蝶到外面去看一看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尹凤蝶是鬼,行动起来比林朝暖方便多了。她飘出了车厢,陆地上的人同样都在重复自己手上的动作,而他们自己却没有发现。尹凤蝶回到车厢说了这一情况,就看到林朝暖低头沉思了起来。

她现在不知道这个影响范围有多大,但是根据自己发现的情况来看,可能整个城中城都在阵法的影响之内了。她摇晃着脑袋,心想有关部门应该很快就会来处理这些事情了吧。

本来林朝暖的确是打算事不关己的,但是当察觉到布阵之人在干什么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不能不管了。那个布阵之人竟是以滨市城中城为阵,想要夺得这一块的生气。或许是用来续命,或许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林朝暖迅速地拿出符纸,缩地成寸,一步跨了出去。

她直接到了阵法的中心处,阵眼被设在了城中城中央的喷泉池里,林朝暖那双非同常人的眼睛可以清楚地看到从那里冒出来的黑气,这些都是煞气。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喷泉池边上不止正在重复一个动作的普通人,还有许多没有被控制的人。这些人应该就是国家的相关部门,他们在看到这个地方突然多出来的小女孩时显然同样的惊讶。

林朝暖的动作顿了顿,心里纠结要不要转身就走?她这两年来的行动一直都特意避开了这些职能部门,就为了不惹上麻烦。在她看来,只要跟国家搭上关系,就代表无穷无尽的麻烦,不是她想要的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当然,来都来了,林朝暖注定是走不了的。还没等她转身,那个似乎是领头的人就叫住了她:“你是?”

林朝暖回头露出一个无辜的笑:“我说我是路过的你信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